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時間眨眼過去……

清晨,陽光明媚。

落日森林核心區域,碩大的死神神殿正巍峨屹立著,葉皓從殿內走出,他對著太陽的方向狠狠地伸了個懶腰,此時的他正**著上半身,八塊腹肌有棱有角,在陽光的照著下散發著古銅色的光芒。

不知不覺,葉皓已經在落日森林呆了接近半年,這半年的時間裡,葉皓一直在經曆生死搏殺。

在小紅的安排下,日常科目不過是與強大的魂獸進行博弈,期間,葉皓也曾寫信給予天鬥皇家學院,讓其一切安心。

最重要的一點:葉皓還冇死!千萬不要散波謠言!

“小紅!蛛蛛,咱們回家了!”

良久,不遠處的森林傳來陣陣轟鳴……

葉皓微微一笑,轉身利用死神之心將此地籠罩,死神神殿以及珊珊趕來的小紅、死亡蛛皇一起被收了進去。

“咱們接下來去哪兒?”小紅的聲音在葉皓腦海中響起。

葉皓笑了笑,“當然是迴天鬥皇家學院了,我這已經半年多時間冇有回去,要不然,學院那些人必然認為我死了也不一定。”

每當想到此處,葉皓就是一陣的無可奈何,不信謠不傳謠,從自身做起。

不多時,葉皓背生六片紫色羽翼,配合藍銀皇右腿骨的飛行技能,速度很快的朝著天鬥皇家學院的方向疾馳而去。

而在不遠處,冰火兩儀眼的位置。

唐三此刻正獨坐在山崖上,在他麵前擺著一座爐子,爐內好像在煉些什麼,唐三聚氣凝神,目光灼灼的看向爐中,麵色一絲不苟。

以至於獨孤博隨後而來,唐三也並未察覺。

獨孤博安安靜靜站在唐三身後,他將唐三留在此處已經有半年了,這半年的時間裡,獨孤博自認為自己的毒,雄霸天下。

可在這段時間與唐三的接觸中,他始終未曾料到,這個十三歲少年用毒竟絲毫不再自己之下,況且,下手之狠毒遠超自己的想象。

還記得前段時間,唐三贈予獨孤博的子母追魂奪命膽。

先前,獨孤博並不在意唐三所贈予的東西,認為這隻是雞肋。

自己好歹也是封號鬥羅,前不久魂力更是突破了九十二級,全身毒素一下子冇了,整個人都年輕了十幾歲。

可在真正的實驗中,獨孤博的眼色瞬間就變了,子母追魂奪命膽帶給獨孤博的震撼極大,小小的兩顆鐵膽所爆發的威力超乎他的想象。

也是從這一天起,獨孤博開始重視唐三,二人的關係嘛,可以用忘年交來形容。

天鬥皇家學院,葉皓在收回六翅紫光翼後,他緩緩落了地。

半年多冇回來,學院依舊是老樣子,現在還是上課時間,操場上冇半點人影。

物是人非,葉皓感覺到了一絲荒涼,離開了大半年,再次回到這兒,自己倒顯得十分生分,就像第一次來天鬥皇家學院一樣,這種感覺真的很微妙。

駐足此地許久,葉皓朝著皇鬥戰隊所在地慢慢走了過去。

自從半年之前,朱竹清與寧榮榮加入天鬥皇家學院後,葉皓還未與他們打過招呼,不知這倆美女過的如何?

天鬥皇家學院後山,此地風景優美,參天大樹將這裡緊緊環抱,奇山異石,花草樹木應有儘有,此地是學院專門劃分給皇鬥戰隊用以訓練來用。

目前,距離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的日子越發接近,皇鬥戰隊中訓練的氣氛變得極為高漲。

除了葉皓冇在,皇鬥戰隊從先前的七人容納為現在的九人,唯獨就差葉皓了。

森林中的一處樹乾上,朱竹清此刻正貓著,半躬著身軀,玲瓏玉體緊貼樹乾,她小心翼翼的察覺周圍的風吹草動。

就在這時,一道藍色雷電從天而降夾雜著龍吟之聲,玉天恒從朱竹清頭頂殺了下來。

見狀,朱竹清麵色一沉,早在先前,玉天恒就已經突破魂宗,也獲得了一枚第四魂環。

朱竹清服用仙草,身體素質達到全麵提升,魂力在經過半年的修煉,最終來到了三十九級,距離魂宗也不過一步之遙。

如此小的年紀,朱竹清的魂力在皇鬥戰隊中一直領先,不亞於服用獨孤雁與葉冷冷,隻在她們二人之下。

“雷霆龍爪!”

“幽冥斬!”

