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博要見我?

最近在物色一個傳人,兩個端點連接在一起所得出的結論。

獨孤博對我感興趣,且要收我為徒?

雁姐是毒鬥羅孫女無疑,肯定私底下與老毒物提及過葉皓,葉皓擁有死亡魔蛛(蛛皇)武魂,且在上次的對抗訓練中,葉皓的死亡蛛皇毒還完勝了獨孤雁的碧磷蛇毒,所以,雁姐告之獨孤博後,獨孤博纔想見我?

正巧,老毒物所在的冰火兩儀眼仙草可是讓葉皓垂涎三尺,有機會撈他一把。

老毒物性格古怪,與葉皓一樣,隻會遵循自己的本心辦事,做事毫無章法,不計較任何的後果。

這一點,獨孤博倒於葉皓相同。

至於拜師……

屆時,二人見了麵再說吧。

天鬥皇家學院後山,皇鬥戰隊成員集結完畢,伴隨著獨孤雁將葉皓帶到,秦明看了眼眾人。

“此次將大家召集過來,我要當衆宣佈兩件事情。”

“第一,過段時間,我要帶領大家前往大陸曆練一陣子,就當是檢驗下你們的訓練成果。”

“第二,學院下午將會有客人到場……”

秦明說完,便招呼眾人散去……

“象甲宗?雙方挑選三人進行三對三較量?”

葉皓從秦明口中得知,象甲宗將來學院進行“友好交流”,屆時還有不少大人物在場。作為東道主的天鬥皇家學院,他們自然不願丟了麵子。

丟了麵子,那丟的是皇室的顏麵。

再者,象甲宗是下四宗之一,武魂殿附庸,這一點,葉皓比誰都清楚。

柿子還專挑軟的捏,天鬥皇家學院什麼風氣,可謂路人皆知,學院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萬世祖,除了吃喝享樂,讓他們修煉?

抱歉,他們前來學院,隻是為自己貴族的身份“鍍層金”罷了。

臨近正午,隻見天鬥皇家學院山腳人頭竄竄,不少士兵手持鋼槍從山腳站在學院門口,貌似有大人物要來。

綠茵茵的操場上,對戰的場地早已建好,川流湧動的人群,他們皆身著天鬥皇家學院校服。

根據可靠情報,這次有戰鬥即將打響,秉承著看熱鬨不嫌事大的原則,以雪崩為主的一夥人,此刻還賭上了。

開盤,開盤的聲音此起彼伏,聽得上方坐著的三位教委齊刷刷歎了口氣,讓他們振興學院,得,下輩子吧。

好在有葉皓,這犢子是最後的希望。

與此同時,地麵突然震動,一股無形的威壓開始擴散。

山腳下,一位體型碩大,身高兩米開外的身影逐漸向著這邊走來,在他的身後,同樣有著一群人,他們身高一律兩米開外,渾圓的肩膀足有一個人那樣的粗,胸前的肌肉宛若大理石般堅硬,在陽光的照射下甚至反光。

“來了。”

夢神機臨危不懼,三位教委默契對視一眼,立馬露出職業笑容。

“呼延宗主,許久不見了。”

為首男子笑了笑,回禮道:“夢神機首席,白寶山次席,智林三席,三位教委,請了。”

說完,幾人入座。

“不知呼延宗主此番前來有何指示?”

夢神機笑著問道。

呼延震微微一笑,“指示談不上,還有一年時間,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就要召開,此番我們象甲宗誌在冠軍。看,這就是我宗的冠軍陣容,為首的可是我的孫子,也是我象甲宗這些年以來最傑出的天才,我還希望他能成為封號鬥羅呢。”

說著,呼延震還不忘指向象甲宗隊伍人群中體型最大的一個。

夢神機無語,你以為封號鬥羅是大白菜,想成為就成為。對方意圖很明顯,柿子專挑軟的捏,先殺下天鬥皇家學院的威風,算得上為象甲宗“祭旗”。

不多時,秦明帶領皇鬥戰隊八人過來了。

作為主角的葉皓,當然要最後一個出場。

此番是三對三的較量,葉皓被排在最後一個,來到事先準備好的座位,眾人依次入座。

葉皓看了眼對麵象甲宗幾人,頓時凶神惡煞的,換句話來說,這就叫四肢發達、頭腦簡單。

此番較量,葉皓根本冇上心上,對付這幾個大漢,葉皓一人足矣。

“待會兒,奧斯羅第一個上,你務必小心……”

這邊,秦明正在安排戰術,對方來者不善,鑽石猛獁武魂,在獸武魂中僅次於石墨與石磨的玄武龜,防禦力十分強悍。

防禦力十足,但速度欠缺,秦明安排有著鬼豹武魂的奧斯羅上場,第二個當然是隊長玉天恒,藍電霸王龍是天下第一獸武魂,且玉天恒的魂力在八人中最高,應付起來得心應手。

最後一個,當然是咱們的主角了,葉皓是個隱藏**oss,誰都摸不清他的底,作為底牌的葉皓,應該能殺的象甲宗一個措手不及。

戰鬥還未開始,葉皓不慌不忙,先去外圍解決一下私人問題。

在葉皓離開不久,隻見上方坐著的三位教委以及象甲宗宗主呼延震紛紛起身,熙熙攘攘的人群瞬間安靜。

在不遠處,一輛精緻奢華的馬車緩緩駛來,立即引起眾人的注意,隻見馬車上下來一人,來人是一頭金髮,二十一、二歲的男子,相貌堂堂,一副和藹可親的樣子,一身高貴的氣息撲麵而來,有著與生俱來的貴氣。

他的出現,無疑讓眾人眼前一亮,人群中,隻見雪崩下意識攥緊拳頭,麵目猙獰,但雪崩卻不敢流露出來,將自己隱藏在湍急的人流之中,看上去似有難言之隱。

“參見太子殿下。”

三位教委與象甲宗宗主呼延震紛紛行禮,男子麵露和煦如春風般的笑容,示意幾人免了。

隨後,男子坐在首座,饒有興致的看著。

“開始吧。”

伴隨著男子話音落下,大戰一觸即發。

呼延震眼前一亮,朝著象甲宗這邊點了點頭,下一秒,象甲宗一名體型碩大的男子上台,每前行一步,地麵都在輕微的顫抖,無形之間,一股雄厚的壓力充斥著現場的每處角落。

奧斯羅深呼吸口氣,硬著頭皮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