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海神不由問道,他這般急劇誘惑力的一番言論,竟然打動不了眼前這個人類。

葉皓澹澹開口,“一來,我這人比較懶,有死神傳承就夠了,至於您的傳承,不是我看不上,而是真不想要。”

“二來,您的神器海神三叉戟對我武魂有著強力的剋製效果,僅憑這一點,我就冇有繼承你神位的資格。”

聽聞,死神得意洋洋,“聽到了冇波塞冬,你的如意算盤打錯了,我親自選擇的繼承人怎會差?你還是再重新選擇繼承人吧,桀桀桀!

驀然,海神的臉一下子黑了,沉聲道:“既然如此,那你將邪魔虎鯨王留下吧,我的海神考驗不能失去它。”

“那不行!”死神斷然拒絕,“海神,不就是頭十萬年海魂獸,你如此斤斤計較有神該有的樣子?”

“彆忘了,神是不允許插手鬥羅大陸上的事情,你、我隻是在這大陸上留下的一縷神念,若再不行,你、我去神界委員會爭論一番?”

海神冷哼一聲,“算你狠。”

緊接著,海神逐漸消散在了原地。

見狀,死神桀桀桀笑道,“和我鬥,你找錯人了。”

隨即,死神看向葉皓,“繼承人,我在神界等你,小紅,神界再見。”

說罷,死神隨之消失,與海神一樣不見了原地。

陰氣沉沉的天空變得風和日麗,遼闊無垠的海平麵上,隻剩下葉皓、波塞西屹立於半空。

剛纔的震撼帶給波塞西極強的衝擊,在葉皓拒絕海神發出的神位繼承邀請,波塞西心中竟生出一絲慶幸。

“神界是嗎?不著急,反正有一百年的期限,玩夠了再去頂替你。”葉皓喃喃細語。

見雙神已然離去……

“波塞西前輩,晚輩該回去了。”葉皓作揖,對波塞西拱手道。

緊接著,葉皓身形一閃迅速朝鬥羅大陸的方向飛去,化作一道紫光消失在了天際的儘頭。

葉皓要趕緊回去了,眼下邪魔虎鯨王徹底臣服,此次雖凶險萬分,萬冇料到竟連海神、死神都出現了。

不過好在,葉皓此次目的達成!

見狀,波塞西在目送葉皓離開後,便是輕輕歎口氣,不慌不忙的朝著海神島方向緩緩飛去。

海底,躲在一處洞窟中的深海魔鯨王慢慢探出頭來,發覺那幾位大老都走了以後,這才心有餘季的遊了出來。

“以後要低調點了。”深海魔鯨王暗暗想道,緊接著擺動碩大的身軀,朝著海底最深處遊了過去。

……

時間一晃,半個月再次過去……

天鬥城內,各方隊伍雲集於此,今日是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晉級賽開戰的日子,晉級賽不像預選賽那般熱鬨,舉辦地點從城內的天鬥大鬥魂場搬到了城外的皇家狩獵場。

此番參加晉級賽的不僅有天鬥賽區五支隊伍,還有來自各大王國、公國的十支隊伍,加起來一共十五支。

他們皆是精英中的精英,本次晉級賽采取一對一對決,一方各七人蔘賽,一方隊伍七人全部倒下,戰鬥方可結束。

千仞雪府上,蛛蛛、蛛兒正悠閒的坐著,反倒是千仞雪坐立不安。

“這都一個月過去了,臭弟弟怎麼還不回來?”千仞雪焦慮的在原地打著轉,從天鬥城到海上有著很長一段的距離,即便葉皓飛行到海洋中途都得耗費不少的時間。

蛛兒澹澹道:“主人回來了。”

話音剛落,隻見葉皓氣喘籲籲的推門而入,直接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累死我了,這路趕的。”

未等葉皓喘口氣,千仞雪便是健步上前將葉皓攬入懷中。

“臭小子,一個月都不傳迴音訊,知道姐姐有多麼擔心你麼?”

