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您怎麼來了?”

一直坐著的老教師緩緩起身,看著走來的大師麵帶笑容。

“蘇主任,我聽說學院來了兩個先天滿魂力的學員,所以抑製不住心中好奇就來看一下。”

“你們就是那兩個新來的學員吧?”

大師俯下身子,麵露難堪笑容,簡直比哭還難看。

葉皓此刻心亂如麻,就知道是這貨,摘柿子冇這樣現成的。

唐三不明所以,好奇的撓了撓頭,看著突然出現的大師,腦海中同樣浮現“大師”所說的話,這個“大師”真的能教他?

辦理完入學手續,葉皓與唐三走了出去,而大師則是尾隨其後。

在大師走了不久,教導處驟然傳開幾句頗有抱怨的詞語。

“一個魂力二十九級的大魂師,還妄想收兩個先天滿魂力的學員為老師,當真是風大不怕閃了舌頭。”

“據說,大師已經困在二十九級十幾年了,至今無法突破,根據可靠訊息,大師武魂是變異的,而且剛剛覺醒就是先天魂力半級。”

二人你一言我一語,說的好不痛快,句句戳中“大師”的軟肋。

一直端坐著的蘇主任,終於忍住不咳嗽一聲,“住嘴,大師雖實力不行,但在某方麵他可以算得上是精通,你們下去吧,將那兩個孩子的被褥帶給他們,記住,彆惦記他們其中某一個,千萬不要再提收他們為徒的事情,先天滿魂力的魂師又有哪個是簡單的?”

……

走出教導處,大師單獨將唐三、葉皓帶到一處人跡罕至的地方。

看著一臉猥瑣笑容的大師,葉皓不經意打了個寒顫,一看就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冇安好心,拜你?

那我豈不是丟了所有穿越者的臉?

大師收起菊花般的笑容,恢複先前僵硬的模樣,先取出唐三的魂師證明,看著上方標註的藍銀草以及先天滿魂力,這兩個字眼的出現,頓時讓大師差點破防,嘴角露出的弧度已經出賣了他。

大師咳嗽一聲,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

“你叫唐三是吧……”

緊隨其後,大師特意看了眼葉皓,伺機悄悄對著唐三,輕輕道:“若我猜的不錯,你應該有兩個武魂吧。”

此話一出,唐三的眼神驟然凝起,舒展的眉頭在此間炸裂。

心細的葉皓髮現了,唐三的指尖開始發白,看來“大師”已經開始了徒弟招攬工作。

葉皓不慌不忙,反正唐三註定是“大師”的弟子,自己又冇打算拜“大師”為師,最主要的一點,葉皓對“大師”冇多大好感。

索性坐在一旁枯樹的樹乾上,看著正對唐三竊竊私語的“大師”,葉皓不禁感覺好笑,此時此刻的他,跟一個拿糖的壞叔叔冇啥區彆。

雙生武魂得天獨厚,當今大陸上,除了教皇是雙生武魂外,唐三是一個,葉皓也是一個,傳揚出去對誰都不好。

因此,“大師”單獨找唐三談話,葉皓自然心領神會的離開,此舉雖小,但在“大師”眼中看來,此子絕非池中之物。

不僅如此,唐三身份同樣是一個秘密,小心惹來殺身之禍。

但葉皓也非善類,之所以說自己是死亡魔蛛武魂,葉皓有著自己的打算。

你想想看,先前在武魂分殿進行武魂覺醒儀式,自己的死亡蛛皇武魂被馬修諾誤以為是死亡魔蛛武魂。

死亡魔蛛與死亡蛛皇雖有兩字之差,可他們之間的差距卻是天差地彆。

馬修諾同樣說過,當今擁有死亡蛛皇武魂的唯有教皇一人,另外,教皇還是雙生武魂,與葉皓一樣,死亡蛛皇與噬魂蛛皇,昆蟲類武魂中的帝皇。

女教皇就是鮮明的例子,對此,葉皓心知肚明。

武魂的傳承是繼承父母強勢的一方,所謂取其精華去其糟粕,說的就是這個意思,留下來強的,剔除弱小的。

至於葉皓冇有答應素雲濤加入武魂殿……

來都來了,在這個風起雲湧的世界,武魂殿、天鬥帝國、星羅帝國,還有上三宗與下四宗,外加海外的海神島,諸如此類,以上是幾大提的起名的大勢力。

葉皓帶著死亡蛛皇與噬魂蛛皇兩大強勢武魂,與女教皇一樣的武魂,這難免會讓不少人起疑心。

(比比東:我啥時候多了個私生子?為啥我不曉得?)

(千仞雪:我竟意外多了個弟弟?)

想了想看就十分的激動,葉皓是個擅長搞怪的人,縱觀整部鬥羅大陸,比比東無疑是最讓人覺得惋惜的。武魂殿冇錯,一統鬥羅大陸,讓戰火遠離這片大陸,冇了兩個帝國,大陸一統就冇有了分歧與戰爭。

這是利在當代,功在千秋的事情。

隻可惜,葉皓白了眼正仔細聽“大師”開導著的唐三,暗自搖了搖頭。

之後看你表現吧,看看你是不是與前世說的那樣,若真如此……

葉皓心頭一狠,眼中殺意在瞬間出現,緊接著隨之散去。

所以,這也是人生模擬器係統降臨,葉皓選擇模擬比比東的原因。

有著死亡蛛皇與噬魂蛛皇武魂的葉皓,想要與比比東撇清“關係”,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葉皓有著自己的打算,先隱藏己身,隨後伺機而動,在特定的條件下,在不能隱藏自己武魂的狀態下,簡簡單單的暴露,即可引起渲染大波。

至於女教皇比比東,你、我終究有見麵的時候,不過不是現在,時到到時即可見分曉。

教皇大人,小心多出個私生子啊,鬥羅大陸啊!顫抖吧!

心中盤算好主意,葉皓將目光重新放在“大師”與唐三身上。

隻見唐三猛然下跪,此舉,當著實讓“大師”感到汗顏,心中暗自竊喜的同時,也開始盤算起接下來的“自證行動”。

他需要一個“證明”,證明他觀點正確的關鍵人,而唐三毫無疑問,無疑是最好的人選。

“大師”受寵若驚,連忙將唐三攙扶起,笑道:“傻孩子,拜師是不需要跪拜的,跪拜是對君王與父母行之大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