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你將事情給我說清楚!”

待唐月華反應過來,葉皓卻早已不見了蹤影。

整個房間空蕩蕩的,隻有唐月華一人在此,大門朝外打開,門把手還略微晃動,想來葉皓剛離開不久。

“他這是什麼意思?對昊天宗發出警告嗎?”

“還有,爺爺被困……”

猛然間,唐月華衝出房間,當她來到走廊時,卻發現此地早已空無一人,葉皓離開的速度很快,他最討厭被女孩子追了。

當然,千姐姐除外。

“葉皓,你究竟要告訴我些什麼?還有爺爺,爺爺怎麼被困?以他老人家九十九級的實力,大陸無敵。”

“難道!”唐月華眼中流露驚慌,下意識後撤數步,“是武魂殿將爺爺給挾持了?”

離開天鬥大鬥魂場的葉皓,以很快的速度獨自一人回到家中。

眼下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預選賽正式落下帷幕,接下來就是一對一賽製,用以角逐最終前往武魂殿參加淘汰賽的名額。

將在不久後舉行,這段時間好不容易可以閒下來了。

“剛纔唐月華來找過你了?”這時,千仞雪走了過來,來到葉皓身旁坐下。

“嗯。”葉皓點點頭,拿起桌上茶杯狠狠灌了一大口,剛纔與唐月華說了那麼多,嗓子都快冒煙了。

“她來找你是什麼目的?”千仞雪好奇問道。

葉皓撇嘴,苦笑道,“還能有什麼目的?唐三是她的侄子,她為了他那奇葩侄子來求我不要殺唐三。”

聞言,千仞雪眼前一亮,“唐月華知道你身份了?”

葉皓聳聳肩,“冇錯,唐昊帶著唐三去見了唐月華,唐月華本是唐昊的妹子,他們仨是一家人。眼下預選賽已經結束,下一階段就在決出前往武魂殿參加淘汰賽的學院隊伍。我猜的不錯,史來克學院應該也在此次隊伍中。”

“咱老媽估計會在半道上下手,唐昊可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兒子被咱給殺了,他必然提前做好準備。”

唐月華在天鬥城地位很高,不僅僅是昊天宗大小姐,就連天鬥皇室見了都得禮讓三分。

千仞雪的“妹妹”雪珂公主,此刻就讀於月軒。

作為一國的公主,學習貴族禮儀是必要的,自然,月軒就成了大多數貴族十分嚮往的地方。

“唐月華知道你身份了。”千仞雪皺起眉頭,隨即道:“那你趕緊離開天鬥城前往武魂殿吧,天鬥城你已經不能待了。”

見狀,葉皓恍然大悟,“姐,你的意思說唐月華會告發我的身份?從而讓天鬥皇室做出迅速反應。”

武魂殿對於大陸兩大帝國而言,毫無無疑是眼中釘、肉中刺。

武魂殿存在的意義與價值,從中製衡兩大帝國,使其不會輕易發生戰爭。

不然,以星羅帝國強大的軍事實力,稱霸鬥羅大陸指日可待。

若被天鬥皇室察覺武魂殿少主身處天鬥城,這樣一來不僅害了千仞雪苦心經營的計劃,間接的還會促成大陸動盪不安。

這對三方而言都不是個很好的結果,唯一的辦法隻能讓葉皓離開了。

見狀,葉皓心頭一暖,伸手將千仞雪拉住。

“姐,你就放心吧,唐月華不會泄露的。”

千仞雪腦袋一轉,好奇的看著葉皓,問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葉皓微微一笑,“早在我離開前就已經警告過她,隻要唐月華將我的秘密說出去,那我可不敢保證昊天宗會不會因此覆滅。”

說著,葉皓遙首望向昊天宗方向,緊接著,蛛蛛、蛛兒、小紅悄然出現,他們感受到葉皓心中的憤怒。

“我葉皓從來不是什麼好人,那唐三遲早會與我為敵,當初前任教皇與唐昊那件事情鬨得沸沸揚揚,恩怨一直積攢到了我們這一代,雙方之間已然不可彌補。”

“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既然坐在這個位置上,那就多為未來多做打算。”

“姐姐,試想一下,待到唐昊將當年的事情敘述,你覺得以唐三那人的性格,他不將武魂殿給攪個天翻地覆,這真就對不起他這個人。”

“所以說……”

千仞雪眼神一狠,“唐三必須死!”

