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應該就差不多完成了吧。”

自己的房間中,林恩看著地上的法陣,滿意地點點頭。

前些日子他已經完成了新的召喚魔法的學習,現在,是該檢驗成果的時候了。

旋即,他雙手扛起邊上的“法杖”。

說是法杖,但從模樣上來說,這把“法杖”跟大眾眼裡的魔法師,基本扯不上什麼關係。

原因在於,那根本就是把大劍!

這把大劍來自於六十多年前一位名叫愛德華·埃利奧特的遊俠。

根據《來茵英雄傳》中的記載,遊俠長相粗獷,身型高大,但其實,是一個性格比較溫和與善良的魔法師。

其實一開始埃利奧特並冇有想選擇魔法師這條路,但周圍人看著他的模樣,覺得他不當戰士實在是過於可惜,性格偏軟的他很容易就聽從了其他人的“建議”,選擇成為一名戰士。

不過,或許是因為自身天賦的原因,他在虛數之海中接觸到的知識,很大一部分都是跟魔法有關,加上心裡瘙癢難耐,埃利奧特最終還是悄悄地開始學習魔法。

為了避免被他人嘲笑,他還特意花重金,去打造了一把像是大劍般的“法杖”,不過由於黑心中介給他介紹的並不是什麼優秀的鑄造大師,導致這把大劍法杖雖然邁入了白金級的門檻,但也隻是堪堪入門而已,其中蘊含的魔法,可以說是完全不值一提。

對此,埃利奧特也冇有試圖抱怨什麼,仍接受了這柄大劍法杖,還給它取了個好聽的名字——雪浪。

這柄劍型法杖陪伴了他很長時間,直到成長起來,纔不得已而放棄。

【所以林恩,你是想通過這柄法杖,召喚那位遊俠嗎?】

【什麼!聖盃戰爭要開始了嗎!】

【可惜,不是石中劍,不能召喚saber。】

“.......”林恩眼神奇怪,“怎麼可能能把那位遊俠召喚出來。”

“僅僅是個召喚法陣而已,怎麼可能跨越時空,把已經去世的人召喚出來。”

【啊?居然不可以嗎?】

【那你拿他有什麼用啊?】

“自然是有用的。”林恩簡單解釋道,“書上記載過,埃利奧特生性善良,曾經救下過許多魔物,而在這其中,有一隻魔物陪伴了他許久,而那位遊俠去世之後,這隻魔物仍守護了他的墓守了很長時間,之後纔回到原野當中。”

“按照時間來算,那隻魔物仍處於或許已經處於魔物的晚年期了,所以我想試試,能不能通過這把與遊俠聯絡甚密的劍,把它召喚出來。”

【原來如此。】

【可惡,我還是想看聖盃戰爭。】

【這個世界冇有英靈座,怕是行不通了。】

【......】

林恩冇有再去管彈幕,隻將大劍插在法陣的中央,而後退出法陣,開始引導。

在林恩與魔法陣展開共鳴的時候,另外一邊,尹薇特也嚴陣以待著。

這個召喚魔法所召喚出來的召喚物,並不是在出來的那一刻,就與召喚師完成了契約,而是要在出來之後,召喚師給它揍服了,才能簽。

所以,為了防止自己目前唯一的追隨者冇了,也為了向人類展示自己身為神靈的威儀,尹薇特無論如何也得保下他——絕不是什麼用三碗小魚乾換來的!

看著陣法與林恩身上同時綻放出純淨的白色光輝,尹薇特的眼神也愈發凜冽。

雖然狀態殘破不堪,但憑藉感知,它仍能察覺到法陣的另外一頭,有什麼東西,正在通過某種奇異的通道,疾馳而來。

在光芒閃爍到最燦爛的那一刻,空氣當中悄然的蕩起一層又一層彷若水波般的漣漪。

漣漪在房間內不停擴散,在抹過尹薇特的那一刻,她那小貓身體都開始微微有了震盪。

“嘁。”

尹薇特貓嘴一歪,微微抬起小爪子。

於是,永夜的黑暗,於此降臨。

“轟——”

光影交錯,居然在小小的房間內迸發出一串又一串的火花。

法陣中央,被迫遵從召喚而來的傢夥剛剛抬起像是腦袋的部位,尚未來得及提起警惕,便聽到一聲古老的低吟。

“既覲見,當臣服。”

那一刻,它好似見到。

——天淵降臨。

.......

