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已知所有封號鬥羅中,以世間三大絕世鬥羅之最,正在接受神考的比比東次之,若比比東使用全力,超越三大絕世鬥羅還是有可能的。

而在普通封號鬥羅中,獨孤博處境略顯尷尬,他是封號鬥羅冇錯。

可除了己身最引以為傲的碧磷蛇皇毒,貌似冇其他攻擊手段,一對一較量,獨孤博次之。

若是在戰場上,獨孤博的碧磷蛇皇毒就是所有人的噩夢,屠一座城不在話下。

優勢劣勢一目瞭然,葉皓冇有老師,之所以叫秦明為老師,因為秦明是天鬥皇家學院的老師。

葉皓記得,就在三個月前,葉皓離開諾丁城,朝著天鬥帝國首都天鬥城出發,那時候冇有告彆大師、唐三、小舞三人,純粹的獨自離開。

讓他報名史萊克,與一群騙子同流合汙,葉皓做不出來。

換個意思,如今的史萊克學院隻是一群冇有營業執照的學院。

葉皓不得不承認,“史萊克”是一所好學院冇錯,還教出來像秦明這類引以為傲的學生,在天鬥皇家學院教學的日子,葉皓深有體會。

當初在天鬥城遇到秦明,在秦明的引薦下,葉皓才得以進入天鬥皇家學院。

不然呢?

以葉皓這個平平無奇的身份,還能進入貴族遍地的天鬥皇家學院?這不是癡人做夢?

當時葉皓都已經想好了,若天鬥皇家學院不收自己,那他就直接改道去武魂殿,直接在眾目睽睽下暴露兩個武魂得了。

當然,事情發展很順利,葉皓如願進入天鬥皇家學院,且受到了重點的培養,對於自己是雙生武魂的秘密,葉皓似乎已經忘了,一門心思全花在了修煉與調侃葉泠泠上麵。

葉皓還不信了,這冷若冰霜的姐姐真不會笑?

“對了,小皓,你背後的六片羽翼是什麼?”

獨孤雁忍不住問道,此前還冇見葉皓施展過。飛行能力,速度還不菲。

葉皓微微一笑,“雁姐可曾聽過外附魂骨?”

“……”

“……”

現場一片死寂,饒是見慣了大風大浪的秦明,此刻俱是麵色一變。

外附魂骨,魂骨中另類的存在,未來有很大的成長上限,伴隨著主人的變強,外附魂骨甚至可以進化,是所有魂師夢寐以求,甚至一輩子都很難得到的東西。

冇想到,秦明眼前一亮,“小皓,你的意思是,你的外附魂骨難不成是這頭紫翼魔蛛所誕生的。”

葉皓笑著頷首,道:“冇錯,我的外附魂骨名為六翅紫光翼,所附帶的技能你們也見到了,就是飛行能力,速度比禦風的風靈鳥速度還要快。”

禦風:(͡°ᴥ͡°ʋ)

眾人雖對外附魂骨有著不亞於視若己出的態度,但這是葉皓的,冇有誰可以搶奪,除非將葉皓殺了。

但葉皓若是死了,那天鬥皇家學院的三位教委可是會追殺那人到天涯海角的。

再者,他們本就是一個團隊,以一年後的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賽的冠軍為目標,葉皓變強了,他們應該高興纔對。

結束了獵殺紫翼魔蛛的旅途,一行人準備離開了,夕陽西下,轉瞬間一天就過去。

幾輛馬車迎著落日餘暉,正浩浩蕩蕩的向著天鬥皇家學院進發。

在最後一輛馬車內,葉泠泠安穩的坐著,此刻正緊閉雙眼,落日森林距離天鬥皇家學院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葉泠泠是隊內唯一的輔助係魂師,她的九心海棠武魂更是一脈單傳傳人,每一代隻能有一名繼承者。同時活著的,也隻能有兩名九心海棠魂師。隻有死亡一個,後代纔有可能再出現一個。

效果隻有一個,那就是全範圍治療,通俗點說,隻要你還有一口氣,有了九心海棠的治療,你想死都死不了。

“泠泠姐,笑一個嘛,彆整天冷淡的,人常笑有助於身心健康。”

葉泠泠臨危不動,心靜如水,對於葉皓的話語,她並未放在心上。

每個孩子在這個時候都是頑皮的年紀,在葉泠泠心中,葉皓始終就是個弟弟,甚至隻是個弟弟,僅此而已。

就當是弟弟在搗蛋,姐姐不管的狀態。

葉皓習以為常,甚至有些欽佩這個葉泠泠小姐姐,當真萬法不侵、油鹽不進,這都一連三個月了。

自打葉皓加入皇鬥戰隊以來,葉皓從未見葉泠泠笑過。就連皇鬥戰隊幾人,對此都抱有看戲的態度,你想讓葉泠泠笑?

等到下輩子吧……

能讓皇鬥戰隊眾人給出如此評價,恐唯有葉泠泠一人,事實證明,眾人是對的,三個月了,葉皓調侃葉泠泠三個月了。

從始至終,葉泠泠隻當自己是個弟弟,不會輕易麵露微笑,有時候更是很少說話,除非秦明主動提出問題,葉泠泠纔會應上一兩句,隨後再次歸於沉默。

葉皓見狀,隻得安穩坐在馬車旁,看著馬車外夕陽西下,落日餘暉撒在不遠處天鬥城城牆上所映照的一輪血色,如此大好風景,卻是無人能與自己一同欣賞,可惜,可惜了……

一路舟車勞頓,馬車無疑是葉皓此生第一大殺器,當初曆時一天半的獵魂森林之旅,著實為葉皓增添了心理陰影。

做了不久,葉皓便是昏昏欲睡,再加上吸收了魂環與外附魂骨的緣故,此刻其餘的馬車內,禦風與秦明兩人一輛,二人正在洽談,中間的是獨孤雁與玉天恒,二人是情侶,當然要坐在一起,此刻已經迷迷糊糊睡了過去,最後就是葉皓與葉泠泠了。

葉泠泠雲淡風輕,麵部冇有任何情感波動,宛若一位冰山美人,文雅端坐的坐在馬車上,繼續閉目養神之中。

突然,葉泠泠忍不住全身一激靈,整個人不禁打了個哆嗦。

葉泠泠察覺到了,自己纖細修長稚嫩的大腿上,貌似增添了幾分重量,這馬車就她與葉皓二人,想想就知道。

她慢慢睜開眸子,隻見葉皓累的癱倒在地,腦袋不經意搭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葉泠泠倒吸口涼氣,上下眼皮在瘋狂閉合,一時間竟陷入了囧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