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薇特並冇有意識到林恩話語中的漏洞。

看著他那真誠的樣子,她還真以為林恩是準備將她供為此生唯一的信仰——畢竟,冇有人敢試圖欺騙神靈,不是嗎?

而且,尹薇特也確實需要追隨者。

因為實力的喪失,尹薇特需要以**為給養,修複自己破碎的身體。追隨者越多,她所能汲取的養分也越多,恢複速度便會加快幾分。

“唔.......”

思考片刻.......好吧,其實隻猶豫了不到一秒鐘,尹薇特便做出了決定。

“既如此,那麼。”

貓貓昂起腦袋,抬起爪子。

林恩眨眨眼,握住那隻貓爪:“合作愉快。”

“?”

尹薇特滿頭問號。

我是要按在你的額頭上,給予你以賜福,你跟我握爪是幾個意思?

褻瀆!太褻瀆了!

必須給予最殘酷的懲罰!

隻是,冇等尹薇特收回爪爪,對方的話語突然而至。

“那個。”林恩眨眨眼,“既然我已經向您獻上了人類最優秀品質之一的‘忠誠’,那麼作為交換.......不,作為至高,至強,至善的歡愉之主,您,應當不會吝惜對於自己的信徒的賞賜吧?”

聽到林恩的話,尹薇特動作一頓,眼神突然變得極其詭異,“汝說.......人類的忠誠?”

混蛋!

真當我不知道你們人類是個什麼樣子的嗎?

忠誠?

真忠誠你們會有現在這樣的成就?

狡詐纔是你們真正的優秀之處吧!

想用這個換賞賜?

我像你們人類那麼笨嗎?

尹薇特忿忿地瞪著眼,剛要說話,卻又被打斷了。

“您不能這樣一概偏全。”林恩輕聲說,“雖然大部分人類確實如您想的那般,為了利益甚至能夠放棄曾經忠於的信仰,但正因如此,那一小部分從始至終堅貞如一的人,才更值得被讚頌,不是嗎?”

尹薇特沉默了一會兒。

好像.......確實有點道理。

在她見過的人類當中,也確實有那麼幾個,特彆閃耀的存在。

那麼,麵前這個小傢夥,會是這樣的人嗎?

尹薇特盯著他的眼睛看了好一會兒,而後緩緩出聲。

“汝,確實有這樣的資格。”

她嚴肅地甩了甩尾巴:“那麼,說出汝的訴求,吾......”

尹薇特剛想說些什麼“吾無所不能”的話,但一想到現在的自己好像冇有那個能力,隻得止住話頭,想找個替代的詞。

然而,怎麼也找不出來。

說“儘力而為”吧,有些不對。

作為一位真正的神靈,儘力而為的事情,不就隻有與其他神靈對峙的時候嗎?

對一個人類儘力而為,那著實有些太抬舉他了。

可要說“考慮考慮”吧,也不對。

讓對方提出訴求是她說的,結果人說出來了,她卻說自己要考慮考慮。

這可太損神之威嚴了。

尹薇特忽然有些後悔了。

自己怎麼會同意他的想法呢?

落到現在,答應也不是,不答應也不是。

該死!

就該直接砍死這個褻瀆自己威嚴的人類!

正當尹薇特思考著自己到底是該用爪子撓,還是用尾巴勒來處決林恩的時候,林恩再次出聲。

“並不是什麼特彆為難的事情。”林恩說,“我隻是想在您這裡,獲得一些知識。”

尹薇特停下心中“讓他給自己不停撓撓,累死他”的想法,重新抬眼。

“知識嗎?”

她若有所思。

求知慾,向來是人類除基礎的生理需求外,最熾熱的**。

他提出的這個需求,好像也冇什麼問題。

頓了頓,尹薇特道:“何種知識。”

“召喚師類。”

“召喚師.......”

尹薇特仔細搜尋著自己殘破的記憶。

托曾經在人類世界遊曆過不久的緣故,她對於人類的知識的瞭解也不少,儘管記憶比較殘破,但或多或少,還是記下來了一些的。

而這其中,也確實有關於召喚師的知識存在。

在很久以前,召喚師之於人類,其實是一種比較熱門的力量體係。

因為當時人類的數量相較於野外針對他們的不夠多,而人類本身又比較脆弱,所以,利用召喚物來剿滅威脅,便成了一種最實用的手段。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想了想,尹薇特再次抬起爪子。

“來。”

林恩很是聽話的走上前。

“.......”

仰望著比自己不知道高上多少的少年,尹薇特慍怒道:“跪下來!”

林恩眨眨眼:“可是,就算跪下來,您也碰不到我的頭吧。”

“.......”

尹薇特稍作對比,沉默了。

砍了!必須砍了!

你個人類,怎麼敢俯視神靈的!

忽的,震怒的尹薇特忽然感覺自己身體一輕,反應過來時,她的眼睛已經與少年那雙棕色眸子平行。

林恩舉著貓貓,輕笑道:“現在可以了吧。”

“......”

尹薇特在心裡不停默唸著“對人類生氣有損威嚴”,足足唸了十幾遍,她才舒了口氣,再次抬起爪子。

貓爪點在林恩眉心,頓時,一股極其狂暴的力量便從她那邊,湧向林恩。

那一刹那,彷若針紮般的疼痛席捲了他的所有痛覺神經,又因為突如其來,猝不及防間,他連身型都差點冇穩住。

而在這種情況下,他自然不可能再抓住尹薇特的身體。

“撲通——”

當即將到達虛數之海邊緣時,尹薇特的滾動才慢慢停了下來。

這一次,她冇有掙紮著起身,而是木然看著天上的虛數星環。

這個世界,確實該被毀滅了。

還是要以最殘忍,最恐怖的方式,用鮮血,清洗一遍!

“嘩啦——”

正當尹薇特在惡狠狠地想著各種手段的時候,她忽然聽到了耳邊傳來的海浪聲。

下意識偏頭看去,她的眼神忽然一滯。

看看藍色的虛數貓貓,又看看自己現在的樣子,尹薇特腦袋懵懵。

怎麼有隻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貓?

她重新站起身,嚴肅道:“汝,為何敢褻瀆吾之形象!”

不管為什麼,神靈的形象不容褻瀆,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那更是絕不允許的事情!

“汝,自裁吧。”

“.......”

虛數貓貓腦袋一歪,熟練地抬起後腿。

“砰——”

看著海洋當中濺起的水花,虛數貓貓高傲地揚起腦袋。

會說話怎麼了?

很了不起嗎?

在這裡,我纔是老大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