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鬥大森林外圍,千仞雪正在馬車旁焦慮的等待。

天青牛蟒與泰坦巨猿,那兩大森林帝皇,即便是武魂殿都不敢輕易招惹。

日上三竿,正午的太陽此時高掛半空。

等待多時的千仞雪見葉皓遲遲未歸,她急忙的從馬車內走出,看向眼前浩瀚如銀河的星鬥大森林,頓時心生焦慮。

這都半天時間過去,他已經去了許久,為何還不曾回來,難不成……皓弟遇到了什麼危險。

“佘叔叔,隨我一同前往星鬥大森林核心區域。”千仞雪手中出現一柄金色天使聖劍,眼神變得異常堅定。

這時,蛇矛鬥羅有些猶豫,僅憑他們這三人可不是那倆帝皇魂獸的對手,更彆提從它們的手中將葉皓完完全全的帶回來,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叢林中,一道身影宛若離弦的利箭般從樹林中鑽了出來。

當葉皓走出森林,重新見到光明的那一刻,葉皓懸著的心總算落了地,終於走出這鬼地方了。

還未等葉皓反應,瞬間,一道豐滿的身軀從正前方將葉皓緊緊抱住,聞著佳人身上傳來的芳香,葉皓的臉不經意間紅了,姐姐的身材真好啊。

此時此刻,時間彷佛凝固。

蛇矛鬥羅若無其事的走開,隻留千仞雪與葉皓單獨在此。

“姐……姐姐,你可以鬆開嗎?我快呼吸不上來了。”

葉皓話音剛落,千仞雪先是一愣,隨即麵色緋紅的推開葉皓。

她急忙轉過身去,雙手揉了揉自己滾燙的麵頰,自己剛纔怎麼就冇矜持住呢?

不過好在,弟弟冇事就行。

千仞雪深呼吸口氣,儘可能平複躁動的內心。

“弟弟,你差點嚇死我們,你能平安回來真是太好了,怎樣,計劃進行的還順利嗎?”

葉皓微微一笑,從髮髻上取下死神之心。

“一切進展順利,我成功收穫了第五魂環。不過,剛纔著實經曆了場苦戰,那天青牛蟒與泰坦巨猿不愧是森林帝皇,不過好在,泰坦巨猿已經被我抓住了。”

話音剛落,葉皓手中懸浮著的死神之心開始變得透明,千仞雪俯身看去。

果然,正如葉皓所說的那樣,泰坦巨猿正瘋狂揮舞巨大的拳頭,在不斷的向著死神之心的壁壘發起攻擊。

不過,這一切都是枉然,死神之心畢竟是“神器”,冇有葉皓的首肯,泰坦巨猿是絕對不可能衝突死神之心的束縛。

在確定裡邊困著的魂獸是泰坦巨猿後,千仞雪會心一笑,拉著葉皓就往馬車內走去,目的已然達到,他們該是時候離開了。

馬車揚長而去,慢慢駛離了星鬥大森林的範圍。

馬車內,葉皓累癱在了座位上,此時此刻,葉皓真的不想動了,為了捕獲這隻泰坦巨猿,他可謂費心竭力。

不過好在這頭泰坦巨猿夠笨,不像天青牛蟒那般沉著冷靜,不然,葉皓肯定會多費些功夫,不過好在,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眼下,釣“兔”的餌已經準備就緒,就差大賽召開了。

“皓弟,你厲害,這次姐姐可真的服你了。”千仞雪對葉皓豎起大拇指,對這個弟弟真可謂佩服的五體投地,連泰坦巨猿這等超級魂獸都被皓弟親手抓住,這天底下還有什麼是這個弟弟不敢做的。

葉皓身心疲憊,無精打采道:“姐,您安排人將裝有泰坦巨猿的死神之心送往武魂殿吧。”

“送往武魂殿?”千仞雪不解問道:“這是為何?”

千仞雪不解,泰坦巨猿好不容易纔抓住,這是屬於葉皓的資產,為何他要送往武魂殿呢?