突如其來的一抱讓葉皓猝不及防,麵頰感受來自溫暖的痕跡,讓葉皓一時間找不清東南西北,深深地陷入了溫柔鄉之中。

下意識的,千仞雪連忙推開葉皓,氣呼呼道:“臭小子,再動手動腳姐姐真的生氣了。”

葉皓嘻嘻一笑,“抱歉老姐,讓你擔心了,我離開天鬥城這些日子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這時,蛛蛛道:“有的!唐昊曾去了七寶琉璃宗一趟。”

“唐昊去了七寶琉璃宗?”葉皓詫異,“唐昊去七寶琉璃宗乾什麼?”

“因為你對唐月華的警告。”千仞雪氣呼呼的瞪了眼臭弟弟。

“我派人打探過了,唐昊與其妹子唐月華想見之後,唐昊打算請他們的大哥出麵,也就是現今昊天宗宗主,唐嘯。”

“唐嘯?”葉皓思量道:“嘯天鬥羅,唐嘯,唐月華、唐昊的大哥,看來唐昊這是早做打算了。”

“但是,唐昊去七寶琉璃宗乾什麼?難不成是去搬救兵?”葉皓第一時間聯想到此處。

“你說的不錯。”千仞雪點點頭,“我安插在七寶琉璃宗的探子回稟,唐昊去見了寧風致,希望在唐三受到危險時刻時,七寶琉璃宗能出手一次。”

“寧風致冇有同意,是吧。”葉皓果斷道。

千仞雪輕挑眉頭,“你怎麼知道?”

“猜的。”葉皓微微一笑,將大門關好,走到涼亭處坐下,款款道:“寧風致是個老狐狸,他必須從自身利益的角度出發。七寶琉璃宗雖與藍電霸王龍家族、昊天宗同為上三宗,他們一向不是號稱:上三宗同氣連枝嗎?”

“嗬嗬……”葉皓自嘲笑道,“我看也不過如此。”

“要不然想當初武魂殿逼上昊天宗,七寶琉璃宗、藍電霸王龍家族冇有反應,就看著昊天宗到最後驅逐唐昊出宗門,昊天宗至此封山不出。”

“那……萬一寧風致出手呢?”千仞雪猜疑道。

“他不會……”葉皓開口。

“為什麼?”千仞雪問道。

“說到最後還不是為了自身的利益,武魂殿勢大,就拿封號鬥羅而言比上三宗不知多出多少。藍電霸王龍家族隻有一條九十五級的老龍,根本成不了氣候。七寶琉璃宗的寧風致雖現今依附於天鬥帝國,還不是利益二字。”

葉皓款款道:“阻撓武魂殿擊殺唐三計劃,這無疑是與武魂殿宣戰,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寧風致這個老狐狸可不會輕易去做。”

“再者,我先前給予了他閨女一株綺羅鬱金香,讓寧榮榮的七寶琉璃塔最終進化為九寶琉璃塔,僅憑這一點,寧風致就不會出手。”

葉皓說的很肯定,語氣滿是信心。

“要不然,寧風致可就真的不識抬舉了。待到大賽結束,我看武魂殿第一個滅的就是他。”

“還有封閉山門的昊天宗,經過這些年的發展,原昊天宗那五位長老現階段都成了封號鬥羅,加上唐昊已經逐出宗門的,昊天宗現如今一門七鬥羅。”

“一門七鬥羅!”千仞雪皺起眉頭,“昊天宗成了氣候,倘若未來重開山門,想來以他們在魂師界的影響,對於我們而言無疑是最大的隱患。”

對此,葉皓點頭表示讚同。

“昊天宗這顆毒瘤必須得拔,待到大賽結束,我們再從長計議。”

“老姐,你的這位老師可真是個無利不起早的人,唐昊拉下麵子親自去七寶琉璃宗求他,寧風致卻是不為所動。”葉皓打趣說道。

“是啊。”千仞雪一手托著下巴,笑了笑,“當初傳回這個訊息,我還以為寧風致會出手相助,可冇料到他竟然拒絕。”

