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老大,你勸勸竹清,就看一眼又不會死,耍什麼小脾氣這是?”

馬紅俊被人當眾落了麵子。

戴沐白心頭一狠,瞪了眼馬紅俊,“死胖子,我和你說多少遍了,收回你的豬眼,從今往後,你若再敢出現那樣的眼神,小心彆怪我不惦記兄弟情義。”

兄弟妻,不可欺。

外圍,先前小舞對唐三不斷哭訴,以及馬紅俊此前雖說之話,二女可都聽在了耳中。

不知為何,對“葉日天”所說,寧榮榮與朱竹清貌似更信了幾分,從唐三先前的態度來看,那人已經有了取死之道。

在來索托城前,朱竹清就曾遭遇過一些事情,唐三眼中先前閃過的殺氣,恰巧被朱竹清捕捉到了。

對這個“三哥”,朱竹清恐怕要有一個重新的定義。

寧榮榮暗皺眉頭,抓起朱竹清的小手,二女來到休息室門前,打開大門的那一刻。

迎麵而來就是眾人的目光,尤其是馬紅俊的,不過礙於戴沐白先前所述,馬紅俊隻是簡簡單單看了眼,隨後麵色不悅的掉頭而去。

誰稀罕?

說是這麼說,可朱竹清的身材是真的誘人,馬紅俊還是可以偷偷觀望的……

“榮榮、竹清,你們可回來了。”

小舞見二女回來,急忙上前擁抱了自己的好閨蜜。

寧榮榮麵露尬色,隨便應付了一下,對小舞,她不禁多了一層懷疑,要不要試一試“葉日天”所說,讓劍爺爺或者骨頭爺爺見小舞一下?

朱竹清環顧四周,果然,眾人變了另一副臉色,與先前二女偷窺所見的全然不同,心中的疑慮又增添了幾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轉眼間就來到了最後一場,今晚團體戰最後一場,狂戰隊VS皇鬥戰隊。

狂戰隊身為索托大鬥魂場實力與人氣僅次於“史萊克七怪”的隊伍,對於初來乍到的皇鬥戰隊而言,他們的支援者會多些。

“你要回旅館,有什麼事情嗎?”

秦明詫異,葉皓這是不打算參加接下來的團體鬥魂了嗎?

葉皓不好意思撓了撓頭,“秦老師,我可是咱皇鬥戰隊的王牌,王牌當然要最後一個出場了,您放心,該我出場的時候,我肯定會的。這支狂戰隊雖整體魂力高達三十五級,可他們的魂環配置遠不及咱們,相信雁姐和天恒他們會應付得當的,我先回旅館為大家準備好可口的飯菜。”

秦明思慮片刻,遂,答應了葉皓的建議。

戰鬥馬上開始,葉皓卻火急火燎先回去了,要相信自己的隊友,即使冇有葉皓出馬,他們一樣會取得勝利。

葉皓戴著麵具,從魂導器中取出黑色衣物,將自己完完整整的包裹起來。

特地尋了個冇人的地兒,目光遠眺索托大鬥魂場門前,去除了麵具的史萊克七怪紛紛離開,唯獨唐三神神秘秘,與小舞說了些什麼。

小舞聽完麵色一紅,隨後擁抱了唐三一下,與其餘幾人一同離去。

葉皓埋伏在暗中,他打算試探一手,現如今,唐三已然獲得第三魂環與外附魂骨,實力已經不容小覷。

可葉皓覺得詫異的是,寧榮榮與朱竹清竟主動脫離人群,她們離開的地方不就是唐三走的方向嗎?

難不成……不好!

葉皓尾隨其後,身著黑袍的他,與暗夜徹底融合在了一起。

天空下起了瀝青小雨,空氣中瀰漫著一層霧色,葉皓追尋到一處小巷內,看了眼遍地的屍體,上前查探一番,還好,這些人隻是被人打了昏迷過去,脈搏還在。

不過,看這些人的打扮,他們不是先前與“史萊克七怪”對決的那支隊伍?

“兩麵三刀的傢夥。”

葉皓咒罵一聲,隨後繼續上前追趕,總覺得將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小巷的儘頭,隻見唐三剔除偽裝,手持一柄銀色透亮的匕首,雨水無情的落在匕首上,頓時被一分為二。

“你是誰?為什麼要殺我?”

那人捂著胸口,胸前滿是血跡,此人不正是先前嘲諷小舞的那名魂師嗎?

果然,傷害小舞的人,基本被唐三解決了。

唐三麵色鐵青,周身散發濃鬱的殺意。

“你不該傷害小舞,凡是傷害小舞的人,你們通通該死。”

那人詫異,“小舞?小舞是誰?”

忽然間,那人猛然看向一步接著一步走來的唐三,“你……你是史萊克七怪……”

唐三身形一晃,麵露殺機,事已至此,隻有殺了此人才能確保自己的秘密不會被髮現,不然引起的輿論,這足矣將史萊克學院徹底送葬,而自己也會陷入眾矢之地!

唐三心頭一狠,手中緊攥匕首,向前徑直拋了過去。

就在躲在暗中朱竹清準備出手阻攔之際,隻見一道神秘黑影悄然出現,唐三所拋出的匕首被這道神秘黑影所接住,黑影輕輕一捏,匕首被捏了個粉碎。

“兩麵三刀?唐三,你果然是這樣的人。”

黑影聲音沙啞的說道。

唐三眉頭一皺,“你是誰?為何說我兩麵三刀?”

此人已有取死之道!必不能留!

黑袍男子掃了唐三,隨即看向身後,“趕緊走,離開這裡。”

唐三心頭殺意肆意,任誰都無法阻攔,“你們今天誰都跑不了!”

唐三大吼一聲,腳下三大魂環緩緩升起,第一魂環瞬間亮起。

“第一魂技,纏繞。”

藍銀草破土而出,密密麻麻佈滿了整條街道,見狀,他是打算將二人抹殺在此。

葉皓不以為然,他對唐三實在太瞭解了,區區藍銀草纏繞,有何困難?

身著黑袍的葉皓迅速閃過,規避在暗中的右手閃爍黑色光芒,一時間,迎麵而來的藍銀草紛紛被斬斷,四零八落的落在地麵。

“唐三,你也太小家子氣了,人家不就是在鬥魂戰鬥中對那兔子做出個手勢,你就要置人於死地?這是什麼道理?”

葉皓對唐三的憎惡值已經到達了頂峰。

“你有你的規矩,我有我的道理,你們今天誰也走不了!”

唐三怒吼,手掌藍銀草再次發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