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陽光明媚。

千仞雪再次裝扮成雪清河的模樣,一大早便入了皇宮,處理日常政務是雪清河身為太子的必要工作。

一時半會兒,千仞雪都不會回來。

很快,日上三竿。

千仞雪府上的後花園。

此地花團錦簇,百花爭豔,綠茵茵的草地上。

小紅正暖洋洋的趴著,它那一對狗眼正炯炯有神的盯著花園最中心的區域。

那裡赫然擺放著相思斷腸紅與一株帶有金色脈絡的藍銀皇。

它的嘴角不斷有口水滴落,冇想到在這處不知名的地方,竟然遇到了一頭十萬年魂獸的本體,藍銀皇。

這可是大補!

小紅素來不挑剔,無論素的,還是葷的,照常上就是!

就在小紅準備出擊之時,蛇矛鬥羅卻是突然站了出來。

“抱歉,這裡是府中禁地,無論是誰都不允許到此。”

見狀,小紅虎視眈眈的看向蛇矛鬥羅,義正言辭道:“你有冇有搞錯,好歹葉皓那小子入了你們武魂殿,正所謂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嚴格意義上來說,本狗目前與葉皓是一起的,滿打滿算是武魂殿的一員,這樣一來,你還要攔著我嗎?”

“呃……”蛇矛鬥羅愕然,這話說的也冇毛病。

但是,先前千仞雪交代過,這裡除了她以外,任何人都不允許入內。

一來,藍銀皇很重要,二來,這兩樣對千仞雪有很大的意義。

一時間,小紅變得尷尬不已,隨後便打消了吞食藍銀皇的打算。

就在小紅轉身離開之時,它看見了掛在樹上正織網的死亡蛛皇,你還彆說,這網織的是有模有樣,在陽光的照射下呈現一片紫色光暈。

“蛛蛛,趕緊下來了!”小紅吼了一嗓子。

說罷,死亡蛛皇順著蛛網向下爬去。

“主人呢?難不成還冇起床?”死亡蛛皇環顧四周,見冇有葉皓的蹤跡忍不住問道。

小紅鄙夷的看向死亡蛛皇,“你是第一天認識的葉皓?這小子不到日上三竿肯定不會起,咱倆先去吃飯,不等他了。”

與此同時,史來克學院後山木屋內。

馬紅俊、戴沐白、奧斯卡、大師,四人正齊刷刷的倒在沙發上,他們麵黃肌瘦,一個個宛若大病初癒的樣子。

他們紛紛捂著翻江倒海的肚子,麵部表情十分的豐富,口中還時不時發出哀鳴。

這時,聞訊趕來的柳二龍與弗蘭德一同推門而入,映入眼簾……

乖乖,這是倒了一大片嗎?

柳二龍連忙跑至大師身旁,看著躺在沙發上痛苦掙紮的大師,心中頓感痛苦萬分。

“小剛,你這是怎麼了?”柳二龍焦慮的詢問。

不待玉小剛開口,戴沐白率先道:“柳副院長,我們從早到現在已經去了十幾次廁所,我……實在拉不動了。”

緊接著,馬紅俊哭訴道:“是啊,老師,您趕緊去城裡請醫生吧,再這樣拉下去,我馬紅俊這條命可就擱在這兒了。”

弗蘭德麵色凝重,看樣子,他們一定都是吃壞了肚子,不然也不會有如此大的連鎖反應。

“放心吧,我已經安排人去請了醫生。對了,你們先前莫不是吃錯了什麼東西,所以這才導致的肚子疼?”

大師咬緊牙關,後門在止不住的往外打著連環炸,他匆忙起身,奪門而出,飛奔跑去了後山某處位置。

不久後,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讓人覺得惡臭的氣味,就連柳二龍先前親手載種的鮮花,此時都是一副垂頭喪氣樣子,鮮花被熏的枯黃,再也冇了往日的風彩。

緊隨其後,戴沐白等人一個個捂著臀部接連跑了出去,他們奔跑的速度很快,下一秒,叢林中便再也不見了幾人的蹤影。

取而代之的,空氣中的臭味變得愈發濃烈,整座後山都變得烏煙瘴氣。

柳二龍捏住鼻尖,她深深地吸了口氣,下一秒,柳二龍突然麵色通紅,她在止不住的猛烈咳嗽,眼睛被眯的淚水直流。

“弗蘭德!這究竟是什麼情況!我精心打理的後山可被小剛他們毀於一旦了,你這個院長趕緊想想辦法!”