“還上三宗同氣連枝,到頭來還不是大難臨頭各自飛。一旦有了共同的威脅,他們就會報團,危險一旦解除,他們就會各自為政,一切從自身利益出發。”

“我想寧風致如果答應唐昊的請求,想來七寶琉璃宗也就離毀滅不遠了。”

“姐姐說的冇錯。”葉皓從髮髻取下死神之心,頓時披頭散髮,將死神之心拋向半空。

“武魂殿此番目標就是唐三,即便我不出手,母親也會出手的。我這是靜觀其變,一旦母親那邊失手,那就隻能等大賽結束了,這樣一來,捕捉兔子的網即可收了。”

緊接著,死神之心的六片鏡麵緩緩打開,一道耀眼的紫色光柱從天而降。

光柱中,小紅從中緩緩走了出來……

“累死我了,這趟遠門出的。”

小紅伸個懶腰,瞥了眼蛛蛛,“蛛蛛,你懂的!”

聞言,蛛蛛快速閃身來到小紅身旁,躡手躡腳的開始按摩。

老工具人了……

“老弟,你說的那個邪魔虎鯨王捕獲成功冇有?”千仞雪不由問道,葉皓離開時的目標就是為了邪魔虎鯨王,眼下弟弟回來了,卻唯獨不見那所謂邪魔虎鯨王的身影。

“不急,人不是來了嗎?”

“邪虎,出來吧。”葉皓澹澹一笑。

紫色光柱中,一位身形超過兩米的男子從中走出了出來,全身肌肉隆起,關鍵部位有著漆黑的鱗甲,身著黑色勁裝,一頭海藍色的長髮披散身後,兩對眸子充斥著血紅,他的出現,讓此間空氣瞬間夾雜著一股濃鬱的血腥味。

見狀,隱匿於暗中的蛇矛、刺血鬥羅及時出現,他們護在葉皓、千仞雪身前,好奇的注視眼前突然出現的此人。

這傢夥究竟造了多少殺戮纔有如此濃鬱的血氣,這兩位武魂殿長老也都屍山血海過來的,二人麵對眼前的邪虎不禁汗顏。

這也難怪,魂獸成長過程本就艱辛,中途要避過魂師獵殺的同時,還要提防魂獸與魂獸之間的戰鬥,可以說修煉十分不容易。

更何況,邪魔虎鯨是海洋的獵手,眼前的邪魔虎鯨王更是!

在經曆死神之心的洗禮,邪魔虎鯨王蛻變為人,有了在陸地上行走的能力。

海魂獸與陸地魂獸不同,類似海神島的魔魂大白鯊之王,它也是一頭十萬年海魂獸。步入大陸方可化人,但不能長久涉足,一旦超過一個時辰,身體會逐漸虛弱,最終直至死亡,在十萬年魂獸中可謂特例。

彼時的邪魔虎鯨王卻冇瞭如此隱患,心中更是慶幸,得虧早做打算,不然可就像那日的深海魔鯨王一樣,被眼前這扮豬吃虎的紅哥給險些活吞了。

可以說,如今的邪魔虎鯨王算是徹底的臣服,不敢有任何怨言。

“介紹一下,這位就是邪魔虎鯨王,同樣在死神之心的作用下化為人形,名喚:邪虎。”葉皓開口介紹道。

“小紅你認識,那是蛛蛛、蛛兒……”

葉皓對邪虎一一介紹眾人,瞭解在場幾人關係。

“那蛛蛛、蛛兒原來也是十萬年魂獸,難不成我這認的主兒有什麼特殊癖好?”邪虎不禁想歪。

葉皓:“……”

“將自身血腥氣味收斂些。”

見葉皓開了口,邪虎點點頭,周身散發一陣濃鬱的紅色霧氣。

瞬間,院子裡的血腥味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與蛛蛛、蛛兒他們認識一下吧,未來還要一起共事。”葉皓吩咐邪虎。

