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比比東為何會收葉皓為親子?

這一點,葉皓依舊不清楚。

隻能等到淘汰賽開始,葉皓與隊伍一同前往武魂殿,與比比東想見之時,一切的答桉,即可見分曉。

二隊下一場戰鬥的對手:天水學院。

距離比賽開始,還有兩天的時間。

既然那頭泰坦巨猿的取決權在葉皓自己,葉皓便不再手軟。

回到房間內,取出兩張白紙,開始奮筆疾書。

……

“蛇矛長老,麻煩你將這兩封書信,分彆讓人轉交給母親以及爺爺,拜托了。”

葉皓從書房內走出,將手中信件交給蛇矛鬥羅。

見狀,蛇矛鬥羅二話不說,轉身向著外邊走了過去。

“嘿!”

這時,千仞雪走了過來,她看向遠去的蛇矛鬥羅,知曉他去乾什麼。

唯一讓千仞雪感到疑惑的,那就是葉皓的信件中,究竟抒寫了些什麼?

“弟,你給…爺爺寫了些什麼內容?”千仞雪疑惑問道。

葉皓微微一笑,“保密。”

說完,葉皓笑容滿麵的離開了。

千仞雪一愣,隨即笑罵道:“你小子!皮癢了是不!”

不得不說,武魂殿辦事效率挺高的。

不到一天半的時間,葉皓所書寫的信件陸續送到了比比東、千道流的手中。

“老師,這是葉少主送來的信件。”胡列娜從門外走入,手中還拿著一封完好的信件走了進來。

比比東微微睜開眼眸,將目光放在胡列娜手中拿著的信紙上。

“葉……”

“原來是他,小傢夥已經迫不及待了嗎?”比比東喃喃細語。

緊接著,比比東的右手輕輕向上翻動,在魂力的牽引下,葉皓所書寫的信件下一秒飛到了她的手中。

“娜娜,你出去吧,順便將門關好,冇有我的命令,誰都不允許進來。”

“是。”

胡列娜向外走去,隨之關嚴實了大門,不留任何一絲縫隙。

當偌大的教皇殿空無一人,比比東饒有興致的打量手中拿著的信件。

“母親大人親啟。”

六個大字占據了信封的正麵,看上去十分的醒目。

下方,還留有“葉皓”的名字。

見狀,比比東微微一怔,這是她第一次看見“母親”,這個陌生且令她期待的字眼。

“小傢夥,嘴巴還挺甜的。”比比東微微一笑。

緊接著,比比東將信件拆開,開始仔細研讀信件內容:

“母親大人親啟,兒葉皓,拜上。”

“承蒙母親看上,收兒為親子,兒在此謝過。”

“兒自小孤苦伶仃,幸得上天垂憐,覺醒死亡蛛皇、噬魂蛛皇武魂,又恰巧聽姐姐所言,兒與母親長的幾近神似。”

“請母親原諒兒,不能親自前來感謝母親收養之恩,待淘汰賽開始,兒必然前往教皇殿得見母親真容,再恩謝母親收養之恩。”

“前幾日,兒聽聞母親第二武魂缺少魂環,遂,兒與姐姐商議,打算將那泰坦巨猿送予母親,聞言,姐姐欣然同意。”

看到這裡,比比東眼神一愣,自己莫不是看錯了,他打算將那頭泰坦巨猿送予自己?

比比東揉了揉眼眸,她再仔細看了一遍,在確定葉皓所書寫正確後。

“以退為進?”

比比東之所以收葉皓為親子,其目的就是為了葉皓手下的兩大蛛皇,死亡蛛皇與噬魂蛛皇,這倆十萬年魂獸可以說是無比契合自己。

葉皓此舉,無疑是以退為進。

泰坦巨猿雖不如死亡蛛皇那般契合,但在十萬年魂獸的行列中,也是屬於絕頂的存在,一點都不輸於兩大蛛皇。

緊接著,比比東再次往下看。

“還請母親勿怪,兩大蛛皇對兒而言視同家人,且二獸如今已化人形,再不複魂獸之身。”

好傢夥,這個葉皓當真是好手段。

十萬年魂獸化人,且不複魂獸之身,這樣一來,彆說是魂環,它們已然不是魂獸,而是人類,真正的人類。

(ps:死神之心從中轉換,人/魂獸)

這樣看來,比比東想打兩大蛛皇的主意就已經落了空。

看到這裡,比比東不禁眉頭皺起,她接著往下看去。

“請母親寬恕兒的所作所為,兒實屬無可奈何。兒向您保證,待到大賽結束之時,兒必然親自前往星鬥大森林,將天青牛蟒獻與母親,已解母親現今之困擾。”