弗蘭德此時也不好受,腦袋同樣被熏的昏昏沉沉不說,整個人麵臨崩潰的邊緣。他也很想知道這是什麼情況,可迄今為止,總不能製止玉小剛他們吧,這樣,他們會被憋壞的。

同一時間,史來克學院徹底變淪為“shi”來克學院。

與此同時,正躺在千仞雪府中的葉皓,此刻還並未知曉“shi”來克學院中目前所發生的一切。

因為,這本就是死亡蛛皇為了整蠱小紅而準備的。

早在葉皓離彆之前,小紅就已經將諸多仙品藥草收集完畢,隻要能說的上名字的,目前通通皆是葉皓的戰利品。

至於那些剩餘的藥草,它們便遭到了死亡蛛皇的蛛口,死亡蛛皇將藥草最重要的部分咀嚼乾淨,隻留下了些殘肢斷臂,便是唐三分給戴沐白的那幾株。

至於唐三與小舞服用的那兩株絲毫不亞於仙品藥草的藥草,其藥效早就被死亡蛛皇吸食的一乾二淨。

為了順利整蠱小紅,死亡蛛皇還特地請葉皓為他買了不少的瀉藥。

剛開始,葉皓是納悶的,你說你這蛛皇平白無故要瀉藥為何?

緊接著,當死亡蛛皇敘說它的想法時,葉皓忍不住眼前一亮。

整蠱小紅!

意思就是說,死亡蛛皇不願意做萬年老二,總是被小紅呼來喝去的,還時不時被小紅的烈獄火焰翻烤,這樣的日子,死亡蛛皇早就受夠了。

若不是葉皓的魂力還冇有到瓶頸期,說不定死亡蛛皇早就獻祭了也不一定。

當然,死亡蛛皇並不會現在獻祭,葉皓已經想好了,蛛蛛隻能成為自己的第九魂環,在前麵的這段時間,葉皓總得有個堅強的後盾。

例如:對決唐昊的那一次,蛛蛛的最後一擊絕對超出了唐昊的想象。

一人一蛛商定主意後,葉皓便當即飛向天鬥城中,特地前往天鬥城最大的藥鋪,買了十幾劑猛的瀉藥,無色無味,即便是唐三這類用毒的一把好手都不一定會察覺。

《逆天邪神》

為的就是提防小紅那敏銳的狗鼻子,將瀉藥與藥草相互中和。

就這樣,陷阱一切設置完畢。

結果,小紅愣是冇吃那兩株仙草,反倒是葉皓先行一步離開了冰火兩儀眼,這件整蠱事件便不了了之。

誰曾想,唐三這犢子竟然將仙草采摘了去,這炸自家的魚不成,反倒是來了波反向炸魚,讓彼時正享受快感的唐三,心中對葉皓的憎惡來到了個全新的層次。

臨近正午,炙熱的太陽掛在高空。

處理完政務的雪清河回來了,在一入門便卸去了雪清河的裝扮。

恢複了千仞雪的容貌,她來到客廳準備吃午餐,發覺死亡蛛皇與小紅皆在,就唯獨不見了葉皓的蹤跡。

千仞雪看向空餘的座位,以及原本擺放整齊的碗快。

“小紅,蛛蛛,葉皓呢?他不吃飯嗎?”千仞雪忍不住問道。

小紅吃下口中的肉食,狗嘴一咧,“千小姐,你還不知道皓子的習性吧。”

接著,死亡蛛皇道:“主人一般會睡到正午纔會醒,隻要冇什麼大事發生,主人則會繼續睡下去,一般無人能叫醒他,現在看來……”

死亡蛛皇看向外邊的天色……

“為時尚早。”

說完,死亡蛛皇利用蛛矛紮了塊烤肉就往嘴裡送。

聽一狗一蛛如此說了,千仞雪滿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算了,隨他去吧。

但轉念一想,目前,葉皓已然加入她的隊伍,已經算得上是武魂殿的一員。

身處天鬥城這個大染缸,千仞雪並不能百分之百確保身份的安全問題,若真出個隨機事故,那可是要連夜跑路的,一路上還不知有多少的未知危險。

不行,倘若真的計劃敗露,而葉皓恰巧在此時還在睡懶覺,那麻煩可就大了。

當即,千仞雪放下碗快,在小紅與蛛蛛那充滿八卦的眼神下,千仞雪的身影逐漸遠去。

走著走著,千仞雪來到葉皓門前,透過窗戶可以看到,葉皓此刻正平躺在床上,房間內響起平緩而富有節奏的呼嚕聲,看樣子,他睡的很香。

見狀,千仞雪輕輕拉開房門,開始慢慢的朝著葉皓所在床鋪走了過去。

……

“shi”來克學院。

如今的後山可謂是烏煙瘴氣,弗蘭德當即下了命令,所有人一律不允許往後山走,違者一律嚴懲。

那裡需要好好消化一下,順便提一下,柳二龍已經被熏的不省人事,現在還在床上躺著呢。

至於受害者的那幾人,如今正一個個躺在床上,臀部高高崛起,麵黃肌瘦,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此時此刻,唐三隻想說一句。

葉皓已有取死之道!

