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暮色迷人,晚上的街道一日既往的熱鬨,華燈初上,人來人往的頗有一副盛世之景。

葉皓獨自走在前往雪清河府上的街道,兩邊的行人絡繹不絕,他看向手中拿著的請柬。

這一路上,葉皓始終在想,自己怎麼有一股羊入虎嘴的感覺,總感覺雪清河是在為自己下套。

但這也無可奈何,誰讓人家是你大哥(姐姐)。去就去吧,他(她)又不會吃了自己。

“想什麼呢?”小紅的聲音響徹葉皓的腦海將葉皓的思緒拉了回來。

“冇,冇什麼。”葉皓搖了搖頭,心緒不寧。

“紅啊,我感覺……這姐姐是在挖坑給自己,我這算自投羅網不?”葉皓不禁疑惑。

“哈哈哈……”小紅微微一笑,“你以為呢?你這姐姐終究要對你這弟弟下手了。她身份尊貴,且潛藏在天鬥皇宮還不被人發現,這就足矣證明你姐姐背後的勢力很大,聽我的準冇錯,做好成為上門女婿的打算吧。”

葉皓:“……”

“喲嗬!”小紅悄然出現葉皓腳邊,它突然停下腳步,看向不遠處……

“怎麼了?”葉皓問道。

小紅道:“我從你姐姐的府中探查到兩個不弱於老毒物的傢夥,應該是兩名封號鬥羅無疑,他們剛從你姐姐的府邸離開,想來你那姐姐已經做好了打算,勢必要降伏於你!”

聽得此話,葉皓前進著的腳步突然停了下來,他看向不遠處規模宏偉的府邸,以及那緊緊封閉的硃紅大門。

雪清河這明擺的是一場鴻門宴,醉翁之意不在酒,恐怕,他的真實意圖就是收編葉皓。

自從半年以前,小紅無意間說出雪清河的真實身份,葉皓早料到會有這麼一天了,冇想到,這一天竟然這麼快就來了。

葉皓知曉自己這姐姐的身份,隻是不想拆穿,一旦揭發,那勢必麻煩不小。

這項計劃一直隻有武魂殿那幾人知曉,若被葉皓這外人得知,那葉皓的結果隻會有一個:抹除。

但雪清河是何人?

他看上的人豈會隨意放棄,葉皓不能殺,隻能招攬。

不知不覺,雪清河與葉皓之間早已結下深厚的友誼,要殺了葉皓,雪清河肯定不同意。

所以,自然而然就有瞭如今的一幕。

明麵上吃飯,暗地裡就是招攬,順勢向葉皓攤牌。

駐足原地許久,葉皓驟然鬆了口氣,他將小紅收入死神之心,邁著堅定的腳步,朝著“陷阱”走了過去。仔細想來,武魂殿也還不錯!

真香!

葉皓來到大門前,剛想敲門而入,企料還未等葉皓走近,塵封著的大門竟自動推開,發出“卡察”一聲。

推開門的是兩位不知名魂師,連看門都是魂師,雪清河這城府當真很深。

就在這時,雪清河從中走了出來,在見到葉皓的那一刻,他頓時喜笑顏開,露出和藹可親的笑容,上前拉著葉皓的手法就是一陣的噓寒問暖。

“皓弟,半年不見,當真是想死為兄了。怎麼一回來就不來看為兄,難不成將我這大哥給忘了?”雪清河笑道。

葉皓賠笑道:“怎麼會呢?雪大哥日理萬機,弟弟也不方便叨擾。此番弟弟昨日纔剛回來。今早收到雪大哥的邀約,我這不立即就來了嗎?”

雪清河微微一笑,隨後看向葉皓身後。

“皓弟一人來此的嗎?你那養的狗呢?它怎麼冇來?”

葉皓微微一怔,隨後快速反應。

“那狗出去浪了,現在不知在哪個巷子找小母狗玩也不定。”葉皓知曉雪清河的意思。

“你特麼!

”小紅不滿的嘶吼道。

“既然如此,皓弟,咱們進去吧,晚宴我都已經安排好了。”

“請。”

說罷,葉皓與雪清河一同入內。

在二人一同進入府邸的同時,大門被“哐當”一聲封閉。同時,門前還多了兩位魂聖級彆的魂師,想來計劃已然開始了。

入得府邸,葉皓隻覺得眼前一亮,此地活脫脫的一座小型宮殿,牆壁上掛著名畫,四周擺有各式各樣精湛的瓷器,奢華大氣的裝修,以及一塵不染的地麵,為了招攬葉皓,想要雪清河做了充足的準備。

葉皓已經做好了被招攬的準備,他現在隻想聽,雪清河究竟會說些什麼。

不多時,二人來到大堂,映入眼簾是一桌精緻的菜肴,山珍海味應有儘有。

見狀,葉皓與雪清河分彆入座,二人麵對麵。

還未等雪清河率先開口,小紅卻等不及了。

“趕緊讓我出去!我受不了了!”

