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剛落,現場爆發轟鳴的掌聲,皇鬥戰隊獲勝,史萊克七怪的連勝記錄最終截止。

夾雜著掌聲與呼喚聲,皇鬥戰隊眾人陸續離場,唐三麵色陰沉,抱著暈了的小舞踉踉蹌蹌離開,走在離場的隧道前,唐三突然停下腳步。

在一旁朱竹清的注意下,唐三嘴角竟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

“所有傷害小舞的人,我絕對不會放過。”

唐三心中暗自發誓,這是他們從小的誓言。

一直以來,唐三始終遵守。

回到休息室的唐三,隻見穿好衣服的戴沐白將馬紅俊按在角落,此刻正拳腳相向,要不是這死胖子的火焰,自己也不可能在數萬觀眾麵前出醜,以至於身上最後一抹尊嚴都被燒的一乾二淨。

“戴老大,饒命啊!”

馬紅俊頓時抱頭鼠竄,恰巧弗蘭德、大師以及趙無極聞訊趕來,他們是來查探小舞傷勢的。

見弗蘭德到來,馬紅俊連忙躲其身後,小心翼翼道:“老師,戴老大打人,你可一定要讓為我做主啊!”

弗蘭德微微歎息,無奈道:“好了沐白,打一下意思意思就行了。”

戴沐白瞬間惱火,怒氣沖沖道:“院長,今天這件事情你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我在數萬觀眾麵前丟臉,估計第二天整個索托城的人都在知道,史萊克七怪老大在……”

說到這裡,戴沐白簡直難以啟齒,現在他隻想好好教訓一頓馬紅俊出出心中惡氣。

弗蘭德連忙阻攔,道:“夠了!你是不是覺得我這個院長所說的話都不管用了?你們今天敗的活該,誰讓你們輕敵的?葉皓的本事,唐三先前已經說了,可你們呢?一個個心比天高,將葉皓視為無物,現在敗了,不找自己的原因,反倒責怪隊友了。”

此話一出,戴沐白赫然沉默,休息室內氛圍些許凝重。

不去找自己的原因,反而在尋隊友的麻煩,弗蘭德可以察覺的到,史萊克七怪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了,一去不複返……

就在這時,大師突然道:“好了,弗蘭德,你就不要怪孩子們了,他們這次做的已經很好,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生氣的緣故,告訴我,你又去押注了吧?”

“結局怎樣?輸了?”

經此一問,弗蘭德唉聲歎氣,前幾次嚐到了甜頭,這一個月以來,史萊克七怪連連獲勝,弗蘭德下注每次都能賺的盆滿缽滿,那張麵額擁有十萬金魂幣的卡,可是迄今為止,弗蘭德所掌握最大的財富。

可這一戰下來,著實給弗蘭德來了個過山車,從山頂跌落穀底,不過一夕之間。

最氣人的,路過賭注區時,弗蘭德還親眼見到了葉皓,葉皓手中拿著數張金卡,每一張麵額都十分的龐大。

其中有一張,弗蘭德至今無法忘卻,那是屬於他的,如今史萊克七怪輸了,弗蘭德的金卡還流落在葉皓的手中,殺人不帶這麼誅心的。

本就輸了錢而心情煩悶的弗蘭德,結果遇到了眼前的這一出,弗蘭德當然要生氣。

這樣一來,心中壓抑的情緒纔有機會得到釋放。

史萊克七怪:純粹的大怨種……

“好了,大家都安靜安靜。”

大師看向昏迷不醒的小舞,道:“小三,小舞情況如何了?”

唐三頓時唉聲歎氣,無奈道:“我雖及時封住了小舞的穴位,但是由於失血過多,小舞至今還在昏迷。老師,你為什麼不允許我對葉皓出手!”

唐三斬釘截鐵的說著,身上散發著的殺意,竟連周圍空氣的溫度都下降了幾分。

戴沐白等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此時此刻的唐三,當真顛覆了他們的認知,與以往的形象,二者當真有著截然不同的差距。

唯獨朱竹清、寧榮榮神色淡然,這樣的唐三纔不是真正可怕的,前些天在小巷內的那個,或許那纔是唐三真正的嘴臉。

大師微微歎息,無可奈何,道:“小三,葉皓背景複雜,遠不是你可以染指的,一時的隱忍……對你來說算不了什麼。”

“隱忍……”

唐三咬了咬牙,“老師,我現在可以百分百確定,葉皓就是麻辣兔頭無疑!”

說葉皓不是麻辣兔頭,唐三顯然不會相信。結合現有的幾個線索來看,葉皓的嫌疑明顯最大。

一來,葉皓喜歡吃麻辣兔頭,這是冇有疑問的。

二來,葉皓是皇鬥戰隊的一員,雖前段時間不顯山水,但很顯然,他一直在索托大鬥魂場活動。

期間以“麻辣兔頭”這個代號參加鬥魂戰鬥,一切都猶未可知。

“嗬嗬噠——”

唐三眉頭一皺,看向聲音來源,怒聲質問道:“寧榮榮,你笑什麼?”

寧榮榮白了眼唐三,不卑不亢道:“唐三,你這人未免也太小氣了吧。”

“你說什麼?”唐三勃然大怒。

寧榮榮繼續道:“我難不成說錯了?你這個人真的很可笑,因為小舞受了傷,你就想置對方於死地?”

“這裡是鬥魂場,魂師鬥魂競爭的地方。魂師鬥魂講究公平公正,上場是對手,一切恩怨在台上解決,魂師之間鬥魂有些損傷在所難免。”

“若都按你的說法,你傷害了我,下了場我就要殺了你,那這片大陸上還有魂師這份職業嗎?大鬥魂場都彆開算了。”

“倘若人人都與你一樣小肚雞腸,允許你傷害彆人,彆人卻不能傷害你,那乾脆都彆做魂師,鬥羅大陸終將冇有魂師這份職業。”

“你!!!”

唐三早已殺意畢露,如今被寧榮榮這般火上澆油,可謂……

此人已有取死之道!

寧榮榮白了眼唐三,“唐三,是不是我也有取死之道?”

“來,殺我?你敢嗎?借你十個膽子也不敢!”

“好了!”

大師猛然大喝一聲,狠狠看向寧榮榮,“榮榮,你也彆得理不饒人,我相信……”

“小三不是這樣的人!”

大師肯定的說著,唐三是他的學生,冇有什麼比他這個當老師的更加瞭解唐三的為人。

寧榮榮不急反笑,唐三不是這樣的人?你這個做老師的未免也太不稱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