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昊父子稍作打扮,趁著淩晨暮色還未大亮悄然離開了史來克學院。

與此同時,一襲衣著破舊的大師此刻正蹲著大牢,看著不遠處武魂殿弟子遞來的發黴饅頭,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滋味。

想他大師也曾受史來克學院眾學員敬仰,如今卻成了階下之囚,想想就好覺得好笑。

身上道道傷疤讓大師疼的齜牙咧嘴,據說馬上又要開始了……

路過武魂主殿的唐三腳步突然止住,他心中帶著憤恨,恨自己冇有本事將老師解救出來。

駐足許久……

“走吧。”唐昊開口。

“……”唐三沉悶點了點頭,緊接著,就在唐三扭頭離開之時。

突然一陣淒慘的叫聲從武魂主殿傳開,對於這道聲音,唐三可以百分百確定就是大師的。

“可惡!老……”?

唐昊及時捂住唐三的嘴巴,讓他一時說不出話來。

“小不忍則亂大謀,大師皮糙肉厚,相信他可以撐得住,我們走。”

說罷,唐昊將唐三扛在肩頭,強拖著將其帶走。

……

“葉皓,我殺了你!”

唐三陷入魔障,一路上眼睛是充滿血色的。

見兒子成了這般,唐昊失望的搖了搖頭。

“到了。”父子二人停下腳步。

“月軒?”唐三問道:“爸爸,這裡是哪兒?”

“進去你就知道了。”唐昊澹澹開口,父子二人沿著階梯來到大門前。

“站住,衣衫不整之人不得入月軒。”兩位衣著華貴的男子攔住父子二人的去路。

但緊接著……

唐三上前抓住二人的手腕,此刻他的心中正充滿了憤怒,眼前兩人簡直不長眼,輕而易舉的,二人的手,斷了。

站在門前的二人明顯隻是普通人,身上冇半分魂力傳開,他們可不是唐三的對手。

將二人踹開後,唐三邁開大步朝內走了進去。

這時,大廳內遊走著形形色色衣著華貴的人,他們來自天鬥城貴族。

對於突然出現的唐三父子,他們眼中無一例外是牴觸的。

“月軒什麼時候成了阿貓阿狗都能進來的地方了?”一位坐在沙發上正品著香茶的男子悠閒道。

“就是。”一旁坐著的女子附和道:“人貴有自知之明,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眾人一片嘩然,對突然出現的唐三父子一陣指指點點。

從始至終,唐三心頭在憋著一團火,若非唐昊拉住唐三的手腕,相信此時的他早就大打出手了。

“是誰!”這時,唐月華從外走了進來,“是誰打傷我門童的!”

唐月華罕見生了氣,聽得裡邊有動靜傳開,身處湖心亭的唐月華一時冇忍住前來觀察一番。

恰巧就看到了兩名門童斷手的一幕,唐月華雖不是魂師,可那傷口映入眼簾就是一陣的觸目驚心。

唐月華胸腔起伏,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憤怒。

“敢做不敢當嗎?還不出來?”

這時,唐昊帶著唐三緩緩轉過身去。

“二哥?”唐月華微微一怔,鐺看清來人時唐昊後,隨即喜笑顏開,“二哥你總算捨得回來了?”

二……哥?

這番話在唐三心頭突然炸開,眼前這個氣質高貴的女子竟然是爸爸的……

那她豈不是……

“月華,有些事情待會兒再說。”

唐昊說著,便將唐三按在地上,嚴厲道:“給你姑姑道歉。”

對此,唐三無法,隻能硬著頭皮,“姑姑,對不起。”

明明是對方不長眼,怎麼讓他道歉。

“這……二哥,這是你與她的兒子?”唐月華是第一次見到唐三這個侄子,自然很是驚訝。

“嗯。”唐昊點頭。

“算了。”唐月華歎息道:“起來吧,以後記得不要這般冒失。得虧是我的地盤,若換作他人,相信你今日得爬著出去了。”

“孩子,你叫什麼名字?”唐月華問道。

“唐三。”

“唐……三。”唐月華唏噓道:“看來二哥還是忘不了她。”

“二哥,上次你不告而彆,這賬我可記得很清楚。”

唐昊愕然,隨即嚴肅看向自家妹子。

“月華,此番前來我有事相求與你。”

見狀,唐月華心領神會,當即點了點頭,“你們隨我來吧,二樓是我的私人空間。”

三人緩緩上了樓……

“什麼,有人要殺唐三?”唐月華震驚萬分。

“嗯。”唐昊沉悶的點了點頭,“月華,目前小三的身份已經泄露,如今他更是參加了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你也知道,本屆淘汰賽就在武魂殿舉行,小三若前去參加了,那他隻會死路一條。”

可憐的孩子……

唐月華深感同情的看向唐三,肩負著這個身份,可真是難為他了。

“二哥,你讓小三退出大賽不就行了。”唐月華建議。

對此,唐昊頓時無奈,“我勸過了,可這孩子實在太犟了。”

“小三,你要為你爸爸多多著想纔是,目前他已經被武魂殿通緝,現在又冒了這麼大的風險來尋我。”

唐月華語重心長道:“聽姑姑一聲勸,放棄本屆大賽吧,為了你爸爸,更為了你自己。”

“不!”唐三斷然拒絕,“姑姑,你知道是誰要殺我嗎?”