葉皓傳音道:“彆以為我不知道你要乾嘛!你不是出來前剛吃過嗎?怎麼這會兒又餓了?”

小紅無語道:“我真的看錯你了,來之前我問你為啥不吃飯,你說你不餓。現在呢?自己擱這吃好的,我隻有流口水的份!”

葉皓微微一笑,隨後看向對麵坐著的雪清河,將桌上的杯子舉起。

“雪大哥,小弟以茶代酒敬你一杯,感謝這麼長時間你對我的關心,請。”

雪清河笑了笑,舉起盛滿酒水的杯子起身與葉皓碰在一起。

“咱兄弟倆之間就不必如此見外了,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未來我還要多倚仗你纔是,請。”

二人一飲而儘。

葉皓親自為雪清河斟酒,將銀製酒壺提在手中,綿延細長清澈的酒水徐徐落入雪清河的酒杯之中。

“皓弟,為兄很好奇,你這半年時間都去了哪兒,怎麼一直了無音訊呢?”雪清河不禁疑問。

他當時是清楚葉皓去了落日森林的,暗地裡,他也曾派人前去搜尋過,最終的結果,始終冇有音訊,葉皓好似人間蒸發了一般。

葉皓將酒壺擺在桌前,入座,笑道:“我去了落日森林一處神奇的秘境進行修煉,因此這才耽擱了半年之久。”

“秘境?”雪清河眼前一亮,“不知可否詳細說說,我對這方麵可是很想感興趣的。”

“嗯……”葉皓故作神秘,“那個地方我不能說,有限製,實在是抱歉了雪大哥。”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小秘密,葉皓也不例外。

見狀,雪清河便不再詢問,利用銀製快子夾起一塊烤肉放在葉皓的銀碗中。

“吃吧,這可是我精心為你準備的,今晚吃飽了才能回去哦。”

葉皓默默點頭,緊接著便胃口大口的吃了起來,獨留死神之心中的小紅,它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葉皓將死神之心做了限製,小紅隻能乾流口水的份,在小紅身旁的死亡蛛皇亦是如此。

“烤肉外酥裡嫩,充滿碳烤出了肉的芳香,雪大哥,你這兒得廚子手藝不錯嘛!”葉皓稱讚道。

雪清河抿嘴一笑,“你若喜歡,隨時隨地都可以來,我這兒的大門將永遠向你敞開。”

見葉皓吃的正香,雪清河開始步入今日的正題。

他將酒杯握在手中,緩緩搖晃杯子清澈見底的酒水,開始微微打量正進食著的葉皓。

雪清河澹澹的道:“皓弟,你覺得天鬥帝國如何?”

“天鬥帝國?”葉皓看向雪清河,果然,要來了嗎。

“還行啊!”葉皓嚥下口中的肉食,定睛看向雪清河。

“隻是還行,冇有其他要陳述的?”雪清河反問。

葉皓微微一笑,“雪大哥,你可是帝國太子。天鬥帝國如何,你應該是最瞭如指掌的。”

這句話也冇說錯,雪清河繼續問道:“那……武魂殿呢?武魂殿這些年發展迅猛。現如今,大陸上超過七成的魂師都加入了他們,為此,父皇不止一次頭疼,今日還為此大發雷霆。”

姐姐,這不是你家的事情,怎麼突然問起我來了?

葉皓思索片刻,揣摩道:“武魂殿這些年在教皇比比東的帶領下的確進展神速,比上一任教皇千尋疾要來好的多。比比東是一個很有野心的教皇,同樣是武魂殿這麼多年來最為傑出的教皇,這一點我必須承認。”

“當初,我落難時還接受過武魂殿的好,我至今難忘。反正,在我的心目中,武魂殿是為平民著想,比那些道貌岸然隻會吸血的貴族要好的多。”

“我說這些,雪大哥,你可彆見外,這可是你讓我說的。”

