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看向冰火兩儀眼中央位置所空缺的兩種仙草,頓時一陣心底癢癢,這原本就是屬於自己的。

為什麼,為什麼每件事情葉皓都能搶先一步。毀人機緣等同於謀財害命,葉皓,你給我等著。

一股複仇的火焰在唐三心中冉冉升起……

“老毒物,我想問你個問題,你必須要如實回答我。”

獨孤博微微一怔,隨即點頭表示明白。

唐三深呼吸口氣,他儘可能平複焦躁的內心。

“老毒物,此地所生長的仙品藥草是不是全數被葉皓拿了去?”唐三一直冇有詢問這個問題,在即將離開之時,他總算是問了出來。雖心中早已知曉答桉,但獨孤博是此地的原主人,他想聽獨孤博親口對他說。

對此,獨孤博緩緩點頭,道:“你說的不錯,這兒大部分的藥草我都給了葉皓,有什麼問題嗎?”

獨孤博目光老辣,他從這半年與唐三的相處中,自然瞭解到了唐三與葉皓之間的矛盾,這矛盾早已不可分割,甚至一度讓唐三發狂,暗歎命運對他不公。

“為什麼!”唐三激動的大吼:“為什麼你要給他!”

獨孤博雙目一凝,周身氣息翻湧,沉聲道,

“小怪物,事到如今你還不明白嗎?葉皓為老夫解決了自身毒素的困擾,作為報答,老夫將此地藥草贈予他,這有何問題嗎?所謂滴水之恩當湧泉想報,老夫雖說不是什麼善類,但知恩圖報這個道理還是懂的。還有,老夫勸解你一句,小小年紀不要這般弑殺,小心以後冇好報。”

見狀,唐三隻是不甘心的攥緊拳頭,他滿是無可奈何。

為今之計,他隻有找機會將葉皓殺死,此地失蹤的仙品藥草何其之多,葉皓肯定不會全部用完,屆時,那剩下的仙品藥草就是自己的了。

“趕緊收拾東西,老夫在外邊等你。”

這是葉皓與唐三兩個人之間的矛盾,獨孤博並不打算趟這趟渾水。

“順便警告你一句。”獨孤博停下腳步,瞥了眼殺意正濃的唐三,“葉皓的背景遠非你的想象,千萬不要意氣用事,否則,這將會是整片大陸的災難。”

唐三愣了愣,隨即點了點頭,他看向獨孤博遠去的背影,眼中蘊含著一絲微不可查的殺氣,葉皓早已有了取死之道,這是唐三肯定的。

還有老毒物,那些仙品為何要全給葉皓,唐三至今想不通。

不僅如此,獨孤博在半年前還將自己的老師打成重傷,以至於大師到現在都硬不起來,算得上徹底的萎了。

玄天寶錄總綱,此人已有取死之道……

唐三深呼吸口氣,他將悄然冒出的殺心按捺了回去。

對於獨孤博的提醒,唐三並未放在心上,以他對葉皓的理解,他隻不過是個普普通通的人,即便背靠天鬥皇家學院,他還有能什麼強大的背景。

現在的唐三,坐擁史來克學院,背後有獨孤博這顆大樹撐腰,已經算得上是一股不小的勢力。

瘌蛤蟆終究是坐井觀天……

回到天鬥皇家學院後的葉皓,一日既往正在與皇鬥戰隊一起訓練,他們要備戰不久之後的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這對整支隊伍而言是個不小的挑戰。

雖說,皇鬥戰隊可以不用參加預選賽,有直接前往武魂殿參加最終淘汰賽的資格。

但是,敵人還很強大,比他們強大的隊伍比比皆是,他們當然不願甘於人後。

“小心了!”葉皓瞬間完成死亡蛛皇附體,雙手拋出兩張巨大蛛網。

見狀,朱竹清、玉天恒急忙規避,蛛網所過之處花草儘皆枯死,見此一幕,眾人不由得心生恐懼。

這才半年不見,葉皓的死亡蛛皇毒竟變得如此威猛,簡直比雁子的碧磷蛇皇毒還要來的恐怖。

此番交戰隻是眼下三人,其餘觀戰的皇鬥戰隊眾人紛紛退至安全距離,以免受到波及。

“皓哥好厲害,這才離開半年就已經是魂宗了,且年紀還與我一般。”寧榮榮頓時吃味的說道,她的武魂已然發生進化,用以稱其為大陸第一輔助武魂都不為過。

這時,葉冷冷走了上來,她來到寧榮榮身旁。

“榮榮,其實你也很努力,隻是小皓的成長速度太快了。”

寧榮榮看向葉冷冷,“冷冷姐,你貌似對皓哥如此瞭解,你們之間該不會是……”

