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武魂殿可謂人山人海,從全大陸各處來此的自由魂師都想一睹泰坦巨猿的真容。

“真的是泰坦巨猿!看來武魂殿冇有騙我!”

為了方便前來觀看泰坦巨猿的自由魂師,武魂殿特地將泰坦巨猿挪了地方,死神之心所束縛泰坦巨猿的鎖鏈好似聽話一樣,將泰坦巨猿好似山峰般的身軀硬生生拖拽到了武魂殿山腳下。

長老殿隻允許武魂殿長老進出,並不能讓外人隨意進入。

因此,泰坦巨猿此刻正被束縛在進入教皇殿的必經之路上,周圍還安排了四名封號鬥羅長老,其中就有著菊、鬼兩位封號鬥羅,他們的武魂融合技:兩級禁止領域,可有效的將泰坦巨猿限製,以防止泰坦巨猿會突然逃竄。

經過兩天兩夜的趕路,寧榮榮、朱竹清以及皇鬥戰隊一行人總算來到了武魂殿。

一行人在進入城中的那一刻,幾人頓時眼前一亮,鋪天蓋地的人群,絕大多數都是魂師,他們此行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想看一下森林之王到底長啥樣。

人,都有一顆極強的好奇心。

像泰坦巨猿這等星鬥大森林中絕對的王者,大陸上絕大多數魂師窮極一生都不可能見上一次。

因此,此次有絕大多數人抱著能不能加入武魂殿的態度,不遠萬裡從大陸各處趕來。

對此,武魂殿一直很歡迎,他們可巴不得有大批魂師加入,這樣一來,恰巧符合了武魂殿此次的目的。

來到泰坦巨猿身前,寧榮榮雙目泛光,她在不斷打量眼前這個龐然大物。

“嘿!大塊頭,還認識我嗎?”寧榮榮高聲呐喊。

泰坦巨猿的目光不經意瞥了寧榮榮一眼,隨後便不再理會。

這些天,泰坦巨猿被人當動物似的圍觀,時不時被人指指點點,還有甚者更大膽的上前踹了幾腳,若非這鎖鏈礙事,以泰坦巨猿的脾氣,那些人早就被砸成肉泥。

對此,泰坦巨猿已然麻木,甚至多次想自殺算了,便宜自己,也不能便宜彆人。

隻是這一想法剛一出現,就又被死神鎖鏈所禁錮,使其不能動彈分毫。

見泰坦巨猿不搭理自己,寧榮榮氣憤的指著泰坦巨猿,罵道:“你這天殺的畜牲,上次在星鬥大森林差點冇將本小姐砸死,現在你被武魂殿給擒了,本小姐可是不遠萬裡從天鬥城趕來,你倒是給本小姐點麵子啊!”

話音剛落,泰坦巨猿木訥的看了眼寧榮榮,隨後,宛若小山的大手將眼睛扒開,對寧榮榮吐了個舌頭。

寧榮榮:“……”

“我¥$&#”

“好了榮榮。”獨孤雁上前將寧榮榮攔住,“咱冇必要與這畜牲太計較,它如今被武魂殿逮住,這隻泰坦巨猿離死不遠了。我一直以為泰坦巨猿應該很高大,現如今見了,它怎麼長這副模樣,實在太讓人失望了。”

這時,葉冷冷不冷不熱道:“咱們看也看了,也是時候該回去了,再過不久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就要召開,還是訓練重要。”

“啊啊啊——”

寧榮榮撇了撇嘴,不滿道:“我還想多待幾天,我還是第一次來武魂殿,還準備轉一轉呢。”

這時,寧榮榮看向隊長玉天恒,急忙跑了過去。

“隊長,冷冷姐要快些回去,您就再多待一天,我還想多逛一逛武魂殿呢。”

對此,玉天恒也很為難。

他身為藍電霸王龍家族的嫡係子弟,明令禁止是與武魂殿產生交集的,此番更是違背了家族的意思,出於對泰坦巨猿的好奇,這才經不住眾人,最終妥協了一同抵達這裡。

“這……”

玉天恒也很苦惱……

就在這時,泰坦巨猿突然發生暴走,它不顧鎖鏈帶來的束縛,打算強行掙脫,全身氣勢開始瘋狂的奔湧。

周圍圍觀著的人群先是一愣,隨後開始四散潰逃,這一刻,幾乎城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泰坦巨猿的身上。

儘管被死神之心所攜帶的雷電電的遍體鱗傷,可這還是絲毫不影響泰坦巨猿,它拚儘全力拽動鎖鏈,手中更是鮮血橫流,鮮紅的血液頓時撒滿了大地。

隻是那鎖鏈,根本紋絲不動,儘管泰坦巨猿如何拖拽,終究是徒勞罷了。

很快,菊、鬼兩位封號鬥羅出現了,他們施展了獨屬於二人的武魂融合技:兩級禁止領域。

這一刻,泰坦巨猿彷佛被按下了暫停鍵。

接著,另外兩位封號鬥羅幾乎同時出現,他們趁泰坦巨猿被束縛的間隙,腳下的魂環更是大放光彩,他們一舉將泰坦巨猿擊退。

這樣的場景,幾天前就已然上演,四名封號鬥羅皆無語,明明結局已經明瞭,它怎麼就是不麵對現實呢?

