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迷離,葉皓與葉泠泠急匆匆回到旅館。

二人上樓過程中,一旁的房間突然打開,隻見玉天恒與獨孤雁走了出來,二人麵色緋紅,額頭大汗淋漓,出於特殊環境,好不容易租了個旅館,不解決一下個人問題怎麼行?

“小皓?泠泠?你們怎麼在外邊?該不會……”

玉天恒瞬間尬住,不會吧,二人一直在外邊,那裡麵的事情,他們該不會……

葉泠泠:“……”

葉皓無語道:“我和泠泠姐剛從外邊逛了一圈,剛準備上樓就碰見你和雁姐,偷吃的滋味咋樣?”

獨孤雁麵色一紅,上前直接拎著葉皓的耳朵,微微使勁。

“大人的事情,你個小孩子不要過問。”

“欸?”

獨孤雁仔細聞了聞,“你身上什麼味道?怎麼這麼大。”

葉皓連忙掙脫,急忙抱歉說了一聲,就急匆匆的回了自己房間。

“這味道,怎麼與爺爺的似曾相識,不過爺爺的那種味道比較重,這是什麼?”

殺氣,毒鬥羅縱橫大陸,一手碧磷蛇皇毒不知葬身多少人,有一身肅穆的殺氣這很稀疏平常,而葉皓的殺氣還很弱小,尚在形成之中。

獨孤雁眼前一亮,看向一旁站著的葉泠泠,上前調侃道:“泠泠,你和小皓關係挺好的嘛,到哪一步了?”

葉泠泠冷豔的臉龐頓時猶如火燒,她隻是將葉皓當作是弟弟,僅此而已。

不給獨孤雁繼續追問的機會,葉泠泠選擇直接無視,火急火燎的回到了房間之中。

見狀,獨孤雁嘻嘻一笑,這倆該不會有故事吧?

第二天一早,陽光穿透雲層,西爾維斯城外,一輛馬車繼續出發了。

對於昨晚發生的事情,葉皓與葉泠泠早已將其遺忘,想了一晚上,他們是魂師,殺戮這東西遲早要沾,冇什麼好心有餘悸的。

臨走前無意間聽到凶神戰隊的惡名,一路上還有不少人揚眉吐氣,說這些畜牲早就該死的這番話。

接下來的幾天過程中,秦明在馬車不斷敘述先前在大陸的所見所聞,隻言片語中產生了濃鬱的懷念之情,誰還不是個意氣風發的少年?

“秦老師,你有遺憾嗎?”

秦明微微一怔,“遺憾?或許有吧。”

“我冇能參加我那一屆的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唉,不提了。”

秦明曾是史萊克學院的學生,史萊克由於學院緣故,根本冇有參加大賽的資格,就連註冊都冇有,他們拿什麼參加?

因此,這也就成了秦明此生唯一的遺憾。

葉皓微微一笑,“秦老師,您就放心吧,本次全大陸高級魂師大賽的冠軍我們一定拿到手。”

“對!”

“冇錯!”

“冠軍一定是我們的!”

皇鬥戰隊幾人紛紛符合,一時間,馬車內其樂融融。

秦明見狀,眼眶不禁濕潤,神色堅定的點了點頭,對本次全大陸高級魂師大賽的最終歸屬,心底增添了幾分必勝的決心。

葉皓信心滿滿,目光撇了眼獨孤雁。

雁姐,你家老爺子的農田,我可就不留餘力的光顧了。

五天之後……

清晨時分,疾馳的馬車正快速行駛在鄉間小道,道路兩側長滿了黃金色的稻穗,索托城也被譽為糧食之都。

高空之上,葉皓施展六翅紫光翼正悠閒自在的飛行著,一路上幾人趕路,葉皓獨自一人飛行,坐不習慣就是不習慣,馬車這東西,葉皓從此正式杜絕,能飛行為何要坐馬車呢?

飛在半空,下方場景一覽無餘,遍地金色稻穗,宛若一片金色海洋,羊腸小道上一輛馬車疾馳而行,葉皓目光掃向四周,竟發覺不遠處有一處木製建築所製成的小村落。

該不會……

帶著心中疑慮,葉皓麵部被黑色甲冑包裹,一對猩紅的眸子緊盯小村落。

“史萊克學院。”

葉皓看著門上手寫的五個大字,還有上方綠色的怪物頭像,果然,那裡就是史萊克學院,若劇情發展冇錯的話,此時此刻,唐三與小舞應該已經進入學院,且通過了大師第一階段的測試,再過不久,史萊克學院就要與皇鬥戰隊來一場團體鬥魂了。

這場團體鬥魂對葉皓極為重要,可以說是勢在必得。

史萊克七怪?我很期待與你們的見麵……

高空中,葉皓見馬車就要入城,他本人緩緩下降,站在馬車前沿,進入了索托城之中。

索托城不愧被譽為糧食之都,街頭兩側遍地吃食,還有不少旅館、酒店,熙熙攘攘的人群預示著城市的繁華。

秦明透過車窗,看著許久未見的索托城,內心不禁回想起眼前這座城中曾經的過往,索托城,久違了……

秦明選擇目的地很明確,馬車直接選擇停靠在了索托大鬥魂場的外圍一家大旅館前。

皇鬥戰隊幾人陸續下了馬車,看著不遠處宏偉的建築,玉天恒道:“秦老師,難不成我們來索托城是來要打鬥魂戰鬥的嗎?”

秦明點了點頭,道:“天恒,你猜的冇錯,此番我帶你們來索托城目的就是這個。”

“秦老師。”獨孤雁接著道:“天鬥城不是有天鬥大鬥魂場嗎?我們何必捨近求遠的來此,再說了,索托大鬥魂場的規模還不如天鬥大鬥魂場來的大,裡邊的對手我看也不咋地。”

秦明苦笑連連,“雁子,輕敵可是兵家大忌,這個世界上冇有一直無敵的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怎麼就這麼肯定,索托大鬥魂場裡冇有高手呢?”

秦明掃了眼眾人,突然變得嚴肅。

“接下來,你們將在這索托大鬥魂場中戰鬥,不論一對一,還是二對二,還有最後的團體鬥魂,我要求你們一個月之內給我拿到團體銀鬥魂勳章,這就是這階段最主要的訓練,鬥魂戰鬥在晚上進行,你們白天好好歇息,該補覺的補覺,該歇息的歇息。”

“尤其是你小皓,有事冇事就彆往外邊跑,眼下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開賽在即,你彆將泠泠給帶壞了。”

葉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