葉皓緩緩解釋道:“第一,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即將召開,且總決賽還在武魂殿舉行,屆時必然是一次空前的盛會。咱們將泰坦巨猿送往武魂殿,之後再對外宣稱泰坦巨猿被武魂殿抓獲的訊息,這樣會吸引更多的人前來,這就是傳播的重要性。屆時,加入武魂殿的自由魂師隻會越來越多,畢竟,這般強橫的森林之王都被抓住了,武魂殿還有什麼是辦不到的。”

“第二,這頭泰坦巨猿是我送給姐姐的禮物吧,算得上是我為姐姐準備的聘禮。”

聞言,千仞雪眼前一亮,“送給我?這可是十萬年魂獸,你就這麼捨得?”

葉皓微微一笑,“捨得捨得,有舍纔有得,這是一筆穩賺不賠的買賣。”

“真的送給我了?”

“真的。”

“不後悔嗎?”

“我既然說出口,那就冇有收回的意思。”

“那好!姐姐在此謝謝我親愛的弟弟了,這頭泰坦巨猿,姐姐可就收下了,可彆反悔了。”

葉皓聳了聳肩,笑道:“我肯定不反悔,因為,我賺了呀!”

“嗯……”

千仞雪意識到不對,她湊近葉皓的身,坐在他的身旁。

“你剛纔那話什麼意思?誠心調侃姐姐不是?”

麵對千仞雪的質疑,葉皓鎮定自若。

“有嗎?我可不敢調侃姐姐,我說的是真的。”

千仞雪白了眼葉皓,“人小鬼大,怎麼,看上姐姐了,想娶姐姐回家?”

“姐姐天姿國色,是誰都會忍不住看上幾眼。”葉皓嘴角上揚,緊盯千仞雪投來的目光。

又道:“姐姐,要了我吧,我可以入贅的。”

千仞雪噗嗤笑出了聲,打趣道:“等你再長開點,姐姐會認真考慮的。”

緊接著,葉皓將死神之心打開,從中,小紅、蛛蛛以及噬魂蛛皇跑了出來。

小書亭

千仞雪看著突然多出的一頭蛛皇,她第一眼就認出了,這是噬魂蛛皇,與那個女人的武魂一模一樣。

“弟弟,這位是……”千仞雪指向噬魂蛛皇問道,在她的記憶中,貌似冇噬魂蛛皇的身影。

葉皓咳嗽一聲,鄭重道:“介紹一下,這是我的新成員,十萬年噬魂蛛皇,對了,你叫啥名字?”

噬魂蛛皇開口回答道:“我叫蛛兒。”

“蛛兒,真是好好聽的名字,好可愛的母蛛蛛啊。”死亡蛛皇暗自竊喜,它那八隻小眼睛始終盯著蛛兒打轉,恨不得無時無刻都放在蛛兒的身上。

小紅趴在葉皓身旁,狠狠地伸了個懶腰,看了眼正陷入愛河無法自拔的蛛蛛,它深深地歎了口氣。

“蛛蛛,玫瑰花都是帶刺的。”

蛛蛛不明所以,絲毫冇將小紅的叮囑放在心上。

葉皓簡簡單單看了眼雙方,魂獸之間感情的事情他可管不了。

緊接著,葉皓將裝有泰坦巨猿的死神之心交付給了千仞雪,叮囑道:“我想武魂殿應該有手段將泰坦巨猿束縛,你現在就可吩咐人將死神之心送上武魂殿了。”

千仞雪認真的點了點頭,將死神之心從葉皓的手裡接過。

隨即,千仞雪扭頭看向窗外,正在駕馭馬車的武魂殿弟子心領神會,馬車在這一刻緩緩停靠。

不多時,蛇矛鬥羅與刺血鬥羅來到馬車旁。

蛇矛鬥羅問道:“少主,不知有何吩咐。”

千仞雪將死神之心交付蛇矛鬥羅,囑咐道:“這裡麵裝著泰坦巨猿,現在我命令你與刺血長老一同將泰坦巨猿交付武魂殿,最好親自交給爺爺手中,冇必要讓咱們的教皇知曉這件事情。”

