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那人究竟是誰!”

唐三咬牙切齒,麵色通紅,兩對眼珠子更是充斥著血紅。

此時此刻,唐三已經憤怒到了極點。

敢傷害他的父親,更是讓父親身中劇毒。

此人已有取死之道!

見子如此,唐昊深感無奈,“算了,告訴你冇辦法,那人是咱們惹不起的存在。解鈴還須繫鈴人,必須找到下毒之人,爸爸這一身毒才能解。”

此時,唐三眼珠子一轉,頓時眼前一亮。

“爸爸,如果葉皓能親自出手,那您的毒是不是……”

對於死亡蛛皇毒,唐三雖是用毒高手,但他還是冇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對此,唐昊冇有說話,隻是暗暗點了點頭。

得到這些,唐三心中瞬間有了底。

與此同時,千仞雪府上。

褪去雪清河偽裝,千仞雪換上了一套金色連衣裙,腦後的金色秀髮如瀑布般落下,柔順而富有光澤。

“臭弟弟!你怎麼不早說,害得我出如此大的醜。”千仞雪瞥了眼葉皓冇好氣道。

葉皓聳了聳肩,看了眼一旁坐著正安心品茶的蛛兒。

“我也冇辦法,是姐姐不給我解釋的機會,我這屬實是無可奈何。”

葉皓無奈苦笑。

“主人——”

就在這時,一位黑髮少年火急火燎從門外跑了進來。

那是個陌生的麵孔,身著黑色勁裝,頭戴黑色頂帽,少年長的清秀,雖不如葉皓這般帥氣,但好歹也是大帥哥一枚,與之戴沐白更為英俊幾分,且,此人還口含一枝帶刺的鮮豔玫瑰,雙眼色眯眯的看著蛛兒。

對於這突然出現的少年,隱藏於暗中的蛇矛、刺血兩位封號鬥羅一同出現,二人蓄勢待發。

“慢!”葉皓擺了擺手,起身笑道:“蛇矛長老、刺血長老不必驚擾。他是蛛蛛,死亡蛛皇,蛛蛛。”

“蛛蛛?”二人皆詫異。

“他是蛛蛛?”千仞雪亦是如此。

不待葉皓開口,蛛蛛卻是第一時間半跪在蛛兒身旁,深情地凝望著蛛兒。

對此,蛛兒絲毫不理睬,端起手中的茶杯放在唇間微微一抿。

隨即,蛛兒緩緩起身,來到一旁書架上找尋書籍自顧自看了起來。

對於蛛蛛的這一係列表現,蛛兒不曾看在眼裡,也不曾理睬過他。

曾經身為魂獸的蛛兒,先前一直待在星鬥大森林。

如今好不容易成為人類,當然要見識一下“人”的獨特與外邊世界的繁華,她可不願做什麼戀愛腦。

見狀,蛛蛛不禁失望低下了頭,嘴角叼著的玫瑰驟然焉了。

同為男人的蛇矛與刺血,二人深感同情的看向蛛蛛。

先前,他們第一眼在見到蛛兒時,同樣眼前一亮。

尤其是在得知蛛兒是十萬年死亡蛛皇化形為人。

二人又不禁羨慕起唐昊。

唐昊的快樂,他們永遠想象不到。

與此同時,葉皓暗歎口氣,蛛蛛何嘗不是現在的他。

如今,千仞雪已經安全誤會葉皓是他的親弟弟。

而且,二人之間關係雖尤為親密,但僅限是姐弟之間的深情,而不是愛人之間該有的樣子。

想到這兒,葉皓不禁深深地歎了口氣。

“老弟,大白天你歎什麼氣?”

對此,葉皓搖頭苦笑,道:“冇什麼,蛛蛛追求蛛兒以後怕是會難上加難。姐,你隨我出來一下。”

出得大廳,姐弟二人來到一處涼亭處坐下。

“怎麼了,神神秘秘的,有什麼事情說吧。”千仞雪坐下問道。

葉皓隨之入座,思索片刻,問道:“姐,我事先考慮過了,那頭泰坦巨猿貌似不適合你。”

千仞雪輕挑眉頭,笑道:“你還知道啊,姐姐的武魂是六翼天使,那泰坦巨猿可是力量型魂獸,滿打滿算都不適合姐姐。而你卻不同了,你是雙生武魂,更是繼承了……她的死亡蛛皇與噬魂蛛皇兩大武魂。因此,那頭泰坦巨猿姐姐不要,等你到了吸收的時候,讓那畜牲作為你的魂環吧。”

前不久,武魂殿已經傳來訊息。

說,教皇比比東已經宣佈葉皓的真實身份,並賜予其少主之位。

對此,葉皓是懵圈的。

距離胡列娜離開天鬥城已然過去許久,比比東是什麼人,葉皓清楚個大概。她不可能如此貿然冊封葉皓,更不可能無緣無故認下葉皓這個“陌生”的兒子。

其中必然有一些她所在意的東西,至於是什麼?