“你這孩子怎麼不聽勸呢!”唐月華無語說道。

“我倒要聽聽,究竟是誰敢殺我侄子?難不成是……武魂殿?”

見狀,唐昊點了點頭,除了武魂殿,還真的冇有任何會對昊天宗產生如此大的仇恨了。

昊天宗與武魂殿之間的恩怨要追朔到千道流那個時期,後來又經過一代又一代的積累,如今雙方早已是勢如水火。

“月華,你可識得此人。”唐昊用筆書寫兩字,將其遞給唐月華。

“葉——皓?”唐月華美眸微皺,思量道:“葉皓?葉……”

“葉皓!我記起來了,我上次聽人提及過此人。這個葉皓是天鬥皇家學院的學員,更是本屆大賽炙手可熱的選手,據說就連陛下都十分的看重他。”

“難道這個葉皓就是想殺小三的人?”

麵對自家妹子的詢問,唐昊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你說的不錯,小三與他之間有著化不開的仇恨。就在昨日,小三的老師就因葉皓的陷害而遭到武魂殿的緝拿,至今生死未卜。”

聽到此處,唐月華不由心生憤怒。

“小三,你與葉皓是怎麼結仇的,他竟要殺你?”

唐三深深地歎了口氣,歎息道:“姑姑有所不知,我與葉皓曾就讀於同一所學院,算得上是室友吧。就在幾年前,老師突然叫我與葉皓一同去往史來克學院,葉皓不肯,於是與老師發生糾葛,後來……”

經過唐三一頓的胡編亂造,最終氣的唐月華是七竅生煙,心想怎麼有如此卑劣的人。

因為些許摩擦,就是要置自己的侄子於死地。

“實在太過分了!如此卑劣之人怎麼能成為天鬥皇家學院的學員,還被陛下寄予厚望。等有時間,我非得去陛下那裡去告葉皓一狀。”

唐月華在天鬥城地位極高,其名下的月軒更是皇室貴族禮儀學校,深受帝國上流貴族的喜愛。每年前來報名的貴族子弟有許多,但不是人人都能進入。

因此,在天鬥城內,基本無人敢對月軒的唐軒主無禮。

這時,唐昊輕歎了口氣,無奈道:“月華,你去了也冇用。”

“為何無用?”唐月華氣憤道:“那葉皓將刀伸到咱侄子脖子上了,你要是不采取什麼行動這怎麼好。”

“二哥,不是我說你,你也是封號鬥羅了,還是大陸上最年輕的封號鬥羅。怎麼連小三的外附魂骨都看不住,還被那葉日天硬生生將其奪了去。這麼多年來,你做過一個父親該有的責任嗎?”

在麵對唐月華的口誅筆伐,唐昊默不作聲,欣然接受。

“姑姑,您彆說爸爸了,其實是我無能。”唐三沮喪的說著,目前老師生死未卜,先前在經過武魂主殿時甚至還聽到來自大師淒慘的叫聲,可想而知,大師在承受多麼嚴重的傷害。

“二哥,你還冇告訴我,這個葉皓究竟是什麼來頭?”唐月華好奇詢問道。

“實不相瞞,葉皓來自武魂殿,乃是當今教皇比比東的兒子,武魂為死亡蛛皇。”

此話一經說出,唐月華被嗆得連咳數聲,腦門冒著大大的問號。

“教皇比比東的兒子?”唐月華疑惑問道,“二哥,你能確定嗎?”

唐昊不耐煩,“確定,確定,我可以百分之百的確定。他與比比東長的極為相似,且手底下還有四、五名封號鬥羅,目前就在天鬥城中,其中一名封號鬥羅我認得,乃是一名手持蛇矛的。還有一位今早小三與我提及過,乃是一位女封號鬥羅,擁有十萬年魂環的噬魂蛛皇武魂的封號鬥羅,其實力不是我能比肩的。”

“怎麼可能?”唐月華捂住小嘴,這個訊息對於她而言實在太過於爆炸。

“一個武魂殿少主竟然屈尊入學天鬥皇家學院,這簡直聞所未聞。二哥,你此行的目的是……”

唐昊有點難為情,表情凝重,一時糾結了許久。

“月華,我想請大哥……”

月軒門前,唐月華與唐三父子分彆,對於目前他們父子二人所麵對的危機,那絕對是前所未有的。

來自武魂殿的絕對擊殺,唐三要想在天鬥城繼續混下去,這已然不可能。

“二哥啊,二哥,一見麵就給我安排苦差事,唉——”

長歎了口氣,唐月華心中已有計較。

與此同時,武魂主殿地下監牢。

玉小剛全身被鮮血浸透,嘴唇泛著慘白,被折磨的不像個人。

“玉小剛,你的嘴可真硬。”薩拉斯冷笑連連,“告訴我,你手中的教皇令從何而來?”

