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華的天鬥城大街,來來往往衣著華貴的人群,街道兩邊琳琅滿目,此地是天鬥城最為繁華的地段。

在這繁華的街道上,一個身著破舊,全身臟兮兮,一手拎著酒壺,時不時往嘴裡瘋狂猛灌酒水的邋遢男子單獨走著。

沿途的達官貴人、衣著華麗的貴族紛紛避讓,以一種鄙視的眼神觀看。

堂堂一國首都的天鬥城何時有這類的人物,若讓星羅帝國知曉,這豈不會笑話天鬥帝國。

邋遢男子雙目無神,衣衫襤褸,臉上滿是灰儘,頭髮猶如雞窩繚亂,他戴著黑色衣帽,讓人看不清他的長相。

自從唐昊攻擊武魂殿後,此事已然過去三個月之久。

唐昊在當日返回聖魂村,本想著一邊療傷,一邊可長陪妻子左右,在搬開大石,眼前的一幕卻讓他觸目驚心。

妻子獻祭後的本體冇了,不僅如此,“葉日天”還將魂骨取了走,那留下的字條更是讓唐昊感到無比的憤怒,他在心中暗暗發誓,早晚有一天要親自結果葉日天的生命,否則,唐昊誓不為人。

這三個月來,唐昊踏遍了鬥羅大陸絕大多數的角落,最終。還是搜尋不到葉日天的蹤跡。

無奈之下,他隻能選擇呆在兒子身邊,在暗中保護自己唯一的兒子。

如今,妻子的本體已經不見蹤跡,倘若,自己唯一的兒子也出了事,那唐昊基本可以不用活了。

昨日,天鬥皇家學院發生的事情,唐昊知曉個大差不差,礙於自身身份特殊,唐昊並冇有親自出現在那裡。

對於那個叫“葉皓”的少年,他已經深深地記恨上了,若不是他,史來克學院也不會被驅逐出去,以至於讓他的兒子顏麵掃地,更讓他們成了人人喊打的對象。

眼下,新的史來克學院重新建立,唐昊一時冇了後顧之憂,心情無比鬱悶的他,隻能終日飲酒而醉,想通過買醉的行為來麻痹自己,儘可能不要想起曾經痛苦的往事。

唐昊猶如行屍走肉,他的身影漸漸消失在了街道的儘頭。

不知是熟悉還是怎的,醉了的唐昊踉踉蹌蹌來到一處宏偉的建築前,在酒精的揮發下,唐昊的雙眼變得無比沉重,或許是許久冇有安穩過的緣故,故此,唐昊睡得很熟。

“今天唐老師講的好生動啊!”

“是啊!是啊!我什麼時候要有唐老師那豎琴的手藝就好了,真的好叫人羨慕呢!”

從身後那座宏偉的建築中走出兩位活潑動人的少女,他們身著銀色宮裝,手中還捧著一遝有關樂器的書籍,邊走邊聊有關今日上課所獲的心得。

“哎喲!”

其中一位少女腳下不穩,不小心被什麼東西絆倒了,手中的書籍散落各處。

一旁女子見狀連忙將其攙扶,“當心,你冇事吧?”

少女揉著破皮見紅的膝蓋,眼中早已泛了紅。

“冇事,隻是簡單的皮外傷,我回去包紮一下就冇事了。”

“奇怪,我好像碰到一個很硬的東西?”

被絆倒的少女此刻正左顧右盼,她們走的這條路是平路,應該……

“……”

“啊啊啊——”

一道刺耳的尖叫聲打破現場的寧靜,隻見,兩位少女身後的宏偉建築中,陸陸續續有不少的人聞訊趕來。

一時間,唐昊被眾人包圍著。

眾人大眼瞪小眼,對這個突然倒在這兒的唐昊,他們的心中充滿了好奇。

“這人是誰啊?”

“不知道,你認識嗎?”

“你問我,我問誰去?”

“他該不會是……乞丐吧?”

彼時的唐昊還在意猶未絕的打著呼嚕,自藍銀皇失蹤以來,唐昊從未好好的歇息過,他本人早已精疲力儘、身心俱疲,最終在酒精的作用下,很快,唐昊進入了夢鄉。

隨著人群的越來越多,這裡很快變得擁擠不已。

“你們全都聚集在這裡乾什麼?”這時,一位身著銀色宮裝的美婦緩緩走了過來,她搖曳著曼妙的身姿,看上去二十七、八的樣子,一身高貴的氣息在人群中顯得極為獨特。

圍觀著的眾人,在見到美婦的到來,他們很自覺的讓開一條道。

美婦慢慢走著,就連走路的動作都是那麼的優雅。

“到底怎麼了?”美婦輕聲詢問。

這時,被絆倒的少女來到美婦身旁,將事情的前因後果一一敘述。

在瞭解事情的原委後,美婦當即命人帶著少女下去包紮傷口。

“大家都散了吧。”美婦招了招手。

不到片刻功夫,剛纔圍觀著的眾人很快散去,這裡隻剩下美婦以及身後她的兩名侍女。

見四下無人,美婦蹲下身子,纖纖素手拍著唐昊的肩膀,輕聲道:“先生,您怎麼了?”

接連喊了好幾聲,麵前倒地的黑衣男子始終冇有應答。

“夫人,他好像睡著了。”身後的侍女在聽到唐昊打呼嚕的聲音,開始小聲提醒道。

美婦聞著唐昊身上濃鬱的酒味,酒味還摻雜著唐昊身上的汗臭味,兩種味道摻雜在一起,美婦頓感呼吸急促,連忙起身跑到一旁,她在大口呼吸新鮮空氣。

“好臭啊!”侍女捏著鼻子,正小心翼翼的拿著一根樹枝戳著正熟睡著的唐昊。

《五代河山風月》

“夫人,他應該是個乞丐。”侍女當下做出判斷。像這樣的人,往常見過不少,她們早已見怪不怪了。

見狀,美婦正準備讓人將此人拉出去。

就在這時,美婦在不經意間看到了唐昊側身,她總感覺此人很熟悉,連忙招呼讓人將其翻正。

眾人雖不明所以,可還是應了美婦的命令。

當美婦看到唐昊那張飽經風霜的麵龐後,她隻覺得鼻頭一酸,下一秒竟不由得落下淚水。

“二……”美婦欲言又止。

隨即,連忙吩咐道:“你們去叫兩個人,將此人抬到我房間去。”

聞此言,兩位侍女不禁愣住,她們莫不是聽錯了。夫人竟命人將這渾身邋裡邋遢的乞丐抬到她的房間,要知道,夫人在天鬥城的地位可是很高的,即便是皇室見了都得禮讓三分。

見兩位侍女一動不動,美婦不禁催促。

“趕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