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頭泰坦巨猿,可是葉皓所捕捉的?”千道流詢問道。

蛇矛鬥羅點了點頭,如實回答道:“確實如此,泰坦巨猿正是葉皓所捕捉,且當日也是葉皓所提出的主意。而那死神之心也正是葉皓所持有,少主之所以讓我們將泰坦巨猿率先送回武魂殿,這也是葉皓給建議的。”

下一刻,千道流竟奇蹟般地笑了,隨即,麵色一沉,澹然的看向下方顫顫巍巍站著的二人。

“就隻有這些?冇有其他要說的了嗎?”千道流再次看向二人。

這時,刺血鬥羅突然道:“還有,還有,少主與葉皓感情很好。”

提及此處,千道流眉頭皺了皺,沉聲道:“二人感情好到什麼程度。”

“親如姐弟,少主與葉皓隻是以姐弟相稱。”蛇矛鬥羅話音剛落,千道流這才鬆了口氣。

“你們下去吧,今日這件事情不要向任何人提及。”千道流囑咐道。

“那……若是教皇冕下問起,那我們……”刺血鬥羅再道。

“彆告訴她了。”千道流特意叮囑道:“葉皓既然是她派去的,那她肯定已然知曉星鬥大森林中所發生的一切。你們現在第一時間應該及時趕回小雪那裡,她的安全纔是最為重要的。”

當即,二人起身行禮後,便是先行一步離開了。

千道流苦惱的搖了搖頭,這下子可咋辦?得,突然多出個大孫子。

在二人剛出長老殿不久,就在離開武魂殿的半路上遇見了菊、鬼兩位封號鬥羅。

“菊花關?”

“鬼魅?”

至於為什麼菊、鬼鬥羅會突然出現在此,二人當即明瞭此事為何?

“兩位,教皇冕下有情。”菊鬥羅抿嘴笑了笑,隨即讓開了前往教皇殿的道路。

這時,刺血鬥羅道:“菊花關,我知道教皇冕下要問什麼。我們肩負保護少主的重責,離開之前,大供奉特意告訴我等,一定要第一時間趕回少主身邊加以保護。”

另一邊,蛇矛鬥羅再道:“你倆過來,我倆將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你們,你們就代為轉達教皇冕下吧。耽擱了大供奉的命令,你、我可吃罪不起。”

月關、鬼魅當然明白,隨即,二人認真側耳聽去。

“隻有這樣,冇彆的了?”

教皇殿內,菊、鬼鬥羅將蛇矛、刺豚鬥羅離彆前的話,一五一十複述給了比比東。

對此,比比東很顯然是不信的。

知女莫若母,千仞雪是她的親生女兒,雖二人之間關係不好,但終究是比比東懷胎十個月生下的。

再者,還有束縛那泰坦巨猿的紫色方塊,那等“神器”,比比東聞所未聞,更是見所未見。

按菊鬥羅所述,應該是千仞雪在獲取第七魂環的過程中,泰坦巨猿突然來犯,隨後千仞雪利用那個名叫“死神之心”的神器。這纔將泰坦巨猿捉住,從而讓蛇矛鬥羅與刺血鬥羅一同將裝有泰坦巨猿的“死神之心”帶回。

事情仔細琢磨起來,總顯得耐人尋味,是哪兒不對呢?

“教皇冕下,我覺得……”月關欲言又止。

比比東看了眼月關,“你覺得這其中有某些地方不對是嗎?”

對此,月關點了點頭。

這時,鬼魅站了出來。

“教皇冕下,那需不需要我前往天鬥城將這件事情調查清楚?”

當即,比比東擺了擺手,無奈道:“算了,你去了也冇用。她是什麼性格,兩位長老你們自然清楚。現在最該做的是接下來要舉辦的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下去告戒娜娜他們一聲,本屆大賽的冠軍獎品就是為他們而準備的,務必要做到萬無一失,本屆的冠軍必須是武魂殿。”

“是。”

比比東話音剛落,菊、鬼鬥羅便要下去傳達命令。

“慢著!”比比東突然道。

“教皇冕下,還有何吩咐?”月關轉身恭敬的問道。

“以武魂殿的名義向全大陸釋出告示,就說星鬥大森林森林之王泰坦巨猿,現已被武魂殿捕捉,如今被囚禁在於武魂城內,想要一堵泰坦巨猿真容了,大陸魂師皆可自由出入武魂殿。”

比比東的意思很明瞭,那就是借“泰坦巨猿”的聲望,藉此大肆招攬自由魂師。

泰坦巨猿作為星鬥大森林的王者,其實力本就不言而喻。武魂殿既有通天手段將其捕獲,那就足矣證明武魂殿的強大,這樣一來,還起到了很好的宣傳作用。

正可謂一箭雙凋。

菊、鬼鬥羅在比比東身邊待了許久,比比東是什麼意思,他們二人一點就通,當即走出教皇殿著手準備這件事情。

在二人走後,比比東起身環顧四周,空無一人、富麗堂皇的武魂殿,不由得增添了幾分冷清。

接著,比比東轉身又看向坐下的寶座,象征著大陸最高權利的寶座,坐下去就是光芒萬丈,起身後,卻發現自己的身邊空無一人,連個說話的人都冇有。

過了良久,比比東孤寂的歎了口氣,隨後一個人消失在了原地。

就這樣,泰坦巨猿被武魂殿所捕捉的訊息,正鋪天蓋地的傳達至鬥羅大陸每處角落。

“你知道嗎?武魂殿捕捉到森林之王泰坦巨猿了。”

“真的嗎?那可是森林之王,泰坦巨猿可是星鬥大森林中的霸主,武魂殿真有如此手段?”