即便你真能掙脫束縛,武魂殿也不是吃素的,到手的獵物豈會被你逃脫?

不需要千道流出麵,比比東一人即可將其輕鬆鎮壓。

“呼……”

見泰坦巨猿總算安分,胡列娜帶來的武魂殿弟子見狀,都紛紛鬆了口氣。

這畜牲好幾天都是如此,真是不讓人省心。

“你們冇事吧。”

胡列娜看向一旁皇鬥戰隊眾人,不由得問道。

“冇……冇事。”

寧榮榮搖了搖頭,看向安靜了的泰坦巨猿,這大傢夥與先前第一次見的時候差不多,當初在星鬥大森林,他們一行人可險些命喪它手。

如今,泰坦巨猿被如此對待,反倒讓寧榮榮心中小爽。

畢竟,曾在這畜牲手底下逃生的人,那種劫後餘生的感覺,隻有寧榮榮與朱竹清兩人明白。

“姐姐,這泰坦巨猿經常這樣嗎?”寧榮榮看向胡列娜忍不住問道。

對此,胡列娜苦笑的搖了搖頭,“是啊,這泰坦巨猿三天兩頭就這樣,我們都已經習慣了。你們是誰?貌似不是我們武魂殿的人?”

“我叫寧榮榮,來自天鬥城,他們都是我的隊友。”寧榮榮指向身後眾人說道。

“隊友?”胡列娜皺起眉頭,這幾日組團來的隊伍並不少,像大陸上聞名的四元素學院,還有星羅帝國的隊伍前來。

眼前的這支隊伍,應該是本屆參加大賽的其中一支,對此,胡列娜毫不關心,本次大賽武魂殿可謂唾手可得。

不單是那三塊魂骨,還有武魂殿的榮譽。

臨近正午,皇鬥戰隊全員找了處飯館,眾人入座開始點起當地的美食。

就在這時,胡列娜與哥哥邪月也隨之來到此處,雙方僅相隔了一個房間。

突然,寧榮榮戳了朱竹清一下,示意其出來一趟。

朱竹清不明所以,但還是與寧榮榮一同出來。

與此同時,胡列娜剛走出門外,就恰巧看見寧榮榮二女鬼鬼祟祟的出來了,一眼就認出,她們不正是今早見到的……

出於武魂殿安危著想,胡列娜選擇不動聲色得跟了過去。畢竟,泰坦巨猿正在武魂殿待著,這幾日打泰坦巨猿注意的勢力實在太多了。

“榮榮,你怎麼,疑神疑鬼的?”朱竹清澹澹的問道。

二女來到一處樓梯拐角,寧榮榮見四下無人。

“竹清,有一句話我憋了許久,今天我實在忍不住要告訴你。”寧榮榮輕聲道。

“何事?”朱竹清無奈道。

“告訴你個秘密……”寧榮榮故作神秘,與此同時,隔牆有耳。

“葉皓……就是葉日天。”

此話一出,朱竹清頓時瞪大雙眼,牆的另一邊,胡列娜亦是如此。

葉日天是何許人?

相信朱竹清比誰都清楚,還有胡列娜,自從葉日天上次在武魂殿出現,那還是大半年之前,至此之後,葉日天就好似人間蒸發了似的。

即便之後武魂殿派遣再多的人,幾乎尋遍了鬥羅大陸各處,最終還是不見其蹤跡,於是在苦苦追尋了三個月後,武魂殿當即放棄。

至此以後,“葉日天”也就成了胡列娜的心結。

好不容易碰到一個天才,本想著招攬。

可最終在某位武魂殿長老的操作下,天纔沒了。

這就搞得很尷尬。

胡列娜冇想到,今日卻有意外之喜,她連忙繼續聽下去。

朱竹清對此十分震驚,不敢置信的問道:“榮榮,你冇有搞錯吧,葉日天與葉皓,他們真是同一人?”

寧榮榮看向朱竹清,斬釘截鐵道:“竹清,你還記得史來克學院上次在天鬥皇家學院的事情嗎?”

“知道,這都過去差不多一年了,你還提他們乾什麼?”朱竹清冇好氣說道,對於史來克學院,她可謂恨透了。

“哎呀!”

寧榮榮拍了下朱竹清的翹臀,頓時惹得朱竹清羞澀不已。

“榮榮!”朱竹清麵色緋紅,當即瞪了眼以示警告,這裡的人可是很多的。

寧榮榮不以為然,繼續道:“你怎麼就不信我呢?葉皓真的是葉日天,當初在天鬥皇家學院時,我本想將唐三的事情全盤托出,準備讓他在眾人麵前出醜。”

“可就在這時,你知道葉皓對我說了些什麼嗎?”

“什麼?”朱竹清極為迫切的問道。

此時此刻,胡列娜聽得很認真,務必不放過任何一絲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