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璀璨的光束一同攝入眾人體內,他們的速度與力量得到大幅度提升。

馬紅俊腳下第一、二魂環接連亮起,炙熱的鳳凰火焰穿過人群,直擊玉天恒所在之地。

與此同時,石墨、石磨身負龜甲,二人縱身躍起,將玉天恒護在身後,鳳凰火焰附著在龜甲上,竟產生不了任何的傷害?

奧斯羅身形一閃,速度快到了肉眼幾乎不可見,他閃至朱竹清身後,漆黑的豹爪頃刻落下。

就在這時,小舞一個滑踩,將奧斯羅的攻擊化解,結束後,小舞還不忘給予朱竹清一個微笑(*^ω^*)。

想要藉此化解三女之間的矛盾,他們是一個整體,不能因為一些小事,而破壞了眾人之間的感情。

朱竹清麵色冷淡,輕描淡寫說一句“謝謝”,隨後應戰奧斯羅而去。

見此,小舞失望的搖了搖頭,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

為什麼大家都要排擠我呢?

另一邊,石墨與石磨的防禦無懈可擊,接連防住馬紅俊數道火焰攻擊,馬紅俊累的氣喘籲籲,自己雖不擅長近身格鬥,但好歹也是個移動炮台。

不是兄弟不努力,而是對方難應付。

情急之下,馬紅俊注意到了皇鬥戰隊中的葉皓,回想起先前葉皓所說,身為史萊克七怪的一份子,更是學院院長弗蘭德的親傳弟子,他可忍不了葉皓所說之話。

藉助七寶琉璃塔的速度輔助,馬紅俊穿過人群,口中蘊含火氣,一道炙熱的鳳凰火焰直衝葉皓而去。

皇鬥戰隊隊伍中,葉皓微微一怔,這死胖子竟然主動找到了自己?柿子專挑軟的捏?

看著近在咫尺的鳳凰火焰,葉皓不慌不忙,背後八根蛛矛向前聚攏,腳下如生風一般,馬紅俊吐出的鳳凰火焰頓時四分五散。

緊接著,葉皓身形閃至馬紅俊身前,頂端的蛛矛直勾勾的釘在馬紅俊身前。

對於“蛛矛”這東西,馬紅俊深有感受,還記得先前唐三初獲八蛛矛,由於使用不當,間接的使得馬紅俊被蛛矛劃傷,從而中毒暈倒,差點因此喪命。

馬紅俊下半身在瘋狂的抖動,雙腿如霜打的茄子。

“我很好欺負?”葉皓反問道。

下一秒,馬紅俊嘴巴崛起,明顯的火光在口中隱隱閃過,他還不信了,在如此近的距離,鳳凰火焰配合第二魂技:浴火鳳凰,在雙重疊加的情況下,火焰的威力會攀升至百分之三十。

葉皓微微一笑,還未等馬紅俊噴出火焰,旋即一記大比兜子,頓時讓馬紅俊暈頭轉向,整個人如同陀螺在原地旋轉。

“胖子!”戴沐白驚呼一聲。

“葉皓,你這個混蛋!”

憤怒的戴沐白衝向最前麵,腳下第二魂環驟然亮起,一團乳白色光團徑直朝著葉皓打來。

“第二魂技,白虎烈光波。”

以白虎烈光波開路,唐三與戴沐白一同迎了上來,他們此刻心中無比憤怒。

“當真是蛇鼠一窩。”葉皓唾了口吐沫。

“第二魂技,蛛網。”

手掌化為黑色,兩張蛛網速度很快,其中一張將白虎烈光波整體包住,其中一張徑直朝二人飛來。

“第一魂技,纏繞。”

唐三腳下第一魂環亮起,藍銀草拔地而起,緊緊纏繞蛛網使其不能動彈,可緊接著,纏繞在蛛網上的藍銀草竟開始迅速腐爛,直至化為黑色飛灰。

見狀,戴沐白大為吃驚,“有毒!”

二人迅速閃開,緊隨而來的,葉皓腳尖踮起,不管正旋轉著的馬紅俊,朝著戴沐白衝去,作為七怪中的老大,若能第一時間將其淘汰,這無疑是提早奠定勝利。

戴沐白怒吼一聲,提拳就上,二人拳影交錯,一時間竟難分勝負。

唐三選擇此時出手,藍銀草纏繞繼續發動。

“哼!”獨孤雁冷哼一聲,“偷襲算什麼本事?”

綠油油的碧磷蛇毒直接朝著唐三席捲而來。

觀賽貴賓席,秦明不禁拳頭攥緊。

在皇鬥戰隊,除了玉天恒外,就葉皓與之關係甚好,再加上葉皓年齡小的緣故,獨孤雁一直希望葉皓能拜得獨孤博為師,這樣一來,他們就是一家人了。

可葉皓的脾性,秦明是知曉的,從始至終,葉皓始終在推脫。要知道,拜封號鬥羅為師,那可是所有人都夢寐以求的事情。

不知怎的,葉皓對其產生不了一絲的興趣,甚至有些排斥。

眼看葉皓被人針對,獨孤雁自然出手。

碧磷蛇毒雖遜色於死亡蛛皇毒,可那也是要命的。

唐三對此雲淡風輕,甚至嘴角咧出一抹不屑的笑容,隻見,唐三伸手從二十四橋明月夜上一抹而過,手中多出數個袋子。

對著碧磷蛇毒所在之處拋出,同時,唐三看向正暈頭轉向的馬紅俊喊道:“胖子,鳳凰火線!”

馬紅俊使勁晃了晃腦袋,口吐鳳凰火焰,火焰與袋子接觸的瞬間發生爆炸,袋中液體傾灑而出,與火焰接觸發生自然。

出乎意料的,獨孤雁得碧磷蛇毒竟被化開了。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化解我的碧磷蛇毒?”

唐三微微一笑,“在我的麵前,你的蛇毒就是垃圾!”

緊隨其後,唐三背後八蛛矛張開,冇了碧磷蛇毒的困擾,他可以順勢解決皇鬥戰隊其中一人了。

眾人見狀,紛紛想回防,但史萊克七怪也非泛泛之輩。

獨孤雁身形後撤,眼中帶著絕意,絲毫不懼唐三即將到來的攻擊。

就在八蛛矛即將落下之際,隻聽得“嗆”的一聲,葉皓不知何時站在了獨孤雁身前,蛛矛與蛛矛間的摩擦。

“唐三。”

葉皓淡然一笑,“你說雁姐的碧磷蛇毒是垃圾,那你呢?”

“你又何嘗不是個垃圾?”

唐三雙目震怒,殺心早起,怒道:“葉皓,你找死!”

猛然間,唐三抬起右臂,對準麵前的葉皓。

“哢嚓——”

幾乎在瞬間發動,一根蹭亮的銀針劃破空氣,直勾勾對著葉皓的腦袋飛來。

“無聲袖箭?”

葉皓驚愕,腦袋微晃,用牙齒將銀針接住。

“你個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