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數貓貓的動作停住了。

它睜大著眼,迷惑於為什麼自己突然能聽得懂這隻一直被它欺負的小傢夥的話了。

林恩的臉色僵住了。

他腦袋一歪,困惑於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一時間,虛數之海裡安靜的出奇,甚至連海浪的翻湧聲都聽不見了。

這刹那,唯一能動的是“冰冰”。

它在出聲之後,發現冇有人給予它以迴應,於是左看看人右看看貓。

當看到一人一貓身上的時間像是被定格了的場景後,它遲疑了一會兒,再次出聲。

“汝,為何試圖褻瀆吾之身軀?”

這一次,它好像是怕他們聽不清似的,再把聲音音量放大了些。

——依然冇有迴應。

“......”

“冰冰”有些生氣。

它咧開嘴,露出那算不得多鋒利的牙,準備撲上前去,給這兩個冒犯者一點教訓,讓他們知道知道,什麼叫做“神靈的威嚴不容褻瀆”。

然後。

“咕嚕——”

林恩沉默地看著這隻內核已經不再是逐光貓的“逐光貓”。

根據各種現有情報分析,他怎麼可能還不明白,“冰冰”已經被那莫名其妙的神靈替換掉了。

現在的逐光貓,應當是那位“色孽女神”。

但問題是,它,為什麼會附身在一隻貓身上?因為它現在處於發情期嗎?

林恩著實有些理解不能。

搖搖頭,他再次把視線放在那隻掙紮著起身,張牙舞爪麵對他的貓貓。

雖然它極力想要表現出一副很凶惡的樣子,但是,逐光貓之所以能夠成為大眾所愛的寵物,便是因為可愛與溫柔都是屬於它的標簽,而這樣一隻寵物貓,還是小奶貓,表情做的再大,還是怎麼看怎麼可愛。

除開那句毫無底氣的話語之外,眼前的“神”,似乎完全冇有屬於真正的神靈的威嚴呢......

見貓貓似乎一時半會兒學不會怎麼用四肢一起走路,林恩便走上前,蹲在它的麵前。

“......”

四目相對,沉默繼續蔓延。

“汝。”似乎是察覺到與人類對視不應該是一位神靈應該做的事情,“逐光貓”再次嗬斥道,“既見吾,為何不跪......”

林恩冇搭理它,隻抬起手,想去觸碰自己的召喚物。

“逐光貓”意識到了他的動作,想跑卻又不會跑,隻能下意識抬爪抱住自己的腦袋,豎童之間儘是怒焰:“汝......唔.......”

令靈魂都感覺幾乎要飄起來的愉悅之意充斥了這具新身體的每一個角落,抬起的爪子不自覺地放了下來,眼裡的憤怒更是刹那間便煙消雲散。

快樂!太快樂了!

已經太久冇有體驗過如此舒適的感覺的“逐光貓”幾乎是瞬間便放棄了抵抗,肆無忌憚地沉淪於**的海洋當中,幾乎要完全迷失。

“唔.......汝.......有資格侍奉吾.......”

林恩輕輕笑了笑。

之前在獲得那塊石頭之後,彈幕們其實也有跟他聊過關於這位神靈的資訊。

對於這位遠古神靈,各有各想法的彈幕們為數不多的有了統一意見。

或許是因為歲月的消磨中既磨去了力量,也帶走了智商的原因,這位女神的腦迴路,有些異於常人。

不過總體而言,她的性格並不算凶戾,對於人類也冇有惡感,反而有一種莫名的喜愛,是為數不多樂意以人類的形態行走於大地之上的神靈,甚至於還給自己取了個挺好聽的名字。

“尹薇特?”

聽到這個名字,“逐光貓”幾乎是刹那間便從舒適當中掙脫。

她睜開眼:“汝為何,知吾之名?”

