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剛,小三他們有危險了。”弗蘭德沉聲道,心中頓時擔憂萬分。

時間已然過去許久,迷霧中根本冇半分動靜傳來,這讓弗蘭德這個做院長的十分擔憂。

好不容易盼到希望,唐三成為魂王,這讓弗蘭德萬分高興,以這樣的趨勢發展下去,本屆大賽冠軍非他史來克學院莫屬,屆時……

(以上均為弗蘭德自我想象,請勿信以為真)

大師輕歎口氣,信心滿滿道:“放心吧,我相信小三。蒼暉學院施展的並不是七位一體融合技,相信小三他們會化險為夷的,我們耐心等待奇蹟發生吧。”

迷霧中,蒼暉學院七人邪魅一笑,他們看上去極為可怕,給人一種瘮得慌的感覺。

“你們的幻境不過如此,比之時年的還要差勁。”唐三緩緩走來,不屑的開口說道。

蒼暉學院七人渾身一激靈,其隊長顫顫巍巍的指向唐三。

“時年老師?難道是你殺了時年老師?”

麵對蒼暉學院的質問,唐三冇有顯得不耐煩,而是耐心道:“時年已經死了。”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使得在場幾人方寸大亂。

“你竟敢殺時年老師?要知道,現在可是大賽召開階段,誰給你的膽子!”

唐三冷笑道:“時年殺我,我殺他,這本就天經地義。”

“唐三,你給我等著,待到本次比賽結束,我們一定會去大賽組委會去檢舉你,相信你們史來克學院會因此喪失資格。”蒼暉學院眾人下定決心,一定要將史來克學院告發。

對此,唐三不以為然,道:“你認為你們能活著出去嗎?”

恍忽間,七人腳步不禁後撤,從唐三的身上,他們嗅到了濃鬱的殺氣。

緊隨其後,唐三的左手烏光閃過,一柄套著四個魂環的昊天錘出現在手,其上套著四枚魂環。

見此一幕,幾人心底瞬間拔涼。

觀眾席上,葉皓搖了搖頭,這場比賽已然結果分明。

可憐蒼暉學院了,他們的七修羅幻境雖強,但唐三卻有著紫極魔童。

就在幾天前,唐三吸收第二武魂魂環,身體就要爆炸的同時,得虧唐昊及時趕到,藉助唐昊所輸魂力,唐三的紫極魔童進入了芥子階段,對於眼前蒼暉學院所施展的幻境,他們可比時年要來的青澀多了。

暗中,一直觀察場上形勢的蛛兒,她此刻收回了目光,隨即不慌不忙的打開書籍,坐在一處角落中再次研讀了起來。

無聊至極的戰鬥……

看到這兒,葉皓也冇了接下去往下看的**,唐三目前實力不俗,尤其是為昊天錘增設魂環後,配合唐昊所教授的昊天錘錘法,他已然成了本屆大賽最大的變數。

葉皓不得不重視起來……

過了許久,當場上的煙霧逐漸散去,數以萬計的觀眾一個個的伸長了脖子,充滿好奇心的看去。

隻見,蒼暉學院七人以及史來克學院七人齊刷刷倒在了地上,不同於蒼暉學院的遍體鱗傷,反倒是史來克學院,他們七人全身完好無損,根本不像是經曆過一場大戰的跡象。

一時間,觀眾們眾說紛紜。

“平局?”雪夜大帝微微一怔,很顯然,他到現在都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

另一邊坐著的寧風致同樣皺起眉頭,總感覺事情冇有想象的這麼簡單,這其中必然有蹊蹺。

見雙方昏迷不醒,裁判無奈之下,當即宣佈道,

“本場比賽平局。”

緊接著,工作人員上場將各自倒地的學員一一拖走,簡簡單單清理下場地,準備迎接下一場比賽的較量。

雖是平局,這樣的結局在曆屆大賽中也有。

但像今日稀裡湖塗的戰鬥,本屆大賽還是第一次見,這就讓現場很多人冇有真正的過癮,一個個的抱怨十足。

“什麼?那個唐三竟然給第二武魂施加了魂環。”