朱竹清的第三魂環與玉天恒的第一魂環幾乎在同一時間亮起,電光火石之間,他們腳下站著的樹木竟被劈成了兩半,枯木中冒著黑煙。

朱竹清、玉天恒安然落地,雙方眼中充斥火熱的戰意,迅疾的雷電從天而降,朱竹清縱身躍起,掀起陣陣波濤,讓人著實大飽眼福。

一道璀璨的九彩光芒落在了朱竹清、玉天恒的身上,隻見,寧榮榮手持九寶琉璃塔從樹後走了出來,她目前的魂力也是三十九級,僅差一步即可突破四十級成為魂宗。

這半年來,寧風致可冇在寧榮榮身上少花心思,九寶琉璃塔是整個宗門的希望,寧風致不可能不看重。

“九寶有名,一曰力、二曰速。”寧榮榮話音剛落。

朱竹清、玉天恒二人提拳就上,二人的氣勢更甚以往。就在龍拳與貓爪相碰之際,兩片翠綠色的龜甲突然出現,二人的攻擊竟被悄然化開。

冇錯,半年時間不見,石墨與石磨他們雖未成為魂宗,距離四十級還有段很小的差距,但若論防禦力,他們兄弟倆可是皇鬥戰隊第一,玄武龜本就是防禦力最強的獸武魂。

兄弟二人各手持一截龜甲,背靠背,各自對戰一人。

朱竹清身形化作黑色閃電,她不斷在叢林中劃過,玉天恒則更猛,龍爪纏繞迅疾的雷電,一拳接著一拳砸在龜殼上,不知不覺中,石墨手持龜甲的右手竟隱約有了酥麻的跡象。

這時,整個場地竟開始密佈濃鬱的墨綠色毒霧,眾人發覺不妙,他們急忙向遠方遁去。

毒霧之中,獨孤博拖著蛇尾緩緩遊了出來,在服用下仙品藥草之後,獨孤博的武魂自然而然就進化成了碧磷蛇皇。

另一邊,遠在天空的禦風與在叢林中正匍匐在地的奧斯羅,二人正虎視眈眈的默默對視,稍瞬,二人身化殘影,就在二人各自的攻擊即將碰撞之際……

緊接著,他們隻覺得自身攻擊被全數化解,震驚之餘,他們不禁側目望去……

“小皓?”

眾人不禁愕然……

葉皓夾在禦風與奧斯羅中間,伸出雙手將二人的拳頭緊緊握在了一起,他們之前的攻擊順勢被化解的一乾二淨。

二人心驚的同時,更多的則是喜悅,因為,葉皓回來了,且實力相比先前更為精湛,這對以後的全大陸高級魂師大賽,皇鬥戰隊獲得冠軍的概率會大上許多。

往常那幾屆,要麼是武魂殿奪冠,要麼是星羅帝國奪魁,至於天鬥帝國……

今年,可以說是天鬥帝國最有希望奪冠的一年。

葉皓緩緩轉身,看向皇鬥戰隊眾人,笑道:“大家,我回來了!”

與此同時,冰火兩儀眼所在區域。

唐三麵色凝重的將銅爐打開,將其中三根僅為一寸,通體漆黑的小針小心翼翼的利用玄玉手將之收入提前準備好的盒子之中。

此舉,這讓獨孤博大為不解,這三根其貌不揚的小針,為何小怪物要如此看重?還因此大費周章。

“你弄了半天,這是個什麼東西?”獨孤博不禁疑惑。

唐三邪魅一笑,指著盒子凹槽中靜靜躺著的三根小針,他的眼中迸發覆仇的火焰。

“能夠擊殺一切敵手的劇毒,包括……封號鬥羅!”唐三目光灼灼,將引以為傲的作品收入二十四橋明月夜中,他轉身看向獨孤博。

“老毒物,你難道不相信我嗎?”

獨孤博不以為然,“就你說的這小東西能殺死封號鬥羅?你以為封號鬥羅一個個很弱?他們哪一個不是費勁千辛萬苦才最終成就的。”

見獨孤博不信,唐三也並未理睬。

“屆時你就知曉了,閻王叫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閻王貼,這就是我給他取的名字。”

收好閻王貼,唐三明白,這是他最大的秘密武器,不到關鍵時刻,不遇關鍵之人,他是絕然不會使用的。

“老毒物,今天我們比什麼?”唐三問道,往常這個時間節點,獨孤博自然是與唐三討論有關用毒的手法與心得,二人皆受益匪淺。

“比?”獨孤博笑了笑,“比什麼?小怪物,你走吧。”

“走?走去哪兒?”

獨孤博冇好氣的踹了唐三一腳,笑罵道:“你是不懂還是裝懂,老夫讓你從哪兒來,回哪兒去,難不成你真要在這兒陪老夫一輩子的嗎?”

聞言,唐三眼前一亮,半年了,他來此地已經半年了。

自從被獨孤博擄來此地,唐三幾乎忘乎所以,他深深的被冰火兩儀眼所吸引。經過半年時間的修煉,唐三的魂力來到了三十七級,礙於此地大部分仙草被葉皓拿了的狀況。

唐三並未煉成原本的水火不侵,藍銀草還隻是平平無奇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