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現場的氣氛變得很尷尬。

唐三呆若木雞站在原地,他腳下四個魂環正緩緩旋轉,藍銀草從始至終不曾發生意想之中的事情。

不知怎的,他絲毫冇察覺來自藍銀草所發生的變化,藍銀草該是啥樣就是啥樣。

他能感覺到的隻有……尷尬,

“爸爸,您確定就是這兒嗎?”

唐三帶有疑惑的問道。

麵對兒子的疑慮,唐昊大為不解,他帶唐三來的地方冇錯,的確是此地無疑,當初阿銀曾帶他來到過這裡。

今日一改往常,為了一探事情的真相,唐昊決定湊近森林看上一看。

還未等唐昊湊近,他麵色卻是大變,如臨大敵。

“爸爸,這是……”唐三或許是感知到了什麼,急忙走到唐昊身旁。

“噓噓……”

唐昊凝聲道:“我察覺到那日奪走你魂骨那人的氣息了。”

此話一出,唐三瞬間呆滯,即將到手得魂骨就被奪了,這顯然成為唐三的一塊心病。

史來克學院已然來到了懸崖邊,本想著時年身上的魂骨可以扭轉戰局。

冇想到……

“爸爸,我們現在就前往森林中將那人斬殺!”唐三紅著眼憤慨的說道。

見狀,唐昊緩緩搖了搖頭,“彆去了,那人已經離開多時,這些隻是他殘存的氣息罷了。”

說著,唐昊便帶著心中疑慮朝著森林中走了進去。

唐三:“……”

為了藍銀草武魂能夠進化,也為了能早日報仇雪恨,唐三緊緊跟隨唐昊身後,陸續進入了森林之中。

森林曲徑通幽,父子二人入得森林,四週一片死寂,空氣中瀰漫著澹澹的紫色霧氣,地麵滿是某種植物腐爛的跡象,一腳踩下滿是泥濘,看上去令人頭皮發麻。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唐三小心翼翼俯下身子,他拿起一株早已腐蝕了的植物,麵色一驚。

“爸爸,你看!”

唐昊扭頭看向唐三遞來的腐爛植物,下意識驚道:“藍銀草!”

與此同時,一股不好的預感悠然升起,唐昊麵色煞白,自從入森林的那一刻,他就感覺到了不對勁。

隨即,唐昊低頭瞥了眼,入眼滿是泥濘的一片,細看之下,全是藍銀草腐爛而成與泥土摻雜後所產生的。

藍銀草雖為廢武魂,滿大街都能看到。

但它們的生命力卻十分的頑強,當年阿銀獻祭後能留下種子,最終種子發芽重新生長,這就是另一種“重生”。

眼下,唐昊可以肯定的事。

藍銀草儘皆腐爛,這其中一定與當日那人脫不了乾係。

外圍藍銀草成了這副模樣,那裡邊的那株……豈不是……

“小三,緊跟我的腳步。”

說著,唐昊腳下發力,宛若離弦的利箭,身形快速在森林中略過。

唐三看著遠去爸爸的背影,他雖不明所以,但心底莫名有了股不祥的預感,總感覺這片森林中出了事情。

利用鬼影迷蹤,唐三勉強跟上唐昊。

沿途的場景映入眼簾,果然,與森林外圍的一樣,此地的藍銀草儘皆腐爛,且受災麵積達到了前所未有,地麵滿是腐爛的痕跡,入眼看去冇有一株藍銀草是完整的。

趕路過程中,唐昊一言不發,隻是埋頭繼續奔走,心底已然做了最壞的打算,希望一切都還來得及。

過了半個時辰,父子二人來到藍銀王所在的地方。

入眼滿目瘡痍,地麵有著幾道深深地溝壑,四麵八方散落不少被整齊割開宛若樹乾的植物,這些植物正在腐爛,顯然此地剛剛經曆過一場極為慘烈的大戰。

見此場景,唐昊驟然崩潰,這些天的趕路,目的就是為了讓兒子脫胎換骨。

如今卻讓他看到了這些,他真的難以接受。

“晚了,一切都已經晚了。”唐昊癱坐在地,口中喃喃自語。

唐三愣了愣神,俯下身子來到死去多時的藍銀王麵前,眼前這株植物係魂獸早已死去,傷口切下的很深,幾乎一刀將其攔腰斬斷。

不知怎的,見如此之多的藍銀草死去,身為人類的唐三,他的心底卻升起了莫名的哀傷之情,隱約還聽見了來自藍銀草的哭泣之聲。

唐三狠狠晃著腦袋,自己來這隻是為了讓藍銀草進化,莫名為這些藍銀草傷心何乾?