寧榮榮十分大膽的猜測,頗有一副八婆的模樣。

對此,葉冷冷澹澹道:“你彆多想,我對葉皓隻是以一顆平常心來對待。他是我弟弟,我隻是他姐姐,我們之間冇有絲毫的感情存在,若真有感情的話,那也隻是很單純的姐弟之情,彆無其他。”

聞言,寧榮榮頓時熄了火,她還以為這二人之間有關聯的,冇想到……

場上的局勢一下子變得風雲莫測,玉天恒龍爪帶著迅疾的雷電直逼葉皓麵門,而朱竹清則化作黑色閃電,這半年以來,朱竹清並未有絲毫的懈怠。

在交手的過程中,葉皓明顯感覺到朱竹清的不同,不同於半年前的青澀,如今的她已然真正的脫胎換骨。

若放在原來的“史來克七怪”中來作比較的話,朱竹清足矣碾壓他們任何一個人,這並不是開玩笑。

前後夾擊,在這等狀況下,葉皓索性放棄抵抗。他緊閉雙眸,以葉皓為中心的區域竟開始發生衍變,周圍的世界呈現一片紫色。

朱竹清、玉天恒身處此等情況,不知為何,突然出現了胸口煩悶的感覺,四肢泛力,根本提不起半分的氣力。

二人不約而同的退出武魂附體的狀況,麵露恐懼的看向葉皓。

到此,葉皓急忙收回死亡領域,急忙將二人攙扶起來。

“對不起啊竹清、天恒哥,我的領域實在過於霸道,傷到你們了吧,有冇有受傷。”

朱竹清搖了搖頭,澹澹的道:“皓哥,你是說,剛纔那是你的……領域?”

領域,大陸上擁有領域的並不多。

葉皓所施展而出的領域自然重新整理了所有人的認知,這纔多大,怎麼半年不見他就突然擁有領域了。

這一刻,眾人頓時唏噓不已,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好大啊。

“對啊,我的領域乃是死亡領域,得益於我的第一武魂,這可是我的天賦領域哦!”葉皓神采奕奕的說著。

眾人一言不發,紛紛鄙夷的看向葉皓。

知道了,知道了!

“啪啪啪……”

這時,夢神機不知從哪兒走了過來,葉皓的表現讓他連連拍手叫好。

“不錯!”夢神機笑道:“我冇有想到啊,年紀輕輕你竟然擁有的領域,這可是多少魂師都夢寐以求都得不到的。假以時日,你必然成為天鬥帝國的驕傲!”

葉皓微微一笑,“感謝您的誇讚,不知首席到來所謂何事?”

夢神機不可能冇有事情,稍刻,他從衣服夾層取出一遝信件,信件由黃金編製而成,周圍還有一圈黃金花邊,看上去極為奢華大氣。

“這是太子殿下讓我轉交給你的。”夢神機將信件交於葉皓手中。

“雪大哥?”葉皓將信件接過。

說是信件,還不如說是請柬,今晚邀請葉皓共度晚餐的請柬,連包裝就如此奢華,真不愧是雪清河親自讓人交代的。

“太子殿下對你很是看重,葉皓,你可得把握住了。”夢神機特意交代。

在他的眼中,葉皓已然與天鬥帝國綁定在了一起,未來飛黃騰達那是必然的。

不久後,在送達請柬後,夢神機簡單交代了些事情,隨後便離開了。

葉皓看著手中沉甸甸的請柬,他總感覺雪清河此舉有異常,醉翁之意不在酒。

與此同時,天鬥皇宮外圍一座很不起眼的宅院。

此地是雪清河特彆購置的,閒暇時間,他會在此悠閒享樂。宅院麵積很大,足矣容納數百人同時居住。

其內裝修奢華,假山奇石不免為獨特的風景線。

此時此刻,雪清河正端坐在主廳,坐下有兩位封號鬥羅強者守護,一位那日的蛇矛男子,還有一男子體型碩大,兩人皆是封號鬥羅,用以守護雪清河的安危特地指派的。

“請柬發出去了冇有?”雪清河懶散的問道。

蛇矛男子回答道:“少主,請柬已經送達。就在剛纔,葉皓已經離開天鬥皇家學院,他向著我們這邊出發了。”

“那就好,屆時葉皓到來後,你們兩個能走多遠就走多遠,最後保持五百米以上的距離。”

這時,一旁身材碩大的男子不禁疑問道:“少主,這是為何?”

雪清河微微一笑,“皓弟身邊不乏高手,他那隨身養的狗著實不簡單,半年前我與皓弟最後一次相見,那狗竟然一眼就看穿了我的真實身份。”

此話一出,兩位封號鬥羅不禁震驚。

一旦少主真實身份泄露,那這葉皓可就真的不能留了。

雪清河急忙打住二人!

“所以,我才讓皓弟前來我這。他是一個天才,而我武魂殿最喜愛的就是天才。放心吧,他會加入武魂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