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皓一拳轟在小舞腹部,小舞雙目呆滯,口吐苦水。

“兔子,這下該輪到你嚐嚐爆殺八段摔的滋味了。”

“啪——”

又是一記響亮的耳光,小舞三百六十度在高空盤旋著,這一記耳光抽的小舞頭腦發懵,雙目渙散,整個人到了崩潰的邊緣。

曾幾何時,都是自己八段摔彆個,怎麼今日自己卻是……

“咚咚咚……”

葉皓化作紫色閃電,小舞的身影在半空上上下下,拳拳到肉的聲音此起彼伏,

現場的觀眾無不瞠目結舌,堂堂“史萊克七怪”中的柔骨魅兔,竟然落了個這般田地,被一個陌生的魂師,且對方還未施展武魂,這……

簡直是一場單方麵的碾壓!

時間已到,葉皓將小舞狠狠從半空摔在地麵。

隻聽“咚”的一聲,小舞的身體被重重摔在了鬥魂台上。

現場一片死寂,觀眾頓時鴉雀無聲。

看著鬥魂台上被虐了個遍,臉腫的與馬紅俊無異的小舞,這特麼還是小舞嗎?

妥妥的馬紅俊穿了個裙子倒在地上,那畫麵不要太生動。

“小舞!”

此時此刻,唐三再也不能抑製心中的怒火,從觀眾席上一躍而下,快速上得鬥魂台將臉腫的與馬紅俊一樣的小舞摟在懷中,看著懷中臉腫的小舞,心中的怒火再也不能抑鬱,滔天的殺意正肆意朝著葉皓傾瀉而來。

唐三將小舞抱在一旁,腳下三枚魂環緩緩亮起,背後“嗆”的一聲,八蛛矛泛著紫芒,正渴望飲血。

不得不承認,唐三運氣是真不錯,外附魂骨·八蛛矛,無疑是一大殺器,在後期的過程中為其解決了不少大問題。

隻可惜,八蛛矛竟落在了這麼一個人的身上,當真是瞎了眼。

“麻辣兔頭,過來領死!”

唐三殺氣沖天,此時此刻的他已經全然顧不得規則不規則的,葉皓將小舞揍成這樣,不殺他,當真難泄心頭之恨!

葉皓不慌不忙,並冇有絲毫理睬唐三的意思,豎起中指懟回唐三。

“主持人,這個人藐視索托大鬥魂場,你們的規矩,不管用了?”

主持人迅速反應,急忙從台下跑了上來,直接攔在唐三身前,鄭重道:“這位先生,請您勿要壞了規矩,若您依舊不依不撓,那麼索托大鬥魂場將不再歡迎史萊克七怪,而你本人也會受到應有的懲罰,後果不是你可以承擔的。”

強龍壓不了地頭蛇,在索托大鬥魂場的地盤,那就得遵守索托大鬥魂場的規矩。

這時,史萊克其餘五人,除了寧榮榮與朱竹清依舊在觀眾席上坐著,其餘三人紛紛上台。

戴沐白一把攔住唐三,輕聲道:“小三,冷靜點,索托大鬥魂場有它的規矩,千萬不能在這裡動手,隻要麻辣兔頭還在索托城,那以後不是有的是機會?”

“三兒,趕緊走,來日方長,麻辣兔頭咱遲早要收拾,但不是現在。”奧斯卡隨之勸解,隨手將兩根恢複大香腸遞給唐三。

唐三眼中殺意畢露,從奧斯卡手中接過香腸的那一刻,他連忙將香腸塞到小舞的口中。

“麻辣兔頭,此生我必殺你!”

唐三目光灼灼,帶著淩冽的殺意,將“麻辣兔頭”列入了必殺名單之中。

葉皓冇有理睬唐三,緊接著又做了個豎起中指的動作,隨後大拇指朝下,麵露鄙夷之色。

“敢不敢與我們正麵較量,生死不論。”

唐三大聲質問,在眾目睽睽下,這是在給葉皓下了戰書!

葉皓苦笑的對唐三搖了搖頭,鄙夷道:“你們隊友都這樣了,就你這人品,我可不敢保證你們會不會群起而攻之。總之就一句話,柔骨魅兔在我武魂冇有釋放完畢的前提下突然發動襲擊,這是眾目睽睽的事情,在場的觀眾可不是瞎子!”

“剛纔,她那一擊明顯是要殺我,且攻擊正對著我的腦袋。她對我下殺手,我卻隻能坐以待斃,或是你這個人思想出了問題。試想一下,一個要取你性命的人,我又豈能站著被她打殺?

“今日給這兔子一個教訓,史萊克七怪?嗬嗬!當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你捱打了,卻不能還手,一旦還手,你就要我的命,這是誰製定的道理?”

“魂師本該光明正大的戰鬥,你們既然自以為是慣了,那又何必走魂師這條道理。

“藐視索托大鬥魂場的規矩,肆意妄為,像你這樣的人,根本不配做魂師!”

葉皓慷慨激昂的說完,大手一揮,對在場史萊克五人豎起中指。

“今晚加餐,吃麻辣兔頭!”

剛醒來的小舞在聽得此話,便再次吐血,腦袋一歪暈厥了過去。

“你……”

唐三頓時啞口無言,手指攥的鐵青,一縷鮮紅的血液從手掌滴落,此時此刻,唐三隻想殺了“麻辣兔頭”,這一口氣憋在心口,屬實是不好受。

他的老師曾教育過他,“史萊克七怪”是一個整體,他們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一旦一方有了困難,所有人必須群起而攻之。

必要時刻可以一起上,不必拘泥於規矩,這纔是“史萊克”。

現如今呢?他被“麻辣兔頭”懟的,連個屁都蹦不出來。

“噗——”

馬紅俊渾身一個哆嗦,不好意思笑了笑,“對不起,一下子冇忍住。”

眾人:“……”

觀眾席上,寧榮榮看著葉皓遠去的身影,雙目頓時大放光彩,這纔是真男人,好吧!

他敢於正麵硬剛唐三,還在唐三麵前將小舞揍成這副模樣,最終還全身而退。

寧榮榮心中無比暢快,經此一戰,她對小舞以及唐三有了個全新的認知,端的不為人子!

唐三是個兩麵三刀的小人,暗地裡一套,明麵上又是另一套。

小舞也是,出手毫無輕重,一度隻想將對方置於死地,自以為是的主,你不能打她,你打了她,她就要你的命。

與這種人做“閨蜜”和校友,當真是寧榮榮錯付了。

“竹清,咱們走!以後離唐三、小舞遠點。”

對此,朱竹清淡淡的點了點頭,目光從葉皓身上挪開,緊隨寧榮榮的腳步,二人離開了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