“爸爸,我要怎麼做才能讓藍銀草進化呢?”唐三極為迫切的詢問,他可謂得到強大的力量。

唐昊一臉茫然,過了不知多久……

他起身狠狠地歎了口氣,緩緩道:“一切都已經晚了。”

說罷,唐三剛燃起的希望被瞬間澆滅,心一度沉入了穀底。

“爸爸,難道就冇有其他辦法了嗎?”唐三顯然不會放棄,再次問道。

“冇有希望了。”唐昊冷冷的說道,順勢指著前麵倒地的藍銀王說道:“這個,你知道是什麼魂獸嗎?”

唐三茫然的搖了搖頭,他雖早已拜大師為師,但大師教的隻是書本上的知識,偶爾實踐,隻是眼前這植物類魂獸,唐三的確冇見過,憑藉感覺與自己的藍銀草感到無比契合。

“這是一株八萬五千年的藍銀王,在藍銀草中屬拔尖的存在。”

“藍銀王?”唐三震驚的目瞪口呆,藍銀草不是廢武魂嗎?為何會突然冒出一頭八萬五千年的,而且……眼前這藍銀王已經死了有些時間了。

轉念一想,唐三麵色煞白,顫顫巍巍指著倒地的藍銀王屍體。

不敢置信,道:“爸爸,你的意思是……眼前這株藍銀王就是讓我藍銀草進化的關鍵嗎?”

唐昊緩緩搖頭,目光充斥著無奈與憤恨。

“不僅於此,還有這裡的藍銀草,他們皆是關鍵。”

唐昊失魂落魄的站起身,木訥的朝著外邊走去。

“眼下藍銀王已死,你的藍銀草從今往後隻是普通的藍銀草,這屆大賽爸爸勸你還是不要參加了,這樣下來你必死無疑。”

這是唐昊最後的忠告,以史來克如今的戰績,想要晉級淘汰賽已然冇有可能。

還有唐三等人,他們其中大部分早就成長為魂宗,普通的高級魂師學院,學員成為魂尊即可畢業。

史來克學院卻是背道相馳,之前大師就曾與唐昊提及過這件事情。

他打算大賽結束後,唐昊將唐三帶走,繼續待在史來克學院,待在天鬥城已然並非明智之舉。

唐昊的這番話對唐三的打擊很大,目前預選賽的形勢對他們而言不容樂觀。

眼下藍銀王已死,他的藍銀草以後隻會是廢武魂。

永遠無法改變的事實!

唐三心有不甘,但父親的命令使他不得不遵循。

就在這時,唐三下意識瞥了眼身後的藍銀王,發現屍體的夾縫中摻雜著一張,紙?

“爸爸,這兒有東西。”唐三提醒道。

順著兒子的指引,唐昊彎腰將“紙”拾起,此地位於森林最深處,怎麼可能存在紙張?

將紙張攤開,唐昊定睛看去,隻是一眼。

唐昊突然眉間皺起,一股強勁的氣息撲麵而來,唐三掩麵而視,這紙張上究竟寫了些什麼?

竟惹得爸爸如此生氣?

帶著心中的疑惑,唐三顫顫巍巍的從唐昊手中接過紙張。

“葉日天:我一直都在!”

簡簡單單的一行字,卻令唐三氣的渾身發抖,眉宇間殺氣盎然,他撕毀信紙將其揉成一團,狠狠踩在腳下揉搓,彷彿“葉日天”就踩在腳下一般。

“葉日天!

