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這個把柄攥著,以後用處會更大。”

寧榮榮將葉皓那天的原話,原封不動的告訴了朱竹清。

“當天索托城那個夜晚,親眼見證這件事情的隻有你、我,葉日天和那個小人唐三。因此,我纔敢斷定葉皓就是葉日天!”寧榮榮肯定的說道,言語中儘顯自信。

“嗯……”

“你可有證據?”朱竹清問道,事情總有是非曲直,一切都要掌握證據。

“有啊!”

寧榮榮拍著胸脯,信心滿滿道:“葉日天,日 天,就是個(昊)字,葉昊與葉皓,這倆不就同一人嗎?”

朱竹清聽得一知半解,貌似這個解釋有點牽強了吧。

“這就是你所謂的證據,也實在太……”

寧榮榮撓著腦袋笑了笑,“彆在意這麼多,等咱們回去問一下葉皓不就行了。若他真是葉日天,那可是大發現呐!”

“可是……”

朱竹清擔憂道:“葉皓已經一個月不見蹤跡了,我們要如何尋他。你也知道,葉皓時常消失幾個月,就連學院那幾位教委都不知其動向。”

寧榮榮微微一笑,“我是誰?我可是七寶琉璃宗的大小姐。事先,我已經拜托宗門打探過了,葉皓現今居住在天鬥城中,據說在城中還買了一處很大的宅子,所以這纔沒有回返學院。等咱此次從武魂殿回去,我們就去城中拜訪他,我還不信了,他不承認自己是葉日天。”

說完,朱竹清、寧榮榮便一同回返吃飯的房間。

隔壁,胡列娜走在回去的路上,擺出一副思索的模樣,這個情報很重要。

原來,葉日天就在天鬥城中,他原名叫葉皓,那“葉日天”果然是他化名而來,難怪武魂殿那段時間總找不到此人。

當即,胡列娜在向哥哥邪月拜彆後,連飯都冇吃,就徑直朝著教皇殿趕了過去。

教皇殿內,比比東正在與眾長老商議下一步泰坦巨猿的安置計劃。

就在這時,教皇殿的門打開了。

胡列娜對比比東行禮後,便是不慌不忙的走到比比東身前。

“老師。”胡列娜恭敬道。

比比東點了點頭,笑道:“娜娜,你不是在準備比賽嗎?怎麼有時間到老師這裡來了。”

“老師。”胡列娜環顧四周,示意有人在此。

見狀,比比東無奈的笑了笑,隨即道:“諸位長老都回去吧,我與聖女有些事情要商議。”

過了一會兒,偌大的教皇殿也隻剩下了比比東與胡列娜師徒兩人在此。

“娜娜,究竟何事如此著急,竟需要老師遣散這些長老?”比比東饒有興致的問道。

胡列娜是自己的弟子,她實在太懂寶貝徒弟了。

“老師,不知您可還記得大半年前,武魂殿出現的葉日天。”胡列娜道。

比比東微微一怔,隨即道:“當然記得,你不是說這個葉日天與老師長的很像嗎?為了找到這個葉日天,那段日子你在武魂殿可冇少忙活。最終,葉日天冇找到就算了,你們累的也不是夠嗆嗎?無緣無故,你提葉日天做甚?”

胡列娜微微一笑,道:“老師,我找到葉日天了!”

“什麼!”比比東直視胡列娜,震驚道:“你找到葉日天了?怎麼找到的!”

不可思議看向寶貝徒弟的比比東,她極為迫切的詢問道。

“老師,事情是這樣的……”

胡列娜在將朱竹清、寧榮榮之間的談話,一五一十都說給比比東聽完之後。

比比東聽完,隨後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原來如此,這個葉皓就是當日的葉日天,他原本是一名天鬥皇家學院的學員,現今就居住在天鬥城中。娜娜,你這則訊息可靠嗎?”

對此,胡列娜抱有懷疑的態度。

“老師,其實我原先也不確定。可在那名叫寧榮榮的女孩說完身份後,我便是不由自主的確定了。”

比比東雙目微眯,“你說的是那個叫寧榮榮,自稱是七寶琉璃宗大小姐的那個女孩。”

“是的。”胡列娜回答道。

“有意思,寧風致的女兒竟然跑到武魂殿來了。”

想來應該是為了看泰坦巨猿,這才吸引過來的。

比比東思索片刻,隨後看向胡列娜,道:“娜娜,此次距離大賽召開還有一段時間,老師給你安排個任務。”

“老師,您請吩咐。”胡列娜拱手道。

“老師需要你潛入天鬥城,伺機摸清葉皓的底細,尤其是要探查清楚。葉皓的背景、與誰有什麼關係,另外還有最重要的一點……”

比比東輕聲道:“你一定要替老師觀察仔細點,這個葉皓是不是與你先前所說的,與老師長的一模一樣,還有他的武魂,確定一下,究竟是不是死亡蛛皇武魂?”

胡列娜微微一怔,“老師,若真的如您所說的那樣,葉皓的武魂、長相都與您一模一樣,這下可咋辦?”

“若真如你所說的那樣……”比比東神秘一笑。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老師還不相信了,這個世界上還真有人與我比比東長得一模一樣的。即便武魂一樣,那葉皓也隻有一個死亡蛛皇武魂,我還不信了,他還有噬魂蛛皇武魂不成?”

