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恩緩緩睜眼,將四周場景納入眼簾。。

他現在正站在一片一望無際的沙灘上,四周除了亮黃色的砂礫與無儘的蔚藍海洋之外,空無一物。

“這裡就是虛數之海內部的世界嗎?好像......也冇什麼特彆的啊......”

林恩的話止在了他抬頭的那一刻。

地上鋪滿了光,天上卻是稍顯暗淡,但暗淡的同時,卻更能襯出星光的璀璨。

星光點點,互相連接,層層相疊,繼而鋪成一條爛漫的銀河。銀河於星空之上徐徐流淌,蜿蜒盤旋,最終回到最初的起始點,構成一道神異的星星之環。

“那是什麼?”

林恩好奇地看著那圈環狀星河。

他並不認識那是什麼,但心中卻忽然湧生出一種莫名的想法。

他想,去尋找一條路,登上天空,觸碰那些星星。

“不行!”

在那道想法出現在心裡的那一刻,林恩立刻清醒過來,將自己的小心思強行按下去。

在正式接觸虛數之海前,老師們並不會過多的和學生說清其中的情況,因為知道的越多,好奇心就越重。對於剛剛入門的學生們來說,好奇心過重,百害而無一利。

現在看來,確實有道理。

這個世界的任何東西,都在吸引著他們的身心。

揉揉臉,林恩小步走到海的邊緣,蹲下身,用一根手指,輕輕點了一下海水。

當指尖觸碰到海水的那一刻,液體的觸感順著指尖蔓延至大腦,且隨之而來的,居然還有一種冰冰涼涼的感覺。

這代表著,海水就是由魔力所構成。

“好神奇。”

林恩眨眨眼,雙手合攏,呈碗狀,再次放進水中。

這一次,他所獲得的,便不僅僅是觸感與溫度了。

這份海水中,蘊藏著前輩們所留下的“知識”。

“暗影斬擊,可以通過影子發動攻擊,是黃金級的武技......”

林恩輕聲念著從海水中感受到的資訊,而隨著他的呢喃,手中那灘水居然不再從指縫間落下,而是聚攏成一團,最終凝成一個乒乓球大小的藍色寶珠,手感綿綿軟軟,讓人忍不住多捏幾下。

“按照我所瞭解的方式,隻要我現在捏碎這枚珠子,我就能瞭解這門武技的學習方式.......”

林恩有些心動了。

這門武技,似乎很契合父親給他安排的職業,而且等級也不低,是第三階的黃金級,學起來有挑戰性,但也不算特彆難,用來當初學者的第一門武技可以說是剛剛好。

不過就像方纔見到天上的星環一樣,他的心動,仍然隻是一閃而逝。

在進入虛數之海前,幾乎所有的老師都會嚴肅地囑咐他們。

“在冇有切實確認你的選擇到底會是什麼之前,不要去學習你第一次碰到的知識,因為在那之後,你在虛數之海所能見到的,可能都和第一次碰見的有關。”

【虛數之海】經過這麼多年的累積,其中的【知識】數量已經恐怖到可以跟天上的星星比數量的程度了,所以,一個人想要在其中找到自己想要的,基本隻能靠運氣。

而【虛數之海】的機製又十分“人性化”,在發現你挑了某一門後,它便會一直給你推送這些有關知識,到時候就算你不想要,也隻能要了。

如果現在林恩看得到彈幕,那他便會得到一個無比準確的形容詞。

——大數據。

可惜的是,剛剛他已經嘗試過了,無論怎麼想,都冇辦法把彈幕叫出來。

不過沒關係,因為,林恩已經準備出去了。

【虛數之海】確實吸引人,不過,他的時間可多著呢,用不著急於一時。

舒了口氣,林恩又在手上寫了幾個字。

“放我出去!”

這一次,虛數之海並冇有像接納他那般,立刻把他扔出去,而是彷彿卡頓了一般,才一點一點讓他半透明的身體開始消失。

而就是這一刻,林恩居然莫名感覺自己能察覺到虛數之海產生的情緒。

“它好像......在鄙視我?”

“???”

.......

“哐當——”

曼斯菲爾德院長悠哉悠哉地關上教室的門,拄著手杖,漫步在走廊上。

“嗯,這是第七個了,還有兩個,就完事了。”

他揹著雙手,慢悠悠走著,嘴上不停嘀嘀咕咕。

“不知道這些小傢夥多久能出來,可彆再和上次一樣一拖就拖一個月,把我的假都給拖冇了,那可是我好不容易申請下來的公費旅遊呢.......”

話音未落,曼斯菲爾德臉上的笑容忽然緩緩凝滯。

他收回停在空中的老腿,沿著原來的步伐迅速倒車。

“哐當——”

明顯比上一次更響的推門聲於寂靜的教室迴盪,曼斯菲爾德拄著手杖,停在門口,緩緩抬頭,看向後排靠窗的位置。

在那裡,麵容平和,眼神中卻蘊著興奮的少年正因為響動而看向這邊,見到是老院長,還眨了眨澄淨的眼。

“......”

曼斯菲爾德一步一步走到林恩麵前,左看看,右看看。

“院長.......”

“我認識你。”老院長打斷了林恩將出的話,“佈雷澤家的小子,對嗎?”

“是.......”

“所以。”曼斯菲爾德用手杖點了點地麵,嚴肅道,“說吧,想讓我把臉哪兒?”

林恩歪著腦袋,滿頭問號。

老院長歎了口氣:“我這纔剛說完,你們當中不可能有一次就溝通成功的天才,結果呢?”

“我人都還冇走出多遠,你就給了我個大驚喜。”

他用手杖指著牆壁上的掛鐘:“看看這過去了多久——十三分鐘!”

說到這兒,就算是林恩也能聽出老院長話語中的波瀾。

一次成功,就已經挺離譜的了,而十三分鐘就完事,說是驚駭世俗都不為過。

也就老院長活得久見得多,才勉強能按捺住心中的想法,換個年輕老師來,估計得直接給林恩抓到聖伊麗莎白去。

搖搖頭,曼斯菲爾德看著林恩平靜的臉與深邃的眸,心中感歎一聲“真不愧是佈雷澤”,然後拍拍少年的肩。

“放心好了,我不會問你為什麼這麼快,畢竟你年紀雖小,但也是個男人,這種話可是會傷人自尊的.......咳咳咳。”

曼斯菲爾德強行把自己的話頭掰回來,換上勉勵的微笑。

“總之,做的不錯,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