唐三仰天狂怒,殺氣騰騰,左手忽現昊天錘,將死去多時的藍銀王再次攔腰錘斷,崩碎的木屑飛了唐三一臉。

很顯然,這一切還不足矣平息唐三的怒火,對著腳下藍銀王所化木塊繼續砸,唐三將木頭看作“葉日天”,不殺他不足以平息心中之憤怒。

“好了小三!”唐昊厲聲吼道。

唐三微微一怔,將手上的昊天錘放下,一臉失落的癱坐在地。

此時此刻,唐三的心態已然徹底崩潰了!

……

夜黑風高,漆黑的暮色再次渲染天空,整片大地陷入一陣黑暗。

一處破舊的村落,唐昊父子從森林走出,他們打算在此入住一晚,隨即明天出發回返學院。

經過了這次的失敗,唐三可謂對藍銀草徹底的死心。

廢武魂、不防火,以至於藍銀草的存在早就成了貼在唐三身上的標簽,怎麼撕也撕不掉,對此,唐三毫無疑問是唾棄的。

黑夜之下,唐三攤開左手,天下第一器武魂昊天錘出現在手。

他目光灼灼,將昊天錘盯得死死,在錘子上,唐三眼前一亮,毫無疑問從中看到了希望。

緊接著,唐三看向不遠處的森林,那是父子二人剛纔途徑過的地方。

唐三從地板上站起身,目光變得錯愕,他腳步變得遲疑,看著左手,一時間竟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過很快,唐三的眼神再次變得異常堅定,趁著夜色,唐三獨自前往前方森林。

過了許久、許久……

森林一片沸騰,從中甚至聽到了不少魂獸慘叫的聲音。

對此,身處破舊房屋正不知該如何入睡的唐昊滿不在乎。

“唉——”

唐昊沉重的歎了口氣,他隻會認為兒子在找魂獸發泄,殊不知……

距離破舊村落外,不遠處倒地森林內,早已是一片狼藉,參天大樹倒成一片。

唐三手持昊天錘站在一頭魂獸麵前,他屏氣凝神,將昊天錘舉過頭頂,朝著前麵一隻百年千鈞蟻跑了過去。

千鈞蟻是一種防禦力十足生命力頑強的魂獸,這樣的魂獸基本森林中很容易見到,眼前這隻百年千鈞蟻恰巧符合自身昊天錘的第一魂環。

自從唐三拜師大師後,唐三曾問過大師雙生武魂的修煉方法。

對此,大師隻言片語,對於雙生武魂,他隻理解個大概。

甚至還幻想著史來克學院能進入淘汰賽,屆時,他去往武魂殿親自去問下她。

畢竟,她是這片大陸上唯一一個修煉成封號鬥羅的雙生武魂,且完美解決了雙生武魂問題的人。

經過唐三的再三詢問,大師隻是簡簡單單吩咐了下,千萬不要為自己的第二武魂施加魂環,僅此而已。

唐三私底下也問過唐昊,但唐昊說的話顯然與大師一模一樣,很明顯,二人已經打過照麵了。

對於雙生武魂的修煉方法,大師不知,唐昊隻知道在藍銀草冇有九個魂環前,萬不能施加第二武魂的魂環。

若是唐三硬來,那可就危險了。

然而此時,唐三直接掄起昊天錘將千鈞蟻砸了個稀巴爛,百年魂獸對於他而言實在過於簡單。

“根據老師的武魂十大核心理論,眼前這頭四百年左右的千鈞蟻,恰巧適合我的昊天錘第一魂環。”

唐三暗暗竊喜,他來到千鈞蟻麵前坐下,將自身第二武魂:昊天錘展露出來,在魂力的牽引下,千鈞蟻的魂環緩緩飛到昊天錘正上方,其中過程異常順利,吸收過程也是很快,基本冇有大師先前所說的危險。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沉浸在魂環吸收中的唐三,此刻昊天錘已經有了一個百年魂環,唐三緩緩睜開雙眼,他發覺自己的魂力提升了一級,到達了四十五級。

每吸收一枚魂環,都會帶給魂師的好處。

唐三驚訝發覺,左手的昊天錘在吸收了百年魂環後竟變重了不少,有了七、八百斤的樣子,全身更是充滿了力量,他眼前一亮,看向眼前這片小型魂獸森林,嘴角突然微微上揚,露出邪魅而又可怕的笑容。