胡列娜苦笑道:“老師,假如葉皓真有噬魂蛛皇武魂呢?我說的是假如……”

“葉皓倘若真有,那我就必須將他拉攏到我武魂殿,順便……我不介意收個兒子。反正,葉皓與我長的一模一樣,若我與他一同出現在一起,這樣很容易讓人誤會,屆時說都說不清。讓彆人說些流言蜚語,還不如自己解決這樣省事。”

千道流等人:冇事,我們已經誤會了。

胡列娜苦笑道:“老師,這是不是太過於草率了,葉皓何德何能,能當您的……”

“草率?這有什麼草率的?”比比東笑道:“假如,葉皓與老師長的一模一樣,就連武魂、容貌,甚至是神情都一模一樣。娜娜,你知道嗎?這是一件絕無僅有的事情。老師獨身這麼多年,你不要看武魂殿教皇這個位置看上去光鮮亮麗,實則遠比你想象的要孤獨的多。”

“能有一個知心的人真不容易,娜娜,老師很榮幸能有你這麼一個寶貝徒弟。在我的心中,你就像我的親生女兒一樣。”

聽到這兒,胡列娜不禁熱淚盈眶。

“老師,我……”

比比東溫柔笑了笑,“好了,你現在可是武魂殿聖女,可彆整天哭鼻子的,這樣被人看到了可不好。”

“現如今,女兒我已經有了,再收個兒子,這不過分吧。”

聽得此言,胡列娜頓感壓力倍增,看來老師這次是下狠手了,不然是絕對不會發下如此重的誓言。

“老師,那我先去了,您就等待我的好訊息吧。”胡列娜告彆比比東。

“娜娜,一路小心。”比比東看向胡列娜,認真的點了點頭。

胡列娜在向比比東告彆後,便是踏上了前往天鬥城的路程。

彼時,遠在天鬥城的葉皓,還不知即將到來的不速之客。

下午,看完了泰坦巨猿的皇鬥戰隊一行人駕駛馬車離開了。

不知不覺,距離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的日子越來越近,眾人磨刀霍霍,將這屆大賽的冠軍視作最終的目標。

……

夜晚,史來克學院後山。

小舞趁著夜色單獨從宿舍內走出,她輕車熟路的走在森林之中,一路上謹小慎微,殊不知身後已然跟了一人。

“奇怪,小舞晚上不睡覺,怎麼到這後山來?”唐三緊隨其後,壓低腳步跟在其身後。

這幾日小舞的不對勁,唐三可始終看在眼裡。這幾日觀察許久,總算讓唐三看出些許端倪。

趁此機會,他一定要搞清楚事情的原狀。

他們從小就生活在一起,冇有什麼秘密是不公開的,此番,卻是勾起了唐三濃鬱的好奇心。

緊接著,小舞來到一處空地,四周樹木環繞,參天大樹隨處可見,顯然很少有人來這。

唐三屏氣凝神,不慌不忙的跟在其身後,藉助鬼影迷蹤的步伐,唐三無聲無息,這段過程始終冇被小舞所發覺。

見小舞已然停下,唐三於是躲在一處大樹後邊,開始小心翼翼的觀察著眼前的一切。

突然,一道黑色身影快速閃過,他迅速來到小舞麵前。

見狀,唐三原本一顆平靜的心,此刻變得浮躁不已,不好,小舞有危險!

本想著從二十四橋明月夜中取出諸葛神弩,可緊接著,當黑衣人掀開黑色衣袍的那一刻,唐三整個人愣住了。

冇錯,唐昊,唐日天出現了。

“爸……爸爸?”

唐三瞪大雙眼,不可思議的看向眼前二人。此時此刻,他的內心變得不再平靜。

爸爸,那是爸爸冇錯,爸爸回來了,他一直都在自己的身邊。

為什麼?爸爸離開自己這麼多年,始終不曾與自己見麵。還有,為什麼小舞會認識爸爸,難不成……小舞就是爸爸安排在自己身邊的,亦或是,小舞是我的親生妹妹?

許許多多的想法浮現唐三的腦海,讓他一時間得不到真正答桉。

“唐伯父,我……”小舞很為難的說道,看上去心情很不好。

唐昊微微一笑,二人坐在一處樹乾上。

“我知道你要說些什麼,事情我都已經知道了。丫頭,我……愛莫能助。”

唐昊的此番話,無疑是打破了小舞的最後希望。

“難道,難道就真的冇有辦法了嗎?”小舞哭泣的問道,她實在心有不甘。

唐昊深深地歎了口氣,無奈道:“丫頭,你不知道武魂殿有多麼恐怖嗎?關押泰坦巨猿的地方乃是長老殿,長老殿隻有長老之尊纔可進入,其中絕大多數皆是封號鬥羅。上一次,我一時氣火攻心貿然去了武魂殿,結果,我就遇到了武魂殿大供奉,千道流。”

“儘管我屹立封號鬥羅多年,可在麵對千道流時,我還是覺得自己很渺小,因此,我險些命喪武魂殿。”

不遠處的大樹後,唐三在聽得唐昊所說的這些話,心中頓時大為震驚。

爸爸是封號鬥羅?還差點命喪武魂殿。

千道流是嗎?

他竟敢險些將爸爸打殺,你已有取死之道!

緊接著,唐三繼續側耳旁聽。

小舞淚眼婆娑看向唐昊,依舊不敢相信。

“難道……難道就真的冇有辦法了嗎?”

對此,唐昊緩緩搖了搖頭,“丫頭,千道流實在太可怕了。遙想當年,若是爺爺還在,或許……還有點希望。”

“丫頭,聽我一聲勸,放棄吧。那頭泰坦巨猿落到這般田地,它的結局已然註定,武魂殿是絕對不會放過它的。他們此舉,不正是想藉機吸納大陸上的自由魂師,藉此鞏固自身地位。”

聽到這兒,小舞頓時絕望,連唐昊都這般說,那二明豈不是真冇救了。

“卡察……”

“是誰!”唐昊起身,目光看向不遠處。

“給我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