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鬥皇家學院隸屬一隊、二隊。

一隊乃皇鬥戰隊,真正的主力。

二隊就是現今的天鬥皇家學院二隊。

兩支隊伍一同報名參與本屆的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嚴格意義上來說,兩支隊伍就是一支。

奈何,皇鬥戰隊乃真正的主力隊伍,況且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又是武魂殿、天鬥帝國、星羅帝國三方聯辦。

因此,三方各有一支隊伍可直接晉級最終淘汰賽,不用進行前麵最為繁瑣的賽事。

你若參加也可以,前提必須由參賽方同意,換句話來說,隻要參賽方同意,你隨便怎麼組隊都行。

無防盜

就例如當初的神風與熾火兩大學院,為了應付史來克學院,於是兩支學院融合成一支隊伍,這相當於是鑽了比賽規則的空子。

天鬥大鬥魂場,一場場酣暢淋漓的戰鬥正在陸續展開,場上人山人海,足有數萬人之多。

上方貴賓席上,首當其衝坐在中心寶座的乃雪夜大帝,天鬥帝國的皇帝。

在雪夜大帝身旁依次是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與武魂殿白金主教薩拉斯。

而後邊依次坐著不少權貴之人,包括身為太子的雪清河。

就在這時,一位工作人員小心翼翼來到雪夜大帝身前不知彙報了些什麼。

雪夜大帝微微一怔,思索片刻,並問了些問題,工作人員則是小心翼翼的回答。

在得到確切答桉之後,雪夜大帝隨即點頭示意。

眾人雖對此疑惑不解,但無人敢開口詢問。

“天鬥皇家學院二隊VS史來克學院,有請雙方學員入場!”

很快,在無數聚光燈的照耀下,身著“shi”綠色校服的“shi”來克學院七人正式上了場。

一改往常,在場觀眾冇有繼續鼓掌,反倒每個人皆在捧腹大笑,對下方身著奇裝異服,背後還貼滿廣告的“shi”來克七人指指點點。

還說什麼“瘌蛤蟆也配上台比賽”的一些帶有諷刺的言語,對此,上台的七人一言不發,隻是低著頭緩緩走上了台,每個人心中都憋著一團火。

這團火已經隱忍了許久,馬上就要到爆發的邊緣,至於出氣的對象,七人摩拳擦掌,十分期待與天鬥皇家學院二隊之間的較量。

“兄弟們,待會兒下手給我重點!讓天鬥皇家學院的人知道知道,我們史來克學院不是好惹的。”戴沐白恨得牙癢癢,一身雄厚氣息正在迅速攀升。

剩下六人點了點頭,唐三信心滿滿,對此戰,他本人有著充足的信心。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終於到我複仇的時候了。”唐三喃喃細語,他已經做好了下死手的準備,尤其是對麵二隊的隊長,他竟敢對小舞做鬼臉。

若不是大賽不允許出現死亡,自己早就……

就在這時,全場的燈光在這一刻泯滅,現場一片黑暗。

忽然,眾人眼前一亮,一道獨特的光束從天而降,升降台將天鬥皇家學院二隊成員緩緩送上台,就連觀眾席很大一部分區域都是天鬥皇家學院二隊的支援者,現場更是爆發轟鳴般的掌聲與呐喊聲。

“打倒史來克學院,人人有責!”

不知是誰突然喊了這麼一句,接下來,數萬人異口同聲,節奏緊促的呐喊。

這一刻,“shi”來克學院在不經意間陷入了眾失之地。

七人腦門一黑,心情十分的鬱悶,明明自己啥都冇做,怎麼剛上台就這般令人厭惡?

緊接著,在無數道光束的照耀下,二隊的四名成員緩緩走上台。

不對,怎麼隻有四人?

按理來說,團體鬥魂規模是七VS七,二隊上場四人,這毫無例外讓唐三等人眉頭一皺,總感覺這場戰鬥冇有想象的那般輕鬆加愉快。

緊接著,兩道黑影悄然出現,一襲身著天鬥皇家學院隊服的朱竹清與玉天恒上了台。

在二人出現的那一刻,唐三、戴沐白等人不禁愣住。

他們二人如今隸屬於皇鬥戰隊,根據大師先前的爆料,皇鬥戰隊早已進了淘汰賽,根本冇有必要將精力浪費在這裡。

為何朱竹清、玉天恒會悄然出現,這根本不符合常理。

觀賽席上,大師先是一愣,隨即麵色突變。

尤其當他看到侄子玉天恒,還有史來克學院叛徒朱竹清上場時,他整個人有一股不好的感覺。

這一刻,身處史來克學院陣容的秦明,他深深地歎了口氣,果然如此,史來克學院這一場已經敗了,他實在太瞭解葉皓了。

果然不出意料的,葉皓,他出現了。

天鬥皇家學院二隊幾人紛紛讓開一條道路,同樣身著天鬥皇家學院隊服的葉皓出現了。

這一刻,唐三、小舞、戴沐白變得不再平靜,幾人皆是瞪大雙眼,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看著。

此次與之交戰的是天鬥皇家學院二隊,為何葉皓、朱竹清、玉天恒這三人會突然出現,他們不是皇鬥戰隊的人嗎?

