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清河眉頭一皺,葉皓的這副神情太熟悉了,不可能,自己可是獨生,怎麼可能……

見呼延力與葉皓準備就緒,裁判宣佈,道,

“第三場戰鬥,呼延力對陣葉皓,雙方有一分鐘時間進行武魂召喚。”

話音剛落,隻見呼延力甩開上衣,露出結實而誇張的肌肉,鑽石猛獁武魂,附體,一層黃色有棱角浮現肌肉表麵閃爍金色光澤,呼延力的體型大了幾近一倍之多,上唇翻起,粗壯有力的獠牙足足一尺之長。

葉皓在呼延力的麵前,就好像一隻小螞蟻。

對此,葉皓也不慣著,虛張聲勢的傢夥,葉皓腳下三大魂環緩緩升起,一黃兩紫的魂環配置引得在場幾人瞠目結舌,大陸上絕無僅有的魂環配置,葉皓當屬第一人。

背後八根黑色蛛矛破開,胸前覆蓋黑色甲冑,麵部同樣被黑色甲冑所包覆,一對猩紅眸子緊盯呼延力,還有下麵幾個小眼睛正在不停轉動,腳下生出綠色膨毛,就差長出蜘蛛腿了,葉皓完成死亡蛛皇,附體,整個人化作人形蜘蛛,滿目猙獰的站著,綠油油的死亡蛛皇毒開始遍及賽場的每處角落。

礙於秦明先前所述,葉皓放棄使用死亡蛛皇毒。

呼延力身後一隻鑽石猛獁悄然浮現,一股雄厚的氣息撲麵而來,葉皓絲毫不受其影響,在葉皓身後,死亡蛛皇隨之出現,王者之氣,魔蛛類武魂中的帝王之尊。

死亡蛛皇武魂的出現,使得雪清河再也不能平複,呼吸變得急促,雙目炯炯有神盯著葉皓背後的死亡蛛皇,這特麼錘子死亡魔蛛,這是死亡蛛皇好吧!

死亡蛛皇武魂的氣息,雪清河比誰都清楚,畢竟是她母親的雙生武魂之一,比比東顯少出手,這些年一直是武魂殿教皇,再加上葉皓的魂師手劄上記錄著的就是死亡魔蛛武魂。

死亡蛛皇與死亡魔蛛冇啥區彆,都是一個品種的魔蛛類魂獸。

葉皓的死亡蛛皇與她的簡直如出一轍,除了魂環方麵不一樣,雪清河很難找出第二個不相同的地方,二人就好像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神韻、麵部表情以及一舉一動,雪清河都能看出那個女人的身影。

就好像,葉皓是她生的,自己是抱養的。

這樣的關係,雪清河悄然搖了搖頭,不可能,自己是獨生,她還從未聽過自己還有個弟弟,而且,這個葉皓隻是運氣好,覺醒了死亡蛛皇武魂,還是先天滿魂力,僅此而已,對,僅此而已,

帶著心底無限的好奇,雪清河開始仔細端詳葉皓接下來的一舉一動。

“鬥魂,開始。”

裁判一聲令下,

呼延力奔走如雷,地麵猛烈顫抖,他舉起大手,山嶽般的身形快速朝葉皓砸來。

葉皓雙目微眯,腳下第一魂環開始轉動,雙手幻化兩根粗壯的死亡蛛皇矛,正麵硬抗下了呼延力的重拳,葉皓所在地麵急劇塌陷,宛若蛛網四分五裂開來。

瞅準機會,呼延力腳下魂環隨之亮起,全身覆蓋了一層暗黃色如盔甲般,防禦力提升了。

葉皓身形一閃而過,瞅準機會,死亡蛛皇矛舉過頭頂,狠狠向下猛然刺去。

隻見,呼延力胸前凝聚的暗黃色盔甲驟然崩塌,胸前呈現一片紫黑色,差點兒,就差一點,死亡蛛皇矛即可穿透他的身軀。

呼延力心中駭然,他明白,剛纔那一下,葉皓明顯放水了。此番比試不過是切磋摩擦,二者無深仇大恨,冇必要要了對方的性命。

但此番戰鬥對雙方而言意義重大,一比一暫時戰平,到了這個地步,贏,成了二人唯一要做的。

呼延力的表現,呼延震自始至終看在眼裡,不知為何,他心底突然升起一股挫敗與無力感,一股無形的威壓讓他差些喘不過氣來。

在見到葉皓,呼延震好似見了教皇本人一樣,對,就是這種睥睨天下,視強者如螻蟻般的氣勢,僅在無形之間。

葉皓站的筆直,麵對呼延力強大的壓迫感臨危不懼,此時此刻,認真起來的葉皓宛若教皇附體。

呼延力暗自嚼舌,不曾想,一個天鬥皇家學院,若不是有“皇家”頭銜,還有苛刻的招生要求,裡麵的學員參差不齊,冇想到會有葉皓如此恐怖的存在。

這一幕,坐在首座的雪清河深有感受,她從小與她關係本就不好,記得第一次喊她“媽媽”時。

當時的她,就與如今葉皓的神情一模一樣,隨著時間的推移,雪清河漸漸釋然,如今得見葉皓,雪清河開始思慮人生,難不成自己真多了個弟弟?

場上,呼延力有了先前的試探,他開調整思路,腳下第三魂環,千年魂環隨之亮起,一身肅穆且凝重的氣息迅速擴散開來,強大的壓迫感遍及全場。

故技重施嗎?

打算利用對付奧斯羅的方法對付葉皓?

葉皓抬起頭顱,隻見半空浮現鑽石猛獁身形,粗壯的前蹄徑直落下,幾乎在同一時刻,隻聽得“轟”的一聲,場上一片騷亂,整所天鬥皇家學院宛若地震般。

這一刻,無數人的心在此時揪著,無論是秦明,還是皇鬥戰隊,亦或是三位教委,雪清河屏住呼吸,抬頭看去。

“這……這是……”

“六……”

剛想開口的雪清河急忙嚥下即將脫口而出的話,外附魂骨·六翅紫光翼,與她的簡直如出一轍!

雪清河陷入沉默,葉皓擁有死亡蛛皇武魂,先天滿魂力,還有外附魂骨·六翅紫光翼,無論從哪處角度出發,葉皓與她實在太像了。

天底下冇有如此湊巧之事,先前就聽夢神機說過,葉皓是個孤兒,從小孤苦伶仃,對此,雪清河抱有一定的懷疑態度。

你越是這樣說,嫌疑反而最大,這個葉皓出現的實在太驚豔,著實打了雪清河一個措手不及。

難不成……她與葉皓真有那一層關係?

事情到瞭如今的地步,已經容不得雪清河再有任何的猜想,不論葉皓與她究竟什麼關係?

什麼事情能逃脫自己的手心,葉皓也一樣,首先要做的,此事不能讓她明白,不然就冇意思了,與她作對的這些年,雪清河已經麻木,好不容易多個葉皓,雪清河想自己摸清楚其中的秘密。

若這葉皓真是自己的弟弟,那就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