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狩獵場外,一輛疾馳的馬車緩緩駛來。

看守士兵一眼看去,在看清是太子座駕後,急忙招呼城上士兵。

“太子殿下到了,趕快打開城門!”

話音剛落,厚重的城門向兩邊敞開,馬車順勢進入其中。

葉皓與雪清河坐在馬車內,看向一排排整齊的帳篷,以及不斷出入陌生的學員,這裡就是接下來要住的地方。

“皓弟,我們到了。”雪清河微微一笑,打開車門走出,葉皓緊隨其後。

帳篷外圍,大師正與唐三慢步走著。

“小三,到瞭如今這個地步再撤退已經來不及了,接下來的戰鬥你要早做打算。千萬不要因為葉皓而導致比賽疏忽,此次大賽對你尤為重要。”

大師苦口婆心,繼續道:“本屆大賽的獎品是魂骨,而且還是三塊。以你昊天錘如今四個魂環,配合藍銀草五個魂環,想來贏下大賽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大師充滿了信心,雙生武魂雖說已然廢了,但這並不妨礙唐三成為封號鬥羅,隻是魂環配置會有些牽強,不再是第二武魂全部萬年配置。

再論葉皓,大師可以篤定,葉皓百分百冇有為他的第二武魂施加魂環,這樣一來,擁有昊天錘四枚魂環的唐三有了很大的優勢。

要知道,昊天錘可是天下第一器武魂!

這就是大師本屆大賽最大的信念,擊敗葉皓,擊敗武魂殿,贏得本屆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的冠軍,以及那至關重要的三塊魂骨。

唐三愈發強大,這樣一來,那距離他可以向世人證明的時候不遠了。

他,玉小剛不是廢物!

“廢物大師?”

玉小剛:“……”

玉小剛的臉在瞬間垮了下來,麵色變得無比陰沉。

聞言,唐三勃然大怒,敢在他的麵前辱罵他的老師,此人已有取死之道!

順著聲音看去,隻見一群身著紅色衣衫,麵帶幾縷不屑神情的學員饒有興致的打量著唐三身旁的大師。

“你們是誰?膽敢侮辱我的老師?”唐三正欲上前準備理論一番,一副準備大打出手的樣子。

但很快,大師一把將唐三拉住。

晉級賽就在這裡舉行,帳篷與帳篷之間間距很小,唐三若與之發生衝突,保不齊會被很多人傳揚,最終落了個淘汰的命運。

這可得不償失。

為首身著紅衣學員,笑道:“我們來自巴拉克王國,是巴拉克高級魂師學院的學員,你們就是史來克學院吧。”

“冇錯。”唐三沉聲回答道,不知對麵幾人出於什麼目的,侮辱自己的老師就是不行!

“真是出奇了,你們史來克學院有什麼資格來參加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上次我們還專程去索托城看過,冇想到你們竟遷移了,還成立了高級魂師學院,真不知撿了什麼狗屎運!”為首學員冷嘲熱諷道。

這時,大師突然想到了什麼,他輕聲側耳,對著唐三說道。

“小三,這個巴拉克學院我曾聽弗蘭德說過,當時的史來克學院所在的索托城,就是歸巴拉克學院管轄的。曾經,巴拉克學院曾派人打算收編弗蘭德他們,但最終弗蘭德不願,從那之後,史來克學院便是一蹶不振,還時常遭受來自巴拉克學院的針對。若是當初弗蘭德接受巴拉克學院的收編,相信此刻就冇史來克學院了。”

經大師提點,唐三總算明白事情的原委,

原來,史來克學院與巴拉克學院素有恩怨,眼下對方明顯是來找茬的。

並且,明天第一場戰鬥就是巴拉克學院VS史來克學院,因此,對方前來挑釁以試探史來克學院,這一點毛病都冇有。

“我會親手將你們打趴在地上,讓你們為今日所說的這句話付出代價。”唐三惡狠狠地說道,眼中滿是血色。

見狀,巴拉克學院為首學員愣了會兒,隨即冷笑道:“癩蛤蟆終究是癩蛤蟆,垃圾就是垃圾。”

“還有你身旁的廢物大師,在我們還未來天鬥城前就聽說了。你叫唐三是吧,一個魂王竟然拜了個二十九級大廢物為師,你這番操作真就冇誰了。”

“哈哈哈——”

眾人捧腹大笑,接著三三兩兩離開了這裡,走之前還不忘輕視的瞥了幾眼唐三師徒二人。

大師沉默,唐三憤怒。

即便如此,師徒二人隻能忍,在眾目睽睽下不能出手。

否則,等待著唐三的就隻有取消比賽資格。

“老師,我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唐三冷冷說道,看向遠去的巴拉克學員眾人,眼中開始散發澹澹的殺氣。

對此,大師早已習慣,被冷嘲熱諷這麼多年,他早已修成“不滅金身”。

“算了,就讓他們笑去吧,他們說的……是事實。”

說罷,師徒二人繼續向前走著。

不知是巧合還是怎的,隻見……

四周空氣突然僵住,唐三、大師先是一愣,隨即,師徒二人火上心頭,一個個宛若烈犬,對眼前出現的葉皓就是一陣咬牙。

葉皓:“……”

這才一個月不見,怎麼唐三師徒二人退化了那?

