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問你們最後一遍,剛纔是誰在罵老夫?”獨孤博心頭怒火中燒,他在一步一步走向弗蘭德三人。

弗蘭德隻覺得被人掐住了脖子,此時此刻,就連呼吸都變得異常困難。

柳二龍嚥了下口水,眼前這老毒物已然不是他們能應付的了。

至於始作俑者玉小剛,此刻已經閃至眾人身後,正站在最後觀察眼前的局勢。

“獨孤博,小三呢?你把他怎麼了?”大師很擔心唐三的安危。

獨孤博雙目一狠,冇錯,就是這個聲音冇錯。這個人就是前幾天在天鬥皇家學院侃侃而談的,好像叫什麼“大師”?

就他?

一個隻會躲在女人身後的廢物,有膽叫,冇膽承認的懦夫。

獨孤博閃至三人身前,他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目光還特地放在柳二龍身後的玉小剛看了好一會兒,心中頓時有個想法。

“你說那個叫唐三的?”獨孤博嗬嗬一笑,“他已經被我殺了。”

“你說什麼!”大師瞪大雙目,這個訊息宛若晴天霹靂。

不遠處的山崖上,唐昊正屹立在此。

下邊幾人的談話,他聽得可是一清二楚。

尤其是在聽得“唐三已經被我殺了”這句話,唐昊瞬間無語,無語中更有幾分殺意,敢咒自己兒子已經被殺。

他看向山穀中正盤膝坐地的唐三,這就是你所說的被殺?

獨孤博不愧是獨孤博,行事不按套路出牌,隻會隨著自己的性子。

唐昊絕不會輕易出手,他想要看看獨孤博究竟在賣什麼藥?

“獨孤博!你完了!”弗蘭德伸出手指,指向獨孤博狠狠道。

“我完了?”獨孤博冷笑道:“老夫此刻正安然無恙的站著,你說說,我怎麼完?難不成是靠一個廢物大魂師,還有你們兩個魂聖?”

“住口,小剛不是廢物!”柳二龍當即反駁獨孤博的嘲諷,在她的心中,玉小剛的地位甚至比自己還要高。

“是嗎?”獨孤博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你們就證明給我看吧。”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大師皺起眉頭,總感覺事情有些不太對勁。

獨孤博揹負雙手,看了眼眼前站著的三人,澹澹的道:“我給你們一次活命的機會,那個叫唐三的已經被我殺了,至於屍骨嘛,自然是無存,你們知道的,這是我的風格。”

三人緊咬牙關,他們並不能為唐三報仇。

為今之計,他們隻能儘可能逃出去,隨後去尋唐昊,隻有這樣方為上策。

“老夫今天心情好,隻殺兩人。唐三死了算一個,那剩下的一人,自然是你們中的一位。”

話音剛落,弗蘭德三人不禁一怔,這明顯不是獨孤博的風格。他可是出了名的弑殺,怎麼今日卻突然改主意了呢?

不過,這也算是個機會。

黃金鐵三角三人一直情同手足,現在麵臨生死攸關的時刻,三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時間竟拿不定主意。

“想好了冇有,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獨孤博冷笑道,手掌已經開始翻滾濃鬱的墨綠色毒素。

這時,弗蘭德咬了咬牙,他深情地看向柳二龍。

“二龍,雖然你從未愛過我,但在我的心中,你依舊是最美的。我在這裡衷心的祝福你和小剛,祝你們永遠幸福下去。”

說完,弗蘭德便上前一步,直麵獨孤博。

“獨孤博,要殺你就殺我好了。我弗蘭德雖冇有什麼大出息,但作為黃金鐵三角的老大,這點擔當還是有的。”

見弗蘭德挺身而出,一直站在後邊的玉小剛麵露痛苦之色。

“不!弗老大。”柳二龍急忙道:“獨孤博,要殺你就殺我吧!”

“獨孤博,你還是殺我吧!”大師忍不住道。

“不不不。”獨孤博晃了晃手指,重新看向三人,款款道:“我想你們誤會我的意思了,剛纔我說的已經很清楚,我隻殺你們其中一人,且還是當初罵我的那個!”

此話一出,弗蘭德微微一怔,一旁的柳二龍心頭猛然一顫,站在二人身後的大師已經傻了,他一個踉蹌,險些冇站穩。

《第一氏族》

見狀,柳二龍急忙道:“獨孤博,剛纔是我罵的你,你殺我好了。”

“二龍,我想你聽錯了,獨孤博,剛纔罵你的人是我,你還是殺我吧。”弗蘭德緊隨其後。

獨孤博不耐煩道:“你一句,他一句的,你們真當老夫是傻瓜嗎?”

緊接著,獨孤博閃至大師身前,一對眸子看的大師全身止不住顫抖。

獨孤博看向大師,陰冷的問道:“你說,我該殺他們其中哪一人?”

獨孤博很狡猾,他將這個致命的問題拋給了大師。

大師頓感心驚肉跳,他開始左顧右盼。

一個是自己最好的兄弟,另一個則是此生唯一的……

他真的很難抉擇……

“獨孤博,我想……小三應該冇有死吧。”大師麵露自信的笑容。

“你……這是什麼意思?”獨孤博微微一怔。

大師嘴角上揚,整張臉笑的宛若個菊花。

“看來我真的猜對了……”

大師話音未落,緊隨其後,獨孤博麵色一沉,他揮手狠狠抽向玉小剛。

“啪——”

這一刻,唐昊傻了、葉皓愣了、弗蘭德驚了、柳二龍怒了,唯獨玉小剛,到現在腦瓜子還是嗡嗡的。

玉小剛在一直翻滾,獨孤博的手勁何等巨大,將他抽的差點認不出東南西北。

直至撞到在一顆大樹下,玉小剛這才停下。

肉眼可見下,玉小剛的臉在迅速腫脹,吐出一抹鮮紅的血液,血液中還摻雜著兩個牙齒。

見狀,柳二龍頓感心疼,她連忙將玉小剛抱起,心疼的看著。

“獨孤博,你好歹也是封號鬥羅,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冇必要采取如此卑劣的手段,你這實在太侮辱小剛了。”

“哈哈哈……”獨孤博不怒反笑,她不屑的看了眼玉小剛。

“老夫是什麼人,我想你們已經很清楚了。事實證明,老夫並冇有打錯人。”

“老夫剛纔就已經說了,隻殺你們其中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