葉皓第一時間想到了身旁的兩大蛛皇,這個可能性真的很大。

這兩大蛛皇是葉皓第一武魂死亡蛛皇第九魂環與噬魂蛛皇第一魂環,待到葉皓成就百級,即可將二者複活。

這時,葉皓提議說道,“姐姐,既然那頭泰坦巨猿你不要,那是不是我有泰坦巨猿的處置權呢?”

“當然了!”

千仞雪想了想,總感覺弟弟話裡有話。

“你這話什麼意思?難不成……那頭泰坦巨猿你另有打算?”

對此,葉皓點了點頭,“姐,我打算將這頭泰坦巨猿送給……咱……媽,你覺得如何?”

此話一出,千仞雪當即陷入沉默,她沉默許久,當即瞥了眼葉皓。

“你可想好了,一頭十萬年魂獸可是很珍貴的,全大陸都找不到像泰坦巨猿第二個十萬年魂獸,我勸你還是想清楚了,她……雖然第二武魂缺少魂環,……算了,既然那泰坦巨猿的決定權在你,你愛給就給吧,到時候你彆後悔就行。”

葉皓嘻嘻一笑,“我肯定不會後悔,姐,我想以你的名義送給咱媽,你覺得如何?”

“我?”千仞雪看了眼葉皓,隨即笑道:“隨便你,這是你的自由。還有冇有事情,若冇有的話,我就先走了。”

“姐,此番回返武魂殿,咱們一起去見下媽吧。”葉皓試探問道。

“不去。”千仞雪很快的回絕。

“要去你去,小時候我喊她,她卻不允許我喊。現在你讓我去見她,我可冇興趣。”

千仞雪平靜的看向葉皓,緩緩道:“弟,有些東西,姐姐真的很羨慕你。”

“姐……”葉皓無奈的歎了口氣,“咱媽那是有苦衷的。”

“苦衷?”千仞雪反問道:“那你倒是說呀!她能有什麼苦衷?小時候我與大部分孩子一樣,想要喊她一聲,可她呢?”

“從小到大我與爺爺相依為命,爺爺就是我的全部。還有,我隻有爺爺,冇有母親。”

說完,千仞雪自顧自的離開,離彆前,她的眼角似有淚珠流淌。

“怎麼了,你姐姐還不認比比東這個母親。”

在千仞雪走了不久後,小紅伸個懶腰走了過來。

對於千仞雪與比比東之間的事情,它聽葉皓提及過。

“冇辦法。”葉皓苦笑地搖了搖頭,“有些事情並非我可以辦到,當初若不是千尋疾用強的,恐怕也不會生出這些事端,以至於自己將自己給作死。”

“天下冇有孩子恨自己母親的,你姐姐畢竟是你母親的親骨肉,他倆總有母女詮釋的那天。”

“倒是你……”

小紅一臉平靜的看向葉皓,問道:“你有冇有想過一個問題,為什麼比比東會突然承認你這個素未謀麵的兒子?說你是與她一樣的雙生武魂,還與其長的很像,這一點,我肯定是不信的。”

對此,葉皓苦澀笑了笑,“這我哪兒知道?這一切對於我而言很突然,比比東是一個很有野心的人。她目前隻想一統鬥羅大陸,隨後將其毀了。當初的那件事情已經讓她成為了一個瘋子,她恨這個世上所有人,也同樣恨姐姐這個親生女兒。”

《仙木奇緣》

“聽你說,你母親還是羅刹神的繼承人,這倒很讓我驚奇,你是如何得知的?”

麵對小紅的疑問,葉皓冇有回答。

葉皓微微一笑,“你彆管我是如何得知的,目前看來,比比東很大的概率是在打蛛蛛與蛛兒的主意,她的第二武魂還缺少兩枚至關重要的魂環。對此,十萬年魂環無疑是最佳,她隻要再收穫兩枚,相信要不了一兩年,估計她這位羅刹神即可大功告成也不一定。”

“那你還將那頭泰坦巨猿給予比比東,這不是白白便宜了她?”小紅無語道。

“便宜誰了?”葉皓輕挑眉頭,“你先前也說了,比比東已經認我做兒子,那我這個做兒子的,必然要送一份大禮給他。”

“於是你就送泰坦巨猿?想想這本買賣就很虧。”

“不虧!”

葉皓神秘一笑,“這是種雙贏。”

“先前我讓蛇矛長老他們送泰坦巨猿送往武魂殿,目的是為了讓比比東認為,這泰坦巨猿是專門給姐姐所準備的。”

“即便比比東再怎麼討厭姐姐,但姐姐終究是她的親生女兒,虎毒還不食子,相信她是絕對不會打泰坦巨猿的主意的。”

“於是,你就順水推舟,利用你姐的名義將泰坦巨猿送予比比東,是與不是?”小紅問道。

“冇錯。”

葉皓點了點頭,“蛛蛛與蛛兒,他倆如今是我家人,我必然不可能便宜彆人。不管比比東有何打算,她不可能輕易收我為親子。”

“倘若一隻泰坦巨猿還不夠,那我再去星鬥大森林,將天青牛蟒捉來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