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不用再隱瞞了,那頭泰坦巨猿根本不是小雪能夠捕獲的,將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的說出來吧。”

千道流揹負雙手,正一臉嚴肅的站著,他身後還有一尊的六翼天使石像,看上去極為神聖。

見事情已然這樣,蛇矛鬥羅、刺血鬥羅便選擇不再隱瞞,大供奉不愧是大供奉。

蛇矛鬥羅道:“還請大供奉息怒,不是我等故意隱瞞此事,而是有人特意叮囑的。”

“人?”千道流眼前一亮,果然被他給猜到了。

那所謂的“死神之心”散發著的是一種神之氣息,且還是一尊極為強大的“神”所留下的。

前麵刺血鬥羅就已經提出,是小雪利用死神之心將泰坦巨猿束縛,這顯然不可能。

想要利用“死神之心”如此神器,那此人必然是“神”的繼承人。

前麵提出是小雪利用的“死神之心”,這顯然不可能,因為六翼天使武魂的關係,小雪更是武魂殿未來的繼承人。她所要經曆的考驗必然是千道流代天使神授予,要麼是天使八考,要麼則是無數代鬥羅殿主所等待的天使……九考,隻有這一種可能。

千道流很好奇,蛇矛鬥羅口中的那個“他”究竟是何人?

竟將泰坦巨猿抓住,想來此人必然不一般。

“那人叫什麼名字,底細如何,是否知曉小雪的真實身份?”千道流問道。

蛇矛鬥羅回答道:“啟稟大供奉,那人名:葉皓,前不久已經被少主招攬入武魂殿,現如今是天鬥皇家學院一名普通的學員,並且……他還知曉了少主的任務以及身份。”

聽蛇矛鬥羅說完,千道流微微皺起了眉頭。

小雪的身份一直是一個隱患,尤其是在天鬥城這個大染缸,她竟然告訴了那個叫“葉皓”的人,難道小雪就不怕“葉皓”泄露出去,一旦計劃敗露,那對於武魂殿而言,無疑是一次很大的損失。

此人與小雪究竟是何關係?

“告訴我,葉皓的家庭背景,武魂、魂力等級,還有他身邊究竟有什麼相關的人。”千道流選擇繼續追問,為了自家孫女的安危,他必須負責到底。

這時,刺血鬥羅道:“啟稟大供奉,我們很早之前就已經收集過有關葉皓的資訊。他從小在索托城長大,六歲之前所在的村子經曆了場狼盜殺戮,以至於他從此成為孤兒。就在一年之前,他前往了天鬥城,且在城中遇到了天鬥皇家學院秦明,在秦明的安排下,葉皓順利進入天鬥皇家學院。先前,少主也曾去過天鬥皇家學院,就是在那時,少主與葉皓故而認識。”

“嗯。”千道流微微頷首,繼續道:“還有呢?他的武魂與魂力等級。”

“這……”蛇矛鬥羅、刺血鬥羅卻犯了難。

“嗯?有什麼問題嗎?”千道流問道。

蛇矛鬥羅硬著頭皮,道:“還請大供奉做好心理準備,我們接下來要敘述的事情,可能會顛覆……我們的認知。”

“說吧。”千道流饒有興致的問道,他也算經曆大風大浪的人,還有什麼是千道流冇有遇到的。

彼時,倒勾起了千道流濃鬱的好奇心。

蛇矛鬥羅咬了咬牙,隨即道:“葉皓,雙生武魂……”

“雙生武魂。”千道流微微一怔,看來小雪的眼光不錯。

雙生武魂,那個叫“葉皓”的的確有囂張的資本,這也難怪,小雪會將其納入武魂殿,之後順利成長,葉皓倒也能成為小雪之後的一大得力助手。

“還有呢?他的兩個武魂是什麼?”千道流繼續詢問。

“回稟大供奉,葉皓的雙生武魂分彆為:死亡蛛皇與……噬魂蛛皇。”蛇矛鬥羅回答完畢,這一刻,他如釋重負,深深地鬆了口氣。

蛇矛鬥羅話音剛落,千道流卻是渾身猛然一震,完完全全,這簡直顛覆了他的認知。

雙生武魂,死亡蛛皇與噬魂蛛皇,那豈不是與比比東的武魂一模一樣。

“你們……真的冇有說錯?那個葉皓的雙生武魂當真是死亡蛛皇與噬魂蛛皇?”千道流再次詢問。

這時,刺血鬥羅肯定道:“大供奉,我們完全冇有欺騙您的可能,葉皓的雙生武魂的的確確是死亡蛛皇與噬魂蛛皇。不僅如此,他今年才十三歲,此番與我們一同前往星鬥大森林,其中一個目的是為了葉皓的第五魂環而去的。”

“葉皓,雙生武魂,死亡蛛皇、噬魂蛛皇,年僅十三歲就已然成為魂王,看來這小傢夥得到不小的機遇。”千道流喃喃細語。

“還有其他的嗎?”

蛇矛鬥羅再道:“還有一件事,有關葉皓的容貌,簡直與教皇冕下一般無二,二人彷佛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此話一出,千道流的認知再一次被重新整理。

“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什麼意思?”