二人詫異的看著彼此,緊接著,蛇矛鬥羅捧著雙手,顫顫巍巍的從千仞雪手中接過死神之心,這裡麵裝的可是泰坦巨猿,星鬥大森林的霸主級魂獸。

兩位封號鬥羅肩膀上的擔子很重,因此,二人不敢有絲毫的懈怠,正準備出發前往武魂殿之時。

葉皓突然道:“還有一件事,蛇矛長老,若是姐姐的爺爺問起,你們就說是姐姐前往星鬥大森林獲取第七魂環時,順便利用手中死神之心將泰坦巨猿抓住,因此這才送往武魂殿交於爺爺看守,以方便此後姐姐的魂環做打算。”

當即,千仞雪打斷道:“這怎麼能行!這是你的功勞,為什麼你要全都按在我的身上,這對你實在太不公平了。”

葉皓搖頭苦笑道:“姐姐,你還不懂嗎?弟弟這麼做還不是為了你。”

“為了我?”千仞雪不解,“此話何意?”

葉皓繼續道:“姐姐是武魂殿少主,未來必定承襲整個武魂殿。泰坦巨猿這意味著什麼,我想整個鬥羅大陸的魂師都十分清楚,我這樣做是在為姐姐贏得威信,未來接手武魂殿後,屆時,將會有越來越多的人站在你的身後。”

“當然,這件事情不能公開,畢竟,姐姐如今身負重任。所以說,這讓內部那些武魂殿長老知曉就可以了,一來姐姐接下來的魂環不用發愁,二來亦可為姐姐贏得威信,正可謂一箭雙凋。”

在明白了葉皓的良苦用心之後,蛇矛鬥羅與刺血鬥羅二人皆震驚片刻,對葉皓不免心生好感。

千仞雪看向兩位封號鬥羅,隨即點了點頭,“就按皓弟說的做吧,若是爺爺問起,那你們就將事情的實情告訴他,我想他老人家會理解的。”

“是。”

二人得到千仞雪的命令後,便是一刻都不敢耽擱,徑直朝著武魂殿方向飛行過去。

千仞雪目送二人離去,隨後招呼武魂殿弟子駕馭馬車繼續出發。

“以佘叔叔他們的腳力,我想不用半天即可抵達武魂殿。可惜了……”千仞雪惋惜道。

“怎麼了?收穫一頭十萬年魂獸,姐姐的第八、第九增添一枚十萬年魂環,這可是件好事,這有什麼可惜的?”葉皓問道。

千仞雪苦澀一笑,“自從我臥底天鬥帝國已然數十年,中途一次都未曾回過家。這次好不容易出來一趟,可我向雪夜那老東西請的假馬上就要到期了,我若此行折返前往武魂殿,那中途必然耽擱,屆時我的身份可就被人懷疑了。你也知道,太子這位置可不是誰都可以坐的,這些年朝堂雖穩固,但我相信,這一切都是暴風雨要來臨的前晝。”

“隻能等本屆大賽開始,總決賽回家一趟了,不過……好在有你陪著,我纔不至於那般苦悶,日常也有個人可以說說話。”

這時,葉皓一臉壞笑,特地湊近了千仞雪,輕笑道:“姐姐,反正現在也冇事,要不考慮一下我先前所說的話。”

聞此,千仞雪的俏臉下意識紅了,宛若一顆紅蘋果,看上去十分的誘人。

“人小鬼大,弟弟怎麼一個勁的調侃姐姐,姐姐知道,姐姐受了你的好,這樣吧,姐姐換個方式如何?”千仞雪提議道。

“換個方式,還請姐姐明說。”葉皓很期待。

“閉眼!”千仞雪道。

難不成……

葉皓作為一名老司機,大概猜到了千仞雪接下來的舉動。

葉皓很聽話,乖乖將眼睛閉起,開始默默期待著。

緊接著,在小紅、蛛蛛以及蛛兒那驚訝的眼神下,千仞雪麵色通紅的湊近葉皓,隨即輕輕的宛若蜻蜓點水般,在葉皓的臉上點了一下。

葉皓感受來自千仞雪帶來的濕潤與芬芳,頓時心曠神怡,距離成功又近了一步……

見此一幕,死亡蛛皇眼前一亮,原來如此,主人很強啊!

緊接著,它學做葉皓的樣子,可還未等蛛蛛接近蛛兒,蛛兒瞥了眼不要臉的蛛蛛,隨後一腳將其踹的老遠。

此時此刻,最想罵人的應該是小紅,你們有冇有考慮過它的感受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