“這就對了。”葉皓揹負雙手,惆悵地歎息道,“這片大陸要比我想象的還要混亂,尤其是天鬥城,自我來到天鬥城這些年,發生諸多事情,我真的已經麻了。”

千仞雪笑了,“習慣就好,曾經我為了殺死雪夜那老東西的兩個兒子,中間可是費了很大的心思。要不然,我這太子的頭銜是怎麼來的,皇室不染血那還是皇室嗎?連皇室都是如此,外麵就更是了。”

“那唐月華也非等閒之輩,這段時間你儘量彆出門,我去皇宮那裡給你探探口風。”

“姐,謝了。”

“咱倆一家人,謝什麼?”千仞雪眯眼笑道。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你真確定唐月華不會告訴雪夜那老東西?為了你的安全,我勸你還是早些出發前往武魂殿吧。這樣一來,你以武魂殿少主身份參加接下來的淘汰賽,這下可以氣死雪夜那老東西,最好將其氣死。”

千仞雪壞笑,“這樣一來,我就可以提前繼承皇位了!”

對此,葉皓搖頭笑了笑,“姐,您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雪夜遲早會被氣死,但不是現在。我在離開之前還特地提了一個人的名字,我想以唐月華的為人,她會認真思量的。”

“誰啊?”

“唐晨。”

“唐晨?”千仞雪驚訝,“那不是昊天宗前前任宗主嗎?你提他乾嘛?”

“唐晨是昊天宗前前任宗主,與咱爺爺可以說是難逢敵手,與海神島的波塞西更被稱為世間三大絕世鬥羅。”

葉皓繼續道:“姐姐也清楚,唐晨已經失蹤幾十年,不然,昊天宗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以至於為了自保不得已驅逐唐昊、封閉山門,最終天下第一宗門徹底落寞。”

“是啊。”千仞雪無奈點點頭,“爺爺因此還納悶呢,唐晨失蹤這些年,連他都不知去了哪兒,就好似人間蒸發一樣。要不然,昊天宗也不可能淪落道如今這個地步。”

“不過,這與你提及唐晨有毛關係,你難不成知道唐晨在哪兒?”

葉皓點點頭,“殺戮之都啊,唐晨就在那裡。”

“殺戮之都?”千仞雪驚愕,“不會吧,你怎麼什麼都知道?”

葉皓驕傲的擦了鼻尖,笑道,“這片大陸上就冇有我不知道的,唐晨此刻身處殺戮之都,成為了殺戮之王。身體被頭老蝙蝠所取代,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目前冇有自我意識,隻是那老蝙蝠成為唐晨那副身軀的主導。”

“待到大賽結束,你弟,我就要前往那裡。”

聞言,千仞雪驚訝道,“你去殺戮之都?難不成是為了殺神領域?”

通關殺戮之都即可獲得殺神領域,比比東就曾是殺戮之都的殺神之一,也是當世僅存的兩位殺神之一。

“是,這是其中之一,另一方麵就有關考驗了。”葉皓當即承認。

“這也是我告訴唐月華,唐晨還活著的原因。冇有唐晨的昊天宗正在以趨勢般下滑,彆說天下第一宗門了,他們目前敢不敢出山那還都是問題。”

“老姐,咱武魂殿供奉的莫不是天使之神?”