“屬狗的?這麼喜歡齜牙咧嘴?”葉皓無語吐槽。

“葉皓!這次你不會再有這麼幸運了,我要讓你付出代價!”唐三一聲怒吼,引得身處帳篷中其他學院的學員爭先恐後的探出頭來,一時不知發生何事?

對此,葉皓不以為然,麵對唐三的警告,他壓根冇有放到心上。

“你能活著到達武魂城再說吧。”葉皓微微一笑,笑的很詭異。

聞言,大師心頭有種不祥的預感,連道:“葉皓,你這話什麼意思?”

這時,雪清河不樂意了,將他當做空氣,唐三師徒二人聯合對付皓弟。

“玉小剛,彆太過分了。”雪清河揹負雙手,雙目微眯的看著。

“我在與葉皓說話,哪有你插話的份!”

大師此話一出,周圍圍觀的學員一同愣住,他們弱弱地看著大師,彷彿在說,誰給你這個膽子?

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葉皓臉色陰晴不定,若不是此地有人,再加上大賽期間的規矩,他必然親手教訓眼前這個廢物大師。

驀然,雪清河麵色一沉,玉小剛這是飄了,敢以這樣的語氣與他說話。

不行,藍電霸王龍家族必滅!

見此地圍了這麼多人,負責巡邏工作的士兵邁開整齊的步子向前。

“讓開!讓開!”

為首皇家騎士團隊長上前,“都紮堆在這裡乾什麼?想動手嗎?”

隊長威風凜凜的環顧四周,當他看到對麵站著的太子雪清河時,他整個人傻了一圈,連忙收起原先囂張的模樣,招呼身後一眾士兵單膝下跪。

“參見太子殿下。”

士兵齊刷刷下跪,大聲且恭敬的喊道。

這一喊,瞬間讓大師人間清醒,忍不住後撤數步,整個人心有餘季的不敢直視太子雪清河。

雪清河與史來克學院之間並冇有交集,雪清河每次開賽前往天鬥大鬥魂場進行觀戰都在上方貴賓席坐著,除了早些認識的人以外,基本無人注意到這位太子殿下。

“來人,將這個出言頂撞我的人拿下。”順勢,雪清河話音剛落。

為首皇家騎士團隊長上前親自將大師拿下,單手將其拎著,像拎小雞仔一樣。

此時此刻,眾人心頭直喊痛快,史來克學院所謂的“大師”竟敢對一國太子出口不遜,若換作平常,受到的懲罰可比現在要嚴重的多。

“這……老師,你們……”唐三欲言又止,隻能乾咬牙直瞪眼,眼前此人是一國太子,他無論如何都反抗不了的大人物。

見狀,唐三選擇轉移對象,直勾勾的盯著葉皓。

“葉皓,你……”

未等唐三說完,雪清河便是率先開口。

“你就是唐三是吧?”

麵對太子雪清河的質問,唐三點點頭,接著道:“太子殿下,老師他不是故意的,他剛纔是向葉皓喊,並不是有意針對你的。”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笑了,找藉口也得找個好點兒的,剛纔這麼多雙眼睛看著呢,你說大師對葉皓大喊大叫,何以見得?

見大師麵如死灰,葉皓不由笑道:“唐三,你可知道,公然頂撞太子殿下可是大罪。更何況,大師這番言論是在挑釁整個天鬥皇室,乃至整個天鬥帝國。”

“大家說,我說的對不對!”

葉皓環顧圍觀著的眾人喊道。

“對對對!”

“廢物大師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連太子都敢公然頂撞。”

“這廢物這下得慘了,蹲大牢一定是有的。”

一聽要“蹲大牢”,玉小剛渾身止不住的顫抖,他回想起在武魂主殿被蹂躪的日子,腦海中不堪回想的場景被再次完美複刻。

對此,雪清河當即下了決斷!

“眼下正是大賽召開階段,本太子也不想搞得節外生枝。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來人,將玉小剛拖出去,重打一百大棍!”

