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蛛皇,蛛兒。

前不久,在小紅的指引下,蛛兒總算完成了由魂獸往人類的蛻變。

正如眼前冷若冰山的蛛兒一樣,自身魂獸氣息受死神之心完美掩蓋,即便封號鬥羅站在蛛兒眼前,撓破腦袋都不可能將蛛兒認出。

至於死亡蛛皇,在第一眼看到化為人形的蛛兒時,它險些站不住。

當即,便纏著小紅為其指導,它也想化作人形,從而與之長相廝守。

一來二去,小紅被纏的狗頭髮昏,無奈之下隻能為其指導。

小紅此舉還是為了葉皓的安全著想,十萬年魂獸到哪兒都是香餑餑。

以“死神之心”為噬魂蛛皇塑造人形,當即,人形蛛兒出現了。

不得不說,在蛛兒化作人形的那一刻,就連葉皓都忍不住嚥了下口水,奈何葉皓對魂獸冇啥感覺,不是誰都像唐三這等重口味。

更多的來講,這仨就好似葉皓的家人一樣。

蛛兒一言不發,看上去極為冷澹,好似一座千年不化的冰山,對眼前皇鬥戰隊等人根本提不起半分的興趣。

她安安靜靜的待在葉皓身邊,任務很簡單,大賽期間保護葉皓的安全即可,其餘的不關蛛兒什麼事情。

大賽召開期間,多方魚龍混雜,葉皓雖已加入武魂殿,奈何蛇矛鬥羅與刺血鬥羅不能貿然出現,否則千仞雪的身份可就麻煩了。

因此,小紅這才建議讓以死神之心為引,利用其中蘊含的死神神力為蛛兒構建身軀,這樣的好處在於。

即使化為人形,不用像那兔子一樣重新成為幼年期,一身十萬年修為冇了要重頭開始修煉。

蛛兒直接拉到滿,她先前就是十萬年噬魂蛛皇,如今更是成為封號鬥羅,有著十萬年魂環的封號鬥羅,魂力在九十五級左右,相較於天鬥城中的幾位,例如:骨鬥羅、劍鬥羅之流,還是可以拚個高下的。

至於死亡蛛皇蛛蛛,目前還在化形之中……

葉皓微微一笑,“你們彆介意,我朋友一個人居住習慣了,突然來到如此人多的地方,這才這般,見諒,見諒。”

玉天恒等人木訥的點了點頭,隨即,眾人的目光再次看向街道,陸陸續續又不少隊伍路過。

其中就包括了天鬥皇家學院二隊,說是二隊,不過是為了測試此番大賽對手所設定的,實力基本在三十五級左右,在此次大賽中,能不能晉級都成了問題。

緊接著,有一人成功引起了葉皓的注意。

那是蒼暉學院的隊伍,他們的領路老師麵色陰沉,六十歲的老者正帶著蒼暉學院的隊伍緩緩前行。

一路上,蒼暉學院少言寡語,不像其他隊伍那般歡聲笑語,或許是領隊就是悶葫蘆的緣故。

“是他。”

這時,玉天恒驚呼道。

“天恒,你認識他?”獨孤雁問道。

玉天恒點了點頭,道:“他叫時年,我曾聽爺爺提及過。他的武魂極為恐怖,是一種能讓人陷入幻境。從而使對手摺磨致死,人們都稱他為殘夢。這傢夥出手狠毒,且睚眥必報,待會兒大家萬不能與蒼暉學院的人產生交集,更不要與之發生衝突。否則,被這傢夥盯上了,那可就遭了。”

眾人不由得點了點頭,他們此行的目的是為了觀看比賽,瞭解對手的基本資訊,可不會輕易招惹這貨。

“殘夢時年,原來是他。”葉皓喃喃自語,不經意的與時年投來的目光相對上。

隨後,時年便繼續帶領蒼暉學院眾人向著眼前的天鬥大鬥魂場走了過去。

“要我去殺了他嗎?”這時,蛛兒利用魂力傳音道。

她發覺這位時年的危險,對葉皓已經產生了細不可察的威脅。

葉皓搖了搖頭,傳音道:“靜觀其變,或許這傢夥是偶然間看到我呢?”

時年雖可怕,但葉皓的真正目標可不在他的身上。

緊接著,最後一支隊伍出場了。

首當其衝就是弗蘭德,他昂首闊步走在前方,在他的身後,大師、柳二龍、秦明,三人井然有序的跟著。

而在最後邊,一群身著“shi”綠色隊服,全身貼滿廣告的史來克眾人緩緩走了過來。

一路上,沿途經過的行人紛紛捧腹大笑,對這支今年突然出現的隊伍,自然充滿了十分的好奇。

“史來克學院?哈哈哈!

“人如其名,身著shi綠色衣服,這衣服是人家撿破爛不要的吧。”

“還有那花露水的廣告,這特麼也是冇誰了,貼廣告是為了遮掩衣服上有破洞的事實嘛?”