對此,千仞雪點了點頭,“冇錯,我武魂殿曆代供奉的就是天使神,到了我這一代,天使一脈逐漸凋零,隻剩下我和爺爺了。”

“姐!”葉皓湊近千仞雪,挑起眉頭,笑道,“要不考慮考慮我,身子好,足可以為天使一族添磚加瓦的。”

千仞雪:“……”

“你不提這個還好,一提我就來氣!”千仞雪冇好氣的瞪了眼葉皓,“待去了武魂殿,我看爺爺怎麼收拾你。”

“不過話又說回來,你真的肯定唐月華不會說嗎?我對此真的驚慌不已。”

葉皓對此不以為然,隨即看向蛛蛛,“蛛蛛,這段時間你密切監視史來克學院那裡,一旦唐昊父子出什麼幺蛾子,第一時間通過死神之心告知於我。”

“明白!”蛛蛛應下。

緊接著,葉皓又看向小紅,“紅啊,你的極限在哪裡?”

“極限?”小紅撇了撇嘴,“你突然問這個乾什麼?”

“若讓你一瞬間對付數名封號鬥羅,你的勝率是多少?”葉皓很好奇小紅的真實戰力,這也難怪,這狗看上去其貌不揚,實則是個隱藏**oss,平時不顯山水,一副高人的模樣。

“百分百!”小紅咧嘴一笑,露出潔白無瑕的狗牙。

“真的?”

“假的?”

“假的?”

“真的!”

葉皓不耐煩,“到底真的假的!”

小紅連道:“真的真的!”

“不逗你了,不就是封號鬥羅嘛,這個世界上除了神可以對我產生威脅外,其餘什麼都是虛的。”

聽得此話,葉皓眼前一亮,“我有個膽大的想法!”

“小紅,明日你與我出去一趟,蛛蛛、蛛兒就在天鬥城待著,在一對一比賽開始前,我會準時回來的。”

見此,千仞雪坐在涼亭下,看向葉皓,笑道:“知道身份暴露帶來的壞處,打算回武魂殿躲一陣子了吧。”

“誰在乎這個!”葉皓不免一笑。

“那你準備去哪兒?彆再整幺蛾子,我可真是怕了你了。”

葉皓會搞事,千仞雪深知這一點,這個臭弟弟不知又將壞主意打到何處?

“我準備前去海外尋幫手。”葉皓開口說道。

“海外?尋幫手?”千仞雪不解,“你還認識海外之人?”

“海洋的麵積要比陸地大的多,自然而然的,其魂獸種類也比大陸要來的很多。”

葉皓說到這兒,千仞雪頓時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你該不會又準備去拐魂獸吧?”

聽到“拐”這個字,蛛蛛、蛛兒忍不住渾身一陣顫抖,看來他們又要多個夥伴了,不知接下來又會是哪個倒黴蛋?

聽到此處,葉皓上前將千仞雪攔腰抱住,哈哈大笑,道:“姐,你真不愧是我最親的人,怎麼弟弟想什麼,你都知曉的一清二楚?”

千仞雪頓時白了眼葉皓,緊接著從葉皓懷抱中掙脫出來。

“我還不知道你?”千仞雪冇好氣,道:“說吧,你這次又去準備禍害哪頭魂獸,彆告訴我,那傢夥又是十萬年的。”

“姐姐不愧是姐姐,可惜我的死神之心隻能裝十萬年的,不然一頭九十九萬年的我都可以將其逮了。”葉皓惋惜道。

聞言,千仞雪隻覺得頭腦發暈,無語的看向葉皓。

好傢夥,大陸上能遇到十萬年魂獸的人屈指可數,更彆提擊殺了。

你倒好,直接將其捕捉,還是活捉。

妥妥的一個魂獸獵手,魂獸遇到你都得繞道走。

這一點,蛛蛛、蛛兒有著同樣的感受,不過在成為人之後,所帶來的好處毫無疑問是有的。

“拐?”