命令在下達的一瞬間,兩名士兵架起麵如死灰的大師就往一旁的空地走去,特地找了個板凳,在帳篷旁找了根比大師還要粗的棍子。

將大師強摁在板凳上,出奇的事,那名隊長竟然親自選擇動手。

好不容易有個好好表現的機會,他怎會放過。

隊長一手接過棍子,舉過頭頂,在大師絕望的目光下,一棍下去。

“鼕鼕冬……”

陣陣悶聲傳來,根本不給大師喘息的機會,一棍打下,另一棍再次落下。

這聲音富有節奏……

“啊啊啊啊……”

大師扯開嗓子大喊大叫,雙目開始充血,整張臉成了醬紫色,雙手死死攥著板凳腿,屁股帶來的疼痛感,瞬間大師有種想要昇天的感覺。

見此場景,葉皓胸中惡氣瞬間消了大半,他瞥了眼身旁站著的雪清河。

此刻,雪清河正一臉嚴肅的看著,有著這位太子殿下親自在,負責行刑的隊長與士兵自然不敢偷懶。

他們二人卯足了勁,手中的力氣愈發沉重,那隊長是一名魂師,一絲魂力傳入棍中,頓時,在棍子落下的瞬間。

“……”

大師先是雙目通紅,隨後眼珠子開要爆出眼眶,最後大喊一聲!

“啊啊啊啊啊啊!

緊接著,大師瞬間暈死過去,屁股成了稀巴爛,血淋淋的,看的人觸目驚心。

聞訊趕來的弗蘭德、柳二龍以及史來克學院眾人,在看見大師成了這副模樣,他們先是驚訝,緊接著一個個火上心頭。

史來克學院的大師竟然被人打成這樣,當眾人瞭解下達命令的是當今天鬥帝國太子雪清河之後。

哦,那冇事了。

弗蘭德連忙上前,“太子殿下,勞煩您手下留情,小剛那隻是無心之言,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就饒恕了他這回吧。”

千萬彆小瞧了一百大棍,這可是能間接要了大師的小命,可比薩拉斯的鞭刑要重的多。

雪清河嚴肅無比,冷冷道:“弗蘭德院長貴有自知之明,還知道玉小剛是個徹頭徹尾的小人,能認識這一點我很欣慰。”

聞此言,唐三默默咬緊牙關,對葉皓的恨再次上升到一個全新的高度。

若非葉皓突然到此,老師斷然不會招惹太子,從而被打成這樣,一切都怪葉皓,對,就是這樣!

“彆打了!你們彆打了!”柳二龍帶著哭腔,急忙攔在即將下手的行刑人員身前。

史來克眾人敢怒不敢言,對方是一國太子,他們幾個實在太過於渺小。

至於其中同為皇子的戴沐白,此刻更是愛莫能助,這裡是天鬥帝國,可不是星羅帝國,他這個星羅帝國皇子可冇插嘴的份。

小舞在與葉皓目光對視的那一刻,這種吃人的目光早已鑄成,媽媽的死始終是小舞的一塊心病。

既然自己殺不了你的母親,那就讓你這個做兒子的取代吧。

見此,葉皓對小舞豎起中指,帶著不屑地目光看去。

此舉,隻能讓小舞更加的憤怒,隻能動動無名之火,大庭廣眾之下,她不能出手。

麵對弗蘭德的苦苦哀求,雪清河絲毫冇有領情,對於這些人,用的就是這些雷霆手段。

有利的時候仗勢欺人,受苦的時候擺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賤不賤?

雪清河看上去十分嚴肅,對於此前大師、唐三的舉動,毫無疑問狠狠戳了他。

葉皓是他的弟弟,親弟弟。

對葉皓不利,那就是對他不利,此次好不容易找到個機會,必須出出胸中惡氣,殺一儆百!

“你們不用再勸我了,繼續打,不要顧及任何人。”

說著,上前兩位士兵將還在苦苦哀求的柳二龍拖走,碩大的木棍再次從天而降。

在落在玉小剛屁股上的瞬間,玉小剛頓時整個人跳了起來,身體帶來的疼痛讓他繼續哀嚎,想要反抗的他下意識察覺被人牢牢鎖住,根本不能動彈分毫。

而玉小剛自己,則是被一群人圍觀,公開處刑!

“太子殿下,小剛是藍電霸王龍家族的人,您這樣做,合適嗎?”弗蘭德紅著眼,顯然著急了。

聞言,雪清河皺起眉頭,“玉小剛早被逐出宗門,一個廢物罷了,想來藍電霸王龍家族不會惦記一個廢物的死活。”

“可……太子殿下,這一百棍……實在會要人命的。”弗蘭德急忙勸阻。

另一邊,玉天恒眼見自己叔叔觸怒太子殿下,以至於落了個現在的下場。

下意識想要請求葉皓,希望他可以說說情。

但是,葉皓表示他也愛莫能助,雪清河此舉一來為他出氣,二來樹立天鬥皇室的威信,此舉可謂一舉兩得。

“玉小剛再怎麼廢,那他也是魂師。放心,一百棍死不了人的。”

緊接著,雪清河再次下令,“接下來掌控力道,彆給打死了。”

正在行刑的二人心領神會,儘量控製力道。

此時此刻,玉小剛已經徹底傻了,屁股一片血紅,嘴角不斷有血珠滴落,就連牙都咬碎了兩顆。

他在想,自己為啥如此倒黴?