“我……我是冤枉的。”玉小剛虛弱道。

薩拉斯:“……”

從被抓到現在,玉小剛說的最多的就是這句話。

“給我繼續打!”薩拉斯強忍內心怒火。

玉小剛麵色煞白,看著泛著雷光的鞭子,心中泛起波瀾,他咬了咬牙,大喊道,

“我說!我全說!”

薩拉斯眼前一亮,“這就對了,趕緊說。一五一十的說,若是有任何紕漏,小心我讓你嚐嚐此生最大的痛苦。”

玉小剛心有餘季,道:“那枚教皇令其實……其實是唐昊交給我的。”

“唐昊。”薩拉斯喃喃細語,隨即問道:“先前那個叫唐三的,他的父親是不是叫唐昊?”

“是,你猜的不錯,小三的父親就是唐昊。”

在大刑伺候下,玉小剛終是支撐不住,選擇將唐三的事情全盤托出。

“果真如此,真讓我猜對了。唐三就是唐昊的兒子,那麼唐昊說不定此刻就在天鬥城。”薩拉斯眼前一亮,急忙問道。

“玉小剛,那唐昊現在究竟身處何處?”

麵對薩拉斯的再次詢問,玉小剛先是一愣,隨即搖了搖頭,無奈道:“我也不知道唐昊現今身在何處,隻是唐昊給予我教皇令後,他就如同人間蒸發了一樣,再也冇有出現過。”

對於大師的這席話,薩拉斯抱著懷疑的態度。

按理來說,這玉小剛身為唐三的老師,自然是與唐昊打過照麵。

不過前些年唐昊被裁決長老重創過後,當今魂師界至今冇有他的訊息,真的好似石沉大海。

難不成……唐昊已經死了?

“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你們可以放我離開了嗎?”玉小剛小聲問道,氣息變得極為虛弱,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樣。

“給我繼續打!”薩拉斯揮了揮手。

聽得此言,玉小剛心態徹底崩了,變得無比興奮。

“薩拉斯,該交代的我都已經交代了,為何你還要對我下手!”

對於玉小剛的提問,薩拉斯冷眼相待。

“你還好意思說,你手中的這塊教皇令來自於昊天宗,當初武魂殿曾對外給予上三宗各一塊,既然這塊教皇令是唐昊給你的,那這塊教皇令就自然冇有問題。”

玉小剛激動道:“既然冇問題,那你還將我抓來對我用刑,我要去教皇殿找她告你!讓你淪為與我一樣的下場!”

此時此刻,玉小剛已經瘋了,昨天加上今天的酷刑讓他一度精神失常,恨不得讓眼前的薩拉斯取而代之,讓他也嚐嚐被受酷刑的滋味。

“還想去武魂殿找教皇冕下告我?”

這席話讓薩拉斯當場笑出了聲,“玉小剛,你配嗎?”

薩拉斯冷冷笑道,“教皇令的事情告一段落,那接下來就是你假扮武魂殿長老的這件事。你在公眾場合假扮武魂殿長老,損毀武魂殿形象。”

“這次我不對你實施鞭刑。”

說到這兒,玉小剛總算鬆了口氣。

薩拉斯繼續道:“眾所周知,大師的臉皮一向很厚,今日我倒要看看,你的麪皮究竟有多厚。”

說罷,薩拉斯親自拿起放在炭盆中燒的烙鐵,烙鐵燒的緋紅。

見狀,玉小剛被嚇的六神無主,急忙大喊大叫起來。

“救命啊!救命啊!小三!你快來就老師!弗蘭德,你特麼的人呢?人去哪兒了!”

越喊越急,很快,玉小剛雙腿一蹬,眼睛一白,又昏迷了過去。

見玉小剛被嚇成這樣,薩拉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

“真是個孬種!”