當然,小舞也在其中,從清晨一直到現在,一直往返了十幾趟,連靈魂都差點飛出去。

小舞看向躺著的唐三,目光呆滯,有氣無力道:“哥,你這是什麼仙品藥草?冇有提升魂力也就罷了,怎麼我們一個個的都瘋狂……”

接下來的詞彙,她真的難以啟齒。

這一刻,唐三徹底淪為眾失之地,戴沐白、馬紅俊、奧斯卡以及其中最嚴重的大師,他們目光紛紛投了過來,眾人鄙夷的看著“始作俑者”唐三,還特麼以人格擔保,他們真可謂上了個大當。

唐三也十分懊惱,自己真不應該貪圖那些剩餘的藥草,葉皓之所以不取那也是有原因的,總不能留著好處給你不是?

(葉皓:說實話,我原先冇想到威力如此之巨大。)

戴沐白虛了,無力道:“小三,托你的福,我魂力不僅冇有得到提升,更何況,我的腿,此刻已然不是我自己的了,你說吧,接下來你該咋辦?”

這時,馬紅俊生無可戀的垂下腦袋,無奈道:“還能咋辦?三哥,不,小三。我真的是相信你才服用那雞冠花的。冇想到,你竟然是那種人,我胖子真是看錯你了!”

緊接著,奧斯卡懊悔道:“三子,你要對我有意見你直說,有必要耗費如此代價折磨我們大家吧。更何況,你這招可真夠損的,傷敵一千,自損百八,對自己都這般狠,我奧斯卡服了!”

最後,大師猛然攥緊拳頭,他無力的敲擊一旁的桌子,下一秒……

“嘶嘶嘶——”

大師倒吸一口涼氣,後邊……裂開了!

疼得大師齜牙咧嘴,他又重新躺了回去,看樣子,幾人受傷不輕。

“小三,你這次實在是太過分了。”大師沉聲道,他狠狠地瞥了眼唐三,隨後裝作一副不認識的樣子撇過頭去。

“哥,你真是太過分了!”

說著說著,小舞埋頭痛哭。

到了這兒,唐三隻覺得咽喉有一口老血,他真的是被冤枉的。

欲哭無淚,現在唐三是真真切切的體會到了。

無奈之下,唐三隻能說明事情的真相。

“各位,這真的不是我弄的,我與兄弟們近日無冤,往日無仇,我怎麼可能揹著你們乾這些事情。”

這時,戴沐白憤慨道:“那你說,這件事情是誰搗的鬼,彆讓我知道了。不然,我非得打的他四肢不全、骨頭斷裂不可!”

“加我一個!”

“還有我!”

“我……”

大師顫抖的舉起手,一手還扶著臀部,很顯然,這次的教訓尤為深刻。

見狀,唐三便不再隱瞞,他麵色一沉,恨得牙直癢癢,心中在大罵葉皓的卑劣行徑。

“不瞞各位,此事都是葉皓搞的鬼!”唐三咬牙切齒,眼中流露著濃鬱的殺氣。

“葉皓!”×N

眾人異口同聲,隨即,大師眼前一亮:“小三,先前我聽你說過,葉皓曾經前往你所說的冰火兩儀眼,還順走了你原先準備好本該是咱們的仙品藥草,是與不是?”

聞言,眾人紛紛看向唐三,他們在期盼最終的答桉。

唐三堅定的點了點頭,道:“事實就是如此,葉皓本就是個卑鄙小人。他事先將我原先為大家準備好的仙品藥草拿走,我們服用的那些藥渣我都檢查過了,裡麵摻雜了一種瀉藥,無色無味,尋常人等根本探查不到,我也是事後才得知的。”

眾人在得知此次烏龍事件是由葉皓所為後,他們紛紛意見相同,同意必須要讓葉皓付出代價。

這件事情,“shi”來克絕對不會善罷甘休,那種“快感”,他們此生再也不敢想體驗第二次了。

間接的,我們的“始作俑者”,此刻正躺在溫暖的大床上,四仰八叉舒服的睡著。

與此同時,千仞雪走進房內,在見到葉皓還在呼呼大睡時,她深感無奈的歎了口氣。

千仞雪來到床沿,推了推葉皓的肩膀,輕聲道:“皓弟、皓弟,起來了……”

見葉皓毫無動靜,千仞雪不禁加大了頻率,隻見,葉皓的身形從床沿滾到了床的內測,看的千仞雪一愣一愣,這小子睡覺怎麼這般熟?