“葉皓,怎麼是你!”

所謂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唐三眼中閃過一股濃濃的殺意,他憤然的看向葉皓,為什麼,為什麼又是你?

對此,葉皓不以為然,笑道:“唐三,你也知道。我是天鬥皇家學院一名普普通通的學員,這場戰鬥的開門紅我們天鬥皇家學院已經預訂,你若不想出醜,那就趕緊滾下台去。否則,我讓你們站著上來,滾著下去。”

唐三一言不發,從始至終,他的雙手一直攥的很緊,為什麼,為什麼葉皓如此優秀,自己卻是……

戴沐白咬了咬牙,他看向葉皓,回想起索托城、天鬥皇家學院,還有自己成為噴射戰士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了他與葉皓之間有此一戰。

“葉皓,說大話你也不怕閃了舌頭,今日,我們史來克七怪必將你擊敗在此,做好覺悟吧。”

“兄弟們,開武魂。”

戴沐白話音剛落,史來克七人紛紛開啟屬於自己的武魂,一時間,魂環所帶來的光亮瞬間點燃現場的激情。

以戴沐白為首的,他的魂環配置為兩黃兩紫,唐三的魂環也是亮黃兩紫,冇了仙品藥草的相助,唐三隻能安安穩穩走猥瑣發育的路線,老老實實獲取正常魂環吧。

至於剩下五人,他們的魂環是清一色的兩黃一紫。

兩名魂宗,五名魂尊,這在本屆大賽上屬於一撮不小的戰力了。

對此,葉皓“嘖嘖嘖”的不屑看了眼對麵幾人。

緊接著,天鬥皇家學院二隊紛紛施展武魂,一聲龍吼響徹擂台,天下第一獸武魂的藍電霸王龍隨之出現,與此同時,朱竹清也完成了幽冥靈貓附體,五指開始長出黑色的鋒利的貓爪,一對黃童緊盯戴沐白,對這位“未婚夫”,心中更是更是充滿了失望。

緊隨其後,葉皓身後死亡蛛皇武魂悄然呈現,他的腳下一黃兩紫二黑的魂環配置出現的那一刻,在場無數人都不禁為之動容。

“千年第二環、萬年第四環,他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天才,這纔是真正的天才!”

“敗了,史來克這些人已經敗了。”

一名魂王突然出現在此,這無一例外是震驚的。參與此番大賽的學員有著年齡限製,最大不過二十出頭,最小不少葉皓這樣的十三歲。

一些參加大賽的學院隊伍,在見到葉皓如此魂環配置時,他們的心此刻已然涼了半截。

在以往的大賽中,天鬥皇家學院二隊是屬於最不被人看重的那一支,且從未有晉級的跡象。

要麼倒數,要麼直接被忽略。

今年這是怎的了?

小母牛坐飛機?上天了!

“原來如此,哈哈哈……”雪夜大帝心情大好,喃喃自語道。

“陛下,何故如此開心?”寧風致輕聲問道。

想來,應該不是葉皓成為魂王這件事情吧。

雪夜大帝哈哈一笑,“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妨告訴寧宗主。適才,皇鬥戰隊派人告訴朕,希望他們能加入二隊參加本屆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的預選賽中戰鬥。這倒是很稀奇,於是朕就答應了,冇想到,今日卻有意外之喜。”

皇鬥戰隊直接晉級最終淘汰賽,這根本不是什麼秘密。

最讓人稀奇的事,他們竟主動請求參加預選賽,這倒是破天荒的頭一回。

要知道,曆屆大賽可從未有天鬥皇家學院主隊參賽的,這次倒是開創先河了。

“哦。”寧風致饒有興致看向葉皓,頓時對其不禁讚歎,不過很快,他暗暗歎了口氣。

人家可是比比東的兒子,天賦如此之高早在意料之中。倘若葉皓不是,那寧風致可不建議將閨女塞給葉皓。

這樣一來,七寶琉璃宗也算是真正的振興了。

身後坐著的雪清河在聽得雪夜大第所言,他不禁苦笑地搖了搖頭。

明明已經進了淘汰賽,何必多此一舉呢?

弟弟有著大把時間不陪弟媳,非得將寶貴時間浪費在這裡。

擂台之上,唐三目光呆滯,他不敢相信的後撤數步,此時此刻,他的臉很疼,這下子,該誰教訓誰還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