這時,刺血鬥羅思索片刻,“彷佛身臨其境,我們二人站在葉皓麵前,就好像教皇冕下在我們跟前一樣,那種壓迫感簡直如出一轍。剛開始我們第一次見葉皓時,當真以為是教皇冕下親自降臨。”

“大供奉,您說……葉皓與教皇冕下之間,他們之間有冇有一種關聯。”蛇矛鬥羅顫顫巍巍的說道。

聞言,千道流看向蛇矛鬥羅,澹澹的道:“說下去。”

“是。”

蛇矛鬥羅小心翼翼道:“眾所周知,武魂傳承於父母較為強大的一方,這片大陸上除了教皇冕下擁有這兩大雙生武魂外,其餘的基本冇有可能。再加上葉皓那幾近神似教皇冕下的容貌,葉皓與教皇冕下之間,或許,教皇冕下知曉這件事情的原委也不一定。”

“你的意思是說,這葉皓很有可能是比比東的……”千道流倒吸口涼氣,這個資訊量著實太大了,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才行。

過了良久,千道流道:“還有有關葉皓的事情嗎?將你們知曉的全部敘述出來,記住,我需要全部,一字不落!”

“是。”蛇矛與刺血鬥羅紛紛點頭,接著七嘴八舌道。

“大供奉,在前麵還有一可疑之處。”

“什麼可疑之處?”千道流眼前一亮。

蛇矛鬥羅繼續道:“在葉皓六歲前的記載,明顯是空的。且葉皓第一次出現的地方就在諾丁城,諾丁城是一處小城,地理位置偏遠。我曾去過諾丁城武魂分殿,從那裡的負責人口中得知,他們第一次見葉皓時,葉皓就曾說過,他們的村子被狼盜所破壞,可在我們之後的調查中,狼盜之事根本就是子虛烏有,葉皓明顯是在說謊。”

“嗯。”千道流澹澹點了點頭,繼續追問,“還有嗎?”

就在這時,刺血鬥羅靈光乍現,突然道:“還有一件事,當初諾丁城武魂分殿曾覺醒了兩個先天滿魂力,一個叫唐三,武魂為藍銀草,另一個就是葉皓了。本該由下方諾丁分殿將葉皓這件事情報告上來時,可不知為何,到達天鬥城武魂主殿薩拉斯那裡的則是有關唐三的,因為藍銀草冇有出現先天滿魂力的先例,故而這件事情便不了了之。”

“葉皓的悄然出現,還有薩拉斯那裡的鳥槍換炮,種種跡象表明,這其中必然有人在故意推動這件事情。”

“並且,我等還發現了一件至關重要的人物”二人異口同聲道。

“說!”千道流彷佛敲開了來自新世界的大門,一切的線索全都彙集於此,就差臨門一腳了。

蛇矛鬥羅道:“葉皓就讀的諾丁初級魂師學院,其中有一個非常關鍵的人物……”

“是誰?”

“玉小剛。”

“來自藍電霸王龍家族的那個變異武魂廢物,玉小剛。”千道流下意識說著,緊接著,千道流止住了二人接下來要說的話。

言情吧免費閱讀

曾經,比比東與玉小剛的事情,千道流是知曉的一清二楚。

至於千仞雪是如何來的,他這個做爺爺的心知肚明,這些年,比比東一直為武魂殿儘心儘力,這一點千道流有目共睹。

但總感覺,比比東所作所為真的遠非自己相信,像是故意為之。

武魂殿成就了她,也同樣毀了她。

千道流的千尋疾因此被比比東吞噬,對此,千道流冇有殺了比比東,相反的,還讓她成為武魂殿新任教皇,這其中千仞雪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

揣摩許久,千道流問道:“那個葉皓與玉小剛的關係如何?”

刺血鬥羅回答道:“他們之間猶如仇人,玉小剛所在的史來克學院名聲並不好,葉皓與玉小剛之間就更加勢如水火了,尤其是他的徒弟唐三,根據我們事後調查得知,這個唐三也是個雙生武魂,藍銀草與昊天錘。”

“昊天錘,這唐三莫不是唐昊的兒子。”說完,千道流眼中浮現一絲澹澹的殺機。

緊接著,整個房間的溫度在極速下降,蛇矛與刺血兩位封號鬥羅不禁打了個哆嗦。

蛇矛鬥羅小心翼翼道:“確實如此,那唐昊如今就在天鬥城中,唐三也確實是唐昊的兒子。”

經蛇矛與刺血鬥羅所言,一切脈絡明瞭。

千道流駐足原地,他沉下心來思索。

葉皓應該是比比東的兒子,至於他的父親是誰,這點必然不是玉小剛,那個廢物根本不配。

這些年來,比比東做事很少讓他這個裁決長老知曉,這也並不怪比比東。

此時此刻,武魂殿大大小小的事情皆由比比東一人做主,千道流已然退居幕後。

葉皓會突然出現在諾丁城,這一切完完全全是比比東一手所操縱,千道流雖不明比比東此舉究竟何意,但千道流隻清楚一件事情,葉皓百分之百是比比東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