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大師的猜想,唐昊緩緩搖了搖頭。

“不,那人並不是葉皓,從氣息上根本不是,此人我還是第一次見。”

“難不成……”

他就是對我下毒之人!

說著說著,唐昊眼中燃氣怒火,濃濃的殺氣正在迅速擴散。

與此同時,揹著小舞跑出森林的唐三,他轉身憤然的看去,對於搶了自己魂骨的那人,他實在太想將其宰了。

到手的機緣就這麼不明不白的冇了,唐三實在太恨了!

“小三,你趕緊將小舞抱回去歇息吧,後天與熾火學院的較量……你自己看著辦。”大師歎息道。

對此,唐三凝重的點了點頭,隨即,他轉身看向大師、唐昊。

“爸爸、老師,你們還是讓我修煉第二武魂吧,藍銀草實在是太廢了。”

此話一出,二人不禁愣住。

緊接著,唐昊低聲怒斥道:“小三,你的藍銀草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樣,待到時間成熟,爸爸會帶你去往一個神秘的地方,讓你的藍銀草得到二次進化。”

聽得此話,大師不禁眼前一亮,藍銀草竟然能第二次進化,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爸爸,這是真的嗎?”唐三眼中散發光芒。

唐昊點了點頭,“爸爸還騙你不成,趕緊回去歇息吧。”

……

天鬥城千仞雪府上。

葉皓與千仞雪席地而坐,明亮的燈光下,將二人的身影照的很長。

“殘夢時年?”千仞雪震驚,“這老傢夥竟敢對你下手,他死了冇?”

對於時年的膽大妄為,千仞雪更為關心的是葉皓的安全。

對此,葉皓微微一笑,對於時年的暗殺,他本人並未放在心上。

有死神之心照著,時年的幻境在葉皓眼前彷彿冇有。

“姐,您的安心吧,時年已經被我要挾,讓他去了史來克學院用以對付唐三。前不久探子不是剛回來彙報,說唐昊此刻正在史來克學院嗎?”

“那時年的確該殺,但我並不想藉此臟了自己的手,那我就勞煩唐昊父子出手嘍!想來這時,蛛蛛也應該快回來了。”

葉皓話音剛落,蛛蛛突然從屋頂下墜,手中還黏有紫色蛛網。

他將時年所掉落的魂骨交予葉皓。

“主人,不出您所料,那時年已然被唐昊擊傷,隨後又被唐三利用黑色像銀針似的東西擊殺,最終時年化作一攤黑水,這塊魂骨就是時年所掉落的。”

說完,葉皓起身接過時年所掉落的魂骨,在仔細的打量著。

這塊頭部魂骨品相不錯,隻可惜根本不適合自己,挺適合像寧榮榮、葉冷冷這類輔助係魂師。

“辛苦你了蛛蛛,你若無事就去尋蛛兒玩去吧。”

提及到蛛兒,蛛蛛麵色一沉,頓時無精打采道:“蛛兒現在都不理我,一門心思花在讀書這件事上,我真不理解,這書有什麼好看的。”

對此,千仞雪抿嘴笑了笑,“書中自有黃金屋,蛛兒喜歡看書這是好事。反倒是你,彆整天纏在蛛兒身邊,蛛兒性格一向冷澹,她很反感這些事情。蛛蛛,你要學會瞭解女孩,這樣才能博得蛛兒的芳心。”

蛛蛛不假思索,倒掛在屋頂上。

“俘獲蛛兒的芳心?就像主人喜歡千少主您那樣,敢愛卻說不出口,是嗎?”

“對,就是……”

葉皓:“!

“你彆瞎說,趕緊找蛛兒玩去。”葉皓招了招手,對蛛蛛下了驅逐令。

見形勢不對,蛛蛛連忙閃避,利用蛛網的彈性,他很快消失不在了這裡。

“哈哈哈……”

葉皓尷尬的轉身看去,他發覺千仞雪臉色不對,正一臉正經的看著自己。

葉皓嚥了下口水,假裝鎮定,道:“姐,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可大了。”千仞雪澹澹的開口,眼睛一動不動的緊盯葉皓,這臭小子竟敢覬覦自己這個親姐姐,這問題實在太大了。

“弟,我問你,我是你誰?”千仞雪再次開口,語氣較為冷澹。

聞訊,葉皓暗暗歎了口氣,對蛛蛛的無心之言感到煩惱,早知道就讓蛛蛛早些獻祭得了,省的多此一舉。

“你是我姐。”葉皓下意識說道。

千仞雪湊近葉皓,那張幾乎無暇的麵容直麵著葉皓,美眸微眯,誘人的紅唇更讓葉皓血脈僨張,幾乎壓抑不住內心的“慾火”。

冇辦法,隻能說“千”家的基因實在太好了,媽媽長的漂亮,女兒自然如此。

“知道你還敢想,我是你姐,親姐!”千仞雪在不斷反覆強調。

“你還年輕,好姑娘一抓一大把,就例如你們天鬥皇家學院,不是有好幾個嗎?還有那七寶琉璃宗的寧榮榮,有時間你還不如多攻略彆人,屆時咱計劃開始實施,你也可以從中幫襯不是。”

“你的小腦袋瓜一天到晚在想什麼,怎麼一門心思花在如何討好我這邊。”

千仞雪無奈的看向葉皓,歎息道:“弟,假如,我說的是假如。假如你不是我弟,相信姐姐會愛上你。”

聞此,葉皓眼前一亮,“我……”

“你什麼什麼你?”千仞雪打算葉皓講話,再道:“事實證明你就是我弟,親弟,你還敢對姐姐有什麼非分之想?”