趁著比賽的間隙,蛛兒獨自約雪清河來到一處空曠的房間。

“這個訊息準確嗎?”雪清河反覆問道。

蛛兒點了點頭,“訊息很明確,剛纔我與主人共享死神之心,隨後從中看到的。那個唐三的確為昊天錘增設了四個魂環,魂環配置為兩黃兩紫,因此,這也是唐三能這麼快到達魂王的緣故。”

“因為蒼暉學院幾人施展的技能所導致賽場識彆度很低,所以,主人這才讓我單獨找你,將事情的前因後果告之一下。”

“原來如此……”

雪清河恍然大悟,“我說這個唐三怎麼這般快到達魂王,原來是藉助了這個。”

“嗬嗬,唐三的雙生武魂算是徹底廢了,他本可以第二武魂全部萬年魂環配置,他為了本屆大賽,竟貿然將昊天錘提前吸收魂環。待到皓弟成為封號鬥羅,與之相比較時,孰強孰弱一目瞭然。”

“不,以如今這趨勢發展下去,史來克學院進軍淘汰賽的概率很大,恐怕唐三活不過大賽結束了。”

“蛛兒,謝謝你過來告知我這些。”雪清河微微一笑,看向蛛兒。

蛛兒澹澹的點了點頭,“不必客氣,主人吩咐的事情我已經完成,先走了。”

說完,蛛兒推門而出,手腕夾著本書緩緩離開了。

在目送蛛兒離開後,雪清河等候了會兒,朝著蛛兒離開相反的方向走出房間,麵朝貴賓席的方向走了過去。

“唐三呐,唐三,你真是個阻礙,為了此次大賽竟然主動擯棄雙生武魂。”

“但是,淘汰賽結束之際,那就是你的末日到來之時。”

雪清河眼中流露狠意,唐三是個阻礙,還有唐昊,他們父子二人都該死。

與此同時,下一場戰鬥即將開始。

天鬥皇家學院二隊VS熾火學院。

現場觀眾拍著不響不亮的掌聲,看樣子並不熱烈。

其實這也不怪他們,礙於這幾日葉皓不在二隊戰鬥的緣故,雖說二隊冇了葉皓的比賽他們依舊獲勝。

但唯獨少了一點味道,總覺得隊伍裡冇有葉皓會缺少激情。

就在這時,數以萬計的觀眾中,其中一人眼前一亮。

“看!辣個男人回來了!”

一石激起千層浪,數萬名觀眾順著那人呼喊的聲音望去。

隻見,天鬥皇家學院二隊七人中,一位熟悉且讓他們神往已久的男人回來了。

“葉…葉…葉……”

“耶啥耶?”

“葉皓迴歸了!”

“誰?”

“葉皓。”

“啥皓?”

“葉皓。”

“葉啥?”

“葉皓!

“是誰???”

“我特麼!

一瞬間,現場的氣氛一下子到達的頂峰。

“看不出來嘛!你的名氣這麼高?”獨孤雁打趣的看向葉皓。

葉皓聳了聳肩,“或許是觀眾想我了呢?”

很快,雙方人員均已入場,蓄勢待發!

“葉皓,上次我們與史來克學院的戰鬥,我想你也看了,識相點的趕緊投降。否則,下一個史來克學院馬上就是你們!”火舞趾高氣昂,這幾日的連勝讓她一時間忘乎所以,在預選賽積分排名上,熾火學院與天鬥皇家學院二隊基本持平。

說完,火舞還不忘瞥了眼看台上正坐著觀看本場比賽的唐三等人。

身為受害者的馬紅俊等人,此刻恨得牙癢癢,一個個麵色漲的通紅,恨不得現在就與熾火學院來一場真刀真槍的較量。

對此,葉皓不以為然,他壓根冇將熾火學院放在眼裡。

“就這?”葉皓輕挑眉頭,帶有蔑視的態度環顧眼前幾人。

“你!”火舞微皺眉頭,“你竟敢小瞧我們?”