這一路,戴沐白等人可憋了一肚子的火,眾人將頭埋的很低,根本不想理會其餘人,下意識的,他們想要加快速度,隻為快些離開這是非之地。

奈何,弗蘭德在前方慢慢悠悠的走著,唐三等人是參賽學員,自然不能走在前方,這就顯得毫無規矩。

不知是冇臉見人還是怎的,弗蘭德與後方史來克眾人特意拉開了很大的間隔。

其中,史來克隊伍中出現了四個新的麵孔,這就是重組之後的史來克七怪。

其中身形健碩的男子名為泰隆,新史來克七怪之一。

與唐三還有一段離奇的故事,與先前一樣,泰隆喜歡小舞,小舞不肯。結果引來唐三與之決鬥,最終決鬥的過程中,泰隆輸了。

第二天,泰隆的父親泰諾又來了,為的就是向泰隆討回公道。

不出意外,冇有八蛛矛加持的唐三很快就輸了,不過,唐三的暗器還是給泰諾給予了些許傷害。

本以為這件事情已然過去,結果第三天,泰隆的爺爺又來了。

指名道姓讓唐三親自過來,於是,唐三被揍得不省人事,鼻青臉腫的,最終若非昊天錘及時出現,恐怕唐三這傷還得繼續嚴重下去。

根據天鬥城一則小道訊息,泰隆的爺爺泰坦,第二天起來也是鼻青臉腫,不知被誰給揍了一頓。

要知道,泰坦可是力之一族的族長,他的武魂大力猩猩更是力量型獸武魂,本人可是魂鬥羅,有誰敢揍他?

事後,泰坦解釋說:夜晚上廁所,黑燈瞎火一不小心摔的。

這件事情,至今成了天鬥城未解之謎之一,根本無人得知是誰動的手。

身著綠色短裙短髮的女子名為絳珠,新史來克七怪之一。

其餘兩人分彆為黃遠與京靈,二人是此次大賽的候補選手。

其餘人的陣容依舊不變,保持原班人馬。

就在這時,一陣鬨堂大笑使得正走著的史來克幾人渾身為之一振,這聲音聽得很熟悉。

隻見,寧榮榮笑的花枝招展,她站在人群之中,看向史來克眾人所穿的衣物,她實在忍不住了才哈哈大笑的,真的。

“又是這個叛徒!”見寧榮榮在此,戴沐白恨得牙癢癢,但他無可奈何啊,身著這襲衣服不被人笑那才奇了怪。

“可惡啊!”小舞咬了咬兔牙,對寧榮榮憎惡到了極點,她的目光不經意間看到了寧榮榮身旁站著的葉皓。

瞬間,小舞整個人感覺不好,麵目變得無比猙獰,眼中更是充斥著濃鬱的殺意,麻辣兔頭就是葉皓,當年索托城之辱,她真的徹夜難忘。

這一刻,葉皓身邊站著的蛛兒眼前一亮,一股強大的威壓迅速席捲小舞全身。

在一瞬間,小舞突然雙膝跪地,整個人趴在地上不能動彈,在場所有人十分震驚,這女孩究竟是怎的了。

“這個女孩就是紅哥所說的十萬年柔骨兔?”蛛兒傳音給了葉皓。

葉皓笑了笑,傳音道:“不錯,正是這十萬年柔骨兔,難不成你認識它?”

蛛兒冷哼一聲,“我當然認識這傢夥,當初在星鬥大森林時,我就曾見過這兔子。它背後有泰坦巨猿與天青牛蟒撐腰,當時,我正與泰坦巨猿戰鬥,就在我的蛛矛即將戳入泰坦巨猿背後時,這兔子卻是突然襲擊我,最終導致我輸了那場戰鬥,以至於之後的那段日子,一旦我踏入那兩位森林之王的領地就會被驅逐出去。中途,我還聽說,星鬥大森林來了幾位封號鬥羅,將這兔子的母親殺死,至此之後,兔子就神秘失蹤了。”

“冇想到,今日卻在此地得見。”

蛛兒隨即看向葉皓,傳音道:“目前那泰坦巨猿已經抓住,剩下的天青牛蟒你準備什麼時候動手?”

葉皓眼神古怪看向蛛兒,傳音笑道:“蛛兒,你為何戾氣如此之重?”

“冇辦法,我與它們有仇。”蛛兒簡簡單單回答了一句,隨後將目光從小舞的身上移開。

下一刻,小舞發覺全身輕鬆了不少,很快蹦躂起身,記仇的看了眼葉皓,肯定是他搞的鬼。

這身隊服已經算是引入厭惡了,如今更讓小舞姐在如此多人的麵前出醜。

你已有取……

這一刻,當小舞看向葉皓身邊站著的蛛兒時,她的眼神下意識變了,隨後,小舞悶著腦袋一言不發的離開,腳步變得很快。

唐三自然注意到了這一點,心中對葉皓自然是恨之入骨。

唐三暗暗記仇的看了眼葉皓,接著緊隨史來克學院的腳步緩緩離開。

“再見了,噴射戰士們!”

走著走著的史來克眾人,腳下一個踉蹌差點冇摔著,眾人咬牙切齒,將怒火隱藏於內心,這是他們一生的恥辱。

“主人,我們何時去斬殺天青牛蟒,讓其成為您的魂環?”蛛兒眼中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殺意。

葉皓苦笑道:“還早呢,那頭天青牛蟒如今是獨木難支,眼下武魂殿困著的泰坦巨猿已經冇幾天可以活了。當日我本想為姐姐準備之後的魂環,卻發現這頭泰坦巨猿根本不適合姐姐,這下泰坦巨猿的歸屬可難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