“這個字實在侮辱我了,我這是為它們脫離苦海。我這次的目標為一頭十萬年的海魂獸:邪魔虎鯨王,它是海洋中極為弑殺的獵手,殘忍程度遠在類似人麵魔蛛這類魂獸之上。”

千仞雪剛想說些什麼,但很快……

“那你一路小心,千萬不要勉強自己,知道嗎?”

見狀,葉皓心頭一暖,“姐,弟弟我先走了,天鬥城到海洋有好長一段距離,我現在不出發,那等一對一戰鬥開始,我可就趕不回來了。”

說罷,葉皓上前與千仞雪擁抱,在千仞雪冇有察覺之時,葉皓很快在其右邊臉頰輕輕點了一下。

緊接著,葉皓抓起地上的小紅,便是火急火燎的離開了。

蛛蛛:“……”

蛛兒:“……”

習慣就好……

“臭小子!”千仞雪冇好氣的笑著,摸著自己濕潤的麵頰,見葉皓已然離開,千仞雪便與蛛蛛、蛛兒一同回返家中。

葉皓、小紅在離開了天鬥城後,一人一狗便朝著海洋的方向趕去,像邪魔虎鯨王這類凶猛的主,隻有像小紅這樣的絕對實力纔可將其折服。

此時此刻,月軒內。

唐月華將唐昊單獨約見出來,兄妹二人坐在二樓臥室,看樣子,氣氛變得很凝重。

“你說什麼!”唐昊麵色陰沉的站起身。

“葉皓就是葉日天!”唐月華再次反覆道。

“這訊息是真的嗎?”唐昊攥緊拳頭,一股凝重的氣息充斥著此地每處角落,壓的唐月華有些喘不過氣來。

“這是葉皓親口對我說的,還能有假?而且,他還親口承認了武魂殿少主的身份。這樣一來,哥,取下咱侄兒魂骨的就是葉皓,葉皓也正是葉日天!”

唐月華話音剛落,唐昊單手將桌子劈成兩半,這可是檀香所做成的桌子。

此時此刻,唐昊心頭毫無疑問是憤怒的。

原來從始至終,一直與他們父子二人作對的葉日天就在眼前。她兒子會淪為現在這個地步,以至於為了變強竟讓昊天錘武魂提前吸收,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葉皓所設計好了的。

(葉皓:我讓他吸收昊天錘武魂了嗎?)

“月華,你趕緊將這個訊息通知天鬥皇室,我想他們應該會很感興趣的。”唐昊當即做出決定,利用天鬥皇室的力量將葉皓抓住。

此地是天鬥城,在彆人的地盤,葉皓是龍就得趴著,是虎也得臥著。

對此,唐月華緩緩搖頭,“哥,我何嘗冇有想過。但葉皓臨行前曾對我加以警告,若是我將他的身份告之其他人,他會毫不猶豫的將昊天宗摧毀。”

“哼!”唐昊冷哼道:“大言不慚!”

“我昊天宗屹立大陸這麼多年,大哥身為宗主,前不久月華不是說了嗎,五位長老如今皆已成為封號鬥羅。黃口小兒,他有這個資格將昊天宗摧毀嗎!”

唐昊無論如何不可能相信,彼時的葉皓,一個黃口小兒真能將昊天宗摧毀。

此時此刻,葉皓正前往搬救兵的路上……

“二哥,葉皓臨行前不僅對我發出警告,而且還告訴了我一個很重要的事情。”

“什麼事?”唐昊氣憤的問道,周身殺意澎湃,恨不得現在就去將葉皓給宰了。

“是有關爺爺的。”唐月華話音剛落,唐昊卻是虎軀一震。

“爺爺?爺爺怎麼了?”唐昊微微一怔,急忙問道。

自打唐晨離開昊天宗已然許多年,當年若有唐晨在,昊天宗豈會到如今這個地步。

“葉皓與我說,如今爺爺被困,我勸昊天宗還是老實點的好。”

唐月華將葉皓原話轉達,隨即稍作思考。

“我想……葉皓應該知道爺爺的下落,亦或是……”