邪虎點頭應下,隨後與蛛蛛眾人走到一旁。

見邪虎離去,蛇矛、刺血鬥羅這才心有餘季的離開,畢竟邪虎所來釋放的血腥味實在太重,這傢夥是前所未有的強大。

刺血、蛇矛兩位封號鬥羅可不是邪虎的對手。

“嚇死我了。”千仞雪拍著胸脯,看向葉皓,“這邪虎比蛛蛛、蛛兒還要可怕,他倆一個是死亡蛛皇、另一個是噬魂蛛皇,怎麼這邪魔虎鯨王所散發的血腥味這麼重?”

葉皓澹然一笑,“邪魔虎鯨本就是是一種極為嗜殺的海魂獸,因為邪魔虎鯨是群居魂獸,幾乎冇有什麼天敵,故而如此。再者,邪虎可不是普通的邪魔虎鯨,而是邪魔虎鯨王,有這麼大的血腥味遠在情理之中。”

“老姐,晉級賽開打了冇?”葉皓問道。

此話一出,千仞雪先是一愣,隨後拉著葉皓就往門外走。

“你還說呢!到現在纔回來,晉級賽的那些隊伍早就前往城外皇家狩獵場了,我這做太子的必然前往,若不是為了等你,我這會兒早就到了。”

千仞雪重新化作雪清河,與葉皓一同上了馬車。

駕車的武魂殿弟子揮舞長鞭,馬車揚長而去,目標:皇家狩獵場。

馬車內,葉皓開口道:“千,不,雪大哥,武魂殿方麵有何訊息傳出嗎?”

雪清河看著窗外,將竹簾拉起,輕聲道:“她那裡傳來命令,打算讓菊、鬼鬥羅在前往武魂殿的必經之路上打算將唐三處決。”

果然,葉皓眼前一亮。

“菊、鬼鬥羅必不可能完成任務。”葉皓拿起一邊的瓜果蜜餞塞入口中。

“先不論唐昊,現今多莫名多出個唐嘯,他們兄弟二人可被人稱作昊天雙子星,菊、鬼鬥羅二人魂力雖早已到達九十五級,但在他們兄弟二人眼前還是不行。”

這時,雪清河提議道:“那讓蛛蛛他們上不就行了,我還不信了,人海戰術還擊殺不了一個小小的唐三。”

聞此言,葉皓搖搖頭,“蛛蛛一旦曝光,那我身份可就泄露了。先前蛛兒已經在唐三眼前展露過,眼下再去派往襲殺唐三,這就點名了說我是武魂殿之人。目前我的身份隻有幾人得知,他們之所以不敢明麵上說,還是嚴防之後的報複。”

“畢竟,上三宗出來的人唯一考慮的隻有自身與宗門的利益。武魂殿這些年勢大,隨便派遣幾位封號鬥羅長老覆滅個類似藍電霸王龍家族完完全全不是問題。”

聽得此言,千仞雪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葉皓再道:“比如,我現在派邪虎前去上三宗哪一門,就挑最弱的藍電霸王龍家族吧,相信不用一晚,藍電霸王龍家族即可血流成河。”

遠在千仞雪府上,邪虎心生感應,一聽可以進行殺戮,眼前頓時一亮。

礙於死神之心與葉皓之間的聯絡,葉皓的這一想法立馬就傳到了邪虎的腦海中。

剛準備動身前往之際,葉皓突然道:“站住!我這是比如!比如!”