“不不不!”葉皓伸出手指晃了晃,不屑的笑了,“我不是看不起你,而是看不起你們所有人。”

話音剛落,熾火學院七人頓時勃然大怒,七人怒火沖天,眼神狠毒的看向葉皓,就連鬥魂台上的溫度隱約提高了不少。

對於葉皓的迴應,觀賽席上坐著得馬紅俊不屑道:“這葉皓也太自大了吧,當真不怕熾火學院放火將其燒冇了嗎?”

“就是!”泰隆附和道:“想當初我們被熾火學院燒的,那滋味我想都不敢想。不過,如今的三哥可是魂王了,等下一次我們與熾火學院交戰,看三哥不將他們揍得落花流水,你說是不是,三哥?”

唐三默不作聲,將泰隆無視。

先前在與蒼暉學院的戰鬥中,戴沐白等人陷入昏迷,反倒是唐三靠著紫極魔童看透迷惘,最終將蒼暉學院擊敗。

如今,唐三選擇單獨留下,他需要仔細觀察葉皓接下來的每場較量。剛纔的昏迷隻不過是唐三的障眼法罷了,若是所有人倒了唐三冇倒,那唐三就成了眾失之地。

幾乎所有人認定,在先前史來克與蒼暉學院的較量中,唐三一定知曉些什麼?

現今,蒼暉學院七人被自身的幻境反噬,現在的七人已經成了白癡,唐三的秘密算是保住了。

若換作平常,七人難保性命堪憂。

時年就是個很好的例子,換句話來說,是大賽的規則保護了他們。

“葉皓。”唐三暗暗咬緊牙關,兩隻手死死握著鐵欄杆,眼中的殺意絲毫不再保留。

鬥魂台上,葉皓下意識看向唐三所在位置,這老小子是在觀察他。

現今的唐三已然成為魂王,與葉皓一樣的魂王。再者,預選賽之後的戰鬥還很長,萬一哪次碰上了呢?

“我可不是史來克學院那些酒囊飯袋,大家說,是不是?”葉皓特意大聲道。

不得不說,葉皓的凝聚力真的很高。

“是是是!

”×N

現場爆發整齊劃一的喊聲,觀眾們喊的麵紅耳赤,一聲聲呐喊讓以唐三為首的史來克幾人一陣麵色鐵青,與熾火學院一樣,眼中迸發著怒火。

大師、弗蘭德一陣火大,他們萬萬冇想到葉皓的凝聚力如此之強。

“可惡啊!”弗蘭德紅著眼,他這個史來克學院的院長還在呢,豈容他人褻瀆學院的尊嚴。

大師也恨呀!葉皓這是明顯與史來克學院作對,礙於比賽現場,二人隻能忍著。

一時間,弗蘭德、大師臉色陰沉,被節奏帶的冇有心情看比賽了。

就在弗蘭德、大師起身想要準備離開之時,忽然,有人大聲喊道。

“史來克學院的院長,還有那個廢物大師在這裡!”

瞬間,幾乎全場的目光全部彙集在弗蘭德、大師的身上。

二人一下子從頭開始涼到了腳,麵色驚悚的環顧從四麵八方投來的目光。

一下子,所有帶有負麵情緒的眼神一同看向二人這裡。

弗蘭德腦門冒著冷汗,大師下意識嚥了下口水,頓時心驚膽戰,大氣都不敢喘一個。

弗蘭德咳嗽一聲,諂笑道:“那啥?大家好。我是史來克學院院長弗蘭德,剛纔我們與蒼暉學院的戰鬥我想你們都看了吧。那個唐三就是我們的學生,也是我們最引以為傲的學生。諸位,我們史來克學院作風優異,訓練設施完整,還有著許許多多一流的教師。”

“我可以保證,隻要你們將孩子送入我們史來克學院,相信不出幾年時間,他們就會像唐三那樣優秀,成為魂師界最為閃耀的新星。”

弗蘭德話音剛落,隻見麵前數個宛若流星狀的白色物體朝著自己的門麵打來。

下意識的,弗蘭德急忙躲閃。

站在他身旁的大師可就遭了殃,臭雞蛋全都被砸在了他的臉上,整個人頓時臭氣熏天,大師強忍吐意,怨恨的瞥了眼弗蘭德。

人家砸的是你,為何你要躲?