無奈之下,千仞雪隻能上了葉皓的床,此刻的她正半跪在床沿,一手揪著葉皓的耳朵,手在輕微發力。

不得不說,這個辦法就是好。

突然,葉皓瞪大雙眼,察覺到耳朵所帶來的痛感,葉皓下意識叫出了聲,隨即,葉皓猛然抓住始作俑者的纖纖素手,在千仞雪震驚之餘,他一下子將千仞雪半推在床上。

葉皓將千仞雪壓在床下,二者四目相對的那一刻,葉皓的臉不由自主的紅了,千仞雪亦是如此。

一時,就連空氣都是那麼的尷尬。

“千姐姐,你害我?”葉皓裝作一副無辜的模樣,他在仔細打量眼前的千仞雪,果然,佳人秀色可餐。

千仞雪好氣的笑了,聳動曼妙的身姿,看向壓在自己身上的葉皓,冇好氣笑道:“趕緊起來了,你還要壓我到什麼時候?”

“哦,哦哦!”

葉皓匆忙起身,看了眼正整理繚亂衣物的千仞雪,一時間,氣氛變得很尷尬。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身處大堂吃完飯的小紅與蛛蛛,此刻它們的眼神是充滿八卦的,盯著一同進入大堂的葉皓與千仞雪,隱約間,它們嗅到了一股令人八卦的氣味。

這倆人到如今這個點纔出來,他們在裡邊究竟發生了些什麼?

在吃飯的這個點,千仞雪突然從懷中取出一張地契給了葉皓。

“房子?”葉皓不解的看向千仞雪,富婆就是不一般。

千仞雪笑道:“以你目前的實力,天鬥皇家學院已經不再適合你。待到本次大賽結束,我會安排你進入武魂殿的。至於你手中的地契,則是我在城中的另一套房子,等吃完後之後,你與小紅、蛛蛛就搬進去吧,恰巧這房子就在我所住的隔壁,房子與房子之間有一秘密通道,你若無事可以隨時到達我這兒來。”

——

時間一晃,過去一個月了。

這一日,葉皓正如往常那樣,在千仞雪府邸享用完精美晚飯之後,他便是心滿意足的離開。

葉皓獨自一人走在繁華的街道上,看向眼前美麗的黃昏,心中暗歎人生的美好。

而在葉皓身後不遠處的角落中,一對粉色兔耳朵突然冒了出來,與之一起的還有戴沐白、奧斯卡、馬紅俊以及唐三。

他們鬼鬼祟祟的跟在葉皓身後,距離幾人成為“噴射戰士”的事情已然過去了一個月,這一個月的時間裡,幾人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床上度過的。

回想起那段不願提及的過往,幾人不由得心生怨恨。

前不久,馬紅俊流連城中草窩回來,在回返學院的途中,恰巧看見了葉皓的身影。

於是,就有瞭如今的這一幕,馬紅俊在得知葉皓在城中所住地址後,緊接著便是回返學院,與同為受害者的戴沐白幾人一同商定計劃。

他們要伺機報複葉皓,就像先前在索托城的不樂那樣,將葉皓打個半身不遂,隨後將本該屬於他們的仙品藥草奪了去。

這樣一來,他們不僅出了胸中惡氣,又可獲得仙品藥草,這是一筆穩賺不賠的買賣,當下,幾人決定今晚動手,發誓一定要給葉皓一個極為深刻的教訓。

唐三輕聲道:“待會兒,大家千萬不要留手,給我全部人都上!切記!”

緊接著,戴沐白摩拳擦掌,麵目猙獰的笑了笑,“你放心吧,這一次,我一定要讓葉皓付出代價,用鮮血來洗刷我在索托大鬥魂場的那次恥辱。”

“我也是!”

“還有我!”

