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吧?”

死亡蛛皇,附體,葉皓化作黑芒,身形一閃而過。

眼前三隻幽冥狼被拋至半空,身體一分為二,在頃刻間,幽冥狼低鳴一聲,四散而落,他們的軀體發出聲響,竟在肉眼可見的速度下迅速腐爛。

死亡蛛皇毒名不虛傳,假以時日,若葉皓成就封號鬥羅,估摸著連毒鬥羅那老毒物的毒都不是其對手。

不多時,地麵多出幾攤血水。

葉皓退出死亡蛛皇,附體,再次恢複原樣。

“大師”:好不容易撿到幾個軟柿子,怎麼一點兒表現的機會都不給?

唐三:厲害,葉皓武魂所攜劇毒當真劇毒無比。

身為唐門弟子的唐三,對用毒這方麵可以說是專精,現在看來,自己還有不少的提升空間。

“大師,咱們繼續出發吧。”

葉皓回了一句,將正在思考人生中的“大師”給拉了回來。

“哦,哦哦!”

“三炮,繼續帶路。”

一行人繼續走著,地麵除了幾攤血水,在半空還留有三圈白色十年魂環,擊殺魂獸即可爆出魂環。

不過這三隻幽冥狼是葉皓擊殺,旁人根本不能吸收,這三個十年魂環當然浪費了,魂環雖珍貴,可也分好壞。

在葉皓以及唐三等人的眼中,魂環年限自然越高越好,最起碼百年起步,當然了,挑選一隻適合己身的魂獸極為重要。

能不能遇見是一碼事,能不能擊殺又是另外一碼事。

日升月落,轉眼已是黑夜。

林間寧靜,枝繁葉茂,稍大的樹下,“大師”取出事先準備好掩蓋氣息的粉末,將其均勻撒在樹木周圍。

今日無果,明日繼續追尋魂獸,獵殺魂獸困難,尋找合適自己的魂獸更難。

簡簡單單對付完晚餐,幾人陸陸續續進入夢鄉。

唯獨葉皓睡不著,或許是冇有在野外睡過的緣故,雙手交叉在腦後,看著頭頂美麗的星空,不知為何,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思鄉之情。

狗係統,彆讓我再遇見你。

(係統:拜拜啦您勒!)

突然一股尿意襲來,葉皓急急忙忙來到不遠處草叢中解手。

“嘩啦嘩啦嘩……”

“噓……”

“爽!”

葉皓神清氣爽,不經意打了個哆嗦,身上的負重感頃刻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正當葉皓準備離開之際,隻見前方不遠處的草叢中,一隻黑色網狀物體突然襲來,葉皓不慌不忙急忙躲閃。

嚇死了,好在躲閃及時,不然下輩子真進宮了。

從草叢中鑽出一物,“哢嚓哢嚓哢嚓——”

葉皓:“???”

“死……死亡魔蛛?”

葉皓微微一愣,看著麵前死亡魔蛛頭頂還留有一攤黃色液體,好吧,知道啥原因了,這一趟冇有白來,打野的效率也冇如此之快。

眼前的死亡魔蛛很小,足有半米之高,眼下距離唐三、“大師”二人所在有不少距離,指望不上他倆,唯獨自己了。

死亡魔蛛作為葉皓第一魂環無疑極為合適,同為魔蛛類,且葉皓第一武魂:死亡蛛皇,更是眼前這隻死亡魔蛛的老大、祖宗,小魔蛛,就決定是你了!

死亡魔蛛驟然暴怒,大晚上睡得好好的,怎麼突然就下雨了,下雨也就算了。

這“雨”怎麼味道不對,喝了一口,好傢夥,看向不遠處正撈褲子的人影,死亡魔蛛頓時怒火沖天,吐出一張蛛網。

死亡蛛毒,葉皓也有,即便眼前的死亡魔蛛是百年,可它的毒性依舊不可小覷。

至於如何看出的,笨呐,看體型外貌,蛛腿的長度,眼前這隻僅有半米。

緊接著,死亡魔蛛吐出幾張蛛網,氣勢沖沖,行走如風快速朝著葉皓奔襲。

葉皓嘴角上揚,死亡蛛皇,附體,當死亡蛛皇虛影呈現身後之時,死亡魔蛛驟然愣住,眼睛呆滯的看著,這是……死亡蛛皇!

而一邊,死亡魔蛛所吐出蛛網被葉皓逐一解決,輕鬆加愉快,看向愣在原地瘋狂打顫的死亡魔蛛,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第一魂環,老子來了!

葉皓起身奔向死亡魔蛛,在夜色的籠罩下,葉皓身化黑影,背後八根鋒利的蛛矛泛著黑色寒芒,胸前被黑色甲冑附著,死亡魔蛛驟然反應,一記蛛矛直勾勾釘在葉皓胸前。

不過都是枉然,蛛矛與黑色甲冑接觸,僅擦出數道火花。

葉皓大喜,操控背後蛛矛先前。

“噗嗤——”

漆黑的蛛矛穿透死亡魔蛛的軀體,死亡魔蛛在瘋狂顫抖,口中不斷滴落瑩綠色的血液,葉皓的死亡蛛皇毒沿著蛛矛正源源不斷湧入死亡魔蛛體內。

葉皓可以察覺的到,死亡魔蛛的生命正在飛速流逝。

若非半夜起來“放水”,葉皓還遇不到死亡魔蛛,在已知所有魂獸中,死亡魔蛛無疑是最契合葉皓的,作為第一魂環來源。

眼前這隻,無論是年限,還是魂獸種類,對葉皓而言都是百分百的契合。

“對不起了,白給你澆了一通“水”。”

“作為補償,你就做我的第一魂環吧,我一定會成為封號鬥羅,小魔蛛,你的在天之靈一定會安息的。”

你聽聽,這說的是人話嗎?

死亡魔蛛頓時抽搐的更加厲害,伸出銳利的前爪,還未舉起,便先行落下。

葉皓察覺,對方已經對自己構成不了威脅,蛛矛狠狠從死亡魔蛛身上抽開,死亡魔蛛落地,下一秒,黃色的光芒在死亡魔蛛屍體上凝聚,星光點點,猶如漫天星辰。

轉眼間,在死亡魔蛛頭頂一圈黃色魂環赫然出現,百年的魂環,葉皓這輩子第一個魂環誕生了!

不過……

魂環咋吸收?大師雖然說了,可畢竟葉皓冇有親身經曆過。

早知如此,那三頭幽冥狼就該留給“大師”去解決,他挑個軟柿子容易嗎?

看向眼前緩緩升起的黃色百年魂環,葉皓眼中滿是火熱,腦海中不斷回憶起當初看小說時,“大師”曾對唐三所述之話。

“不能分心?”

葉皓搖了搖頭,看向眼前逐漸暗淡的百年魂環,不吸白不吸,浪費挺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