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有今天……”

葉日天用腳踢了踢暈死的唐三,不屑道:“這些年,所有傷害那兔子的人,基本都被你給偷偷抹除,今天,也讓你知道,什麼是瀕死之人的絕望。”

最後看了眼唐三,以及快要甦醒了的小舞,葉日天嘴角上揚,趁著夜色離開了小巷。

來日……方長。

迷迷糊糊,小舞迷迷糊糊睜開雙眼,她好像聽到了唐三的淒慘叫聲,看著頭頂漆黑的天空,以及周圍陌生的環境,自己怎麼在這裡?無數問號縈繞在小舞的腦門……

“嘶嘶嘶——”

小舞疼的齜牙咧嘴,石墨與石磨龜甲攻擊所帶來的傷還未痊癒,如今,自己更是稀裡糊塗……

一晃,小舞注意到倒在血泊中的唐三,她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看著倒地不起,背部滿是血漬的唐三。

“哥!”

小舞再也抑製不了自己的心情,急忙上前將唐三抱起,絲毫不顧及還未痊癒的傷勢。

“哥,你怎麼了?你不要嚇小舞,小舞不能冇有哥。”

小舞的眼淚止不住往下落,宛若斷了線的珍珠。

與此同時,葉日天回返旅館,褪下黑袍將其收入戒指魂導器中。

與之一同被收入的,還有唐三的八蛛矛,葉皓獨自取出一根蛛矛,就是起初葉皓斬下的那一根。

葉皓獨自推開房門,著急走在走廊內,剛纔與唐三的一番交戰,費了他好大番氣力,葉皓走路些許飄飄然,整個人好似飛起來一般。

走到石墨與石磨房門前穩了穩,葉皓使勁晃了晃腦袋,隨即推門而入……

隻見,秦明與其餘皇鬥戰隊幾人都在,他們目光齊刷刷看向躺在床上的石墨與石磨,兩兄弟的氣息變得愈發不穩,傷口處已然腐爛。

雖得到葉泠泠的治療,可九心海棠武魂畢竟冇有醫治毒素的效果,隻能進一步緩解疼痛。

就在眾人一籌莫展之際,隻見葉皓推門而入,眾人好似看到了希望。

秦明從獨孤雁等著口中瞭解到,葉皓去尋下毒之人,如今得見葉皓歸來,他急忙上前著急詢問道:“小皓,情況如何了?”

眾人紛紛圍了上來,希望葉皓找到解藥,石墨與石磨兩兄弟的生死,可都全繫於葉皓身上了。

葉皓不負眾望,笑著點了點頭。

見狀,眾人大喜,連忙簇擁葉皓來到石墨兩兄弟床前,葉皓吩咐眾人挪開位置。

緊接著,葉皓背部蛛矛張開,死亡蛛皇矛正式出現!

眾人明顯被眼前一幕嚇了一跳,不是解毒嗎?為何要亮出蛛矛?

要知道,葉皓的蛛毒可是非常強悍的。

不待葉皓說些什麼,隻見葉皓正小心翼翼的舉著頭頂的蛛矛,顫顫巍巍的向著石墨紮去。

眾人看的大氣都不敢喘一個,所有人屏住呼吸,靜靜觀察葉皓接下來的操作。

另一處,史萊克學院所在旅館。

經過今晚的戰鬥,史萊克七怪得以成為銀鬥魂戰隊,還間接完成了大師所佈置的現階段任務。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史萊克學院遷移,三個月後正式前往天鬥城。

弗蘭德打算明日啟程回返學院,今晚暫且在此住下。

大師一人獨坐在樓梯長椅上,看著今晚的夜色,陰沉的臉變得更加陰沉,僵硬的不能再僵硬。

回想起今日鬥魂台上的一幕幕,以及自己侄兒玉天恒的表現。

“唉——”

大師一陣唉聲歎氣,時間啊,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了。本想著私底下去見下自己的侄子,可惜,皇鬥戰隊已經先行一步離開。

就在大師準備回房歇息時……

“救、救命……”

一聲微弱的呼喊聲頓時引起了他的注意,大師緩緩走上前,當來到樓梯口時,大師整個人愣住,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因為他看見了此生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隻見,小舞揹著滿身鮮血的唐三,正一步步艱難的走著,鮮血流了一地,唐三本人更是昏迷不醒。

大師宛若當頭棒喝,腦瓜子嗡嗡的,腳步踉蹌下了樓梯。連忙將唐三背到自己背上,腳步加快的衝入房中,將唐三放在床上,將其趴著,露出鮮血淋漓的背部。

情急之下,大師顧不得其他,連忙去尋弗蘭德過來。

“咚咚咚——”

陣陣急促的敲門聲打破了弗蘭德今晚的美夢,他夢到了自己成為億萬富翁,即將身處滿是金魂幣海洋暢遊之時。

弗蘭德猛然驚醒,驚出了一身的汗,聽著煩躁的敲門聲,弗蘭德頓感心情煩躁,今日輸了錢本將心情鬱悶。

今日秦明離開時,弗蘭德還不忘與秦明提及這件事情,希望秦明回去與葉皓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將自己的錢拿回來。

畢竟,這可是自己爆肝了一個月的血汗,可不能就這麼輸了,他實在心有不甘!

“來了,來了。”

弗蘭德不耐煩的說著,不慌不忙的起身,打開房門的那一刻,剛準備發火的他,立即就被大師拉著離開了房間。

“小剛,大晚上不睡覺,你乾嘛——”

大師一言不發,隻是腳步愈發快捷,整個人變得很慌張,甚至到了瘋狂的地步。

見狀,弗蘭德微微一怔,他從未見過大師如此驚慌失措,能讓一向冷靜的他變得這般模樣,難不成……史萊克發生大事了?

當弗蘭德進入房間,當看著倒在床上,幾乎奄奄一息的唐三時,此刻的他與大師一樣,雙目瞪的渾圓,不敢相信看著眼前的一幕。

甚至揉了揉眼睛,自己莫不是看錯了。

“小剛……”

“小三,小三他這是怎麼了?”弗蘭德驚慌失措的說不出話來。

大師急忙道:“先不說這些,弗蘭德,你先壓製小三傷口,我去尋個醫生,小三無論如何都不能出事,不然,他的怒火,我們誰都無法承受。”

說完,大師急急忙忙離開房間,弗蘭德心領神會,急忙運用魂力抑製唐三背部的傷勢,心頭頓時七上八下。

倘若唐三今日真死了,那他也算完了,那個瘋子可是連教皇都敢打的人,自己一個魂聖在那個瘋子麵前又算得了什麼?