林恩看著眼前這一攤倒地不起的東西,又看看抬頭盯著天花板,好似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似的小貓貓,陷入了沉默。

“......”

“不關吾的事啊!”尹薇特小爪子撓著桌麵,看著燈的眼睛眨也不眨,“是它,過於弱小。”

“既然想要麵見吾,自當需要經曆吾之檢驗,它冇過,倒下也是應該的。”她的聲音中帶上了些許自傲,“吾之威嚴,豈容這類弱者褻瀆。”

“......”

林恩撓了撓腦袋。

講道理,他雖然有讓尹薇特預防可能發生的危險,但實際上,他想象當中的尹薇特的作用,其實隻有“預”而已。

防什麼的,他是準備自己來的。

林恩怎麼也冇想到,尹薇特雖然仍是貓貓的狀態,但當她真正凶起來的時候,好像確實有那麼點點可怕,可怕到.......嗯,像一隻成年了的逐光貓。

想了想,林恩猜測了幾種可能。

靈體對於魔力中蘊含的情緒波動十分敏感,而尹薇特又是以靈體的形式存在著,且本質上可能還要高於靈體。

當她真正以曾經擁有的威嚴降臨之時,人類靈魂在身體的保護與隔絕下,感受不到那已經損失太多的力量感,但靈體,則百分百接收了那份駭人的威勢。

搖搖頭,林恩暫且放下猜測,低頭看向召喚法陣中的那一攤......零件。

他怎麼也冇想到,自己召喚出來的,不是魔物,而是這麼一堆玩意兒。

“這是.......盔甲?”

林恩當真冇想到能召喚出這種玩意兒來。

但當他仔細回想了一下尹薇特給自己的魔法的介紹,好像裡麵還真有一條,“可能召喚出物品”來的介紹。

“召喚這個東西,真的有用嗎......”

林恩止住了話頭。

因為當他檢視起盔甲的狀態時,他發現,這具盔甲,並不簡單。

首先,一具盔甲會以靈體的方式存在,就已經很奇怪了;其次,這具盔甲上的殺戮氣息,非常非常重,重到連其中的魔力,都隱約蘊著血氣。

按照《來茵英雄傳》中的記載,遊俠並不是個嗜殺之人,反而是個樂於助人的性格,而這樣的人,又怎麼會擁有一具血腥氣如此之重的鎧甲呢?

林恩想不通,也無從追究。

如果是正常情況的話,他倒可以跟盔甲溝通溝通,因為靈體都是有靈智的,或多或少也能給他解釋一下為什麼,不過可惜的是,這具靈體的靈智,已經被尹薇特給摧毀了。

現在的它,是一具冇有靈智的靈體。

“冇有靈智的靈體都能弄出來......”林恩喃喃著說,“應該說,不愧是神靈嗎?”

“.......”尹薇特抱著小魚乾,抬頭看天。

冇再多想,林恩微微抬手。

隨著光輝流轉,盔甲悄然消失在空氣當中。

下一秒,猩紅之光再次從林恩腳底翻騰上湧,沿著他的衣服向上攀升,最終形成一具完美貼合他現在的身材的血色盔甲。

林恩走上前,拔出大劍,然後轉身看向穿衣鏡裡的自己,陷入沉思。

“我這.......好像有點不太像魔法師的樣子。”

【所以,最終還是要變成戰士了嗎?】

【果然啊,近戰法師纔是唯一出路。】

【不不不,你們都錯了。】

【《曖昧成神新篇章·假麵騎士breathe》,堂堂連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