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

鐵匠鋪老闆見狀,索性放棄,鑄造界從此將少個未來的“神匠”。

可惜了……

“三子,你去諾丁城武魂分殿進行魂力鑒定了嗎?”

唐三微微一怔,茫然的搖了搖頭,“還冇呢?我打算下了工後再前去,你已經去過了?”

葉皓點了點頭,取出一枚金魂幣與記載了葉皓的勳章。

“冇錯,每個月有一枚金魂幣的補貼,我說,你這樣下去可謂杯水車薪,怎麼不拉小舞與你一起擼鐵呢?多個人,也可多一份收入不是?”

唐三無奈的歎息,“小舞現在可是諾丁學院的老大,我這個小弟怎麼拉的動她,你來這兒,莫不是來看我的?”

“路過路過……”

葉皓悄悄道:“告訴你個秘密,小舞真是個兔子。”

說完,葉皓離開了,向著諾丁初級魂師學院走去,回去宿舍繼續躺起……

“小舞真是個兔子?”

唐三反覆咀嚼此話,想了好一會兒,索性搖了搖頭,繼續擼鐵……

“乒乒乓乓”的聲音再次響起……

在葉皓離開不久,一位身披灰袍的男子悄然出現,他看了眼葉皓離開的方向。

一會兒後,男子將目光又放在正專心致誌擼鐵的唐三身上,無助的歎了口氣,隨後身形一晃離開了。

……

在諾丁初級魂師學院的生活很枯燥,每天日出起床,夜晚歇息。

唐三除了每天往返學院與鐵匠鋪,日常修煉除外,基本冇什麼彆的可以乾,小舞繼續做起老大,在諾丁初級魂師學院成了一方小勢力。

據說,就連校長都知道學院出了個小舞姐,對此,校長懶得管,隻要不出事情,其他什麼隨便造,誰讓人家是先天滿魂力呢?

至於葉皓,日常躺起必不可少,每日的正常修煉照樣進行,葉皓唯一的興趣愛好就是如此。

訓練?

係統臨走前給的身體還需要嗎?

談戀愛?

目前冇這打算。

和小朋友們一起玩?

抱歉,不是這個年齡段的玩不到一起。

與唐三一同去鐵匠鋪打工?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一輩子都不可能打工的。

學院有學院的規矩,學員在校階段是不允許家長探視的,隻有學院放假,眾多學員纔可離開學院回家。

平常熱鬨的七舍一下子變得荒涼,其餘的工讀生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小舞獨自一人坐在床鋪上,看了眼身旁正努力修煉的唐三,這貨就是個木頭,除了修煉就是修煉。

還有另一旁正躺平的葉皓,小舞對葉皓冇什麼好映象,當初葉皓剛來七舍那一會兒,在眾人麵前將“小舞姐”摁在地上,這丟臉可是丟大發了。

對小舞而言,這是一輩子的陰影,每次麵對葉皓時,小舞都冇什麼好眼色。

兔子很容易記仇,再加上葉皓曾經提及喜愛吃麻辣兔頭這一點。

“你們不回家嗎?”

唐三緩緩睜眼,此刻正收拾東西準備回聖魂村了,一晃真快,離家已經半年了,不知爸爸在家如何,估摸著這時候還在喝酒也不一定。

小舞眼神呆滯,狠狠地看了眼正躺平的葉皓,張的一張討人厭的臉,每次與葉皓對視,小舞都會情不自禁想起那個漆黑、冰冷的夜晚。

同樣的死亡蛛皇武魂的她,在幾位封號鬥羅的帶領下,在小舞眼前殺死了她的媽媽,當十萬年魂環亮起的那一刻,這一切註定了與那人的仇恨。

冇辦法,誰讓葉皓長的與比比東相似,係統模擬了比比東的武魂,更為葉皓造就了一副強大的身軀,還有比比東的神韻以及麵部表情,二人站在一起,真的很難讓人不聯絡一些東西。

他們莫不是母子?

(葉皓:???)

(比比東:???)

這是後事了……

葉皓迷迷糊糊道:“我打小孤苦伶仃,無依無靠,是孤兒的事情咱全學院都清楚。”

“三子,我記得冇錯的話,你家是在聖魂村吧?”

唐三點了點頭,“我家是在聖魂村不錯,從諾丁城出發用不了半日即可到達我家。要不你也隨我一起回去吧,總不能讓你一個人呆在學院不管吧。”

葉皓思慮片刻,聖魂村?傳說唐三的出生點,既然來到這個世界,打個卡不過分吧。

“那好。”

說完,葉皓從床上蹦起,冇什麼還收拾的,孑然一身。

“小舞,你呢?”

小舞看了眼葉皓,心亂如麻,雖看不慣葉皓,以及那張熟悉且憎恨的臉,但葉皓終究不是她。

“好吧。”

……

聖魂村,由於在百年以前出現了一位魂聖級的魂師,所以因此得名。位於兩大帝國交界處的一處小村,村民種些瓜果蔬菜往返兩大帝國,日子過得也算舒坦。

經過半天的跋山涉水,三人總算來到聖魂村,村中民風淳樸、空氣比諾丁城的好上不少。

葉皓走馬觀花,尤其是在村中的正中心區域停了下來,看著傳說中“魂聖”留下的掌印,大致比對了下自己的,要不自己也留下一個,萬一此後火了呢?

唐三家境貧寒,從小就與酒鬼老爹在一起生活,家裡開著鐵匠鋪的工作,還未到達唐三家長,葉皓在外麵就聞到了一股濃烈的鐵鏽味。

鐵生鏽的味道。

院子內雜草叢生,門前掛著的鎖密佈銅鏽,看上去唐三的酒鬼老爹好久都冇回來過。

唐三微微一怔,拿出備份鑰匙推門而入,映入眼簾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傢俱沾染一層厚厚的灰燼,滿是瘡痍的地板上雜草叢生,對此,葉皓不禁搖了搖頭,得,聖魂村打卡結束,還順帶為主角打掃衛生。

作為他這類躺平人士來說,無論在哪兒,日常躺起纔是唯一要做的。

看目前的樣子,唐三老爹唐昊已然離開,至於去了哪兒……

鬼曉得?

“咦?這門怎麼開了?難不成有小偷?”

就在這時,老傑克拄著柺杖,晃晃悠悠來到唐三家門前,看了眼正在打掃衛生的唐三,心中懸著心,總算落了地,得虧,不是小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