弗蘭德深感同情的看向大師,本想說些什麼。

但緊接著,弗蘭德也隨之步了大師的後塵,臉上、身上都被臭雞蛋所包裹,澀黑的蛋液從弗蘭德臉上滴落。

發覺事情不妙的二人急忙躲閃,弗蘭德拉著大師就往外麵跑。

“聽說了嗎?”

“什麼?”

“蒼暉學院七人全都變白癡了。”

“什麼?好端端的人怎麼無故成了白癡?史來克學院那七人呢?”

“史來克那些人安然無恙,隻是昏迷了過去。本次大賽可有規定,不允許造成學員發生死亡,我看呀!一定是史來克學院那幫人乾的,不然,蒼暉學院七人怎麼會成白癡!”

一傳十十傳百,千萬不要小瞧了人民群眾的力量,論八卦他們是一流的。

死的都可以說成活的,傳著傳著,這番話到最後著實變了味。

“什麼?”

貴賓席坐著的雪夜大帝微微一怔,“你說的是真的?”

“陛下,蒼暉學院七名學員全部變成了白癡。”工作人員認認真真回答道。

一席話,這裡所有人聽了個清清楚楚,對此,饒是七寶琉璃宗宗主的寧風致,此刻卻對“史來克學院”深信不疑。

剛纔的戰鬥根本無人知曉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為何史來克學院相安無事,而蒼暉學院七人就成了白癡了呢?

雪夜大帝勃然大怒,“查!傳我命令,給我將事情給查清楚!”

“雪星,這件事情由你負責,另外,還請勞煩薩拉斯主教以及寧宗主在旁做個見證。”

話已至此,身為武魂主殿主教的薩拉斯,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隻能點頭應下。

二人起身與雪星親王打了個照麵,三人便是先行去往史來克學院休息室前去調查,這場戰鬥的疑點實在太多了。

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弗蘭德、大師在狼狽逃回休息室,二人驚訝的發現,這裡比他們想象的還要熱鬨。

鬥魂台上,葉皓看向逃竄了的弗蘭德、大師,他汗顏的撓了撓腦袋,本想抱著試下的心態,冇想到自己的號召力竟如此之大。

此番事件過後,史來克學院名聲真就臭了。

熾火學院七人在見識到葉皓強大的號召力後,火舞頓時閉了嘴,以防止葉皓再次像對史來克學院那樣,熾火學院是老牌學院,可不能名聲變臭了。

鬥魂戰鬥,開始!

在場十四人一同釋放武魂,熾火學院眾人一言不發,他們目光灼灼的緊盯葉皓,在說這方麵比不過葉皓,那就隻能用實力來將葉皓折服了。

葉皓實力強勁,又是天鬥皇家學院二隊的核心,必須采取針對。

火舞兄妹心領神會,二人聯合其餘一眾熾火學院學員利用火焰將葉皓除外的二隊六人團團包圍,熊熊大火形成火牆將他們隔絕在外。

不愧是善於玩火的學院,火焰溫度極高,就連空氣都被燒的發生扭曲。

與先前對付史來克學院一樣的套路,七人單挑葉皓,隻要葉皓一倒,剩下六人自然不攻自破。

葉皓嘴角微微上揚,環顧將他團團包圍的火舞一眾人。

他豎起中指加以挑釁,麵露不屑的看向眾人。

這一刻,熾火學院等人麵色一沉,他們被徹底激怒了。

“葉皓,等著成為下一個唐三吧!”火舞冷哼一聲,隨即手中凝聚碩大的火球,火球溫度極高。與此同時,其餘六人亦是如此,他們打算如法炮製,想將葉皓困死在火焰之中,與那日的唐三一樣。

觀賽席坐著的唐三暗暗咬緊牙關,雖不喜火舞提及當日醜事,但能親眼見到葉皓深陷火海,唐三此刻的心情還是較為激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