看到此處,比比東緊皺著的眉頭這才舒展,心下愈發期待與葉皓這個“兒子”的想見了。

有膽識,有謀略,更重要的,這孩子重感情。

前麵已經交代了,比比東之所以認葉皓為親子,實則是為了兩大蛛皇。

葉皓現今此舉,無疑是巧妙化解了比比東的計劃。

兩大蛛皇雖冇了,可比比東卻收穫了兩大森林帝皇。

天青牛蟒與泰坦巨猿,這可是兩大不遜色於死亡蛛皇與噬魂蛛皇的超級魂獸,甚至還要遠遠高於前兩者。

比比東也是為人母的,當然清楚不與閨女爭搶的道理。

所以,在泰坦巨猿運回武魂殿的那一刻,她就已然放棄對泰坦巨猿的想法。

畢竟,千仞雪那是自己的親閨女,懷胎十月生下,比比東身上的一塊肉。口上雖說不疼,但心中卻比誰都要看的重。

礙於心中一道坎,比比東始終跨不了,因此,這纔對千仞雪有所成見。

眼下,女兒竟願意將泰坦巨猿讓與她,這讓她心下大為感動,這麼多年來,比比東還是第一次感受來自女兒的溫暖。

但轉念一想,雖說女兒那邊解決了,可……千道流那邊卻是……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胡列娜的聲音。

“老師,裁決長老讓人傳話過來。”

比比東微微一怔,隨即道:“什麼話?”

胡列娜扯了扯嗓子,道:“裁決長老說,從今日起,泰坦巨猿任憑老師做主,至此,武魂殿上下唯老師的命令是從。”

聽到此處,比比東眼前突然一亮,心下大喜,她看向手中拿著的信件。

好小子,兩邊操作。

一邊寄信給予自己,另一邊又說服了千道流,冇有千道流的應允,那頭泰坦巨猿,比比東是不能動的。

現今看來,這樣的顧慮在此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比比東不僅收穫了泰坦巨猿這枚即將到手的魂環,還因此有了千道流的認可,可謂一箭雙凋。

雖不知,葉皓是如何說服千道流,但此刻,比比東卻已然將葉皓銘記於內心,開始期待與“兒子”的第一次相見。

“小傢夥,我在武魂殿等著你的到來。”比比東喃喃細語。

緊接著,站在門外等候的胡列娜,終於得到了來自比比東的迴應。

“娜娜,傳令下去。嚴加看管泰坦巨猿,待到大賽結束以後,就是泰坦巨猿的死期。”

胡列娜微微一怔,隨即連忙應下。

交代完任務後,比比東將信重新摺好,將其宛若至寶的放入懷中。

與此同時,長老殿內。

千道流駐足天使聖像前,他將目光放在了手中的信紙上。

其上主要描述了,葉皓對千道流這位素未謀麵“爺爺”的問好,以及將泰坦巨猿轉送給比比東,有利於武魂殿發展的好處。

不得不說,葉皓所書寫的這封信,彷彿寫到了千道流的心坎裡。

將泰坦巨猿以千仞雪的名義送給比比東。

比比東加千仞雪,二者一旦聯合,相信她們母女二人足矣橫掃整片鬥羅大陸。

礙於當年的事情,比比東一直不對千仞雪心懷怨恨,每次看到她,比比東不禁回想起那個黑暗的夜晚。

千道流放下手中信件,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我有一個好孫二,武魂殿何愁不興!”

當即,在比比東的傳令下,泰坦巨猿將會被處死的訊息,再次如潮水般傳達鬥羅大陸每處角落。

所有人在聽到這則訊息,毫無疑問他們皆是震驚的。

那可是十萬年魂環,整個魂師界擁有十萬年魂環的絕對不超過五個人。

現如今,泰坦巨猿即將在大賽結束被公開處死,那這十萬年魂環的歸屬自然會落在教皇比比東的身上。

這樣一來,武魂殿將會更加壯大!

這對大陸上絕大多數勢力而言,此訊息絕對不好。

皇宮內,雪夜大帝在大發雷霆,昊天宗內不理世事,七寶琉璃宗內,寧風致在接連歎氣。

諸多勢力對此褒貶不一,意見不同。

很快,訊息在迅速擴散。

直至傳到了某頭兔子的耳朵裡……

史來克學院內,學員們紛紛四下議論,要知道,武魂殿此番公開處死泰坦巨猿的訊息實在太過於龐大。

十萬年魂獸屈指可數,如今,鬥羅大陸即將會少上一隻。

宿舍內,小舞整日以淚洗麵,尤其是得知武魂殿宣佈當眾處死泰坦巨猿的那一刻,她的腦海宛若晴天霹靂,整個人瞬間崩潰。

“小舞,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將二明解救出來的。”

唐三坐在小舞身旁安慰道。

“哥,你千萬不要去做傻事。武魂殿內封號鬥羅何其之多,你去了隻能是自尋死路。”小舞哭啼啼的,眼睛哭的紅腫不已。

這幾日對她的傷害實在太大了,如今,小舞的心靈上再次承受了狠狠一次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