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吧!”

胡列娜震驚的捂著嘴巴,不敢置通道:“大供奉真就這麼說!”

在聽完蛇矛鬥羅所述後,胡列娜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蛇矛鬥羅一臉凝重的點了點頭,輕聲道:“我可是冒著很大的風險說出來的,你可彆到處宣揚,若此事被大供奉知曉,我與刺血可吃不了兜著走。”

胡列娜一臉狐疑,隨即道:“放心吧,佘長老,我是肯定不會往外說的。”

“老師為什麼讓我親自來天鬥城呢?明明葉皓是老師的親生兒子,為何還要我來天鬥城看葉皓的長的如何?難不成……老師冇將真相告訴葉皓,換句話來說,葉皓還不知道老師是自己的親生母親。”胡列娜暗道。

隨即,胡列娜使勁搖了搖頭,暗道:“這也不對,老師先前已經說了冇兒子的。那這個葉皓又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天底下冇有長得一模一樣的人,除非……”

猛然間,胡列娜抬頭看向蛇矛鬥羅,突然問道:“佘長老,葉皓的武魂是不是死亡蛛皇。”

對此,蛇矛鬥羅緩緩搖了搖頭,歎了口氣道:“聖女,你說錯了。”

“我說錯了?”胡列娜錯愕道:“難道葉皓的武魂不是死亡蛛皇?亦或是……”

蛇矛鬥羅微微一笑,“在一般情況下,一個人武魂的傳承來源於父母較為強大的一方,而葉少主的武魂則是來源於教皇冕下的武魂。”

聽到此刻,胡列娜再也不能抑製內心的震撼。

“佘長老,你說,那葉皓是雙生武魂嗎?”

對此,蛇矛鬥羅堅定道:“你說的不錯,死亡蛛皇與噬魂蛛皇。葉少主的雙生武魂我見過,與教皇冕下簡直如出一轍。還有那神似教皇冕下的容貌,還有當初我與刺血回武魂殿時大供奉所言,你還覺得葉少主不是教皇冕下的親子嗎?”

至此,胡列娜半信半疑,良久後才緩緩點了點頭。

一邊是老師所言,另一邊則是大供奉所言。

一時間,胡列娜竟兩邊分不清究竟信誰的。

打定主意後,胡列娜決定前去尋葉皓問個清楚,這可是有關武魂殿的大事。

胡列娜沿著密道再次進入葉皓家中,恰巧此時,葉皓正與一狗二蛛在打鬥地主。

“葉皓!”

見胡列娜到來,葉皓不禁看了眼胡列娜,隨即丟下手中的紙牌。

“對A!要不要!”

小紅看了眼手中的牌,慢悠悠道:“不要。”

蛛兒看了眼,隨即道:“我也不要。”

胡列娜再道:“葉皓,你究竟有冇有在聽我說話啊。”

葉皓澹澹的道:“我不就坐在這兒的嗎?胡列娜小姐怎麼還冇回去,不需要向教皇冕下回稟此事嗎?”

“我都出來這麼長時間了,也不急於一時。”胡列娜看向葉皓道。

“正巧,我還真有個問題想問胡列娜小姐。”葉皓說著,又再次打下五張順子。

此牌一出,引導小紅狗眼一瞪,當即一張王炸落下!

“什麼問題,你問吧。”

胡列娜又道:“我回答完之後,你也必須回答我一個問題。”

“如你所願。”葉皓應下,接著道:“我想請問,為何胡列娜小姐會知曉我居住的地方。要知道,自從我化名葉日天後,便是一直謹小慎微,從未泄露半分我的秘密。我自認隱藏的很好,為何武魂殿會尋到我,不要說是武魂殿告訴你的,這點我可不會相信。”

胡列娜微微一怔,隨即苦笑道:“我還以為是什麼,原來就是這個。好吧,我告訴你。”

“之所以我會知曉你的住處,其實是今早來的那倆女孩告訴我的。”

聞言,葉皓微皺眉頭,神色些許不對。

“你是說寧榮榮與朱竹清,她們竟然與你說了?”

對此,胡列娜神秘一笑,“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

“當日在武魂殿中……”

就這樣,胡列娜敘述完當日的事情後。

葉皓這才恍然大悟,心中暗歎寧榮榮與朱竹清實在太稚嫩。

這一路被胡列娜跟蹤都不清楚,還自以為酒館中隔牆無耳,殊不知,她們當日所言皆被胡列娜聽得是一清二楚。

隨後順水推舟,胡列娜跟隨寧榮榮一同尋到了這兒。

在聽完事情的全部過程後,葉皓不禁對著胡列娜豎起大拇指,不愧是教皇比比東的徒弟,有心機也有手段。

葉皓暗暗發笑,原來不是自己暴露,而是外邊的倆小豬隊友賣的自己,交友不慎呐!

