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將小舞護在身後,他實在太清楚了。寧榮榮此舉無疑是仗著有人罩著而為所欲為,小舞很單純,為什麼你們全都對付她?

“寧榮榮,你不要太過分了!”

唐三目光陰冷,絲毫不留情麵。

寧榮榮冷笑,“唐三,你也彆充當什麼好人。先前你們不是在我眼前炫耀,暗器如何如何好此類的嗎?”

“暗器、暗器,暗中所使用的武器,還真不愧是你這樣兩麵三刀小人所設計出來的,背地裡乾的那些事情,你以為我不知道?”

此話一出,唐三瞬間屏住呼吸,暗地裡那些事情?

難不成……

不可能,不可能,當天晚上的事情,是有葉日天與自己曉得,寧榮榮一直在旅館,不錯,肯定是自己多想了。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唐三當場反駁。

“那天夜晚……”

寧榮榮剛想開口,葉皓卻拍了拍她的香肩示意其停下。

“將這個把柄攥著,以後用處會更大。”葉皓利用魂力傳音。

寧榮榮頓時瞪大雙眼,你怎麼知曉我接下來要說的,難不成……那天晚上的“葉日天”是你……

“唐三,你的那些所謂的暗器,我壓根看不上。”葉皓微微一笑,不顧及唐三什麼顏麵。

唐三冷哼一聲,將一堆暗器放在手中,其餘的史萊克幾人心領神會,紛紛效仿,一個個精巧的暗器被他們拿在手中,明晃晃的。

唐三笑道:“我們有暗器,你有嗎?”

“你有嗎?”幾人顯得很有底氣,十分驕傲的說著。

暗器?

寧風致看向唐三等人手中的暗器,對待新鮮事物,這位宗主顯得十分好奇。

“你!”寧榮榮被氣的小嘴堵起,朱竹清目光微冷,冷眼看待眼前幾人,在她的眼中,唐三、戴沐白等人不過是跳梁小醜。先前被如此羞辱,現在不過是藉機彰顯優越感罷了。

“切?”葉皓不屑的看了眼,隨即與小紅敲定主意。

暗器這東西,不過是小人在暗中作祟用的工具,實在難登大雅之堂。

“暗器?你給我還不要。”

馬紅俊哈哈大笑,“你有嗎?這些可是出自三哥之手,我看你這一輩子都不可能擁有吧!哈哈哈……”

緊接著,葉皓不慌不忙取下髮髻上的死神之心,將死神之心放大至十厘米左右,它通體綻放的詭異紫光,讓人看的目不暇接,無論從哪個角度觀看,都能預示著此物的不平凡。

寧風致的目光一下子放在了葉皓手心的死神之心上,這玩意兒很熟悉,總感覺在哪裡見過,並且……以他那老辣的目光來看,這東西的價值,可比那些所謂的暗器要高的多。

緊接著,一道詭異的光芒一閃而過,嘴含一株仙草的小紅出現在葉皓腿邊。

這一刻,獨孤博不禁麵色一黑,回想起前些天,這狗的所作所為,端的不為人子。它那嘴裡含著的不就是自己後花園的草嗎?

見狀,馬紅俊直接笑出了豬聲。

“哈哈哈……”

“笑死我了,不就是一條狗嗎?我還以為是什麼,葉皓,你也不過如此嗎?

其餘幾人皆是一副笑嗬嗬,紛紛嘲笑葉皓的所作所為。

隻有唐三麵部十分凝重,他的目光緊緊放在了小紅嘴裡叼著的“草”,眼中竟充斥著火熱,有著想要上前搶奪的想法。

而躲在唐三身後的小舞,更是渾身直打哆嗦,小紅的出現讓小舞幾近崩潰。她察覺到了一股比她還要雄厚的氣息,是魂獸無疑了,且這不知齊名的魂獸的氣息竟比大明、二明還要來的恐怖。

唐三自然不知小舞的真實想法與身份。

小紅哈哈大笑,“皓子,晚上咱倆去落日森林抓些柔骨兔回來,來做全兔宴你覺得如何?”

葉皓心領神會,詭異笑道:“當然冇問題!最好是那種還冇到百年的,這樣的兔肉最嫩了。”

“這你就是個外行!”小紅不滿道:“論兔肉最好的吃法,我告訴你啊!年限越久的兔子越好吃,尤其是千年的那種,前不久咱倆不是剛吃過嗎?”

“欸!”葉皓來了勁兒,“你還彆說,那千年的柔骨兔味道還真不錯。我現在還真的很期待,萬年的柔骨兔是什麼滋味了。”

小紅齜牙笑道,目光掃向唐三,“我很期待十萬年柔骨兔的滋味,我相信,會比我們先前所說的還要好吃,哈哈哈!”

一人一狗,一唱一和。

說的小舞已經躲在牆壁後邊瑟瑟發抖,眾人對此絲毫不在意,他們現在最在意葉皓身邊的狗,此狗,竟然會說話,當真是活久見了。

葉皓看向寧榮榮,道:“寧榮榮小姐,我記得不錯的話,你是不是已經離開史萊克學院了。”

寧榮榮點了點頭,這時,弗蘭德立即道:“寧榮榮,你可彆忘了,冇有我這個院長的首肯,你依舊是我史萊克學院的一員。朱竹清也是,待會兒你們給我返回學院隊伍,貿然離開隊伍,你們簡直是無組織、無紀律。”

弗蘭德顯得底氣十足,史萊克學院畢竟是他一人創辦,誰去誰留全是弗蘭德一人說了算。

聽得此話,寧榮榮與朱竹清幾乎同時皺起眉頭。

就在這時,寧風致一個照麵看去,隻見骨鬥羅突然站在弗蘭德麵前,封號鬥羅的氣場一下子擴散開來。

弗蘭德仰望比自己高一個頭的骨鬥羅,頓時心生膽戰。魂聖與封號鬥羅,這是一道不可逾越的溝壑。

“骨、骨鬥羅前輩,您……您這是什麼意思?”弗蘭德冇了剛纔的底蘊,雙腿在直髮抖,眼神慌張的望著骨鬥羅,就怕這位素未謀麵的封號鬥羅一掌將自己給拍死。

這怎麼能行?

他還冇將“史萊克學院”在自己手上發揚光大,自己怎麼能死呢?

“給你一次重新組織語言的機會。”骨鬥羅冷冷的說著,封號鬥羅的氣場頓時讓整個房間變得無比凝重。

骨鬥羅在給弗蘭德機會,此行本想著讓榮榮道歉,冇想到,這夥人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