這時,小舞咬緊兔牙,嘴裡發出陣陣摩擦的聲音,一對兔眼已經緊緊將葉皓盯上了。

“哥,戴老大,等會兒你們給我創造一個機會,一個讓我施展爆殺八段摔的機會。我有預感,葉皓肯定就是當初在索托大鬥魂場的麻辣兔頭。”

當下,幾人拍著胸脯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

小舞眼前一亮,眼中流露著比唐三還要濃鬱的殺意。

“這一次,小舞姐一定要殺……”

日落西山,當陽光徹底消失在大地的那一刻,整片天鬥城最終迎來了漫長的黑夜。

“皓子,咱身後跟著的那幾人是神經病吧?還有那兔子?真不怕自己身份暴露嗎?竟然與那幾人一樣跟著咱們。”

早在不久前,小紅就已經洞悉到了唐三等人的動向。

每到這個時間點,葉皓身後總是多出幾人的蹤跡,不僅如此,這一次跟蹤葉皓的人數,相較於先前無疑是最多的。

加上那隻兔子,這次足有五人在暗中跟著葉皓。

當小紅將此事敘述給葉皓之時,葉皓當下是不解的。

最近這段時間他一直往返千仞雪與自家之間,就連天鬥皇家學院他這個月都隻去過一兩次,應該冇有惹到任何人吧。

還有跟在葉皓身後的兔子,葉皓瞬間明瞭那五人是誰?

除了僅剩下的史來克五人,葉皓根本想不出是誰。

葉皓微微一笑,目光斜視後方空曠的街道。

“咱們在前麵解決他們,若我所料不差,那些人應該是知曉了我就是麻辣兔頭這件事情。要不然,他們是不會這般瘋狂,以至於此番全體出動,這一晚必然是一場惡戰。”

說著說著,葉皓的腳步開始加快,天鬥城有規定,不允許在城中鬥毆,更何況是在夜晚,再過一段時間,城中可是要宵禁的。

這時,死亡蛛皇突然道:“主人,要不咱這就將那兔子抓來,吃一頓全兔宴豈不是更好?”

小紅當即支援死亡蛛皇的看法,附和道:“這兔子可不止一次在咱們的眼皮子下跳了,這你能忍?”

葉皓當然明白這個道理,冷笑道:“這我當然忍不了,隻是還未到時候。等那一天到來,我會親自出馬,讓她成為我的第六魂環。”

“至於這一次,就當是給史來克這些人一次慘痛的教訓,畢竟,你不是察覺到在史來克背後有至少兩位封號鬥羅嗎?萬事須小心才行。”

說著,葉皓身形一閃來到城西的一處荒涼地帶,此處人跡罕至,周圍儘皆是些破敗的殘垣斷壁,是最近剛要開發的地方,隻是還未開始施工罷了。

葉皓停下腳步,他緩緩轉身看去,雙目泛著陰寒。

“彆躲了,跟蹤了我大半個月,你們不嫌累嗎?”

葉皓話音剛落,下一秒,戴沐白從一堵廢棄的圍牆後站了出來。

不由分說,戴沐白腳下四個魂環亮起,早在不久前,他已然突破至四十級,且在弗蘭德等人的幫助下前往落日森林獲得了第四魂環,第四魂技為白虎流星雨,大範圍性攻擊。

戴沐白出現的那一刻,葉皓瞬間做好應付的準備,他在瞬間完成了死亡蛛皇附體,一隻手化作黑色蛛矛,將戴沐白的白虎烈光波分割為兩半。

與此同時,地麵驟然爆裂開來,蜂蛹的藍銀草從中鑽了出來。

這時,唐三一臉詭異的笑著走了出來,他在儘全力的操縱著藍銀草,為了這一天,唐三已經等待了許久,今時今日,絕對是一個將葉皓除了的大好時機,唐三又怎能錯過。

藍銀草蜂擁而至,它們在這一刻編製成一張大網,寄希望將葉皓困住,從而發動最後的致命一擊。

緊接著,馬紅俊背後生出一對火焰雙翼,炙熱的鳳凰火焰從天而降,而奧斯卡則呆在眾人身後,無時無刻在提供香腸的供給。

就在這時,小舞突然不知從某處鑽出,他腳下三個魂環亮起,其中第三千年魂環一亮,緊接著便瞬間消失不見了原地,她發動了瞬移技能,今晚史來克五人全部出手。

這就是他們所謂的:“shi”來克是一個整體。

葉皓豈非尋常人,雙手化作銳利的蛛矛,將眼前藍銀草所編製的大網斬成碎片,緊隨其後,又是一記橫劈將馬紅俊的鳳凰火焰分割為兩半。

下一秒,小舞出現在了葉皓的身後,看樣子是要發動腰弓,隨後配合爆殺八段摔!

稍瞬,葉皓全身泛著紫光,小舞隻覺得自己的咽喉被人掐住。

冇錯,彼時的葉皓正掐著小舞,就在唐三那幾近絕望的目光下。

葉皓原本化作蛛矛的雙臂,此刻重新蛻變為正常的雙手。

左手捏著小舞,右手開始了一頓風捲殘雲般的輸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