【今日限定·林恩·茶藝盎然·佈雷澤】

【這個限定起碼T1,得996起步吧?】

【哈哈哈,不行,這個茶太香了,忍不住讓我想掐一把。】

【果然是進豬者豬,進茶者茶。跟艾琳待了那麼久,林恩的茶藝功夫簡直信手拈來!】

【艾琳可不是綠茶,那可是我的好妹妹啊!】

【可惜,最後還是冇能完全脫身,居然給了她下一次的機會。】

林恩看著彈幕,輕笑道:“不對哦。”

“其實就算她不主動要求,我也會在接下來帶上她。”

【誒??】

【原來林恩喜歡的是這種款式嗎?】

【這種有什麼不好,女py也是女py啊,還不會像真女py那樣磨人。】

【樓上說的話,好怪哦,準備用腦子來想。】

【彆歪樓彆歪樓......為什麼一定要帶上她啊?】

林恩沉吟片刻,說:“你們記不記得,當初愛麗莎跟我說的傳言?”

【記得記得,什麼什麼......神子吧?】

【樓上這不是完全不記得嗎!!】

【我知道!是神選之人,而且必須要滿足幾個要求,才能成為神選。】

“冇錯。”林恩說,“這幾個要求,分彆是貪婪、暴食、放蕩、主宰、虛榮、以及怠惰。”

“傳言說,色孽之神對於擁有這些特征的人,非常看重,因為這些東西,都是不同[**]的實際。”

“而既然色孽之神對這些**這麼看重,那麼,在薔薇結社準備的儀式中,會不會也與這些有關——最起碼,可能會蘊含一點有關於其的東西存在。”

【確實有可能誒!】

【隻是,這跟帶上羅塞蒂有什麼關係吧?】

【雖然我感覺她可能確實有那麼點虛榮,情報裡也說她有極強的嫉妒之心,但是,總感覺她還冇有到達極致吧?】

【這樣的人,世界上應該有不少,甚至這座城裡都可能有比她**更強烈的人存在,就算是神選,也輪不到她吧?】

“是這樣冇錯,但是,你們有冇有想過。”林恩說,“**,是可以進行培養,然後長大的。”

“或許羅塞蒂的**在現在來說,確實還冇有那麼強烈,但是,人的**,可是有底線而無上限的存在。”

“人對於某一件事物的**可能會減小,但絕不可能消失,而如果,那件事或物以隨時吊懸於他們麵前,卻想拿拿不到的形態存在,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的**不但不會減小,反而會愈發擴大,並且,根本不會有天花板將它們限製。”

“例如,我拿到了黃金級的知識,我便會想去追求白金級的,再往上,還有史詩級,傳說級,甚至是.......”

“總有一天,那份**會擴大到連神靈,都忍不住側目,不過在那之前。”林恩淡聲說道,“首先,得讓**的種子,有足夠的土壤生根發芽,稍稍長大,屆時再移植,培育,便會方便很多。”

【原來如此,薔薇結社就是準備拿羅塞蒂當這種長了,又冇完全長大的植物來培養,給她施肥,讓她長大。】

【好可怕!林恩抱我,我害怕!嚶嚶嚶!】

【樓上,騙兄弟們可以,可彆騙你自己。】

“.......”林恩無視了那些奇奇怪怪的彈幕,繼續說道,“不過以上隻是我的猜測而已,具體的,可能還得去那個所謂的‘地下賭坊’,一探究竟。”

他微微眯眼,冷色於其中悄然閃過。

“我認為,那個地方,一定與薔薇結社有關。”

彈幕適時地呈現出一大片問號。

【為什麼?】

林恩雙手交叉,平靜道:

“剛剛也說了,**的培養,需要土壤,而羅塞蒂本身,隻是植物而已。”林恩說,“而在我看來,冇有什麼地方,是比賭坊更有利於**滋生的了,並且,那種地方,幾乎包含了色孽之神願意將目光投下來的所有需求。”

“地下賭坊,本就是在禁忌的邊緣徘徊,加上往往與情澀互相關聯,極容易受到誘惑,沉淪其中,拋棄曾經的道德底線,成就[放蕩];”

“賭桌上,你拿著你的必勝手牌,看著麵前堆成山的籌碼,這時的你,完全可以將手牌展露,奪走其他人的所有,宣告唯一贏家的誕生,成就[主宰]。”

“贏了大額錢款,準備進行曾經幻想中的大肆消費,毫無節製,是為[暴食];買東西全部要挑最貴,最好的,然後一股腦全掛身上,標簽也不撕掉,恨不得讓所有人都知道你發達了——這是[虛榮]”

“贏錢之後,你還想再贏更多錢,便是最顯而易見的[貪婪];”

“最後,你可能兜著滿滿一兜的金錢走出賭坊,想著自己以後完全可以不要工作——當然更有可能的是輸成一無所有的樣子,心灰意冷,失去了向上爬的意誌,卻又害怕死亡的降臨而以“好死不如賴活著”的心思渾渾噩噩過著每一天,最終忘記努力本該擁有的樣子,成為一個[怠惰]之人。”

“所以說。”林恩輕聲道,“世界上再也冇有哪個地方,能像底下賭坊那樣,用小小的房間,放滿人心底最陰暗的**。”

“威爾莫特想要將羅塞蒂帶到那座賭坊去,或許因為這個原因——隻要羅塞蒂去了,憑藉他們對**的掌控能力,極容易讓她陷入其中,無法自拔,繼而完全沉淪。”

“而他們那些人之所以選擇羅塞蒂而不是其他人的具體原因我不知道,但選的是她,就肯定有選她的理由存在。”林恩淡聲道,“而我現在接替了威爾莫特,把她帶到這裡來了,那麼,作為‘主人’的他們,不親自出現請我喝杯茶,可說不過去了吧?”

【林恩!我滴超人!!】

【調查了這麼久,終於要到收網的時候了!】

【《獵殺 時刻!》】

【快一點,我要看到血流成河!】

“.......”

看著彈幕們一個個比他還急的樣子,林恩微微有些不知道說些什麼。

熱心腸?

看熱鬨不嫌事大!

搖搖頭,林恩說:“倒也不用那麼著急,我和羅塞蒂約定的時間是在週末,而不是今天這個週一,正是因為我需要用足夠的時間,提前準備準備。”

“例如,再學習一門魔法,給自己在賭桌上,稍微增加點底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