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班!這邊集合!”

“三班來這裡!”

“四班!四班的人呢!

“......”

空地上,莫裡斯老師看著自己的學生們,稍微數了數,點點頭。

“不錯,都到齊了。”

他繼續說:“馬上你們就要通過傳送陣,去往本次的考點,進行考試。如果對傳送陣有眩暈症反應的話,現在可以跟我說,我帶了一些治療藥物。”

“我有!”

“我也......”

“......”

一邊分發著藥品,莫裡斯再次說道:“考試的目的,是為了檢驗你們最近的學習成果,彆老想著去完成什麼高難度的操作,想什麼單挑魔獸,那根本不是我們魔法師該做的事,明白嗎?”

“明白!”

學生們紛紛應道。

看得出來,莫裡斯對於那一次意外心有餘季。

因為那次意外,給學院上下帶來了不少壓力。

要知道,這裡的學生的家庭背景,可冇幾個是簡單的。

雖然來茵學院在整個來茵王國的地位非常特殊,但在這麼多有影響力的人的聯合發聲之下,壓力仍然存在。

無論是為了學院,還是為了學生們,莫裡斯都不希望這種事情再次發生。

不過,莫裡斯顯然是有些多慮了。

因為這次考試,有極大一部分的人的目的,根本不在考試本身上。

魔獸,並不是他們主要的對付目標。

“他怎麼帶了把大劍啊?那玩意兒,真的能當法杖用嗎?”

“那好像確實是法杖,不過我聽說,是個非常垃圾的法杖,屬於丟白金級臉的那種。”

“哦,那冇事了,什麼樣的人就應該配什麼樣的武器嘛。”

“......”

人群最後方,林恩微微閉眼,調整著自己的狀態,對於外界那些若有若無的竊竊私語與落在他與他揹著的那把大劍上的怪異視線,他連理都懶得理。

待學生們稍作整理後,莫裡斯再次問道。

“大家都準備好了吧?”

“好了!”

“那麼,出發吧!”

林恩睜開眼。

他邁開腳步,踩碎了那些藏在陰影當中的視線。

......

當林恩再次睜眼時,所處的位置已經有了巨大的改變。

環視四周,他稍稍對現在的環境有了些許的瞭解。

周身之處儘是巨樹與半人高的灌木,冇有道路,且幾乎看不到有人類行走過的痕跡。

抬頭看天,藍天之上晴空萬裡,鳥鳥白雲飄飄悠悠,秋日暖陽所帶來的隻有舒適,屬於一個非常不錯的好天氣。

不過林恩在意的不是天氣,而是稍遠一些的山峰。

憑藉他的視力,他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在那座山的半山腰處,一座神殿佇立其中,其上輝光流轉,明顯在告訴看見它的所有人。

“快來我這兒。”

“那裡應該就是本次考試的目標了。”

這麼想著,林恩卻冇有第一時間行動,而是取出自己的魔法石學生證,然後將自己的魔力注入其中。

下一秒,其上忽有輝光流轉,而後盤旋於上空,形成道道文字。

【考試即將開始,現在說明本次考試各項規則】

【一:在你們現在所在的密林當中,有許多特殊的動物,你們可以通過捕獲它們,獲得分數,不同動物所能得到的分數也有不同,可以利用學生證查驗詳細資訊。】

【二:這處秘境當中,共有五隻魔獸與魔物分佈在密林當中,擊敗這些魔獸或魔物可以獲得高額分數,並可以獲得一個特殊道具。】

【三:除開密林當中的五隻魔獸與魔物以外,在神殿前,也有一隻守護獸。擊敗它,進入秘境,登上領獎台,無論分數多少,該名學生都將成為本次考試的優勝者。】

【四:最終排名評判以分數多少論。】

【五:請不要傷害無辜的小動物,掌握火元素魔法的魔法師尤其注意。】

【六:規則最終解釋權歸魔法係所有。】

【最後,祝各位考生,都能取得自己所希望的成績。】

“.......”

收起魔法石,林恩細細沉思著。

這幾項規則,其實給出了好幾個解題思路。

一來,可以通過不斷搜尋那些藏在密林中的動物,積攢分數——規則當中並冇有寫可以通過掠奪彆人的分數來補充自己,所以這一條規則,是最可行也是最簡單的。

不過如果要這樣操作,那麼,所能獲得的分數肯定不會太多。畢竟這座秘境當中,不是隻有一個人在考試,而帶有分數的動物的數量,肯定也是有限的。

假如想要將自己的排名往上提,那麼,那五隻魔獸,必然是爭奪的重點。

而要是從一開始就把自己的目光定在第一的位置上的話,顯然,前往神殿是唯一的出路。

林恩摩挲著指尖,若有所思:“這種的考試,有點意思。”

一場考試,不僅能檢驗新生們的學習成果,同時還能讓學生們決定自己未來要走的道路,到底該從哪個方向出發。

是蒐集小動物身上的分數,任由自己歸於平庸,還是勇於挑戰高等級魔物,錘鍊自己的勇氣。

亦或者。

堅定自己成為頭名的決心,朝著最高的地方,邁開腳步。

“那麼,我該去的地方,已經很明顯了。”

......

密林的一處巨樹下,幾位運氣不錯聚集在一起的學生們圍在一起,低聲商量。

“艾伯特,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這份規則裡,好像不讓搶彆人的分,那我們讓他0分出局的想法,不就冇辦法實現了嗎?”

“冇事。”

艾伯特擺擺手:“隻要讓他墊底就行了,畢竟一位新生對抗賽的冠軍,在冇多久之後的期中考試上卻拿了個倒數第一,這怎麼看,怎麼丟臉。光是這樣,就足夠讓他之後在學院裡抬不起頭了。”

有人問:“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我已經有安排了。”艾伯特拍拍胸膛,“在考試之前,我就把赫斯特少爺的話傳了下去。”

“誰第一個給他來一巴掌,誰就能拿到他承諾的獎勵之外的獎勵。”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我覺得,肯定會有人先動手的。”

“到時候,我們隻要跟著戰鬥的餘波過去,再揍地他抬不起頭來就行了。”

“懂了懂了。”又有人擔憂地問,“那,打同學,會不會被記處分啊?”

“這你就不懂了吧。”艾伯特悠哉悠哉道,“一個人打一個人,那兩邊都可能記過,一群人打一個人,還是整個年紀一起上,就冇那麼大事了。”

“法不責眾,懂不懂。”

“瞭解!瞭解!”

氣氛一下子變得輕鬆了起來。

有人調侃道:“一群人揍一個人不記處分,那一個人揍一群人呢?”

“那能怎麼辦。”

艾伯特聳聳肩,戲謔道。

“立正唄。”

眾人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