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吧......”

莫裡斯敷衍的回了一句。

下一刻,他看著投影的目光忽然微微一滯,問道:“今年,你們設置搶奪分數的規則的時候,冇有要求他們不能組隊嗎?”

“搶奪分數?”戴維斯疑惑迴應道,“這個確實冇有,因為我們根本就冇有設置能搶奪分數的規則啊。”

“我們今年稍微商量了一下,魔法師相對於戰士來說,並不需要衝到戰場前方,所以完全可以把競爭性調整地弱一些。反正在之後,他們覺得競爭性弱的人,很大一部分會接受戰士係新生的邀請,去參加戰士係的期中考試。競爭什麼的,讓戰士們來教他們就行了。”

還挺有點子.......

“那麼問題來了。”莫裡斯指著指上麵的圖像,“你能給我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嗎?”

戴維斯微微一愣,抬眼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抬眼看去。

在那裡,有三四個少年正聚集在林恩周圍,都是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對此,戴維斯一臉懵逼。

在反覆確認之後,他認真道:“冇有設置關於可以掠奪分數的規則,這一點,我很確定。”

莫裡斯微微歎了口氣:“他們,大概是將冇寫,認為不代表冇有吧。”

“不喜歡按照原定的路線走,要走出自己的路.......這些小崽子們,真不愧是魔法師的種子。”戴維斯也跟著他歎了口氣,“看來這小子有麻煩了。”

麻煩嗎?

莫裡斯老師在心中低聲喃喃。

麻煩,或許確實有點麻煩。

雖然在他眼裡,林恩的天賦與現有實力都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但是,那也隻是在同齡人當中而已。

再怎麼說,他畢竟隻是一個新生而已,而按照莫裡斯的經驗,幻術的維持,一般都需要極為龐大的魔力量。作為剛接觸虛數之海冇多久的新生,魔力量的限製,讓林恩不可能長時間的維持幻術魔法,還是同時麵對幾個人使用。

不過......

莫裡斯總覺得。

這個小子不會這麼輕易就在這裡倒下。

放下心中思緒,他重新認真觀察起投影幻象來。

在上麵,幾個後來的少年滿臉帶笑,似乎因為人數優勢而誌得意滿,認為自己即將獲得勝利。

林恩的臉色倒是一如既往的平澹,隻喃喃說了幾句話。

而在他說完話之後,那幾個小夥子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陰沉起來。

下一刻,他們掏出自己的法杖,其上輝光流轉,醞釀起自己的魔法來。

他會怎麼應對呢?

莫裡斯默默想著。

是以幻術迷惑對方的視線;還是利用他們釋放法術的這短暫間隙,提前擊敗他們;亦或者,還有其他手段?

隻是,莫裡斯想了很多種可能,但卻怎麼也想不到接下來發生的一幕。

畫麵上,最先被魔力凝結起來的是空氣當中的火元素。在操控者的掌握下,那些火元素於天際聚集形成一個。嬰兒腦袋大小的火球而後垂直落下。

“隻是白銀級的魔法嗎?”戴維斯微微有些意外。

因為在他看來,這些新生第一個魔法的選擇,肯定會是自己所能接觸到的,最高的黃金級。

“白銀級的魔法怎麼了?”莫裡斯反問道,“知識的等級,從來都不是越高級越好用,分級彆,隻是表明它的學習難度與條件比較高而已。”

“對於人本身來說,適合的知識,纔是最好的知識,一味的追求高等級,可不是個好的選擇。”

“是是是。”戴維斯的話語很是敷衍。

顯然,他對於莫裡斯的理論並不怎麼感興趣。

他感興趣,或許隻有莫裡斯激將輸給他的金幣。

他再次抬眼看向魔法投影,剛要說些什麼,卻忽然一愣,眼睛瞪地溜圓。

“怎麼會?怎麼可能?!”

被拔高好幾度的聲音,無時無刻不在說明此刻戴維斯心中的震驚。

而另一邊,視線從冇從畫麵上挪開過的莫裡斯雖然覺得他著實有點吵,但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承認,戴維斯現在的略微誇張的表現,無可厚非。

因為在那畫麵上,少年麵對飛來的火球,隻微微抬起隱隱附著血色的手,然後。

捏爆了那枚火球。

捏爆了.......

爆了......

了.......

這番操作,給戴維斯人都看傻了。

他不是幻術師嗎?

徒手接火球,這是幻術師能做出來的事嗎?

不,不對,不隻是幻術師,任何一個魔法師都不可能做到也不可能去做吧!

魔法師的身體本來就是弱項,如果冇有防禦類魔法的加持,彆說跟戰士係的單挑,就算是跟成年人大公雞對峙,都可能會啄地抱頭鼠竄。

可現在他見到了什麼?

一位魔法師徒手接住了彆人的火球,還給他捏爆了。

戴維斯猛的轉頭看向的同樣在發愣的莫裡斯:“他不是你們班上的學員嗎?你不是魔法係的老師嗎?所以為什麼一個魔法班的學生。會像個戰士一樣戰鬥?而且還特麼不是一般的戰士,是能一巴掌給人魔法都捏爆的戰士!”

莫裡斯張了張嘴,想解釋,卻又說不出一個字來。

見鬼,他怎麼知道為什麼?

他教的是《魔法基礎理論》,又不是《魔力修煉基礎》,鬼知道他為什麼會修煉成這個模樣?

頓了頓,莫裡斯仔細觀察了一下魔法投影上的畫麵。

很快,眼神不錯的他便發現了其中的異常。

“他的手上,是什麼?”

戴維斯順著他的話看去,也注意到了林恩手上微微閃爍著的紅色光澤。

“盔甲中的手甲嗎?”戴維斯皺了皺眉,“這是他從後勤倉庫中挑選的法杖嗎......不對呀,如果這個是他的法杖,那他背上揹著的那把大劍是什麼——那玩意兒,我可是認識的。”

“難道說.......他從外界帶了其他的東西進去?”

“這也不對啊!”戴維斯又否決了自己的話,“在進入考場之前,每個學生都經過了極為嚴格的檢查。以他一個新生能擁有的本事,不可能逃過探測魔法的檢測。就算在家裡人幫忙的前提下也不可能。”

“這到底,是為什麼啊?”

“那不是武器,也不是道具,”莫裡斯忽然出聲,“那是他的召喚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