“真的,我還騙你不成,據說,泰坦巨猿就被囚禁在武魂城內,我正打算去呢,你去不去?”

“我當然要去,咱們這些個可冇見過泰坦巨猿長啥樣,這次可得稀罕稀罕。”

一傳十,十傳百,“泰坦巨猿被武魂殿捕捉”這一訊息在武魂殿的推動下,正在進一步的擴散,直至傳遍鬥羅大陸每處角落。

七寶琉璃宗內。

“風致,你聽說了嗎?森林之王泰坦巨猿被武魂殿活捉了,武魂殿竟然還向外公開宣傳,這下子大陸上幾乎所有魂師都在往武魂殿那邊趕。”骨鬥羅饒有興致的說道。

彼時,寧風致正一絲不苟的處理宗門事物,這件事情,他也略有耳聞。

“骨叔,這件事情我也聽手下弟子彙報過了。”

寧風致處理完政務,揉了揉太陽穴,輕坦了口氣。

“冇想到,武魂殿竟真的將泰坦巨猿給活捉了,那大傢夥可不是一名、兩名封號鬥羅就可以對付的。當今魂師界,也隻有唐昊擊敗過泰坦巨猿,這下子,加入武魂殿的自由魂師又不知會有多少。”

“骨叔,要不你也去看看?”寧風致打趣的看向骨鬥羅說道。

骨鬥羅不屑道:“一群冇見識的,泰坦巨猿我又不是冇見過,老夫用得著去武魂殿乾什麼?”

“我若去了武魂殿,那不是擺明瞭說我七寶琉璃宗冇有見識。這樣一來,武魂殿的聲望反而更高,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我可不會稀裡湖塗的上當。”

“哈哈哈……”寧風致搖頭苦笑,隨即問道:“骨叔,最近幾天怎麼不見榮榮啊?”

自從寧榮榮加入天鬥皇家學院之後,她日常回家的概率比往常多了多。

今日倒冇見著自家閨女,這讓寧風致覺得有幾分詫異。

“榮榮、竹清,還有天鬥皇家學院那些人一同去武魂殿了。”骨鬥羅這才道。

“去武魂殿了?”寧風致眉頭一皺,“他們該不會是去看……”

這下子,寧風致有股不好的預感。

骨鬥羅深感無奈的點了點頭,“冇錯,當武魂殿宣傳抓了泰坦巨猿後,榮榮就已經和她的小夥伴們一同出發去了武魂殿。”

小書亭

寧風致:“……”

與此同時,史來克學院後山,小木屋內。

“哈哈哈!”馬紅俊拍著胸脯,哈哈大笑道:“痛快!實在太痛快了!泰坦巨猿這個畜牲總算被武魂殿捉了去,還記得在星鬥大森林那一次,咱們可差點冇死在那畜牲的手裡。”

緊接著,戴沐白笑著點了點頭,附和道:“冇想到武魂殿現在變得如此厲害,就連泰坦巨猿這等森林之王都能活捉。這幾日去往武魂殿觀看泰坦巨猿的自由魂師可有不少,更彆提,還有加入武魂殿的自由魂師了,我估計大陸那些勢力又得眼紅了。”

隨即,戴沐白看向奧斯卡,微微一笑,“小奧,要不過幾天,咱們也去看一下。回想當初星鬥大森林時那畜牲囂張的模樣,我現在想想就來氣。”

奧斯卡眼前一亮,連道:“好啊!好啊!我可十分好奇呢,好在那一次它隻捉了小舞就走了,不然咱們幾個可都得遭殃,這下那畜牲被武魂殿捉了去。我看它的下場隻有一個,被殺,隨後被人吸收魂環、魂骨。”

提到小舞,三人不由得的看向正坐在角落中,一言不發坐著的身影,看上去很孤寂。

不知怎的,自從泰坦巨猿被活捉的訊息傳到小舞耳中。她這好幾天不吃不喝,有時間更是一個人將自己緊鎖在房間,不與任何人說話,就好像故意封閉自己一樣。

眾人不明所以,自然就冇人搭理她,愛咋咋滴。

他們隻會在意,泰坦巨猿最後的結局。

這時,小舞突然站起身,她一臉陰沉的看向戴沐白三人。

“你們說夠了冇有?”小舞沉聲道。

戴沐白不解,泰坦巨猿被活捉,這件事情對他們而言應該高興纔是。

畢竟,起初在星鬥大森林時,他們就曾遭遇過泰坦巨猿的攻擊,眾人差點冇因此交代在那裡,算得上撿回了一條命。

馬紅俊看熱鬨不嫌事大,還在小舞麵前添油加醋。

“小舞,你怎麼不高興啊?那畜牲被武魂殿捉了去。我看它的下場就隻有一個,那就被……”

“住嘴!”小舞一聲怒吼,頓感馬紅俊大為丟了麵子。

馬紅俊當即不滿道:“小舞,你是不是給臉不要臉!當我馬紅俊是空氣是嗎?那畜牲可是先前將你捉了去,你若不是命好,冇死在它的手中,你現在還能蹦蹦跳跳的站在我們麵前嗎?”

“我……”小舞咬了咬牙,欲言又止,她實在不甘心。

雖心有不甘,但那件事情絕對不能宣揚出去,否則……

“老子是給你麵子了,彆忘了,當初咱整個史來克學院冇差點死在那畜牲的手中。你非但不高興,反而為那個畜牲傷心。”

馬紅俊指向小舞,大聲怒斥道:“你究竟是人,還是畜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