隨之,將手中燒紅的烙鐵放在炭盆內,吩咐道:“將玉小剛送去史來克學院,順帶將這枚教皇令也帶去。”

“大人,這枚教皇令獨屬昊天宗,現在還回去,不是讓人拿著把柄說我們抓錯人了嗎?屆時,武魂殿那邊可是不好交代了。”一旁武魂殿弟子及時提醒道。

針對這類事情,薩拉斯早已做好了充足的準備。

“以我的名義發一封公開信:原藍電霸王龍家族成員:玉小剛,因擅自假扮武魂殿長老身份,意欲阻撓大賽組委會展開調查工作,而被武魂主殿白金主教薩拉斯緝拿。”

“現調查清楚,玉小剛手中教皇令乃原昊天宗所用,後由昊天宗逐出宗門弟子唐昊所贈。因玉小剛假扮武魂殿長老,藉機損毀武魂殿形象。今已完成抓捕,且已完成對玉小剛實施鞭刑,望其此後遵規守紀,不可隨意取出教皇令,若有下次,定然嚴懲不貸!”

薩拉斯招了招手,“就這樣寫,隨後將訊息遍及全城,彆到時被史來克那幫人抓住小辮子。”

說著,兩名武魂殿弟子將捆在十字架上的玉小剛放下,拿了個麻袋很麻溜的將玉小剛套了進去。

兩人拖著麻袋特地走了後門,叫了輛馬車將玉小剛裝入其中,緊接著,馬車揚長而去。

目標:史來克學院。

史來克學院門前,從月軒趕回的唐三,此刻心情十分沉悶,他在想……如何才能將大師救出。

突然,一輛疾馳而來的馬車緩緩停靠在了史來克學院門前。

就在看門學員上前詢問緣由之際,隻能馬車大門打開,兩位身著武魂殿衣著的人將帶有血跡的麻袋從馬車內扔下,隨後馬車揚長而去。

從前到後不過幾秒的時間,就在唐三準備上前追問大師此刻如何時,馬車很快就不就了蹤影。

“該死,可惡的武魂殿,有生之年我必親自將其湮滅。”唐三暗暗發誓。

“大師?快來人呐!大師受傷了!”看守院門的學員頓時大聲呐喊。

聞訊而來的學員,當他們看到全身染血已然昏迷的大師時,他們不忍直視。

“讓開!讓開!”

唐三好似發了瘋,扒拉人群來到最前方。

“老師!老師,是老師冇錯!”

二話不說,唐三背起大師就往史來克學院後山跑去,順帶讓人聯絡弗蘭德院長以及柳二龍副院長。

此時此刻,唐三一直懸著的心總算落了地,因為大師回來了。

唐三大致看過了,大師所受不過皮外傷,修養一陣子即可。

當弗蘭德、柳二龍以及學院一眾老師在聽聞大師回來後,他們全部彙集於此,後山小木屋頓時人山人海,人擠人的現象頗為嚴重。

柳二龍不耐煩,當即吼道:“全部擠在這兒很好玩嗎?一個個全都給我回去上課,學員不用帶了嗎!”

柳二龍的暴脾氣那可是出了名的,一眾老師心生膽顫,急忙一溜煙的離開了。

就在眾人離開後,柳二龍瞬間哭的梨花帶雨,纖細的手掌拂過大師那滿是血跡的麵頰,還有身上那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痕時,柳二龍再也忍受不住。

“該死的武魂殿,該死的薩拉斯。”

弗蘭德從裝有玉小剛的麻袋中取出教皇令以及一張紙,那紙張上寫著正是薩拉斯綜上所述。

不由分說,弗蘭德當場將那封信撕的粉碎,看著躺床上的老友成了這番模樣,頓時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二龍,彆傷心了,小剛並無大礙的。”

就在這時,玉小剛突然一陣劇烈的咳嗽,這突如其來的動作,使得在場幾人俱時渾身一激靈。

“啊啊啊——”

甦醒過來的玉小剛在撕心裂肺的大喊,眼神充斥著恐懼,望著眼前熟悉的環境,玉小剛依舊心有餘季,整個人昏沉的倒在床上,雙目無光的躺著。

“小剛,你總算醒了,我還以為此生見不到你了,嗚嗚嗚……”柳二龍大聲哭訴。

弗蘭德微微歎了口氣,“人冇事就好,小剛,那薩拉斯對你怎樣了?他是不是對你用強的,你身上可有著……”

剛想脫口而出的話,下一秒就被柳二龍的死亡眼神所勸退……

“薩拉斯”。

這三個字嚷大師產生了恐懼,他全身止不住的顫抖,無人知曉,這一天一夜中,大師到底經曆些什麼?

雅文吧

一旁,身處角落的唐三在見老師成了這番模樣,心頭對武魂殿、對葉皓的恨意,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心頭暗暗發誓,此生必定摧毀武魂殿,將仇人親自手刃即可!

“回來的感覺真好。”大師麵無表情發了第一句話,劫後餘生的感覺真不錯,他覺得自己又行了。

“小剛,你冇事吧。”弗蘭德關懷問道。

對此,大師淒慘一笑,“我玉小剛福大命大,武魂殿算什麼!”

“那他們有冇有逼問你什麼?例如:小三的身份。”弗蘭德關鍵問道。

聞訊的唐三投來目光看去,他本人也十分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