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鬥皇家學院占地麵積很大,葉皓行至一處涼亭,恰巧在此撞見葉泠泠,此刻她正安詳的端坐著,四周景色宜人、花團錦簇,葉泠泠的九心海棠武魂為植物係輔助武魂,在此等環境下修煉無疑是最好的地方。

見葉皓到來,葉泠泠收回九心海棠武魂,腳下兩黃一紫魂環收回。

她看向葉皓,平靜的很,二人一言不發。

葉皓厚著臉皮坐在葉泠泠身旁,葉泠泠對此態度很冷,葉皓坐在其身旁,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透骨的涼氣。

“嘶嘶嘶……”

“泠泠姐,一個人呆在這兒嗎?無不無聊,要不要弟弟陪你?”

葉泠泠淡淡看了眼葉皓,選擇無視,默不作聲,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

葉皓:“……”

“昨天在馬車上……”

葉泠泠突然道:“昨天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你不要誤會。”

葉皓:有眉頭!

大差不差,葉皓朦朦朧朧的記得,當初在馬車上,自己好像有人摸我,腦袋下還整著個很暖和的東西,看向麵帶一抹淡紅的葉泠泠,葉皓當即明瞭。

順勢而下,葉皓腦袋再一次精準無誤的枕在了葉泠泠那纖細修長的大腿上,葉皓麵露天真無邪的笑容,抬頭仰望葉泠泠那早已紅撲撲的臉蛋,當真是秀色可餐,年紀小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你……你這是做什麼,趕緊離開。”

葉泠泠略顯焦慮的說著,平靜如水的眼神透露著一絲不安的情緒,麵帶緋紅,眼中還存有一絲嬌羞,這是葉皓從未見過的,原來一向冰冷如冰的葉泠泠小姐姐也有如此表現。

“姐,我累了。”

葉泠泠:“……”

不要臉!

“姐,你就看在我為學院出力的份上,就讓我枕一會兒吧。”

葉皓臉皮厚,這在皇鬥戰隊內部是出了名的,見四下無人,葉泠泠無語,白了眼葉皓,隨後緊閉美眸,不想再看這厚顏無止之人。

翌日清晨,一輛碩大且裝修精緻馬車停靠在天鬥皇家學院山腳下,今日是秦明帶著皇鬥戰隊前往鬥羅大陸曆練的日子。

在三位教委親自目送下,皇鬥戰隊被親自送走,馬車載著眾人緩緩離開。

馬車內,秦明拿出天鬥帝國地圖,在地圖上不斷標記著地名以及最終目的地。

葉皓仔細看去,果然……索托城。

秦明收回信號筆,看了眼八人,囑咐道:“此番我們最終目的地是索托城,那裡是我曾經為之奮鬥的地方,中途我們要經過不少地方,大家做好隨時戰鬥的準備,到了外邊可不比學院內,一切諸多事情都極有可能會發生。”

眾人陸續點頭,內心銘記秦明的話。

在看到葉皓時,秦明微微一怔,“小皓,你怎麼臉色不好?是不是哪兒不舒服?”

眾人看向葉皓,隻見葉皓臉色蒼白,嘴巴嘟嘟嘟的,一副要吐了的模樣。

“小皓,我記得不錯,你好像暈車吧。”

獨孤雁提醒道。

葉皓為難的點了點頭,該死的馬車,當初在諾丁城時,葉皓第一座馬車是從諾丁初級魂師學院到達獵魂森林,中途行駛了一天半的時間,基本吃喝拉撒都在馬車上。

鬥羅大陸不比前世,冇有汽車這類交通工具,也是從那時候起,葉皓對馬車就極為反感。

葉泠泠淡淡的看了眼葉皓,這小子看樣子不是裝的,麵色旋即一紅,在眾目睽睽下,伸出纖纖素手,攬著葉皓的腦袋,輕輕將其靠在自己的腿上,帶著溫香的素手在不斷撫摸葉皓的腦袋。

眾人:(=゚Д゚=)

幾個大老爺們紛紛對葉皓暗自豎起大拇指,強的,兄弟!

至於獨孤雁,此刻正震驚的看向葉泠泠,這還是我認識的冰冷禦姐葉泠泠嗎?

秦明見狀,僅是咳嗽一聲,隨後拿起一本書籍慢慢研讀起來,目光時不時看向正枕在葉泠泠腿上的葉皓,好小子,若我要有你這臉皮,還怕找不著媳婦,以至於如今還單身一人。

不行,有時間必須與小皓聊一聊。

葉皓心情愉悅,看著眾人那鄙夷的目光,同樣是男人,汝為何如此之秀?

“雁姐,你家老爺子可在?”

葉皓迷迷糊糊的說著。

獨孤雁點了點頭,道:“在啊,他老人家一直在落日森林,我曾邀請他來做天鬥皇家學院顧問,可我爺爺性格古怪,隻憑自己的愛好辦事,就連我這親孫女的話他都不一定聽進去。”

“你冇事打聽這個做什麼?難不成,你已經做好了拜師我爺爺的準備?”

此話一出,眾人頓時驚駭,目光齊刷刷的看向正躺在葉泠泠大腿上歇息的葉皓,一個個露出羨慕的目光。

要知道,獨孤雁的爺爺可是獨孤博,更是聞名大陸的毒鬥羅,您呢個得到封號鬥羅的指定可是極為罕見的事情,更彆談收其為徒了。

隻可惜,老毒物向來獨來獨往,脾氣更是古怪,要拜他為師可是難如登天呐!又不是冇人試過?

葉皓微微苦笑,道:“我暫時冇還這打算。”

獨孤雁:“……”

浪費老孃感情,還以為你拜了爺爺為師,咱倆就能成一家人的,平常真的白疼你了,看,轉頭就投入葉泠泠懷抱了。

不過這小子的確厲害,竟能使得葉泠泠如此,這還是自己認識泠泠嗎?

(葉泠泠:彆誤會,單純隻是看他可憐,孤苦伶仃的。)

葉皓微微一笑,道:“老毒……”

看向獨孤雁眼神,葉皓連忙改口,道:“獨孤前輩所在地處環境不錯,那裡有些許東西我打算前往獲取,我敢保證,那些東西足矣讓大家受獲終生。”

“什麼東西?”

獨孤雁撓了撓腦袋,“我咋不知道?”

葉皓白了獨孤雁一眼,無語道:“連老毒物自己都不知道,你豈會知道?”

獨孤雁:“!!!”

擼起袖子,上前就乾,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葉皓見勢不妙,一個閃身離開葉泠泠懷中,火速推開馬車門,背後六翅紫光翼綻開,周身一抖,就在獨孤雁就要抓到葉皓的前一秒,葉皓早已來到了半空之中。

“雁姐,氣死你!”

獨孤雁:“你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