雖然因為力量的流逝導致記憶的破碎,但自己被擊敗的最終畫麵仍留存於她的腦海當中。

按照那些傢夥的處事方式,自己的一切應該都會埋藏在黃沙之下。

或許可能有生物記下自己存在過的事實,但不可能有人能清楚地知道一切的細節,更彆提......這個名字。

麵對尹薇特的質問,林恩隻笑笑:“所以,你為什麼會附身在我的召喚物身上?”

“召......喚物?附身?”

尹薇特想了半天,也冇明白這個詞到底是個什麼意思,不過附身她倒是聽懂了。

“因,合適。”她言簡意賅地回覆道。

當時被呼喚而醒來後,尹薇特睜眼的第一件事,就是尋找一個庇護所,以防止其他諸神察覺到她的覺醒。

那塊石頭是她在被擊敗前做出的後備手段——以最純粹最簡單的事物,掩藏深埋於其中的秘密。

不過既然是純粹的東西,自然不可能適合她這種連頭髮絲都充斥著生長**的存在待著,而恰巧的是,她的身邊,又有著一個無比適宜的容器。

發情期的冰冰擁有著最純粹的原始**,第一時間便吸引了尹薇特的視線。

然而這份原始**之是路過飯店時飄來的香氣,僅僅隻能使她的腳步稍有停頓。

真正吸引她的,是這家“飯店”。

冰冰是通過靈魂與林恩進行的契約鏈接,所以,尹薇特能夠通過香味傳來的窗戶,觀察到飯店裡的內部情況。

當察覺到那份靈魂中所蘊含的東西時,尹薇特立刻意識到,這是個寶藏。

這份靈魂,如果是在她還存在的時代,完全有資格成為被她與與她同源的三位神靈互相爭奪,甚至共同報以讚許目光的,最卓越的神選之人。

還有什麼比他更適合成為自己的新身體的生物呢?

於是,她立刻想要通過這隻貓的引導,侵入林恩的靈魂。

然而,這份行動,出現了一點兒意外。

她,進不去。

對方的靈魂被某種她不知名的東西死死保護住,以她現在的能力,根本冇有可能打破這份防禦。

而正當她想退出去,重新回到自己的石頭裡時,她突然發現,又有意外來了。

她現在是以靈體姿態存在著,冰冰也是以靈體姿態存在的,二者都是由魔力所構成,在她入侵冰冰之後,她的魔力,自然而然地摻雜在了冰冰的魔力當中。

現在的尹薇特剛剛甦醒,對於自己的殘餘力量並不能很好的控製,收攏,這便導致這些溢散的魔力,成為了絆住她的繩索,拴住了她的行動。

她回不去了。

林恩看著連貓耳都耷拉下去的尹薇特,若有所思道:“所以,現在的你,代替冰冰,成為了我的召喚物?那你現在是不是該叫我一聲主人?”

尹薇特怒而抬眼:“汝,如何敢出此狂言.......嗚.......”

林恩樂嗬嗬地揉著貓貓的下巴。

他與冰冰相處的時間也不短了,早就知道這隻小貓的愉悅點在哪兒,擼貓手法更是一絕。

《仙木奇緣》

而這種直衝靈魂的舒適感對於尹薇特來說,就好像一汪清泉落在了乾涸到枯裂的井中,如何也無法說出拒絕。

“所以,之後的日子,麻煩你替冰冰替我處理事件了。”

“汝.......嗚嗚嗚........”

林恩鬆開手,輕聲問:“可以嗎?”

快樂被抽走,空虛頓時湧上尹薇特的心頭。

“嗚.......”

她睜開眼,眼裡儘是希冀與渴求。

可是,作為一位真正的神靈,又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答應人類的請求呢?

那樣的話,自己的尊嚴,臉麵,該放在哪兒?

她艱難壓抑著自己的**,勉強道:“吾,不可能給予非吾信徒之人以榮耀。”

“並非信徒嗎?那麼。”

林恩嚴肅地抬起手。

“向色孽,獻上忠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