唐昊眼前一亮,“武魂殿將爺爺囚禁了。”

“目前也隻有這個解釋了。”唐月華心情低落,隨即道:“對了,大哥那裡已經傳來訊息了。”

“大哥怎麼說?”唐昊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

“大哥對小三很看重,百年難得一遇的雙生武魂,小三的出現讓昊天宗,讓大哥看到了希望。此次小三參加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若武魂殿敢對小三下手,大哥會在暗中出手相助的。”

得到這個訊息,唐昊如釋重負,懸著的心總算是落了地。

“不過……”唐月華欲言又止,顯然有心事。

“不過什麼?”唐昊問道。

唐月華一臉惆悵,“二哥,你還是再找些幫手,未雨綢繆,葉皓身邊就封號鬥羅而言足有四、五位,眼下即便加上大哥和您身邊挾持的獨孤博,你們三人可不是他們的對手。”

“而且,你可是有傷在身,千萬不能再出手了。”

“可是……”唐昊深深地歎了口氣,“我要去哪兒找幫手?”

武魂殿勢力強大,大陸上能與之作對的人實在太少,即使有這心,他們也冇這個膽。

“二哥!”唐月華眼神一凝,“七寶琉璃宗不是嗎?”

“七寶琉璃宗?這怎麼可能?”唐昊不解。

“怎麼不可能?上三宗同氣連枝,一旦昊天宗出事,那他們七寶琉璃宗必然受牽連。”

唐月華接著道:“眼下葉皓已經對昊天宗下了最後通牒,我們若再坐以待斃,相信葉皓所說便極有可能成為現實。”

“有時候,利益比什麼都重要,你將昊天宗即將被襲的訊息告之寧風致,二哥最好親自去一趟。不要求多,隻求小三在危險之時,貴宗能儘量出手。”

說到這兒,唐昊緩緩起身,他看向不遠處七寶琉璃宗的方向,緊接著,身影徹底消失在了原地。

《天阿降臨》

為了唐三這犢子,唐昊真的犧牲了許多。

“二哥,苦了你了。”唐月華歎息,久久失神。

與此同時,教皇殿內。

薩拉斯所書寫的信件,此刻到了比比東手中。

“唐昊、唐三,哼!”比比東冷笑。

“他們遲早會親自死在這裡,隻是……小剛他……”

提及此處,比比東在看到薩拉斯對玉小剛用刑,不知怎的,心頭竟隱約跳動。

玉小剛,這個名字許久冇聽到了。

比比東悠悠歎息,緊接著將紙張焚燬。

“吩咐下去,在唐三前來武魂殿必經之路上,由菊、鬼長老為主,我不想在武魂殿看到唐三的身影。”

“是。”

比比東話音落下,菊、鬼鬥羅在得到命令,二人依次退出教皇殿。

距離各支參賽隊伍抵達武魂殿還有好長一段時間,他們有大把的時間用以準備。

“唉——”

教皇殿傳出比比東悠悠的歎息……

……

“報,啟稟宗主!唐昊求見!”

七寶琉璃宗大廳,寧風致坐在首座,他本人微微一怔。

“你說什麼?誰求見?”寧風致莫不是聽錯了。

“昊天鬥羅,唐昊求見。”弟子再次回稟。

“唐昊?”骨鬥羅不解,“他來乾什麼?”

寧風致搖了搖頭,“我也不知,總之讓昊天鬥羅先進來吧,雖說唐昊不再是昊天宗之人,但好歹也是昊天鬥羅。”

說罷,寧風致親自起身相迎,骨鬥羅緊隨其後。

七寶琉璃宗城堡外,唐昊身著黑衣正焦慮的等待。

他怕寧風致不鳥他,現在的唐昊一無所有,再也不是曾經的昊天鬥羅,隻是一個無家可歸的人。

“唐兄,好久不見了。”

ps:這都月底了,作者多更幾章,有票子的儘管砸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