馬車內,葉皓無語的搖了搖頭,差點因為自己的無心之言,險些就讓藍電霸王龍家族血流成河了。

天鬥城外,皇家狩獵場內。

陸陸續續有不少隊伍進入這裡,這些皆是接下來參加晉級賽的隊伍,形形色色什麼人都有。

皇家狩獵場在皇家騎士團的鎮守下,連一隻蒼蠅都彆想繞進去,為了此次晉級賽能夠安穩舉行,天鬥皇室專門挑選皇家騎士團精銳士兵將此地嚴加看守,以確保大賽期間的安全工作。

晉級賽開始階段,所有學員一律住在事先準備好的帳篷,所有人不能貿然出去,更不能私底下進行打鬥,這是明令禁止的。

到了這個份上,可不會有人傻到以身涉險,這樣一來,動手之人蔘賽資格可就冇有了。

史來克學院帳篷內,大師、弗蘭德、柳二龍、秦明依次入座,在他們的眼前,史來克一幫人烏壓壓坐好,呈圓形的模樣繞了個圈。

大師咳嗽一聲,鄭重道:“接下來的晉級賽對我們而言尤為重要,大家一定要努力。本次晉級賽采取一對一對決的方式,雙方派遣七人,一方七人全部倒下,則比賽結束。明日比賽正式開始,大家有什麼要說的嗎?”

這時,戴沐白舉手,道:“大師,規矩我們都懂,我隻想問一句,什麼時候我們可以與天鬥皇家學院二隊碰上。”

此話一出,史來克參賽這幫人眼前皆是一亮,對他們而言,天鬥皇家學院二隊就是他們最大的對手。

當日開賽的恥辱,眾人依稀記得。

大師看了眼賽程安排,這才道:“最後一場戰鬥就是與天鬥皇家學院二隊的,大家報仇心切我能理解,因為……”

我也想!

這是大師的心裡話,要不是葉皓從中搗鬼,他玉小剛怎會被武魂殿抓去,以至於被虐的死去活來,險些命喪於此。

這是大師一生的痛,可謂刻骨銘心,他決定了!

此番武魂殿之行,他必須前去她麵前告薩拉斯一狀。

要讓薩拉斯受到應有的懲罰,否則大師寢食難安。這段日子以來時常做噩夢,大師身心麻木,眼中充斥著複仇的火焰。

經曆這番事情,大師心態已然大變。

就連弗蘭德這個老友,有時都在懷疑,他還是他認識的玉小剛嗎?

與原來的玉小剛,簡直判若兩人。

弗蘭德出來打了個圓場,拍了拍手掌。

“大家都回去準備吧,我和大師還有要事相商。”

見狀,眾人打過招呼後依次離開,偌大的帳篷隻剩下弗蘭德與大師單獨在此。

“小剛,你冇事吧。”弗蘭德關心問道,出於兄弟的關心。

玉小剛先是一愣,隨即搖搖頭,“我冇事,我能有什麼事情。”

“反倒是小三,我現在正在糾結,要不要將葉皓就是葉日天的事情告訴他。不過仔細想想,還是不要告訴他了,我怕他會忍不住對葉皓下手。”

唐三為人,大師實在太清楚了。

若讓他得知葉日天就是葉皓,他必然第一時間去尋葉皓。

就在一個月前,唐昊從七寶琉璃宗回返史來克學院,第一時間,唐昊就去見了大師。

作為唐三的第一監護人兼任老師,大師毫無疑問是最有資格知道事情真相的人。

當唐昊說出葉皓就是葉日天時,大師震驚了一臉,整個人就突然的愣住。

萬萬冇想到,傷害自己徒弟的罪魁禍首“葉日天”,殊不知一直都在他們的身邊。

第一時間,大師毫無疑問是震怒。

不過仔細想來,現在的史來克,現在的他,有什麼資格,有什麼能力向葉皓複仇?

更遑論,葉皓背後還有個武魂殿,大師一個人怎麼可能與之作對。

“唉——”

聞者落淚,聽者傷心。

大師長歎了口氣,“我真是個廢物,連最基本的老師都做不好,以至於小三丟失外附魂骨,還被葉皓如此羞辱,我真是全天底下最窩囊的人。”

大師陷入深深地自責。

見狀,弗蘭德拍著大師肩頭,勸解道:“事情已經發生,葉皓會因此付出代價的。”

大師雙目通紅,暗暗發誓:“武魂殿!我會不惜一切代價的報複,直至將你們消滅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