緊接著,唐三的身形漸漸消失在了森林的儘頭,直至不見了身影。

翌日清晨,風和日麗,晨曦的第一縷陽光照亮大地,預示著新一天的到來。

森林中,唐三正盤坐在一頭四千年人麵魔蛛麵前,身上滿是沾染的紫色血跡,他正在吸收這頭四千年人麵魔蛛的魂環,隻要將這枚魂環吸收完成,他即可突破至五十級。

一晚上的努力冇有白費,唐三經曆殘酷的殺戮,以至於此地大半魂獸全部命喪唐三之手。

對此,唐三顯得滿不在意,殺了就殺了。

他所殺的魂獸都是邪惡的,與其他人不一樣。

就在這時,唐三突然放聲大叫,身體帶來的疼痛讓他止不住扯開了嗓子。

唐三感覺全身就要炸裂,第四魂環帶來的力量實在過於龐大,加之一晚上都在吸收魂環,導致唐三的身體最終超負荷運作,已然到了崩潰的邊緣。

“啊啊啊——”

與此同時,身處破舊房屋中正在歇息的唐昊猛然睜眼,他環顧空曠的房屋,發覺兒子並不在,不,他昨晚都冇有回來。

如果真是如此,那就隻有一種可能。

唐昊奔走如飛,身形宛若炮彈發射般,他很快進入森林,沿著聲音的方向加速朝著唐三所在位置狂奔而去。

沿途的森林遍及魂獸屍體,看上去讓人觸目驚心,各種慘狀的死樣都有,饒是唐昊見了都不禁倒吸口涼氣。

他知道兒子受了委屈,一直憋在心裡容易憋壞。

對於昨晚唐三前來此地獵殺魂獸這件事情,唐昊是知曉的。

對此,唐昊冇有阻攔,反倒是放任唐三前去。

有時候,心底這口氣總是要出!

一旦唐昊有了危險,他這個做老子的必然前去搭救。

如今,阿銀已經不見了蹤跡。

唐昊就隻有唐三這一根獨苗了,若是唐三再有個三長兩短,那可就真的白髮人送黑髮人。

很快,當唐昊趕到時,眼前的場景卻是出乎他的意料。

隻見唐三身旁倒著一頭死去多時的人麵魔蛛,唐昊一眼看出那魔蛛乃是一頭四千年修為,看上去實力不俗。

但最讓唐昊觸目驚心的,無疑是唐三的昊天錘。

黃色、黃色、紫色……

紫色!

“不好!”唐昊大為震驚,一時間竟愣在了原地。

他萬萬冇想到,兒子竟然揹著自己修煉第二武魂來了,況且就一晚上的時間。

唐三不僅將這片小型魂獸森林中的魂獸屠戮個一乾二淨,甚至就連昊天錘的魂環都整上了。

這讓唐昊異常心涼,拔涼拔涼的,眼下這兒子算是徹底廢了。

提前修煉第二武魂,這與自尋死路冇多大區彆。

當年大路上第一個雙生武魂,就是在為第二武魂附加魂環時自爆而亡的。

眼下,唐三竟然有了往這方麵發展的趨勢。

唐三全身宛若一個小火爐,源源不斷的力量在快速堆積,整個人快要了爆炸的最邊緣。

此時此刻,唐三回想起大師與爸爸的囑托,不禁開始暗暗懊悔。

可如今,懊悔已然無用。

唐三彷彿能察覺的到,下一秒自己就要爆體而亡,想到此地,心中總是萬般不甘。

一想到“葉日天”與“葉皓”,唐三頓時咬了咬牙,默默運作玄天功,正在儘全力的做著最後的垂死掙紮。

突然,唐三發覺有股柔順的魂力在慢慢打入他的體內。

那原本超負荷的軀體彷彿有了力量,藉助這股強大的魂力,唐三深呼吸口氣,心中頓時有了底。

慢慢的,體內浮躁的力量得到及時梳理。

過了許久,當昊天錘的第四魂環歸於時,唐三滿心歡喜的睜開雙眼。

可映入眼簾的卻是一記狠狠地大比兜!

強大的衝擊力讓唐三倒飛數十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