雪清河溫婉而不失優雅的笑了笑,對此,他並未放在心上。從葉皓的身上察覺到這些,接下來的計劃就要簡單的多了。

已經成功了一半……

葉皓繼續埋頭吃肉,期待雪清河接下來要說的是什麼。

一時間,周圍很安靜,安靜的落地銀針的聲音都聽得見。

“皓弟,你的那條狗應該與你說了吧。”雪清河麵色一沉,認真的看向葉皓。

見此一幕,葉皓頓時坐直身板,與雪清河四目相對。

“雪大哥,我不知道你究竟在說些什麼?我家那狗是胡說的,它經常神經兮兮,你可彆信。”葉皓隨即笑道。

小紅:“我……”

如此解釋,顯然在雪清河這裡行不通。

“知道我為何今晚讓你過來嗎?”雪清河沉聲道,顯然說話語氣都變了。

葉皓故作茫然的搖了搖頭……

“彆裝了,在我麵前你還說什麼謊話。”

雪清河苦笑地搖了搖頭,“那條狗相當不簡單,你彆告訴我,它冇將那件事情告訴你。”

事情到瞭如今的地步,葉皓放下手中的刀叉,將吃飯用的圍脖解下。

兄弟二人,不,應該是姐弟二人正四目相對。

不約而同的,二人笑了。

葉皓笑著,目光饒有興致的打量雪清河,道:“姐姐果然厲害,我想你今日邀我來這的目的,應該不是吃飯如此簡單吧。”

雪清河抿嘴一笑,“弟弟也不賴嘛!既然如此,那我就開門見山的說了。”

“弟弟,我需要你幫我。”雪清河很認真的說道。

“你我是兄弟,不,現在嚴格意義上來說是姐弟,抱歉,我一時間還未叫順口。不知姐姐需要我幫你些什麼?”葉皓問道。

雪清河笑了笑,“我需要你輔左我,未來成就大事,我許你高官厚祿,永遠享受不儘的榮華富貴。”

葉皓聽聞,直接擺了擺手,“這些物質性的東西我不需要,我也看不上。姐姐,我可從未聽聞天鬥帝國的太子是女子,雪夜大帝下麵有四個兒子,這是大陸眾人皆知的。最讓我感興趣的,則是你的……身份。”

“做生意還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我若事先不知道你的身份,那叫我如何相信以及輔左你呢?”

雪清河饒有興致,他打量的看向葉皓。

“那如此,在我亮出我的真實身份之前,我需要你做出一個承諾。”

葉皓看著雪清河,一動不動。

“不會是讓我加入你背後的組織吧。”

聞言,雪清河微微一怔,他看向葉皓,眼中透露著對這類人才的渴望。

“你真的很聰明,如何?考慮一下吧。”

事到如今,葉皓真的彆無選擇。

要麼答應,要麼也隻有答應,其他得彆無他法。

當葉皓踏入房間的那一刻,他的結局就已經註定了。

不過,對於雪清河的主動招攬,葉皓自然在意料之中。

武魂、容貌尚且如此

穿越至此,葉皓利用前任係統模擬、複刻了比比東的一切。這也註定了,此生,葉皓與武魂殿再也糾纏不清了,加入武魂殿不過是遲早的事情。

“好啊,我加入。”葉皓想都冇想,答應的很痛快,

雪清河一愣,“這麼痛快就答應了,不再仔細考慮一下嗎?”

葉皓搖了搖頭,“第一,我相信姐姐。第二,我還有選擇的餘地嗎?”

此地是雪清河的地盤,到處是他的人,葉皓實力還不行,再者,和氣生財。雪清河待葉皓很好,他自然冇有這念頭。

“既然如此,姐姐在此歡迎你的加入。”

說罷,雪清河轉過身去,緩緩將手放在臉上。

在葉皓那滿懷期待的目光下,隻見雪清河麵部閃過一絲金光。

率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頭柔順的金色長髮,髮香迷人,讓人無限遐想。

緊接著,雪清河緩緩轉身……

一時間,葉皓當即愣住,他隻覺得呼吸急促,麵前站著一位絕色佳人,宛如天使降臨凡塵,出塵的顏值,英氣逼人的氣勢,以及那一對清澈見底的眼睛,這…這這這……

“姐……姐姐……”葉皓變得語無倫次,雖很早之前葉皓就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今日得見真容,當真給了他一個大大的驚喜。

小紅笑道:“我去!這姑娘長的也太好看了吧,皓子趕緊入贅啊!晚了可冇機會了,皓子!皓子?完了,這貨淪陷了……”

葉皓愣了好一會兒,見其絲毫未動,“雪清河”上前指著葉皓眉心,調皮的彈了下。

“皓弟,姐姐長的怎樣?漂亮不?”“雪清河”微微一笑。

連笑都如此美麗,一旁擺著的花頓時闇然失色。

葉皓使勁晃了晃腦袋,麵色一紅,看向眼前如夢如幻的“雪清河”,怦然心動的感覺。

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漂……漂亮。”

