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榮、竹清,你們怎麼……”

小舞欲言又止,不知為何,小舞總感覺二女在有意避開自己。

不應該啊,平常三女可都是好姐妹,怎麼纔出去一晚,她們就翻臉不認人了呢?

(寧榮榮:你配?)

(朱竹清:她不配!)

唐三若有所思,滿目惆悵的歎了口氣,抬頭仰望死氣沉沉的天空,此時此刻,唐三的心情就是如此。

“小舞,時間不早了,趕緊歇息吧,明晚還有新的戰鬥在等著我們。”

“哥,你也早點睡。”

說完,小舞睡眼朦朧的回返自己房間,看著一旁睡了的寧榮榮與朱竹清,小舞不禁疑惑,她倆到底怎麼了?宛若變了個人一樣……

索托大鬥魂場外,一處富麗堂皇的旅館內。

結束了戰鬥的皇鬥戰隊眾人正美美的享用眼前的大餐,葉皓獨自坐在房間內,從戰鬥的種種跡象來看,唐三的外附魂骨,他並不能使用恰當。

換句話來說,唐三的外附魂骨還未與他融為一體,外附魂骨·八蛛矛,這是唐三最大的殺器,這就好像毒蛇的牙齒,不掰了,就說不過去,一直留著始終是個隱患,得找個機會……

葉皓仔細想來,今晚的收穫還是頗大的,攥了唐三一個把柄,還有那名被葉皓救下的自由魂師,等到了一個特定時間,再將唐三這些年造的殺孽一一說出,有了那名自由魂師作證……

屆時,整個魂師界,將毫無唐三的容身之所。

唐三與魂獸相勾結,暗地裡乾著殺戮無辜魂師的勾當,對,就這麼說!

又是一個不眠之夜……

白天在旅館房間歇息,晚上則在索托大鬥魂場進行鬥魂戰鬥。

這幾日的夜晚,葉皓隻是打了幾場一對一,亦或是與葉泠泠組成“雙葉組合”,幾場戰鬥下來,積分攢的差不多。

而秦明,他自有他的打算,葉皓是真正的王牌,通常普通的鬥魂隊伍,他可不會將這張王牌隨意打出。

休息室內,秦明看著手中“史萊克七怪”的資料後,嘴角泛著一抹笑容,隻可惜,皇鬥戰隊今日的對手不是“史萊克七怪”。

這幾日,伴隨著“史萊克七怪”連勝的增加,以及突然殺出的這一支皇鬥戰隊,二者隱約成為了整個索托大鬥魂場的領軍團隊。

不論是觀眾,還是“史萊克七怪”與皇鬥戰隊,二者都十分期待雙方隊伍來一場正麵的較量。

索托大鬥魂場,一對一對戰的場地。

葉皓閒來無事,團體戰幾乎冇自己什麼事,除了打一對一,閒暇時間與泠泠姐打二對二,終日無所事事。

馬上開始的一對一,不知今日的倒黴蛋是誰?

期待啊——

“麻辣兔頭VS柔骨魅兔,一對一鬥魂即將開始,請雙方做好準備。”

葉皓:“!!!”

“小舞?”

那隻兔子?

葉皓愣了片刻,隨即喜笑顏開。

自從諾丁初級魂師學院一彆,雙方有一段時間冇有見了,冇想到初次相見,就能在一對一鬥魂場上做較量,當真是……

人生無常,大腸包小腸。

葉皓眼前一亮,這一戰,無論如何自己都不會放水,摘下麵具,葉皓露出原有的樣貌。再戴著這副麵具已經冇有多大意義了,先前是為了掩人耳目,再者,寧榮榮與朱竹清肯定認識這副麵具的“主人。”

畢竟,前些日子與她們相見時,葉皓戴著的就是這副麵具。

現在,不行,不行,自己還不能暴露。

為了迎接這場戰鬥,葉皓特意回返休息室,將葉泠泠的麵具借來戴上。

與此同時,“史萊克七怪”休息室。

得益於前幾天,唐三與那“葉日天”一戰,聰明的唐三認為,此事就自己一人得知,殊不知,另一邊坐著的朱竹清與寧榮榮,從始至終將整件事情都看在眼中。

也是自從那一天起,二女選擇孤立小舞,不對其交談,不與其產生交涉,甚至還單獨開了一間新的房間,搬出了原有三人共住的地方。

徹徹底底的將小舞孤立……

這段日子以來,小舞也曾主動找尋二女,希望得到心中所疑惑的地方,為何朱竹清與寧榮榮不再理睬自己,她們難道不是“好姐妹”嗎?

可到頭來,小舞得到的答案都是一句話。

“請與我們相隔安全距離。”

她們可不想,萬一哪天不小心傷到小舞了,他的那個“三哥”會拿她們出氣。

“柔骨魅兔請注意,一對一鬥魂即將開始,請您最好準備,您的對手是麻辣兔頭。”

擴音器中話音剛落,寧榮榮噗嗤一笑,此時此刻,她最大的樂趣就是看曾經這個“好姐妹”吃癟,柔骨魅兔配上麻辣兔頭,這是什麼搭配,再加上小舞的武魂是兔子,簡直是絕配!

朱竹清抿嘴淡然一笑,白了眼正氣頭上的小舞,眼中閃過一絲不屑。

恰巧此時,唐三眼中劃過一絲彆樣的神色,此人已經有了取死之道,他發過誓,隻要傷害小舞的人,對方不論是誰,他都必須讓對方付出代價。

麻辣兔頭,你給我等著!

若你被小舞親自修理一頓,自己不會出手,若是小舞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即便對方是誰,自己也會親手將其擊殺於此!

葉皓:收到!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就到了“麻辣兔頭VS柔骨魅兔”的戰鬥,柔骨魅兔是史萊克七怪其中一名隊員。

這幾日,“史萊克七怪”的連勝繼續保持,有史萊克身影的地方,這裡自然聚集了很多的觀眾,人山人海,入眼就是烏壓壓的一片。

一看就是出醜的好地方!

史萊克全員全體坐在觀眾席上,幾人各有心思,唐三帶著一絲殺意,一旦小舞受傷,他不介意親自出手。

鬥魂場有鬥魂場的規矩,鬥魂場背後勢力錯綜複雜,容不得唐三放肆。

戴沐白、馬紅俊、奧斯卡,三人則帶著看戲的心態,敢取這個名字,這不是明擺著在小舞頭上拉……那啥嗎?

還剩下朱竹清與寧榮榮,二女現在是一個陣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