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很痛快地把三萬元放到桌上。

“非常感謝您,老將軍,我會將這三萬元轉交給我所設立的殘疾人福利基金會。”一邊說著,郎小白一邊把錢裝好。

在回去的路上,李雲山陷入深深的思索之中。

“雲山,你在專心地想什麼呀?有什麼事情讓你不明白?”

“對……有一事是讓我百思不得其解。警棍作為一種警用器械,本應該是用實心橡木做的,那支怎麼會是空心的呢?”

“哈哈……”郎小白爽聲大笑起來。

“既然你對這一點很費心思,不妨把實底講給你聽。實際上,範述明也是我打入安保局內的眼線,隻不過剛纔礙著老將軍的麵,隻好那樣講了。而那根警棍是我尋求能工巧匠專門做的。其真實目的,是為了從局裡拿出一些我所需要的資料。那一次,並非是專門派範述明去取小紙筒的,隻不過恰巧讓你派到了走廊。”

“真是不可思議,郎哥,除了我和範述明,你在安保局還有多少個眼線嗬。”

“冇有了嗬。”

郎小白一邊說著,一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向李雲山作了個怪樣子。

…………

下麵這樁奇案,發生在一棟豪華的公寓樓內。

“近來,東洲都在流傳有關怪盜白郎的事情,我可不敢大意,看一看那些股票是不是安然無恙?”

早晨,躺在床上的張老闆一覺醒來,人還未起,便在心中惦記起了昨夜拿回來的一包股票。

“還好,股票還在!虛驚一場。”

那包股票依然靜靜地躺在床旁的小桌子上,把心放回肚中的張老闆,踏實地起床,到洗手間去洗盥了。

張老闆看似一位財力雄厚的實業家,實際上,他卻是一個欺瞞安保,乾著作奸犯科的險惡之徒。他總是不斷地放高利貸,或者在股票交易所裡,鑽營舞弊,獲取暴利。

張老闆又矮又肥,平日獨身一人住在一座公寓的二層樓裡。在他所開設的股票事務交易所裡,有三名雇員工作。儘管他孤身一人,卻不肯花錢雇女仆或者女管家。而是將公寓女管理員玉梅太太,視作他的仆人來用。

這天早晨,正當他一邊看報,一邊吃早餐時,臥室裡突然傳來一聲異樣的聲響,引起了他的警覺。

他馬上聯想到那包放在臥室床旁小桌子上的股票,他還冇把那包股票收起來。接著,他箭步如飛地衝向臥室,然而,放在那兒的股票卻不翼而飛了。

恐懼和驚詫讓張老闆的臉像白紙一樣慘白。

他急急忙忙四處尋找,連床底下都翻遍了,但依然冇有找見那包股票。就在張老闆心想是不是碰上了小偷時, 客廳的房門不知怎地被關上了。

張老闆從走廊跑出來,打算把客廳的房門開開。然而, 客廳一旦被關上,要麼從裡麵打開,要麼就得用鑰匙打開。

“媽的,小偷肯定在這間屋子裡!”

張老闆有心去拿鑰匙卻又不敢,雖然那鑰匙就放在臥室的桌子上,但他害怕自己一旦走開,小偷會打開房門逃走,或從窗戶那逃走。假如他高聲喊來管理員,小偷會被嚇著,跑得更快了,那樣的話,小偷會帶著那包股票跑得無影無蹤。

“要是他們來上班了該有多好啊!”

張老闆抽空看了著表,已是九點多了,該是他們來上班的時候了。

張老闆打開走廊的窗戶,真的看到他雇員小寧走到了街對麵。張老闆把身子從視窗探了出去,非常顯眼地打著手勢。走在大街上的小寧見到後,趕緊來到了樓底下,向樓上的張老闆抬眼望去。

“有小偷跑到家裡來了,你趕快悄悄地上樓,那小偷就藏在二樓的休息室裡。你關門時,可不要弄出響聲來。”

他一邊比比劃劃,一邊壓低了嗓門低聲對小寧說。小寧心領神會,從公寓正門進了樓,躡手躡腳上來了。

“在路上有冇有碰見誰?”

“冇有。”

“那好,你在這裡看著休息室,彆管誰出來都不能放他走!”張老闆迅速跑回臥室,拿了鑰匙後又急忙跑了回來。

“現在,你要聽我的吩咐,我一打房門,要是小偷從裡麵跑出來,你無論如何也要把他狠狠地抱住!”

“那……那好吧。”

不堪一擊又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寧很心虛地答應著。但他的身體卻在顫抖。張老闆對這些卻是一無所知,他輕手輕腳地靠近了房門。

然後,慢慢地將鑰匙插了進去。緊接著,他豎耳傾聽了好半天,但是,他冇有從房間裡聽到一絲的動靜,

他毅然決然地轉動鑰匙,向小寧行了個眼色,意思是說:“做好準備!”隨後猛地把房門打開。

“冇有人在裡麵!?”

房間裡連個人毛也找不見。

莫非是從視窗跳了出去?張老闆在思索著小偷會從哪裡跑。他急步來到窗前,但是,窗戶緊鎖。

“休息室裡冇有小偷!”

“難道小偷冇有藏在這裡?”

緊接著,張老闆來到樓下管理員的房間。而在此時玉梅夫人正在刷洗著地板。

“您有什麼事嗎?張老闆。

“噢……有小偷進入了我的房問。”

“是嗎?真可怕,你丟了什麼東西啦?玉梅夫人睜大了雙眼,流露出一臉的驚詫。

“有冇有什麼人從這裡經過?”

“冇有啊……半小時前我便開著房門刷洗地板,假若有什麼人從這裡路過的話,我一定能看到。”

“是嗎?這樣的話,小偷難道是向樓上跑去啦?”張老闆一邊暗自思忖著,一邊向樓梯望去。

“張老闆,你還不報警?”

“對呀!我都忘了。”

這個時候,股票事務所的另外兩名員工也來了。張老闆向他們講述了遭竊一事。

假若有人從樓上下來,不管是誰,都要將他們扣留,即便是三四樓的住戶或來訪的陌生人,一個都不能放過!”

張老闆把所有事都吩咐好了,纔打電話報警。

“喂,安保局嗎?我是張老闆,我有急事找肖斌探員……喂,你是肖斌探員嗎?大事不好!”

“嚷嚷什麼呀?我早飯還冇吃呢!”

“吃什麼早飯呀,發生盜竊案了!”

“什麼……你被人偷了什麼?”

“股票,好多股票!”

“是嗎,這真的很棘手,股票和錢一樣冇名字,任何時候都可轉讓,一旦那樣便永遠也找不回了……但是,你有它們的號碼嗎……你有冇有記著丟失股票的號碼?”

“冇有!因此我才找你幫忙。況且,丟失的股票也包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