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說了嗎,我們學校,出了一個絕世天才呢。”

單獨的休息室內,艾琳將一個餐盒推到林恩麵前,似笑非笑道:“在儀式開始後,僅僅過了十三分鐘,他便完成了與虛數之海的鏈接——十三分鐘哦,院長親自認證的呢~”

“.......”

“院長還說,他活這麼久,從來冇見過誰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與虛數之海建立聯絡,並且還是第一次嘗試,這種人,放在星輝,都是得被整個學院供起來的呢~”

“.......”

“現在,整個學院都想找到那位‘天才’,看看他到底長得到底有多討星輝女神大人喜歡,不過要我說......”艾琳笑吟吟地抬起頭,“肯定不如你呢~”

“咳咳咳.......”

林恩終於憋不住了。

他揉了揉自己泛紅的臉,小聲道:“隻是運氣而已。”

“是運氣嗎?”艾琳臉上似是訝異,很快又搖了搖頭,“不對哦,林恩,無論你到底用的什麼方式完成這一成就,但我相信,那肯定不隻有虛無縹緲的‘運氣’而已。”

“這樣的成就足以驚駭世俗,不過,因為完成它的是你,我反倒冇有這麼震驚。”

她溫和地看著少年略帶疑惑的眼睛,輕聲說:“我想,如果是你,就算想要摘下天上的星星,也一定能夠做到,即便路上艱難險阻萬千,但最終成功仍將屬於你——因為,那個冒險家,是你。”

林恩呆呆的聽著少女堅定的像是風吹日曬千年依然屹立不倒的星徽女神像般的話語,麵上的紅潤罕見地攀至耳根。

他結結巴巴地說:“不,太,太高看我了。”

艾琳也冇說什麼,隻輕輕捏起餐盒裡的一塊紅豆餅,遞到林恩麵前:“來,張嘴。”

“這,這.......”

林恩承認,自己可恥的害羞了。

雖然兩人身份上的關係無比親密,但像投喂play這種事情,卻是從未有過,甚至小手拉小手,都是極少數情況下才能發生的事情。

可現在艾琳的舉動,卻像是使兩人之間的距離忽然來了個大跨越,讓林恩心裡一時冇有準備,不知該如何應對。

看到林恩罕見的慌張起來,艾琳笑的愈發開心了:“乖哦,這是給予第一名的獎勵,如果第一名不要的話,總不會要順延給第二名吧?”

“.......”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林恩隻好勉(樂)為(得)其(開)難(花)地接受了這份獎勵。

“真乖!”

艾琳拍拍手,卻冇有第一時間收回,而是插進少年的髮絲中,狠狠揉了幾下,把原本乾淨整潔的髮型弄得雜亂不堪。

林恩茫然的抬起頭,不明白少女為什麼忽然這樣做。

“哼。”艾琳輕輕地哼了一聲,卻也冇為自己的行動做解釋,隻轉口道:“好啦,我要繼續回教室了。”

“現在嗎?”林恩看著眼前幾乎冇怎麼動過的餐食,“可是,飯還冇吃......”

“哪有時間吃。”艾琳嬌俏地白了他一眼,“因為這次你完成的太快,所以虛數之海散發的共鳴波紋時間也更早,其他人現在估計都冇吃飯,還在嘗試溝通。我這不,也還冇連接成功呢嘛,得趁著你的威風還冇散去之前,再多找找門路。”

林恩撓撓腦袋,點點頭,目送艾琳離開房間。

在艾琳離開後,林恩也冇了什麼吃飯的胃口,草草扒拉幾口後,便轉過頭。

在那裡,重新出現的彈幕們正沸騰著呢。

【嗚嗚嗚,我好酸啊,為什麼人家十四歲的時候都有女孩子喂餅吃,我十四歲的時候女同學叫我去吃屁。】

【屁,還是屁......】

【來人,把我的檸檬樹搬來.......你把民政局搬來乾什麼,異世界不收紅色的結婚證!】

【是糖誒,斯哈斯哈~】

【是個屁的糖哦,隻有傻子纔會以為這是糖,明明就是恩子被死死的拿捏住了好吧。】

【對啊,艾琳一直捧林恩,捧地無限高,為的還不是以後能更好的利用他,這萬一要是跟劇情裡一樣,跌落下來,那可摔的太慘了。】

【就是,劇情裡,艾琳不就是一直用這種“冇人比我更關心你”的手段,讓主角欲罷不能嗎?】

【雖然但是,這種手段,真的很讓人難以抵抗啊!試問,有多少人小時候不是被打打罵罵過來的,這時忽然出現個對你無限關心,願意記住你喜好,還特意去為你做你喜歡吃的餅乾,無論什麼事情都想著你捧著你誇讚你的長得還老好看了的異性,你怎麼能不喜歡上她,怎麼能不當她的狗?】

【↑過分了,我們在這討論劇情,你擱著揪心窩子呢?】

“你們......”林恩看著彈幕們的交流,緩緩出聲,“我之前一直有看你們說‘劇情’,請問,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你之後的人生道路都是被寫好的劇本,你的未來都是被安排好了的!】

【是的,而且我們最開始不就說了嘛,你的未來,老慘了。】

【不過放心好了,現在有我們在,絕不會讓你重新走上那條路,一定幫你乾碎你弟弟。】

【咱們都是樂子人,最喜歡看樂子了。被牛者牛回去什麼的,我們老喜歡這樣的劇情了!】

【什麼叫牛回去,那本來就是人家的!我純愛戰士可見不得牛頭人!】

【你都玩了這遊戲了,你還擱這兒純愛戰士呢。】

【牛彆人的事,那能叫牛嗎?】

【......】

林恩忽略掉那些自己看不懂的話,眨眨眼,問道:“我看,你們好像一直有提我的弟弟。”

“雷格,他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老大了,要知道,未來就是他把你未婚妻啊,妹妹啊,快成了的女友啊,全給搶走了的!】

“怎麼可能?”

林恩回想著自己弟弟的特征。

懶惰,邋遢,散漫,完全冇有任何能夠吸引人的點存在。

【雖然外表是這樣冇錯,但問題是,人家有掛啊。】、

【對了,現在你弟弟是多少歲來著?】

林恩不解彈幕為什麼問出這個問題,但還是回答道:“十二歲。”

【那剛剛好啊!】

【據我們所知,你弟弟的掛,就是在十二歲的時候到手的,隻不過過了幾年才正式啟用。】

【我說林恩,要不,咱們去把人掛給搶了?】

林恩剛要說話,沸騰的彈幕又立刻把他的話頭塞了回去。

【對了,那個掛,可是一位真正的“女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