“太子殿下!”弗蘭德不依不撓,繼續道。

見狀,雪清河厲聲道:“我是一國太子,未來天鬥帝國的接班人。那玉小剛在大庭廣眾之下嗬斥我,讓我失了麵子,你讓我以後如何麵對我的臣民!”

“今日,我若不給玉小剛一個教訓,那明日,甚至以後,就會多出越來越多的玉小剛。”

“弗蘭德院長,我勸你莫要多言。你這個做院長的也不是什麼好鳥,需要我對你一一敘述這些年你乾的好事嗎?”

此話一出,弗蘭德頓時語塞,不敢再多一言。

“我不建議玉小剛這個廢物身旁再多你一個,史來克學院……真是個藏汙納垢的地方。”

說完,雪清河便與葉皓先行離開了,眼不見為淨。

弗蘭德呆站在原地,眼神幽怨的看向葉皓與離去的雪清河,他隻能無奈的攥緊拳頭,他真的很無助。

自從史來克學院成立以來,今時今日,這是弗蘭德第二次無助的時候。

第一次是在天鬥皇家學院那次。

“啊!啊!啊!”

大師依舊在哀嚎,柳二龍站在一旁,目光含淚,她隻能眼巴巴的看著,根本分擔不了玉小剛身上所挨著的疼痛。

在葉皓、雪清河走遠後。

一時間,眾人一陣指指點點,將所有的矛頭指向了史來克學院,言語辱罵、帶有異樣的眼神,此刻全部彙集到史來克學院眾人的身上。

淪為眾失之地的感覺並不好……

剛想上前理論一番,但很快,他們被現實所打敗。

“雪大哥,這次你可著實為我出了口惡氣。”葉皓回想玉小剛被揍的樣子,心頭暗暗竊喜。

早該如此!

雪清河微微一笑,“咱倆誰跟誰,那玉小剛徒有虛名,仗著有幾分知識狗眼看人低罷了。此番,那師徒二人竟一同針對你,這我怎能忍?”

“不過好在玉小剛冇見過我,不知我是帝國太子,這才正中我的下懷,讓我逮到此次機會。”

“至於那唐三……”雪清河欲言又止。

葉皓心領神會,點點頭,“唐三就交給我吧,雖然他已經成為魂王,在此次晉級賽上,唐三會掏出昊天錘武魂的概率會大上許多。”

“但我仍然有信心,將這犢子踩在腳下。”

見狀,雪清河不再多言,到了指定宿舍後,雪清河便與葉皓分開。

帝國太子與參賽選手的帳篷截然不同,葉皓雖與雪清河關係密切,但在目前晉級賽開始階段,眾人勢力錯綜複雜,為了避嫌,二人最好還是不要太引人注意的好。

……

“行刑結束。”

終於,一百大棍打完了。

兩名執行人員擦去眉間汗水,將手中滿是血跡的棍子扔到一邊,緊接著,一眾士兵繼續履行他們護衛的職責。

見士兵離去,柳二龍心急如焚,幾乎是跑來昏死過去的大師身旁,眼淚宛若斷線的珍珠,怎麼都止不住。

見狀,弗蘭德歎息道,“沐白,你們將小剛抬回帳篷吧。記得,一定要輕放,小剛再也受不起任何折騰了。”

“還有,絳珠的武魂可以為小剛進行治療,也要麻煩你了。”

史來克眾人不敢大意,上前小心翼翼地將大師抬走。

在目送大師離開後,弗蘭德剛準備回返帳篷查探大師狀況,卻發覺此時的唐三異常的詭異,雙目紅的宛若鮮血,一身淩冽的殺氣讓弗蘭德望而卻步。

“小三,千萬彆做傻事。”弗蘭德硬著頭皮上前說道。

對於弗蘭德的勸告,唐三卻顯得不以為然,雙目通紅直勾勾的盯著弗蘭德。

這一刻,弗蘭德隻覺得全身毛骨悚然,一陣陰風從背後拂過,霎時間,弗蘭德身後不知怎的已被汗水所浸濕。

如臨大敵!

此時的唐三毫無疑問是可怕的……

弗蘭德嚥了下口水,便不再多言。

臨走前,弗蘭德腳步止步,不忘道:“此次是小剛有錯在先,小三,彆忘了你父親交代的事情。如今,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還未結束,你可得仔細思量思量。”

“小剛現在變了,真的變了……”

說罷,弗蘭德惋惜的歎了口氣,心情沉悶的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