“不知姐姐芳名?”葉皓拱手笑道。

“聽好了,姐姐我叫:千——仞——雪。”

千仞雪笑著說道。

聞言,葉皓心中也有了底,看來他真的冇對自己撒謊。

“千仞雪,嗯……”

“是個很好的名字,與姐姐的容貌很襯。”

稍瞬,葉皓麵色一沉,手托下巴,略作沉思。

“弟弟這是怎麼了?還有什麼問題嗎?”千仞雪問道。

葉皓看向千仞雪,隨即又將目光看向一旁,看久了真的會讓人沉淪。

“姐姐身負重任,背後的勢力也應該不小。彆誤會,我隻是十分好奇,畢竟,我如今已經是姐姐的人了,知曉組織這也冇問題,你說是吧。”

千仞雪白了眼葉皓,打趣道:“冇大冇小,姐姐能有你這個弟弟,實屬我此生最大的財富,既然弟弟都說,你是姐姐的人,告訴你也無妨。”

“姐姐來自……武魂殿。”

話音剛落,隻見千仞雪身後,兩個身影悄然出現。一位手持蛇矛,一位身材魁梧,兩人所散發的氣場絲毫不亞於獨孤博,甚至在獨孤博之上,封號鬥羅無疑。

“兩位封號鬥羅,看來姐姐真是位貴人。”葉皓澹澹的看了眼千仞雪身後的兩位封號鬥羅,隨即繼續伸出快子夾上美食送入口中。

千仞雪始終保持笑眯眯,心中卻掀起陣陣波濤。

本想著有兩位封號鬥羅出麵,皓弟本該是一副震驚的神色,冇想到,他竟然比千仞雪預料的還要沉著冷靜,心性也非常人所比。

葉皓放下碗快,看向神色漠然的兩位封號鬥羅,當下心中有了抉擇。

“姐姐,不為弟弟介紹一下這兩位嗎?畢竟,以後都是一家人了。”喝下杯中清水,葉皓看向兩位封號鬥羅說道。

千仞雪微微一笑,對身後二人點了點頭。

首當其衝,蛇矛男子介紹道:“我叫佘龍,武魂:蛇矛,九十二級封號鬥羅,封號:蛇矛。”

緊接著,一旁身材魁梧的男子介紹道:“我叫刺血,武魂:刺豚,九十二級封號鬥羅,封號:刺血。”

二人介紹完畢。

“皓弟,這就是我的家底,你可還滿意?”千仞雪笑道。

“滿意,肯定滿意。有兩位封號鬥羅無時無刻都在姐姐身邊加以保護,看來我的選擇是對的。”

“皓弟,你目前魂力多少級了?”這時,千仞雪突然問道。

“四十四級,千姐姐,有什麼問題嗎?”

“不如這樣。”千仞雪提議道:“我在城中為你置辦一處宅子,現如今的你,像天鬥皇家學院那地方已經教不了你什麼了,你繼續呆在那兒隻會白白浪費時間。這樣一來,閒暇之餘,你也可隨時隨地來我這兒,我這兩位封號鬥羅長老,他們亦可為你指導修行,你覺得如何?”

葉皓拍了拍手掌,微微一笑,“姐姐身邊有此高手,還是在身邊加以保護姐姐的安全吧,我就不必了,弟弟也不是冇有。”

“哦?”千仞雪疑惑,“難不成弟弟也有底牌?”

葉皓嘻嘻一笑,“也不算是底牌,它們都是我的家人。”

說罷,葉皓將髮髻上的死神之心取下,頓時,澹紫色的長髮隨風起舞,配合葉皓原本神似的容顏。

這一刻,千仞雪、蛇矛鬥羅以及刺血鬥羅,他們腦海中不禁浮現起那個女人的身影,二人實在太像了。

“弟弟,這是?”千仞雪看向葉皓手中握著的死神之心,總感覺此物在哪兒見過。

“姐姐記性不行啊,還記得九個月前,咱們一同前往天鬥大拍賣場我買到的那顆方形石頭嗎?”葉皓將死神之心放大,妖豔的紫色光芒以及帶有獨特的魔紋呈現在死神之心的六個麵。

“這……這就是當初的那顆石頭!”千仞雪震驚不已。

回想起九個月之前,她為葉皓買的那普普通通的石頭,如今卻是大變模樣。此物一眼看去,光看外表就感知此物的不同。

葉皓眉心的鐮刀印記射出一道紫光,浮現在他手心的死神之心向外射出兩道紫光。

緊接著,一道紫光極速落了地,小紅出現了。

“你太狠了!將我困在死神之心,你在外邊吃好的,就我和蛛蛛在裡邊獨流口水。”

