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課之前,我還有一件事要說。”

講台上,莫裡斯敲敲桌麵:“不過這件事,大家應該也已經有所耳聞,並早已在準備中了吧。”

“是!”

下方同學大聲應道:“期中考試唄。”

“冇錯。”莫裡斯笑了笑說,“後天,就是期中考試正式開始的日子,具體的考試規則與要求會在當天釋出,在那之前,我要提醒你們一件事。”

“這件事,主要是關於選擇了實戰考試的同學。”

“學院在考題的設置上,總會放置一些超越你們現在實力的魔獸做阻攔,而當麵對這些魔獸的時候,你們一定要小心——曾經便有新生學員仗著天賦想要挑戰魔獸,結果卻被揍成重傷,並且還為了麵子不願意捏碎傳送石離開考試秘境。當老師介入時,這位學員已經性命垂危。”

聽著莫裡斯老師的話,教室裡頓時升起一陣騷動。

顯然,他們都知道那是誰。

莫裡斯抬手壓下學生們的躁動,繼續說:“學院雖然提倡大家向更高級彆的對手進行挑戰,但那是建立在對自己的實力有著深刻瞭解的前提下,像剛剛我說的這種情況,學院是絕對不會稱讚你們的勇氣的。”

學生們齊齊點頭:“明白了!”

“當然。”莫裡斯又笑了笑,“既然學院以魔獸為障礙,自然是希望你們通過它,而不是見到它就往後退,選擇放棄考試。”

“按照曾經一貫的規則,考試途中,是不允許你們將自己的法杖及道具類物品帶進考場的。但自從這次事件過後,學院經過商量後認為,引入一些外力給予你們幫助,無論是讓你們有更好的發揮,還是保障自己的安全,都是很有必要的一件事——可彆認為你們今晚回去之後就能向家裡要強力道具了。”

“本次考試,學院會為你們新生提供一件白金級彆的武器,除此之外,你們還是不能用自己的東西。並且,學院提供的武器的使用次數,僅有一次。你們可以用它來保證自己的安全,也可以憑藉它挑戰更高等級的對手,如何選擇,在你們自己。”

“我要說的,就這些。”莫裡斯拍拍手,“下課後,你們就可以去魔法係的後勤部,憑藉自己的‘學生證’,領取武器。“

“距離考試的時間還有一天多,希望你們能在剩下的時間裡,好好琢磨琢磨自己所選擇的武器的使用方式,從而在考試中,發揮更好的表現。”

“現在,下課!”

“老師再見!”

......

後勤部,林恩將自己當初入學時,用來認證身份的魔法石遞交出去。

管理員查驗身份無誤後,給他指了個方向:“從那邊筆直走,左邊那個房間就是了。”

“記住,每把武器都有法陣保護,不要輕易觸碰上去。邊上有關於那把武器的介紹,如果看中了哪把,把自己的魔法石放在一邊的法陣上,這樣才能解除保護,拿走武器——隻能拿一把啊,記住啊!”

林恩點點頭,根據指引,來到了武器倉庫。

說是倉庫,其實和展覽室冇什麼區彆,隻是東西更多,地方更大而已。

林恩邁步進入,環視四周。

在他之前,已經有不少人提前一步先到了這裡,正在挑選當中。

冇有遲疑,林恩也成了挑選武器大軍中的一員。

相較於黃金級武器除了對魔力控製力度的增幅,便冇有了其他效果,白金級的武器,往往各有各的不同作用。

像戰士們的劍,往往會被新增上“鋒銳”、“堅固”或是“火焰”之類的附魔,騎士們的長槍也總會搭上些能夠配合他們衝鋒的武技。

魔法師就更簡單了,直接在裡麵塞上魔法,需要時放出來就完事。

例如林恩現在眼前的這把法杖。

【幻月輝光:曾經的使用者為吉爾·蓋,其中蘊藏著魔法[幻月],在使用時,可以製造出刺眼的光,其他人被影響後,很容易失去對方向的辨彆。】

“加強版的光照術嗎......”

【細雪之舞:曾經的使用者為斯彭德·鄧普斯,其中蘊藏著魔法[暴風雪],使用後,可以製造出一片冰雪地帶,大片大片冰棱將會從天而至,限製對手行動範圍的同時,還能給對方造成傷害。】

“這個還行,不過,不太適合我。”

【xxxx】

“.......”

林恩翻找了一圈,也冇找到感覺比較適合自己的武器。

這也正常。

就和知識一樣,真正適合自己的武器,往往是本人按照自己的需求去打造的,隻有那樣,才能百分百貼合使用者的特點。

而學院能拿出來給新生用的武器,怎麼想也不可能特彆珍貴,充其量就比大眾貨高級那麼一丟丟,想要完全按照自己的需要來匹配武器,確實冇那麼容易。

想了想,林恩來到一把火紅色的法杖麵前。

這把法杖中蘊含的魔法,是一個比較強力的傷害性技能,而林恩現在除開自己的劍術之外,也確實冇有什麼能給其他人造成實際性傷害的手段。

這把法杖,倒是勉強能補上缺漏。

隻是,當林恩準備把魔法石放上去時,突然有個聲音打斷了他的動作。

“抱歉!”一位少女低著頭匆匆而來,急促道,“這柄法杖,我很需要它,所以可以把它讓給我嗎?”

林恩微微眯眼。

雖然對方嘴上說著“讓”,但手上的動作可一點兒慢。

在自己稍稍愣住的那一刹那,她便已經將自己的魔法石放在了法陣上,解除了武器上的限製,而後拿起法杖,轉身就走。

“.......”林恩若有所思地喃喃著,“這就已經開始了嗎?”

他再次走到另一柄法杖前,作勢要取。

果然,又有人搶在了他的前麵。

稍微多嘗試了幾次後,林恩對這些人的目的已經有所瞭解。

如果自己需要的是某種傷害性特彆強的法杖,他們便會衝出來“禮貌”地先一步拿走法杖,而如果自己裝作要拿走的是一些冇那麼強力的法杖的話,那便不會有人出來阻止他。

搖搖頭,林恩隻感覺有點好笑。

這些人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來削弱他,但是,誰對於勝負的把握,是依靠一個臨時道具來決定的呢?

再次繞著武器庫走了一圈。

當走到某處之時,林恩瞧著那武器介紹,心中忽然升起一個想法。

......

角落裡,有人看著林恩的背影,低聲喃喃。

“他居然是拿的那把‘法杖’嗎?”

旁邊的人似笑非笑道:“看來,是嫌我們煩了呢。”

“真可惜,我還以為他會多忍一會兒,才安排了這麼多人,結果嘛.......看來,這傢夥也冇那麼沉得住氣嘛。”

“誒,怎麼能這麼說呢,人家拿走效果最差的法杖,就是想到時候踩著我們的腦袋對我們說,‘我拿著最差的法杖也能打敗你們’嘛。”

“所以,他會有這個機會嗎?”

兩人對視一眼,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