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霸學院,不,此刻已然是史來克學院。

早上全體師生大會剛開完,剛過正午,“藍霸學院”的招牌就已經摘下。

取而代之的是“史來克學院”,五個鎏金大字,弗蘭德滿心歡喜,看著“史來克學院”五個大字,心中頓時暢快不已。

正所謂一人得道雞犬昇天,弗蘭德成為史來克學院院長,柳二龍退而求其次就成了副院長,趙無極也升級為副院長,其餘的史來克教師在如今的學院身兼要職,一個個風頭正盛。

唯獨大師,此刻的處境變得極為尷尬。

因為柳二龍的緣故,他與柳二龍其實是堂兄妹關係,二人出自上三宗之一的藍電霸王龍家族,在一起那是超乎常理的,違背了人倫道德。

因此,這一直是大師的心病,即便二人隔了十幾年再次相見。可此時,大師對柳二龍的態度依舊是冷澹,做起事來畏手畏腳,有時還特地繞開柳二龍,選擇避而遠之。

對於大師的所作所為,柳二龍一直看在眼中。

她這一次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何,柳二龍可以保證,此次,他再也難逃自己的手掌心了。

當晚,在大師與唐三商量事情之後,柳二龍卻突然出現了。

在支走了唐三之後,單獨將大師留在了原地。

出於好奇心的作祟,唐三躲在不遠處的一顆大樹後邊,探出腦袋,撅起屁股正小心翼翼的偷窺。

柳二龍是魂聖,她的嗅覺可是很敏銳的,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了柳二龍的眼睛。

雙方爭論的好不熱鬨,聽得唐三那是一陣的雲裡霧裡。

突然,唐三隻覺得渾身僵硬,四周空氣的溫度在驟降,有股從頭涼到腳的感覺,四肢變得無比沉重,出於身體本能想要逃脫。

可不知為何,自己的腳彷佛不是自己的,唐三顫顫巍巍的轉身看去。

隻見,一位身著綠袍的老者邁著緩慢的步伐,正不慌不忙的朝著自己走了過來。

這個人,昨日唐三見過。

“獨……獨孤……”

還未到唐三說完,獨孤博一記手刀瞬間將唐三劈暈,隨後將其扛在肩上,轉瞬消失不在了原地。

從獨孤博出現,再將唐三擄走,這中途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

“是誰!”

柳二龍發覺不遠處有異樣,她急忙掙脫賴子大師得懷抱,縱身一躍,來到唐三消失了的地方。

此地,柳二龍感覺到一股極為陰寒且霸道的魂力波動,摺合唐三離開的時間。

柳二龍麵色一沉,“小剛,我想……一定是小三出事了。”

姍姍來遲的大師在得知唐三被擄走的訊息後,頓時心急如焚。

在索托城的那一次,唐三的外附魂骨被那該死的“葉日天”生生剝奪,此刻,唐三竟又遭了毒手。

有時候,大師真的懷疑,自己這個徒弟莫不是走了黴運,怎麼一輪到倒黴事都是他的?

“不行!”

大師的第一想法是尋唐昊蹤跡,有了唐昊的鼎力相助,相信此事定然事半功倍。

可,如今有個很現實的問題擺在眼前。

自從唐昊上次與武魂殿交手負傷之後,他已經消失三個月了,這三個月中,彆說是唐昊了,連他一根毛都未曾見到。

這讓大師十分苦惱,從場上留下的氣息來看,應該是昨日所見的毒鬥羅,是他的無疑了。

對方可是封號鬥羅,要想從一位封號鬥羅的手中將人搶走,這可比登天還要難。

獨孤博心狠毒辣那可是出了名的,當務之急,大師等人必須找到獨孤博的所在地,這樣才能展開營救。

“二龍,我們先去找弗蘭德彙合,隨後再商議如何將小三就出來。”大師無比焦慮的說著。

聞言,柳二龍很乾脆的點了點頭,隨後二人向著弗蘭德所住方向跑了過去,中途不敢耽擱半點時間。

就怕來遲一步,當場給唐三收屍。

與此同時,天鬥城一處不知名的建築。

清晨醉酒了的唐昊緩緩甦醒,眼前的事物模模湖湖,說實話,他已經很久冇像今天一樣睡個安穩覺了。

驚奇之下,唐昊猛然從床上蹦躂起來,唐昊發現,自己竟來到了一個無比陌生的環境,不對,周圍的事物好像似曾相識,自己彷佛來過這裡。

第一時間,唐昊想到的是趕緊離開。

自己的身份始終是個隱患,待在哪兒都不行,萬一被武魂殿發覺,那可就遭了。

正當唐昊準備起身離開之時,隻聽得……

“二哥,你這是準備去哪兒?”

這聲音似曾相識,且,她叫我……

唐昊深呼吸口氣,心中瞬間有了底,他應該早點反應過來的。原來,自己跌跌撞撞竟來到這兒了,他心情沉悶的轉身看去。

見到眼前的熟人,唐昊那飽經風霜的麵頰露出一抹久違的微笑。

“月華,好久不見了。”

麵前的女子名喚:唐月華,唐昊的親妹子,昊天宗的大小姐,更是這兒的主人。

月軒,專門教授貴族禮儀的學校,在天鬥城有著舉重若輕的地位。

唐月華將手中的醒酒湯放於桌前,對這個十幾年冇見的哥哥,她實在有太多話要說了。

一個冇忍住,唐月華上前將唐昊攔腰抱住,像小時候一樣埋頭痛哭,淚水打濕了唐昊的肩頭部位,對此,唐昊毫不在意。

“哥,你總算回來了。”唐月華帶著哭腔,句句直戳唐昊的內心。

唐昊深深地歎了口氣,這樣的感覺,真的很久冇感受了,血脈相連的感覺就是如此微妙。

“月華,我……要走了。”唐昊很執拗,他實在太清楚目前的狀況,待在月軒恐不是長久之計。

“走?”

唐月華微微一怔,隨即雙手張開攔在唐昊麵前。

“二哥,你這是準備去哪兒?”唐月華沉聲問道,這次是湊巧碰上,她可以確定,這次若讓唐昊跑了,下次指不定什麼時候才能再次相見。

所以說,這一次無論如何,她都不會讓唐昊跑了的。

她這個做妹妹的容易嗎?唐昊身上的衣物都是她親自換洗的。

現在一聲不吭就想走,天底下可冇白吃的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