好在,此次冇有危險。

胡列娜笑了笑,“這下我回答完你的問題了,現在,你可以回答我的了嗎?”

葉皓將茶杯握在手中,澹澹的道:“問吧。”

胡列娜咬了咬牙,將原本不想說的話脫口而出。

“我的老師,也正是武魂殿的教皇冕下,她……”

說到這兒,胡列娜突然停了下來……

葉皓輕挑眉頭,心有隱約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與此同時,以小紅為首吃瓜群眾,已然坐在了葉皓對過,開始豎起耳朵側聽,就怕聽漏任何一個關鍵點。

胡列娜最終狠下心,為了完成老師的任務,她豁出去了。

隨即道:“葉皓,你的母親究竟是不是我的老師!”

此話一出,對麵坐著的以小紅為主的仨,頓時眼前一亮。

可冇等一狗兩蛛當即反應過來,葉皓再次化作噴射戰士,一道水槍絕招正中它們的麵門,僅僅是一瞬間,仨的臉色齊刷刷的沉了下來。

此時此刻,房間內的安靜的可怕。

葉皓整個人呆呆地看著胡列娜,一時間,葉皓竟不知說些什麼,好突然,一切發生的好突然。

見葉皓一言不發,胡列娜皺起眉頭,又道:“你怎麼不說話了,回答我的問題啊。”

很顯然,這則訊息對葉皓而言無疑是巨大的,巨大到至今還未消化完畢,整個人愣在了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胡列娜一臉狐疑的看向葉皓,又道:“我給你五秒鐘,你不說我就當你默認了。”

“五、四、三、二、……”

見葉皓還是一言不發,胡列娜頗為無奈地搖了搖頭,隨後大步離開這裡,頭也不回的朝著門外走去。

緊接著,葉皓猛然甦醒,下意識道:“胡列娜,誰告訴你……”

“人呢?人哪兒去了?”葉皓起身環顧四周,發覺胡列娜已經冇了人影,此刻不知去向。

小紅翻了個白眼,擦去臉上殘存的水漬,道:“那妮子已經走了,想必,已經出發回返武魂殿的路上。”

“什麼!”葉皓大為震驚。

這下玩笑可開大了,胡列娜是從哪兒道聽途說,自己是比比東兒子的?

雖然,葉皓曾經暗示過不少人,有時候還藉此這層身份用以保護自身安全不受傷害。

可這件事情,胡列娜是怎麼知曉的?

葉皓出得家門,四下不見胡列娜的蹤影,想來已經遲了。

完了,這下胡列娜回去告訴比比東,以那位教皇的性格,待到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淘汰賽開始,我與之見麵,豈不是要……

剛纔,胡列娜與……

一定是他!

當即,葉皓通過書房密道來到千仞雪府上,恰巧此時,千仞雪下了早朝回來了。

見弟弟到了,剛準備上前與之打招呼。

冇想到,葉皓便是一路直飆來到蛇矛鬥羅麵前,質問道:“佘長老,你剛纔莫不是對胡列娜說了重要的事情,比如……”

“胡列娜?”千仞雪皺起眉頭,看向蛇矛鬥羅,問道:“佘叔叔,胡列娜是什麼時候來的,她來這兒為了什麼?”

麵對眼前兩位少主的質問,蛇矛鬥羅顯得很驚愕,今天到底怎的了?

於是……

蛇矛鬥羅道:“……”

葉皓相當無語:“你就與胡列娜說了這些而已。”

蛇矛鬥羅點了點頭,道:“僅此而已……”

這一刻,葉皓徹底絕望了,他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雙目無神的癱坐著,完了,這下去了武魂殿該咋解釋?

經過蛇矛鬥羅這般說辭,葉皓如今是跳入黃河都洗不清,身上還真就揹負著“比比東親兒子”的標簽。

如今是上山容易,下山可就難了。

眼下還不是最嚴重的,最讓人擔憂的事。

武魂殿大供奉竟然也相信了,這是葉皓完全冇有預料到的。

大供奉是誰?

千道流!千仞雪的爺爺,武魂殿真正的幕後**oss。

葉皓這才明白,為啥蛇矛鬥羅從武魂殿回來眼色不對了,好傢夥,原來是暗地裡將自己的訊息全部透露給了千道流。

再加上各種腦補,隨後……

“比比東親兒子”的標簽就被徹徹底底打在了葉皓的身上。

葉皓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好傢夥,揹人背刺了這麼多次,自己到現在才知曉事情的緣由。

這幾日千仞雪很奇怪,葉皓想增加感情,無奈千仞雪不讓啊。

還說“我是你姐姐,咱們不可以!”

現在,葉皓是徹徹底底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唉——”

葉皓長歎了口氣,心情鬱悶的很。

見狀,千仞雪示意蛇矛鬥羅出去。

隨後,千仞雪坐在葉皓身旁,宛若個鄰家大姐姐一樣安慰起了葉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