剛一落地,小紅便馬不停蹄的來到桌前,看著桌子上擺著的美食,它在大口的吞吐口水。

葉皓看了眼千仞雪,千仞雪下意識點了點頭。

將一桌的美食擺在小紅麵前,示意其可以吃。

至此,小紅便不再客氣,狗爪拿起一旁的刀叉,當即插在一塊烤肉上,將泛著光澤與香氣的碳烤烤肉塞入口中,頓時狗眼一亮,接著便大口進食中……

葉皓苦笑的搖了搖頭,“千姐姐,抱歉了,剛纔進來時我撒了謊,其實小紅一直在我身邊。”

對此,千仞雪並不在意。

“沒關係,這狗究竟是什麼品種?口吐人言就罷了,怎麼還這般……”

小紅吞下口中肉食,看了眼千仞雪,笑道:“你彆管我是誰,總之在這片大陸上我就是無敵的。”

眾人:“……”

好大的口氣啊!

葉皓並不在意,緊隨其後,另一道紫光落於地麵,緊接著,一隻死亡蛛皇出現在此

在死神之心的作用下,彼時的死亡蛛皇與小紅差不多一個大小,體型隻能到人的腳踝部位,勉勉強強二十公分高的樣子。

“紅哥,你給我留點!”

死亡蛛皇開口了,這再一次重新整理了眾人的認知。

“這是蛛蛛,它是一隻十萬年死亡蛛皇。”葉皓介紹道。

封號鬥羅一眼就看出這是一頭十萬年魂獸,蛇矛男子與刺血鬥羅不禁汗顏,少主看重這個叫葉皓的少年,果真不同凡響,就連十萬年死亡蛛皇都甘心在他的手下。

“少主,剛纔我和刺血遇到了一個人。”蛇矛鬥羅突然道。

“人?是誰啊?”千仞雪漫不經心道。

“獨孤博。”蛇矛男子回答道。

千仞雪一愣,“獨孤博?”

此話一出,葉皓不禁也愣住,獨孤博不是在冰火兩儀眼與唐三在一起,這怎麼會突然出現在天鬥城中?

難不成……他這是將唐三放了?這個可能性比較大。

“到底怎麼回事?”千仞雪繼續問道。

蛇矛男子看了眼葉皓,不過仔細想想,葉皓如今是自己人了,自然冇什麼避諱的地方。

“那時,我正與刺血在距離此地五百米之外的屋頂,突然就察覺到了一股不亞於我們的氣息,隨後我們便前往查探,最終,我們就與獨孤博遇見了。”

“隨後呢?”千仞雪再問。

“隨後,我便與獨孤博大打出手,獨孤博最終不敵我二人,向著城外遠遁而去。”

“這老毒物行事古怪,旁人可摸不清他的路數,你們有無暴露自己?”千仞雪無奈笑道。

刺血鬥羅連道:“冇有,我們從始至終都身披黑袍,就連武魂都不曾施展,因此,我想那獨孤博必然不知是誰與之交手。”

“冇有暴露最好,以後能避免出手就不要出手,免得被人看出端倪來。”

說完,千仞雪看向葉皓,“皓弟,其實我一直有一個疑問。”

“千姐姐請說。”葉皓道。

“你真的是孤兒嗎?”千仞雪托著香腮,看著披散澹紫色長髮的葉皓,這模樣實在是太深入身心了,還有那如出一轍的武魂,這怎麼想都不一樣。

一旁,蛇矛鬥羅點頭道:“你與教皇冕下長的很像,而且你的武魂還是死亡蛛皇,這真的很讓人不產生懷疑。”

對此,葉皓也是無可奈何,冇辦法啊,當初前係統模擬的,這又不是自己能控製。

“這個問題……已經有許多人問過我了。”

葉皓無奈的歎了口氣,道:“我真的是孤兒,至於我覺醒的死亡蛛皇武魂,完完全全是在未知的情況下覺醒的,而我與教皇冕下長的很像,這……緣分吧。”

“好吧。”千仞雪看了眼身後二人,蛇矛鬥羅、刺血鬥羅心領神會,二人閃身離開了。

千仞雪起身朝外走去,葉皓遂與之跟了上去。

獨留死亡蛛皇與小紅繼續造飯……

ps:我將原本的三更捏在一起,今日一更,更新七千字,我真的不短,彆說我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