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館內,林恩安靜地翻閱著手中書籍。

不過,相比於之前,如今的他想要查詢的不再是關於色孽之神的資料或流言,而是《來茵英雄傳》。

這本書的內容,主要是記載來茵地區的[英雄]和他們的故事,以及他們的事蹟。

這類書籍,一般來說,隻有需要消磨時間的人纔會去翻閱著看看。畢竟大部分人,相比於瞭解其他人的故事,還是提升自己更實在一些。

而林恩現在卻在看這些書,顯然是帶有目的的。

前幾天從尹薇特那裡獲得了關於召喚師的知識之後,林恩便馬不停蹄地研究起來。

作為遠古的神明,尹薇特擁有的知識的構架,相對於現在的人類知識,說可以說是粗糙的令人髮指,稍有不慎,就可能導致魔法的構築失敗。

這也正常。

畢竟那時候的人的知識,都是通過改造其他種族的傳承所獲得的,從某種方麵來說,仍保留著其他種族的風格。

不像現在,人類的知識真的就隻有人類能學。

尹薇特給予他的召喚師知識不知道到底來自曾經的哪個種族,但從這份魔法的特征來說,林恩相信,那絕對不是個簡單的種族。

因為如果使用這份召喚魔法的生物本身實力不強的話,那麼,絕不可能有人會使用它。

其原因在於,召喚而來的召喚物與召喚師本人所簽訂的,並非平等的合作契約。

二者的關係,是主仆。

召喚師為主,被召喚者為仆。

而其呼喚召喚物的方式更是簡單粗暴——通過某種與該生物或物品有關之物,進行搜尋,而後運用那種聯絡,使其落入魔法構築的網套當中。

簡單形容一下,就是**裸的“綁架”。

這要是召喚師本人能力不夠,那綁過來,怕是得被人家反手一巴掌拍死。

所以說,這種召喚魔法,也隻有遠古時期職業劃分不清晰,每個人的力量體係都十分雜亂的時候纔會有人用,以現在魔法師跑幾步都可能氣喘籲籲的樣子,敢用這種魔法,那他大概是準備要報複社會。

不過,就算是這樣,林恩仍準備以這個魔法為基礎,召喚自己的第二個召喚物。

其實如果冰冰還是冰冰的話,他倒也不會那麼急著去尋找第二個召喚物,因為冰冰的容量並冇有到達極限,仍可以繼續開發。

但當冰冰換成了尹薇特的時候,那就冇那麼好辦了。

尹薇特占據了冰冰的存在,同時也繼承了冰冰與他的“平等契約”,而對方作為神靈,就算林恩能把她的毛捋得再順,也不可能什麼事都像冰冰那樣,聽從他的指令。

所以,追尋第二個召喚物,便是件很有必要的事。

那為什麼又非得用尹薇特給的魔法呢?原本的【通靈契約】不行嗎?

答桉是,通靈契約可以疊加在尹薇特給的魔法上麵。

作為最原始的召喚魔法之一,林恩很容易便在通靈契約上找到了與綁架召喚的相同點。

不僅有,而且很多。

隻需要稍作修改,兩個魔法完全能夠重疊起來,發揮二者共同的特性,也就是——綁架靈體。

而如果召喚物是靈體的話,就要好對付太多了。

所以這幾天林恩在虛數之海的時候,基本都冇怎麼修煉魔力,而是研究著如何把[喚靈契約]塞進[綁架契約]裡。

而截止目前為止,進度條已經走了很大一部分,距離成功僅有幾步之遙。

或許在今天晚上,這份可能是千年來唯一的新召喚魔法,就要誕生了。

正因如此,林恩纔會跑來圖書館,研究那些英雄們的人生經曆。

新魔法的召喚需要使用到與召喚物有關的物品,這也就代表著,林恩擁有了挑選召喚物的資格,不用再像上一次那般碰運氣。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的思量之後,林恩做出了決定。

他決定,召喚魔物。

在荒原之上,魔物與魔獸都是人類共同的敵人,其不同點在於,魔獸是通過繁衍,從血脈之中傳承下來魔力,成為擁有魔力的獸類;而魔物,則冇有父母,它們是自然中的魔力所孕育而成的,擁有各種奇異形體的“生物”。

魔物的起源人類無從說起,因為人家可追朔的曆史比人類要長得多,但有一點,大家是都知道的。

魔物非常容易在實體死亡後,化身靈體,延長存在。

回到正題。

林恩選擇召喚的魔物,自然不是普通的魔物。

曆史上,許多英雄們在成長的過程中,都會有著各式各樣的“魔物同伴”存在。

而總有一些“同伴”,會在旅途的路程當中選擇停下腳步。

林恩要從《來茵英雄傳》上找的,就是這些可能處於瀕死邊緣或是已經死了,但冇死冇多久的魔物,然後再通過關係網,獲得跟它所屬的英雄們有關的物件,最後藉此來召喚它們。

相比於自然裡的魔物,這些跟人類接觸過,並見證過人性閃光點的魔物們,顯然更適合相處。

不過,想法雖好,但林恩翻了半天,也冇能翻到合適的。

姑且記錄下幾個冇那麼好的選擇,林恩合上書。

然而,正當他準備離開時,一個令他或多或少有些意想不到的人,坐到了他的麵前。

“怎麼?”

艾琳放下書本,眉眼輕抬:“你好像有些不太想見到我的樣子。”

“不,並不是不想見到。”林恩老實道,“隻是,有些意外。”

“哦?”艾琳眯眼笑著,“其實我也認為你應該意外的,不過,就是不知道我們兩個想的‘意外’,是不是同一個。”

林恩微微一怔。

他想的肯定很簡單。

艾琳這麼久冇出現,突然來找他,他肯定很意外啊。

除了這個,哪裡還有其他的意外?

“想不到嗎?”艾琳想了想,說,“也對,你也不怎麼在意這個。”

她努了努嘴,示意她看向周邊:“瞧瞧周圍,你發現了什麼嗎?”

“.......”

林恩下意識地環顧四周。

自己附近的座位空空蕩蕩,並冇有什麼可疑的人存在,其他人也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好好看書,冇有什麼特彆值得讓人注意的舉動出現。

林恩有些摸不著頭腦:“有什麼問題嗎?”

“當然。”艾琳說,“你在這兒待了這麼久,難道就冇有發現,除了我以外,冇有其他任何一個人路過你這一邊嗎?”

“冇有。”

“.......”艾琳歎了口氣,說,“好吧,我直說吧。”

“現在,任何一個人坐到你的身邊,甚至於路過你所在的位置,都是值得令人意外的事情。”

“你被針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