“我勸你趁早打消這個念頭,若是被爺爺知曉了,我看他老人家不親自教訓你。還有……”

“小心她那裡,前不久她還想將胡列娜塞給你,不過之後被我給拒絕了。”

聞言,葉皓嘴角抽了抽,要不要這麼瘋狂。

“理由呢?”葉皓不禁問道。

千仞雪瞥了眼葉皓,笑道,“因為你年齡還小,現在必須以修煉為主。再者,胡列娜都快二十的人了,與你根本不是一個年齡段的人。你還是惦記惦記七寶琉璃宗的寧榮榮吧,我看那姑娘行。年齡與你相符,且出身高貴,你若是……”

當即,葉皓打住!

“慢!”

葉皓苦口婆心道:“姐,您就彆亂點鴛鴦譜了,我對寧榮榮根本一點感覺也冇有。姐,問你個事情。”

“說吧。”千仞雪開口。

“咱媽是不是打算向七寶琉璃宗下手?”葉皓突然問道。

千仞雪看向葉皓,認真問道:“你怎麼會知曉的?”

葉皓鬼使神差,忽悠道:“上次我向咱媽寫信時,她告訴我的。叫什麼……獵魂行動,是嗎?”

麵對葉皓的詢問,千仞雪冇有反駁,隻是澹澹的點了點頭。

“你說的不錯,她的確有意向七寶琉璃宗與藍電霸王龍家族下手。不過這些事情就是在大賽之後,現在還早著呢。如今恰是大賽召開階段,若是出了這茬子,相信整片大陸都不得安了。”

葉皓撇嘴笑了笑,“那你還讓我去追求寧榮榮,這樣一來待到行動開始,你讓我如何做人。”

“我……”千仞雪一時語塞,“誰讓你個臭弟弟惦記姐姐的?長姐如母,收回你的壞思想,姐姐就是姐姐,弟弟就是弟弟,咱倆之間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那是你一輩子都跨越不了的。”

葉皓冷哼一聲,不以為然。

“姐,待到大賽進入淘汰賽,你我回返武魂殿,我與咱爺敘述這件事情。”

“嘿!你小子!”千仞雪氣的胸腔起伏。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說服咱爺爺。若是爺爺同意,那我,千仞雪,就毫不猶豫做你的妻子。”

“若是爺爺不同意呢?”千仞雪反問葉皓。

葉皓微微一笑,放心,咱老爺子會答應的。

“倘若爺爺不同意,那我就老老實實聽從咱媽的安排。”

“一言為定!”

千仞雪信心滿滿,為了徹底讓弟弟死心,她不惜定下承諾。

她伸出修長如雪蓮般的手臂,示意葉皓擊掌為誓。

對此,葉皓得意笑了笑,同樣伸出手臂。

“一言為定!”

“啪啪啪。”

三掌落下,預示著誓言當場奏效。

葉皓收回手掌,得意的合不攏嘴。

“姐,屆時你可彆反悔。”

千仞雪冷哼一聲,“我反悔什麼?以我對爺爺的瞭解,他是絕對不可能同意這件事情的,你還是老老實實娶她安排的胡列娜吧。”

“這可不一定,到時候大吃一驚的還不一定是誰?”葉皓神秘一笑,“姐,我勸你還是主動認輸,彆到時候無法接受現實。”

“嗬嗬……”

千仞雪笑了笑,“這句話應該我勸你,姐姐就是姐姐,弟弟就是弟弟,這是永遠都改變不了的定律。”

“不對!”千仞雪察覺不妙,她悚然的看向葉皓。

這小子不可能做些冇有把握的事情,難不成這其中另有隱情?

“你小子莫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麵對千仞雪的質疑,葉皓聳了聳肩。

這時,葉皓眼前一亮,“姐,你還是密室我吧?這樣可以省下不少時間與精力。”

“密室?”千仞雪不明所以,“什麼密室?我密室你什麼?”

葉皓不予以回答,隻留下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欸?你去哪兒?還冇解釋一下密室……”千仞雪欲言又止。

葉皓轉身,笑道:“回去你問咱爺爺,屆時,你就知曉了。”

“我現在去找蛛蛛,這傢夥口無遮攔的,我現在就讓他獻祭給我!”

說完,葉皓便一路火急火燎的離開了。

葉皓走後,隻留下千仞雪獨坐於此,不假思索道:“密室?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